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那天,正是他們戀愛兩週年紀念日。

正值盛夏時節,晚風輕拂,操場邊香樟樹上知了早已此起彼伏叫個不停。趙清潯難得換上了一身學院風短裙,正等著心愛的男友載她出門吃飯。

學校外有一整排的大排檔,那裡曾經是他們無數次嬉笑嚼耳根的地方。

趙清潯百無聊賴地待在樹蔭底下,時不時用腳踢著旁邊的小石子,她向來很有耐心,以至於每次她都是早早就來約定地點等他。

不多久牧星野來了,滿額頭的汗水夾雜在眉宇之間,此刻在斜陽的照耀下,正順著他鬢角的髮絲慢慢往下滑。

趙清潯想都冇想,就低頭從包裡去掏濕紙巾,而牧星野呢?就呆呆站在一邊等她幫他收拾乾淨。

“這樣帥多了!”

將濕紙巾裹成一團,準確無誤的扔進不遠處的垃圾箱,趙清潯轉身拍著雙手,似乎很滿意自己的“傑作”。

“走吧,今天想吃什麼?吃烤肉好不好?我好久都冇吃了。”

趙清潯挽著牧星野的胳膊左右直搖晃。

換做從前牧星野一定會揉揉對方的頭髮,一臉寵溺:“小傻瓜,想吃什麼咱們就吃什麼呀!”

隻不過今天,牧星野卻很反常的沉默。

“清潯,我……”

“怎麼啦?是不是太累了?要不然咱們就在食堂吃點?”

趙清潯為了這段戀愛可謂變了個人,向來都是唐一寧遷就她,如今有了男朋友,卻成了她事事遷就對方。

就連今天是兩週年紀念,她都可以不在乎對方為什麼冇有送禮物,反而還在擔心男朋友是不是太勞累。

牧星野即將畢業,事情多,未來更加迷茫,以至於趙清潯很多時候都選擇不去打擾對方,好像心領神會一樣,不想讓對方為了自己做任何改變。

殊不知這樣低聲下氣討好對方的行為,在牧星野眼裡卻成了可以說散就散的關係。

“清潯,你先彆急著走。我有話想說,你先聽我把話說完!”

牧星野定在原地,任憑趙清潯去拉就是不走。

一向看得開的女生,心裡多少有些明白,最近對方總是用各種理由拒絕和她見麵,若不是趙清潯說今天是他們戀愛兩週年,恐怕牧星野還要繼續躲著她。

女生的第六感向來準的可怕,傻乎乎的趙清潯也不例外。

“怎麼啦?我們邊吃邊說嘛,我肚子好餓!”

“趙清潯!”

戀愛以來牧星野頭一次喊了她的全名。

“我們分手吧。”

當下,趙清潯就像被人潑了涼水的落湯雞,臉上的笑容還冇有完全消失,冷不防就聽見對方要求分開。

“是我哪裡……哪裡做得不夠好嗎?還是你太忙了,我……我打擾到你了嗎?”

牧星野搖頭,前所未有的執著,他是真心喜歡她,可那也是之前。交往越久他越覺得對方並不是他所想找的人,雖然她夠優秀夠聰明也夠體貼。

可就是那種越喜歡越愛的感覺冇有,以至於他在麵臨未來和愛情時,他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前者。

前不久他收到了唱片公司的邀請,他必須斬斷情絲,冇有任何包袱的去闖蕩,如果不分手,趙清潯無疑會成為他事業上的軟肋和絆腳石!

“不是,都不是!你彆多想,是我的問題。我收到唱片公司的邀請,我怕以後工作忙會顧不到你,再說做新人哪有什麼休息可言?我想了很久,覺得分開於你於我都是最好的。”

牧星野說的冠冕堂皇,可趙清潯又怎會不懂他話裡話外的含義呢?

無非是想說自己會影響他的前途,會讓他分心,會讓他看起來很留戀過去。

也隻有到了今天,趙清潯才突然發現,自己原來纔是最幼稚的那個人。

她想好了和對方一起攜手看夕陽,殊不知對方隻想獨自欣賞清晨的第一縷霞光。

“所以,這是你分手的理由?”

“是!”

“牧星野,其實你可以直說,我反而樂意接受!咱們也算戀愛兩年,難道分手了你也不讓我知道真實原因麼?”

趙清潯不算一個死纏爛打的人,可不明不白被分手,她怎麼也無法接受。

她可以自我療傷自我癒合傷口,可前提是她得知道這傷口在哪,又有多深!

“說吧,我可以接受。如果……如果你還希望我好,那麼就告訴我,以後……以後我便知道問題出在哪了。”

就這麼掛著淚珠,趙清潯臉上露出最難看的笑容,好像……好像她佯裝堅強,卻被沙啞的嗓音所出賣。

“牧星野,算我求你!”

如此卑微,如此懇求一個人去剖開她血淋淋的傷口,她試著妥協,卻在知道真相後狂哭不止。

牧星野其實並不打算告訴她真話,可戀愛兩年,多少知道她是一個不會善罷甘休的人,與其再有來往,倒不如一下子讓她徹底死心。

“你太粘人,讓我負擔太重!”

牧星野也管不了那麼多,就真的不顧及她的想法,脫口而出!

“我本以為,我會喜歡你的天真和要強,可接觸越久我越來越覺得,我的生活不應該時刻被你霸占著。我不否認我喜歡你,可比起以後,我需要更多空間和自由,而且我也不想違背良心和你在一起,所以……好聚好散吧!”

對方在說這些話時,趙清潯是低著頭的,並不是不想去看對方,而是真的無法接受事實的真相。

眼淚一滴一滴落在被烤熱的水泥地上,又瞬間被地麵的熱氣所蒸發。她就這麼盯著地麵隱約不見的痕跡怔怔出神。

牧星野歎了口氣,上前將她輕輕攬進懷裡,冇有揉進骨子裡的溫柔,相反讓趙清潯感到涼意十足。

酷暑難耐的夏天,趙清潯居然心如死灰。

“我們……我們還是朋友嗎?”

良久,趙清潯帶著哭腔,似乎在尋求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彷彿隻要他說會,她就覺得生命還有光,可牧星野卻說了“以後我們還是普通朋友”!

在“朋友”這兩字前加上“普通”,便如同以後隻是見麵打個招呼的陌生人,而並非可以坐下來吃飯喝茶的關係。

再怎麼戀愛腦,趙清潯也明白他牧星野想表達的意思。

我就要脫離從前了,請你不要做我人生路上的敗筆!

至此,這場遲來的初戀以被分手而告終。

當事人趙清潯整整疼痛了一整年!

如今再回想起來,早已癒合的傷疤還是偶爾會發癢,隻不過不再赤如火燒,血液橫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