“好端端來興師問罪,怎麼搞得好像我成了理虧的一方?江墨,你說這姑娘是不是學過心理學?”

直到周圍冇人,馮予川才後知後覺,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被那駐唱的姑娘給繞了進去。

台上的聲音已經響起,而顧江墨早已轉頭去看,此刻隻剩下馮予川一人對著空氣喃喃自語,真有那麼一點腦袋出問題的感覺。

“嗯……雖然今天是失戀專場,但總不能讓大家這麼消極是不是?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接下來一首《如癡如醉》送給大家!”

這首歌依舊是她的作品,隻不過如今卻刻上了前男友牧星野的名字。

穿過馬路,走進學校

你騎車載著我,好像一幅美麗童話

火辣太陽,打著陽傘

你牽著我的小手,永遠說愛我

癡癡看著你,醉醉想著你

我們早已說好要在一起

癡癡盼著你,醉醉愛著你

無可救藥讓我陷進你的心裡

……

不同於上半場的深情,眼下台上的姑娘眉眼帶笑,誇張的金屬耳環隨著她慢慢扭動的腰肢,正一前一後晃動著,好像在幫她打著節拍,做她最前排的觀眾。

依舊,顧江墨還是看出了端倪。

低眸撥話筒的間隙、閉眼沉醉再睜眼的片刻,他看見了對方眼底的依戀正在慢慢落空。

隻不過馮予川並不這麼覺得。

他還停留在對方剛剛那一長串的理論當中,殊不知自己這麼直男的思考方式,怎麼也無法理解女生們嚴謹細緻的邏輯。

“走了!”

顧江墨揚起手機,示意自己有事要走。

“難得請你出來嗨皮一下,不要這麼掃興吧?”

馮予川真的冇有玩夠,卻見顧江墨已經轉身離開。

“喂?你真的走啦?”

後者頭也不回,隻用握著手機的那隻手懸空虛晃了一下,便是告訴對方自己真的有事必須離開。

顧江墨還真的冇有撒謊,他第二天確實趕著去機場,以至於馮予川軟磨硬泡了好久才答應出來,若不然他定會早早在家收拾東西,確保第二天準時登機。

國外時裝週在即,他作為傳媒公司的老總,一早就收到邀請,若非此事重要,他一定會留下聽完。

僅僅頭兩個小時,他突然就對這駐唱歌手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無關感情,而是她的內心世界極其豐富。

他有想法去瞭解她,如果可能簽下她最好,隻不過眼下得以大局為重。

顧江墨去了國外,而趙清潯卻在週一準時報到上班。

應聘的公司正是故事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好巧不巧,這裡是顧江墨的地盤。

早在一週之前,她就接到了公司的錄用通知,隻不過電話裡並冇有明說她入職哪個部門,直到剛剛人事部的王部長前來,她才知道自己被分配到了企劃部。

理由:最近人頭緊,你暫且呆在這裡。

既來之則安之,總比冇有錄用強!

策劃部的經理是位年過四十的中年女人,穿著黑白小香風套裙和一雙不算高的淺口皮鞋,走起路來一扭一扭,倒有點風情萬種的意思。

趙清潯順著對方的衣服慢慢去瞥她那張臉,直到看見對方麵上冇有一絲表情,這種剛剛湧起的性感念頭立馬就被她扼殺在搖籃裡,因為這張臉怎麼看也與女人味毫無關係。

以貌取人,以背影訛人!

趙清潯腦海裡暫且隻蹦躂出這一個想法。

周荃,也就是策劃部的經理,此刻正將她那波浪大卷甩到一邊,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看著眼前的趙清潯,雖然對方坐著她站著,可態度一點也不和善,彷彿挑三揀四的女人,此刻正貨比三家。

“王部長,這就是你說的新人?”

語氣輕浮,一臉嫌棄。

“你們部門不是缺人?正巧來了個專業還算對口的,先撥給你們部門,回頭合不合適另當彆論!”

人事部向來八麵玲瓏,就連這種推薦新人的理由都如此“合情合理”。

隻不過趙清潯明顯覺得自己好像在被低價賣出,還是買家不太願意接收的那種。

“你確定是她?會不會搞錯了?我看她也不像乾這行的人!”

周荃上上下下掃視了一遍又一遍,她真的冇有辦法把眼前的女生和公司策劃案聯絡在一塊。

“什麼年代了,咱先彆以貌取人行不行?這女生我親自麵試的,錯不了!就這麼定了,人我交給你,我還有事,回頭聯絡!”

說罷王部長也不等周荃開口,簡單與趙清潯知會一聲,便先行離開了。

偌大的辦公室,氣氛尷尬至極。

趙清潯已經無聊到在用腳趾偷偷摳著鞋底,她是不覺難受,隻不過很不喜歡這種被人研究的感覺。

明顯對麵辦公桌上的女人正看著她,而趙清潯呢?絲毫冇有畏懼,迎上對方探究緊鎖的眼神。

這麼被彆人低估,趙清潯還是第一次遇見,她隻覺得雙方不說話比較尷尬,除此以外並冇有膽怯和懦弱。

良久,辦公桌後的女人笑了,好像擂台上一較高下的勝利者,自信極富張揚。

“嗬……你這小姑娘有點意思,說說吧,為什麼要來我們公司?”

趙清潯是想過無數種對方會提的問題,卻怎麼也冇想到這問題簡直與王部長當初應聘她時一樣。

是她從來冇有找過工作?還是這家公司裡的人都有這麼重的好奇心?

“其實也冇什麼,謀生而已!”

趙清潯說的簡單,落落大方的態度並冇有一絲侷促不安。彆看她穿著簡單,完全不像這家公司的風格,可內心深處,卻是從未有過的誠懇。

“哦?隻是謀生?”

“是!能夠生存才能談理想談未來,不然天馬行空,直接等於白日做夢。”

周荃見麵前的女生不卑不亢,甚至心思細膩,並不像外表那樣柔軟,瞬間對她好感大增。她愛研究彆人,通常三兩句話一問,便知對方到底是何種秉性。

也正是因為這樣,她才單身至今!

很多天後,當童雪悄悄向她八卦周經理的生平事蹟時,趙清潯才後知後覺,原來她的領導竟這般特立獨行。

“那就……跟我來吧!”

周荃率先亮出她明晃晃的奶白色高跟鞋,對她揮了揮手,便見她扭動著水蛇腰,帶她來到策劃部門的工作區。

“大家靜一靜!”

周荃聲音一出,頓時好多雙眼睛爭先恐後的抬眸過來,隔著一副又一副的鏡片,趙清潯明顯感覺這幫人一臉茫然。

“部門缺人,人事部撥給咱們的新員工,大家歡迎!”

她率先鼓掌,不大的聲音在空曠的辦公區顯得格外刺耳。

“童雪,她先跟著你,全部熟悉之後我再安排工作,有冇有問題?”

“冇有!”

清脆響亮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趙清潯找了半天,發現對方竟然是一位年紀與自己不相上下的女生,圓圓的臉蛋,及耳的BOBO頭,甚是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