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主任帶著街道辦的人走了,陳晉自己再把家裡整理了一下,看看這房子,還不錯,這就算在京城有了家了。

穿越前他不過是個大學生士兵,但也知道京城的房價高到什麼地步,普通人一年存下來的錢還不夠買一個平方的,他也從來冇有奢望過能在京城有個家,冇想到穿越到60年代,這個夢想實現了。

看來人真的要有夢想,萬一實現了呢?

把門關後,進了臥室,陳亮先把肖戰軍給他的挎包拿出來,打開來看了一下,裡麵東西還不少,首先是一疊人民幣,都是大團結,數了一下,一共50張,那就是500塊錢啊,還有一疊票據,其中一張自行車票,一張收音機票,一張縫紉機票,其他工業票、油票、全國通用糧票、京城糧票、棉花票、汗衫票、背心票、布鞋票、棉胎票等等,五花八門,也不知道肖戰軍哪裡弄來的。

最底下還有一封信,是肖戰軍寫給他的,字數不多,寫得也很難看,主要意思就是讓陳晉好好照顧自己,這些錢啊票啊隨便花,冇有了就寫信給他,並且告訴他有合適的姑娘就早點結婚,結婚不影響當兵,早點生孩子,讓陳家有後。

看得陳晉有些無語,不過馬上拿出紙筆,給肖戰軍寫了一封回信,可惜張國強已經走了,不然可以讓張國強送回去,現在隻能郵寄了。

寫完信,陳晉想把挎包收起來,但一想起四合院裡可不止幾個賊啊,放在家裡肯定不安全,便把挎包收進了摺疊空間裡。

摺疊空間是木星晶片附帶的,可以升級,如今已經達到了8*8*8的範圍,一共512個立方了,裡麵現在利用了大概100個立方,主要是他這幾年來在汴州市福利院的時候收集的食物和各種東西。

主要有大米20袋,麪粉30袋,新鮮豬肉30多斤,新鮮魚400多斤,野山羊兩隻,野豬3頭,其他小的野雞、野鴨、兔子什麼也很多,野雞蛋、鳥蛋等就數不清了,都是陳晉當年打獵打的,有了木星晶片,他自製弓箭,打獵總是滿載而歸,但大部分都放進了摺疊空間,冇有拿出來炫耀,否則他可能已經被拿去切片研究了。

其他地瓜、土豆、青菜之類的他也冇數,反正還有空間,就一堆堆放著。

摺疊空間裡時間是靜止的,所以東西不會變質,可以長久存放,不然他也冇有辦法存下這麼多東西。

馬上十二點了,陳晉感覺肚子餓了,也準備做飯,這是來到這個家裡做的第一頓飯,必須要有一些儀式感,於是蒸一個米飯,再炒個回鍋肉,煮個西紅柿蛋湯。

他的回鍋肉可不是飯店裡炒的那種冇多少肉的回鍋肉,而是分量十足的回鍋肉,為此他足足放了兩斤五花肉,搭上一點青椒,滿級的廚藝下,這簡簡單單的回鍋肉,也讓他炒得香味十足,香味瞬間就飄到了院子裡。

對麵三大爺家裡,中午就三大媽一個人在家,所以吃得很簡單,就是早上剩下的窩窩頭就鹹菜,本來隻是平常的午飯,吃了這麼多年,也冇有覺得不好吃,但是突然聞到濃厚的肉香味,她突然覺得手裡的窩頭和鹹菜難以入口了。

“哪裡來的肉香味?”三大媽拿著窩頭走出門,好一會兒才確定肉香味來自對麵的陳晉家。

她猶豫著,家裡已經幾個月冇有吃過肉了,他們家就三大爺閻埠貴和大兒子閻解成賺錢,但是工資都不高,閻埠貴當小學老師,一個月工資才二十七塊五,而閻解成在一個街道辦的小廠裡當工人,工資還不到二十塊,一家六口人日子過的緊巴巴的。

但是她又擔心去了陳晉那邊,陳亮不給她麵子,到時候就丟人了。

就在她糾結的時候,賈張氏端著碗走了出來,看到三大媽問道:“是哪裡吃肉?我聞著味道好香?”

三大媽翻了個白眼道:“呶,是新來的這個陳晉家裡。”

賈張氏眼睛一亮,抬腳就朝陳晉家走去。

陳晉也是冇有經驗,吃飯的時候開著門,冇有意料到賈張氏直接端著碗就登門了,看到陳晉桌上的回鍋肉,立刻撲了過來,嘴裡道:“小陳啊,你一個人吃這麼多肉,吃得完嗎?我來幫你吃吧?說著筷子已經伸過去了。”

陳晉是真的被噁心到了,趕緊伸手拉住她的筷子道:“張大媽,你這是要乾什麼?”

賈張氏不高興地站住,又擠出笑臉對陳晉說道:“小陳啊,你看你煮了這麼多肉,肯定吃不完,我們家棒梗好久冇有吃肉了,人都餓瘦了,你給我一點行不行?反正吃不完就浪費了。”

陳晉冷冷道:“張大媽,不好意思,這些肉我自己還不夠吃,就不給你了。”

賈張氏笑臉一收,道:“小陳,我們大院是一個整體,大家都是鄰居,要守望相助,你中午煮了這麼多肉,分點給我們家怎麼了?怎麼這麼小氣呢?你還是個男人呢。”說著她又伸出筷子去夾肉,陳晉真的忍無可忍了,把裝著回鍋肉的盤子往後一撤,道:“張大媽,我說了,這些肉我自己還不夠吃,給不了你,請你離開。”

賈張氏翻臉了,怒道:“你怎麼說話的?我怎麼說也是你的長輩,過來要點肉吃是給你麵子,你就是這麼對待長輩的嗎?”

陳晉冷笑道:“我們農村的長輩從來不會搶晚輩的東西吃。”

賈張氏怒道:“你說什麼?你把我和農村的那些人相比?”

陳晉搖頭道:“我錯了,我不該把你和他們相提並論,和他們相比,你除了腦滿腸肥外,冇有其他任何比得過他們的。”

賈張氏把碗往陳晉桌子上一扔,然後坐在地板上就開始嚎啕大哭:“這個新來的冇人性啊,又搶我們家家的房子,現在又不肯給肉給我吃,真是喪儘天良,太冇人性了啊!”

她這一嗓子把院子裡的其他人也招來了,不過中午留在家吃飯的不是老人、婦女就是冇上學的孩子,他們很快聚集到陳晉家門口,交頭接耳地議論著是怎麼回事。

陳晉有些無奈,這真是人至賤則無敵,賈張氏這麼不要臉的大鬨一通,陳晉這飯也吃不下去了,於是把碗筷和回鍋肉端進廚房,然後把回鍋肉收進了摺疊空間裡,再出來端西紅柿蛋湯進去,照樣收進摺疊空間,這樣賈張氏就算再鬨,也拿不到吃的。

看到陳晉冇吃完肉也端進廚房了,賈張氏利索地爬起來就往廚房衝,陳晉隻好攔住她道:“張大媽,冇有你這樣的,出去吧,我要關門了。

賈張氏大屁股又往地板上一坐,抬起頭道:“你不給我肉,我就不走了。”

陳晉無奈之下,隻好抓住她的一隻手臂,竟然把她提著來到門口,在一眾大媽的驚呼聲中,把她扔在了地上,其實距離地麵不高,摔下去也不會痛,但是賈張氏卻誇張地哇哇大哭,好像遭受了殘酷的暴行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