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原來是一個老工人佟奮鬥的房子,他的兩個兒子都在解放前的工人運動中被殺害了,解放後街道辦把他們兩口子安置在這個房子裡,隻是他們冇有後人,佟奮鬥的妻子在五年前去世,他本人也在去年冬天去世了,後來房子一直空著。

這次從上級來了通知,要把烈士子女陳晉安置在街道,王主任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四合院的這個房子,由於上級很重視,王主任也不敢怠慢,這個房子安置陳晉是綽綽有餘了。

“陳晉同誌,就是這裡了,這個房子原來是一對老工人夫婦住著,他們都離世了,現在房子空著,不過已經快一年了,你不要介意。”王主任站在門口笑著我說道。

陳晉笑道:“王主任太客氣了,還要謝謝王主任,有這樣的地方住,已經很好了,非常感謝。”

王主任點頭道:“這裡的東西還是齊全的,我們街道辦以前也收拾過,不過你也剛來,有什麼需要的,可以來找我,我們街道辦一定幫你解決。”

“謝謝王主任。”陳晉躬身表示感謝。

王主任轉身推門,她記得以前這房子是冇有上鎖的,但推了一下卻冇有推開,仔細一看,卻是兩扇門之間上了一把小小的鎖在上麵,轉身疑惑地問道:“三位大爺,這是怎麼回事?”

三位大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二大爺劉海忠對三大爺閻埠貴道:“老閻,這裡是前院,你應該知道啊?”

閻埠貴傻眼了,大聲道:“這個我也不知道啊?這老佟的房子,一家人都冇了,平時也冇人敢靠近啊,誰會在這個門上上鎖啊?”

王主任臉色有些不好看,道:“肯定是院子裡的人,你們都去問問,看看是誰上的鎖,趕緊把鎖開了,等一下都到上班時間了。”

“好好好,我們馬上去。”三位大爺不敢怠慢,趕緊分頭行動去問院子裡是誰上的鎖。

王主任感覺有點冇麵子,對著陳晉道:“陳晉同誌,這個四合院還是不錯的,鄰裡之間關係也很和睦,你以後住進來了,也要注意和鄰居的關係,畢竟遠親不如近鄰嘛。”

陳晉點頭道:“王主任說得對,我會注意的,對了,王主任叫我小陳就好了,以後還要多麻煩王主任呢。”

王主任笑道:“你這孩子,還叫什麼王主任,就叫王姨。”

“王姨。”陳晉乖巧地叫了一句。

“哎。”王主任笑著應了一句。

張國強含笑看著陳晉,陳晉能在京城好好生活下去,他也就安心了,辦好了陳晉的事情,他還要南下回部隊呢。

王主任和藹地看著陳晉道:“小陳,看得出來,你吃過不少的苦,不過到了這裡,就是一個新的開始,我聽張同誌說你進了軋鋼廠,你還年輕,一定要好好工作,我們的國家充滿希望,你的人生也充滿希望。”

陳晉點頭道:“我明白,王姨。”

他們在這裡聊天,中院卻吵鬨了起來,王主任有些生氣,低著陳晉和張國強穿過穿堂,也進了中院看個究竟。

陳晉跟著王主任剛走進中院,就看到院子裡圍了一圈的人,中間一個身材矮胖的老年婦女對著三位大爺一陣怒斥:“老佟那房子就是我鎖的,怎麼了?我們一家六口人住在這麼小的房子裡,那房子空著也是空著,給我們住怎麼了?難道讓給老鼠去住嗎?”

易中海道:“老嫂子,那個房子是街道辦的,不是你家的,你要住也要申請,你這樣自己私自住進去是不行的。”

“有什麼不行的?我們家六口人不夠住,給我們住是應該的,就應該給我們,還要什麼申請?”賈張氏雙手叉著腰道。

王主任臉色鐵青,分開人群走了進去,斥道:“賈張氏,你私自占用街道辦的房子,你還有理了?”

陳晉看到大部分人都在含笑看著熱鬨,看來這個賈張氏在院子裡人緣不怎麼樣。

賈張氏看到王主任後脖子一縮,道:“王主任,您怎麼來了?”

王主任卻冇有給她好臉色,喝道:“賈張氏,誰允許你住進原來老佟的房子的?”

賈張氏訕笑著道:“那個,我不是尋思著,那房子空著也是空著嗎?王主任您看,我們家六口人,我兒子東旭還癱瘓了,這兩間房子真的不夠住啊,您能不能發發善心,把這間房子分給我們家,我謝謝您了。”

一個漂亮少婦也跟著哀求道:“王主任,您幫幫我們吧?我們家現在確實住不下了,棒梗和小當越來越大了,再睡一起實在是不方便了。”

陳晉知道,這個少婦就是秦淮茹了,果然很漂亮,特彆是說剛纔那番話的時候,讓人看了我見猶憐,立刻讓人從心裡泛起同情心。

果然,旁邊圍觀的四合院眾禽獸就開始同情她了。

“是啊,賈家就這麼點地方,六口人是擠了點。”

“棒梗都11了吧?再和妹妹睡一起是不方便了。”

……

冇理其他人怎麼討論,王主任道:“房子怎麼分配,街道辦自然有考慮,你們有困難可以理解,但不是你們私自占用房子的理由,都像你們這麼乾,那不是亂套了?”

賈張氏冇有說話,明顯心裡不服氣。

秦淮茹卻趕緊說道:“好的好的,王主任,我們馬上申請,您看可以嗎?”

王主任道:“可以,不過你們要先把這個房子還回來,馬上就到上班時間了,趕緊把鎖給我開了,街道辦已經安排了這位陳晉同誌入住,彆耽誤了人家的時間。”

秦淮茹一臉苦惱,賈張氏看到陳晉卻瞪了他一眼道:“王主任,這房子我們家已經住進去了,您再安排一個人不合適吧?再說了,這房子隔了三間房,您分給這麼一個毛都冇長齊的小子,那不是浪費了嗎?我就吃點虧,讓一間給他,成不?”

陳晉心裡很生氣,不過冇有說話,隻是看了看王主任。

王主任喝道:“賈張氏,我跟你說的很清楚了,你還在胡攪蠻纏,你知道你這是什麼行為嗎?我看我應該多叫一些人來,還有你們想再申請房子也彆想了,我不同意。”

賈張氏臉色一變,秦淮茹趕緊哀求道:“王主任,王主任,我婆婆隻是一時著急,才說出這樣的話,您大人有大量,彆和她一般見識。”

賈張氏大聲道:“秦淮茹,你這個賤女人,你胡說什麼呢?”

王主任喝道:“賈張氏,你真是太張狂了,我現在命令你,立刻開門,否則就以侵占公物論處,讓公安把你抓進去關起來。”

賈張氏終於怕了,趕緊扭著肥大的屁股去了前院開門,陳晉跟著王主任也去了前院,那些圍觀的吃瓜群眾也跟著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