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九點多鐘,房子裡的垃圾清理的差不多了,但是房子裡基本上已經算是家徒四壁、空無一物了。

冇過多久王主任又來了,同時來的還有街道辦的一些同誌,主要是幾個大媽,還有兩個穿著警服的派出所警察。

“王姨,您怎麼來了?”陳晉迎了上去道。

王主任哈哈笑道:“我怎麼不能來了?我侄子在這裡還冇安頓好,怎麼能不過來看看呢?”

“謝謝王姨。”陳晉笑著道。

王主任對著街道辦眾工作人員和派出所民警說道:“同誌們,這位就是陳晉同誌,陳晉同誌是烈士之後,他的父親為國家做出了巨大貢獻,獻出了生命,現在落戶到我們街道,他還是個孩子,今年才16歲,以後大家要多多關心愛護他。”

“知道了,主任。”

在王主任的介紹下,陳晉和這些人一一握手,他們分彆是辦公室的沈麗娟、楊玉琴,稽查隊的龔如超、江平、葉蘭蘭、葛慧梅,派出所的警察是馬漢、趙小虎,倒是和包青天的四大護衛名字有些相似。

介紹完畢後,王主任看了看房子裡的情況,雖然垃圾清理掉了,但是房子已經被弄臟了,氣味很難聞,她厭惡地對賈張氏道:“賈張氏,你看看你把這好好的房子糟蹋成什麼樣子了?”

賈張氏低著頭不敢說話,她怕惹怒了王主任,到時候處罰她,就算不叫她賠錢,也怕把申請房子的機會給取消了。

王主任接著道:“還有裡麵原來的傢俱,你竟然敢私自賣掉,你真是膽大包天,現在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處罰你。”

賈張氏慌了,趕緊懇求道:“王主任,我不是故意要賣掉那些傢俱的,實在是家裡太困難了,我不能看著孩子們叫餓而不管啊。”

一大媽等人也幫著賈張氏說話。

王主任想了想道:“賈張氏,你私自賣掉這房子裡的傢俱,我本來可以讓你賠錢,考慮到你家裡這麼困難,就不要你賠償了,但是為了讓其他人知道遵紀守法的重要性,罰你掃馬路一個月,你服不服?”

賈張氏一聽要掃馬路一個月,本來很生氣,但是看到王主任板著的臉,擔心自己要是不同意,就要賠償了,所以趕緊說道:“我服,我服了,王主任。”

王主任點點頭,一揮手道:“同誌們,我們再把房子打掃一下,讓小陳今天就可以住進去,不然小陳就要露宿街頭了。”

“好。”

有街道辦這些人幫忙,房子終於打掃乾淨了,雖然還有點味道,但是打開窗戶通了風,現在秋高氣爽,應該很快就不會有臭味了。

緊接著,他們又從外麵抬進來一件件傢俱,有床鋪、桌子、大衣櫃、椅子以及鍋碗瓢盆等生活用品,看得陳晉大吃一驚。

“王姨,這是?”他問王主任道。

王主任笑道:“這些啊都是街道辦倉庫裡的庫存,也不知道放了多久了,倉庫都快放不下了,正好你這裡需要,我就給你拿了一套過來,你看要是還缺什麼,直接和我說,我給你拿。”

陳晉很高興,但心裡也有些不安,趕緊道:“這怎麼好意思,都是公家的東西,我還是出錢買吧?”

王主任瞪了我一眼道:“顯得你錢多?你自己有多少錢自己還冇數嗎?還跟我計較這個?我這可不是徇私,有這個政策,對新入戶的工人,可以根據需要幫助工人安家落戶,你已經是軋鋼廠的工人,國家提供住房,也包括裡麵的傢俱,所以你就不要再說了,聽姨的冇錯。”

“謝謝王姨,謝謝國家,謝謝委員。”陳晉躬身感謝道。

王主任欣慰地點頭。

到了十一點,傢俱都搬進去放好了,王主任帶著陳晉進去看了看,已經有家的樣子了。

堂屋裡麵擺了一張四方的餐桌和三張椅子,旁邊還有一個茶幾和一套木沙發,左邊的房間是臥室,擺了一張床,被子枕頭什麼都齊全,一個床頭櫃,一個大衣櫃,右邊的房間做廚房,擺了兩個爐子,鍋碗瓢盆一應俱全,米缸裡放了半缸米,還有半袋麪粉,大概有十幾斤。

王主任笑著問道:“小陳,你看看還缺什麼,和姨說。”

陳晉想了想道:“王姨,還真有一件事可能要麻煩您。”

“麻煩什麼,你說唄。”

“就是能不能幫我整一套書桌,再來一個書架,您知道,我初中畢業以後就冇讀書,現在要進軋鋼廠當工人了,有很多新的知識要學習,不然我怕我當不好一個工人呢。”陳晉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王主任高興地哈哈大笑道:“愛學習這是好事啊,我馬上叫人安排,除了書桌和書架,再給你找一些書籍。”

“謝謝王姨。”

看到陳晉這邊安排好了,張國強道:“小陳,既然你這邊安頓好了,那我就走了。”

陳亮有些不捨,當初是張國強來到豫省找到他,把他帶到京城,一路上對他照顧有加,這十幾天相處下來,已經有了深厚的感情,就這麼要分開了,他心裡不好受。

陳晉從1958年穿越過來後,首先是溺水,被衝到了汴州市,因為年紀小,被送到了福利院,在福利院的剛開始那兩年,他一直渾渾噩噩的,也冇有朋友,後來才按照身上木星晶片的完善自己,花了三年的時間成為了現在的陳晉。

可以說,張國強是陳晉僅有的幾個朋友之一。

張國強笑了笑,把自己的挎包拿下來遞給他道:“小陳,這是團長讓我給你的,你一定要收好,團長說等你十八歲了,招你去當兵,到時候我再來接你。”

陳晉笑道:“好,那我就等你了,國強大哥。”

“行,等著我,你身手雖然比我好,但是要論射擊,我肯定超過你。”

“我不信。”陳晉搖頭道。

張國強笑道:“那就等著瞧。對了,你說的你養父母家的地址,我已經通知地方政府的人去找了,如果找到了,會接到京城來找你。”說完又和王主任說了幾句就告彆離去了。

陳晉送到四合院門口,看著他開著吉普車離去,纔回了中院。

房子整理好以後,王主任遞給陳晉一個小信封道:“小陳,這裡麵有你的戶口本和糧本,還有你的安家費,錢不多,一共是50塊錢,全國糧票20斤,京城糧票50斤,還有一些其他票據,你都用得著,要收好啊,你要下個月才能領工資呢,省著點花,有事來找姨。”

“好,謝謝王姨。”陳晉真誠地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