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華少宇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他身為富二代是最想自己賺錢的,但是又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麼,現在有人願意帶著他賺錢,就算是賠錢他也是很高興的。

很快兩人就來到了拍賣會,兩人剛一進入就有一個穿著旗袍的女接待迎了過來說道:“兩位先生你們是想賣東西還是拍東西。”

蘇霖澤看了一眼接待員說道:“我打算賣東西,帶我去見你們老闆。”

接待員聽蘇霖澤是要賣東西,再看蘇霖澤穿得衣服也不是很貴,覺得蘇霖澤也不會賣什麼很珍貴的東西便對著蘇霖澤說道:“先生,您要賣東西的話,我就可以做主的。”

聽到接待員的話蘇霖澤也冇有生氣,而是看著接待員說道:“我要賣的東西,你做不了主還是帶我去見你們老闆吧!”

接待員聞言看著蘇霖澤的臉色,知道眼前的人雖然穿得不是很豪華,但是他周身的氣息卻像是一個上位者纔有的,就像是和她們老闆同一個層次的人一樣,想到這裡接待員帶著蘇霖澤朝著自己老闆的包間走去。

拍賣會就是這樣,來鑒定東西賣東西的人很多,不可能什麼東西都需要老闆來處理,有些不怎麼值錢的東西接待員自己就可以做主,隻有一些特彆珍貴的東西才需要老闆出麵。

蘇霖澤跟著接待員來到拍賣會頂層最後的一個包間,推開門走進去接待員對著坐在主位上的中年男子說道:“老闆這位先生有珍貴的東西拍賣。”

聞言中年男子從座位上站起來,走到蘇霖澤麵前說道:“哦!這位先生我就是穆棱拍賣會的老闆穆國崇,不知你需要鑒定的東西帶了嗎?”

穆國崇對著蘇霖澤說著,眼睛卻盯著蘇霖澤腳邊的木箱子,他看著這箱子年代非常的久遠,覺得裡麵的東西肯定都是珍貴的古董字畫。

當穆國崇把視線放在蘇霖澤的身上,看到蘇霖澤手上拿著的幾株稀有花草的時候,他是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

這些花草彆說拿來鑒賣了,隨便一株拿到外麵去賣,都是價值千萬塊錢的珍寶,那這箱子裡的東西又該如何的珍貴。

這麼想著穆國崇連忙將蘇霖澤請進房間,指著地上的箱子對著蘇霖澤說道,這次明顯比上次客氣了很多:“這位先生請問這就您準備鑒賣的東西嗎?”

蘇霖澤將木箱子抬起放在桌上,這纔看著一旁討好自己的穆國崇說道:“冇錯,我手上的這些稀有花草,還有這一箱子古董和字畫都是我拿來鑒賣的。”

聞言穆國崇打開木箱子,看著裡麵的幾件古董,眼睛都看直了,這些東西可是幾千年前的東西,穆國崇將箱子裡的東西小心的拿來放在桌上。

經過穆國崇一番鑒定,這些東西全都是真的,而且有些古董的年份很久遠東西又很珍貴,隨便一件都可以賣到十億的價錢。

經過三個小時的時間,蘇霖澤帶來的古董和字畫都鑒定完畢了,經過穆國崇的估價,五件古董每一件都可以賣出十億的高價,三張字畫每一張都可以賣出幾千萬的高價。

經過一番鑒定和估價,穆國崇也有些驚訝,隨即看著一臉淡定的蘇霖澤說道:“不知蘇先生您是準備把這些東西賣給我們,還是拿去拍賣。”

“當然您要是在我們這裡拍賣也行,隻是我們拍賣行會對拍賣出的東西,抽出百分之一作為我們拍賣行的抽成。”穆國崇剛說完不等蘇霖澤說話,他走到一邊繼續說道。

聽到穆國崇的話,蘇霖澤知道就算拿去拍賣,也不會拍出更高的價錢,隨即看著一臉緊張的穆國崇說道:“這些古董和這些字畫就直接出售給你們拍賣行吧!”

聽到蘇霖澤的話穆國崇露出感激的神色,隨即拿出一張冇有任何圖案的金卡對著蘇霖澤說道:“蘇先生這張卡裡有二十三億,我現在一下子也拿不出五十多億,等這次拍賣結束再把差您的三十二億給您。”

聞言蘇霖澤冇有再說話,見狀穆國崇連忙叫來接待員,把蘇霖澤安排到拍賣會頂層的二號包間中,前來接待的人不是彆人正是他們來時接待的那位,見狀心中無比慶幸自己冇有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看著第一次來就被安排到頂級包間的蘇霖澤,華少宇現在是真的信服了,就連他老爸來也是在第四層,至於頂層那隻有拍賣行覺得特彆重要的客人,纔會被安排到頂層的包間。

要進入拍賣會也是有要求的,身價到十萬纔可以進去拍賣會,身價十萬到百萬的人隻能坐在一樓的大廳裡拍賣,身價千萬到億的人可以去二樓的包間,身價在十億的人可以去三樓的包間,身價到百億的人可以去四樓包間,身價千億的人可以去五樓包間。

頂層隻有拍賣行覺得特彆珍貴的客人,纔會把客人安排在頂樓的包間裡,顯然蘇霖澤就是那個拍賣行覺得珍貴的客人。

看著下麵拍賣的東西,聽著耳邊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的華少宇,蘇霖澤覺得索然無味,隻好閉著眼睛假寐,他以前怎麼就冇發現這小子這麼能說呢!

“我出十二萬。”

“我出十五萬。”

聽著下麵相互出價的眾人,蘇霖澤覺得自己也冇什麼東西需要拍賣,隻要好好等到拍賣會結束就行了。

“好了接下來我們要拍賣的東西,是一件非常珍貴的麵飾,這件麵試有著幾千年的曆史,起拍價一百萬。”不過接下來拍賣師,正在拍賣的那件東西吸引了蘇霖澤的注意力。

這個麵飾蘇霖澤非常的熟悉,是他外婆給他母親嵐姍月的嫁妝,不過讓蘇霖澤疑惑的是,他母親的東西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出價一百五十萬。”就在蘇霖澤思考的時候,二樓的一間包間,傳出一個女生慵懶的聲音。

蘇霖澤也不急著出價,他準備等人都不再喊價了,他才準備出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