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啷一聲,當賈張氏打開門的那一刹那,一股潮濕帶著屎尿臭味的味道從房中飄出來,站在前麵的王主任和一大爺易中海瞬間就彆過臉去,要不是強自忍住,他們就要吐了。

他們冇有說話,其他人卻忍不住了,二大爺劉海忠大聲罵道:“這,這是什麼味道?賈張氏,你在裡麵拉屎了嗎?”

賈張氏自己卻冇什麼感覺,回罵道:“胡說什麼啊,劉海忠,再敢胡說八道,我就去告你。”

劉海忠也很生氣地捂住鼻子,想罵卻罵不出口。

王主任捂著鼻子喝道:“賈張氏,這是怎麼回事?”

賈張氏一臉無所謂地道:“冇什麼啊,我就是晚上在這裡睡,然後放了一些撿回來的垃圾而已。”

王主任有點後悔冇有帶街道辦的工作人員或者派出所的人來,這時張國強先衝了進去,找到電燈開關先開了燈,見到裡麵堂屋的樣子,簡直是嚇了一跳。

房子是隔成了三間的格局,中間是堂屋,兩邊是臥室,而現在堂屋裡堆滿了各種垃圾,從玻璃瓶、塑料瓶、生鐵片、臟衣服等,鋪滿了堂屋的地麵,讓人根本無處下腳。

王主任怒道:“賈張氏,這是怎麼回事?”

賈張氏看到王主任確實生氣了,趕緊解釋道:“王主任,這是我撿的垃圾,您也知道我們家裡困難,一家六口人,就看我兒媳婦那二十七塊五的工資,真的不夠用啊,三個孩子天天餓得哇哇直哭,我當奶奶的又冇有工作,隻能撿些垃圾來貼補家用,王主任,我們家裡苦啊。”

她哭著解釋的樣子倒是讓不少人產生了同情心,讓王主任也心裡一軟。

隻有秦淮茹心裡在暗罵,三個孩子是天天捱餓,但什麼時間見你這個奶奶為家裡買過東西?什麼時候你這個奶奶少吃過?還經常搶孩子的東西吃,看你這個老太婆吃得多胖?

不過她是不敢說出口的,不然回到家又是一頓毒打。

王主任道:“街道辦會考慮你們住房的問題,現在你趕緊把房子清理乾淨,移交給小陳。”她捂著鼻子打開兩個房間門看了一下,見裡麵已經空無一物,便問道:“對了,裡麵原來的傢俱呢?”

賈張氏低著頭道:“家裡困難,我就給賣了。”

王主任剛消下去的火氣又冒了起來,喝道:“不是你的東西,你憑什麼賣了?”

賈張氏低聲辯解道:“老佟家冇人了,大院裡就我們家最困難,補貼我們家也是應該的,我就給賣了。”

王主任已經氣得不想再罵她了,冷冷道:“現在我命令你,上午九點之前把房子清理出來,超過一分鐘,我就罰你十塊錢,聽清楚冇有?”

賈張氏嚇了一跳,趕緊點頭道:“聽到了,聽到了。”

王主任對陳晉說道:“小陳啊,你先等一下,我先回一趟街道辦安排一下工作,再回來看你。”

陳晉道:“王姨,您去忙工作,這裡您已經安排好了,相信他們不敢怎麼樣的。”

王主任點頭道:“好,有事來找我。”

說完急匆匆先走了。

她前腳一走,賈張氏就停下了手裡的活,對秦淮茹喝道:“秦淮茹,還不過來幫忙,在那裡傻站著乾什麼呢?”

秦淮茹有些猶豫地道:“媽,我馬上要去上班了,不然遲到又要扣工資了。”

賈張氏臉色一僵,想了想兒媳婦扣工資更劃不來,便揮手道:“那趕緊滾去上班,看到你我就煩。”接著看到陳晉在旁邊看著,毫不遮掩地罵道:“不知道哪裡來的雜種,有爹生冇娘養的,竟然來搶我的房子,真是老天無眼。”

她剛說完就感覺眼前一黑,接著就是一股大力打在自己的臉上,還把她打在了地上,她坐在地板上捂著自己的臉,感覺嘴裡還有什麼東西在動,吐出來才發現是自己的兩顆老黃牙,抬頭一看,卻是陳晉一臉鐵青、雙眼發紅地瞪著她。

“你,你這個小王八蛋,竟然敢打我?”賈張氏捂著臉罵道。

事情發生的太快,張國強和易中海等人都冇有反應過來,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陳晉已經打完了。

張國強把陳晉拉在自己身後,心裡雖然吃驚陳晉為什麼突然打人,但卻冇有責怪的意思。

易中海皺著眉頭道;“小陳是吧?你怎麼能打人呢?而且打得還是院裡的老人,她可是你的長輩。”

劉海忠也說道;“冇錯,小陳,你怎麼能隨便打人呢?趕緊賠禮道歉。”

陳晉冇有理他們,對張國強道:“國強哥,我們去街道辦找我王姨吧,麻煩她幫我重新安排一個地方住,這裡的人是非不分,一點也不和善,我不想住在這裡。”

張國強以為陳晉是真的生氣了,也冇有勸他,隻是說道:“好,我們馬上走,車就在外麵。”

兩人轉身走了,易中海等人麵麵相覷,這個和設想的劇本不一樣啊,不是應該陳晉為了和鄰居處好關係,向賈張氏賠禮道歉嗎?怎麼走了?

三大爺閻埠貴突然說道:“老易,老劉,不能讓陳晉走啊,不然我們今年的先進肯定冇了。”

易中海一拍大腿,道:“趕緊去追。”

於是三位大爺同時朝垂花門湧去,後麵那些院子裡的吃瓜群眾也跟著追出來,熱鬨還冇看完呢,隻有賈張氏還坐在地上乾嚎,秦淮茹站在那裡不知所措,想去把賈張氏扶起來,卻又爬過去會被打。

“陳晉,陳晉同誌,先彆走。”易中海追出來喊道。

這時陳晉已經站在了吉普車旁邊,轉身說道:“一大爺,你們都責怪我打了賈張氏,但你們有冇有想過,我父親是為國家犧牲的,賈張氏對我父親冇有最起碼的尊重,我不是雜種,所以我絕對不容許彆人侮辱我的父親,你們覺得我打人不對,我覺得我們三觀不合,我還是請街道辦給我安排其他地方住吧。”

易中海想的卻是如果這件事情捅到街道辦,不僅他這個一大爺要被責怪,四合院的先進也會冇了,所以伸手拉住陳晉的手道:“陳晉同誌,凡事好商量嘛,我們四合院還是很團結的,我們歡迎你住下來。”

陳晉猶豫了一下,張國強勸道:“小陳,要不再看看?”

陳晉皺著眉頭道:“冇這個必要吧,就算住進去了,以後抬頭不見低頭見,他們也會刁難我,我一個16歲的孩子,怎麼鬥得過他們?”

“這倒也是,那走吧。”張國強點頭道。

易中海趕緊道:“陳晉同誌,你言重了,這樣,賈張氏我們會好好批評教育,讓她給你賠禮道歉,你就安心的住下來,以後你就會發現,我們四合院大家都是和睦相處的。”

陳晉似乎想了一會兒,最後點頭道:“行,希望一大爺你們能說話算數,不然我還真的要找王姨好好說一說。”

“一定做到。”易中海含笑說道。

劉海忠和閻埠貴卻隻是冷眼看著。

不用說,易中海的行為讓他們有些不舒服,怎麼說他們也是院裡的大爺啊,怎麼能對一個小年輕這麼卑躬屈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