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晉吃完飯,就把門打開來了,主要是覺得空氣不流通,一打開就聽到中院那邊傳來小女孩的哭喊聲,他探查過去,才發現是賈家的小當和小槐花在哭,他們麵前站著一個男孩,正是號稱四合院盜聖的棒梗,三個人正在拉扯,似乎是棒梗在搶小槐花的東西,小槐花自然不肯,小當也幫小槐花,因為她知道,棒梗搶完了小槐花的,就會搶她的,所以保護小槐花,就是保護她自己。

已經癱瘓了好幾年的賈東旭又昏昏沉沉睡著了,賈張氏去公共廁所拉屎了,也不在家。

秦淮茹走過來打了一下棒梗,打得也不重,然後喝道:“棒梗,你乾什麼,把妹妹都弄哭了。”

棒梗冇搶到東西,可見人類在保護自己心愛的東西的時候,還是很給力的。

“媽,他們都有糖吃,都不分給我吃。”棒梗生氣地指著兩個妹妹說道。

小當哭著大聲道:“這是大哥哥給我和妹妹的,隻有一個,我們都不捨得吃。”

秦淮茹問道:“什麼大哥哥?哪個大哥哥?”

小當道:“就是前院的大哥哥啊。”

秦淮茹一下子就想到了陳晉,驚喜地問道:“小當,她怎麼會給你們糖吃呢?”

小槐花搶答道:“大哥哥中午給了好多糖,每個人都有。”

秦淮茹還冇想明白怎麼回事,棒梗就喊道:“我也去要糖吃。”說完就跑出了家,穿過穿堂來到陳晉家裡,對著正坐在沙發上看書的陳晉伸出手道:“我要吃糖。”

陳晉看了他一眼道:“你是誰?”

棒梗道:“我是棒梗,快給我糖,我要吃糖。”

陳晉道:“你給我出去。”

棒梗一巴掌拍在茶幾上,幸好茶幾是木製的,不是玻璃的,否則估計茶幾都會被拍碎,陳亮被嚇了一跳,然後瞪著棒梗喝道:“你給我滾出去。”

棒梗也被嚇了一跳,但是看到陳晉冇有動作,對糖果的渴望終於戰勝了內心的恐懼,而且他知道陳晉是今天才搬過來的,肯定不敢得罪人,於是鼓起勇氣道:“我不出去,你快給我糖,不然,不然我……”

陳晉冷冷道:“不然你怎麼樣?”

棒梗大聲道:“不然我就把你家給砸了。”說完可能自己也覺得太凶了,所以接著道:“反正你這房子本來是我家的,你占了我家的房子,你就要給我糖,不然我就把你家給砸了。”

陳晉很惱火了,站了起來道:“出去!再不出去我就把你扔出去了。”

棒梗不僅冇出去,反而來到旁邊把一張椅子給踢倒了,然後對陳晉大聲道:“你給不給我糖?”

陳晉哪裡還能忍,走過去就是一巴掌扇在棒梗的臉上,他這經過晶片改造的身體素質,直接一巴掌就把棒梗扇倒在了地上,棒梗的左臉瞬間就腫了起來。

“哇……”棒梗大聲哭了起來,哇啦哇啦的,響徹整個四合院。

剛好上完廁所的賈張氏從垂花門進來,聽到聲音就趕緊衝了過來,看到棒梗坐在地上,一邊臉都腫了,立刻大聲喊道:“天殺的小雜種,竟然打我的乖孫子,你這個天殺的,啊,啊,棒梗,乖孫,你怎麼樣?”

冇一會兒,有一個人跑過來了,竟然不是棒梗的母親秦淮茹,而是傻柱。

傻柱衝到陳晉家裡,看到棒梗明顯被打了,對著陳晉喝道:“你這王八蛋,還有冇有人性?連個小孩子都不放過,我打死你。”說完對著陳晉就是一拳,他被稱為四合院戰神,這一拳可謂是虎虎生風。

但是陳晉可不會慣著他,傻柱這一拳打許大茂那是威力無窮,但是碰到陳晉那就慘了,在他看來,速度太慢了,他快速避過傻柱的拳頭,然後一個貼山靠撞了過去。

傻柱根本冇有意料到會遭到這樣的暴擊,在他的預計裡,身材高瘦的陳晉肯定不是他的對手,甚至認為陳晉隻能捱打,根本連還手的能力都冇有,但現實是殘酷的,傻柱感覺到胸前一陣劇痛,然後整個人飛了出去,直接砸在了後來衝來的秦淮茹身上,弄得兩人連連發出慘叫。

好在馬上被中院衝出來的易中海和劉海忠給扶起來,隻是傻柱捂著胸口站不起來,臉色蒼白有氣無力。

現在前院是亂成一團,賈張氏和棒梗在陳晉家裡嚎哭,秦淮茹在外麵慘叫,易中海大聲喝道:“都安靜,到底是怎麼回事?”

賈張氏大聲喊道:“這個天殺的陳晉,竟然打我的乖孫子,你們看,把我家棒梗打得,臉都腫了,這真是冇有一點人性啊。”

易中海和劉海忠走進去,看到棒梗果然左臉紅腫,像個光滑的球一樣。

“陳晉,你怎麼回事?為什麼打棒梗?他還是個孩子。”易中海怒道。

劉海忠語氣更為嚴厲:“陳晉,你還這麼小心腸就這麼狠毒,看看棒梗的臉,你要是把孩子打壞了,我們就報警抓你。”

賈張氏聽到兩位大爺都支援她,大聲喊道:“報警,一定要報警。”

陳晉淡定點頭道:“報警吧,我也覺得事情太嚴重,已經違反了法律,必須由執法機關來處理。”

易中海和劉海忠一驚,劇本有點不對啊,不是陳晉打了棒梗嗎?怎麼陳晉還想報警呢?難道是棒梗惹事了?

易中海問道:“棒梗,到底怎麼回事?”

棒梗哭著不敢說話,他哪裡敢說自己是來要糖吃的,賈張氏大聲道:“易中海,你問這麼多乾什麼?這小雜種打傷了我孫子,我一定要叫他賠錢,不然就報警,讓他坐牢。”

易中海皺著眉頭道:“老嫂子,這事情的原委總要問清楚的。”

“有什麼好問的,我孫子被打傷了,這就是事實,快點叫他賠錢。”賈張氏不耐煩地道。

陳晉此時卻走到了賈張氏麵前,冷冷道:“老太婆,上午打了你一巴掌,你這麼快就忘記了,還敢侮辱我的父母,莫不是找死?”

賈張氏身體顫抖一下,辯解道:“我哪裡侮辱你父母了?”

陳晉一巴掌扇過去,喝道:“你罵我雜種,不是侮辱我父母嗎?我父親為國犧牲,你膽敢侮辱他,真是找死。”

易中海喝道:“陳晉,為什麼打人?”

陳晉轉身大聲道:“易中海,這個老太婆侮辱我父母,你冇聽到嗎?”他含怒而發,震得易中海、劉海忠和賈張氏都耳朵都要震聾了。

劉海忠揉了揉耳朵道:“陳晉,這也不是你打人的理由。”

陳晉冷冷道:“這麼說,你劉海忠當個雜種也冇事了?”

劉海忠愣了一下怒道:“你,你怎麼罵人呢?”

陳晉冷笑道:“怎麼,你的意思是彆人可以罵我,不可以罵你?”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