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福的心中有底氣。

其一,在於自身實力。

徐福擁有宗師境後階的修為,在九州大地上,是屬於最頂尖的一撥人,在神秘的東海三島中,依據徐福所知所得來推斷,也差不了太多。

其二,則在於大秦的實力。

這些出自所謂海外仙山的修行宗門,他們有一種高高在上的心態。

對於這一點。

徐福是清楚的。

隻不過,徐福更加清楚的是。

大秦王朝,橫掃天下的虎狼之師,那股沖天的氣血與無邊的煞氣。

必會讓這些自認為高人一籌的海外修士,吃不了兜著走。

更彆說,大秦王朝還擁有,由武道強者操練組合而成的強悍軍陣。

那是連徐福,都不敢直麵的噬人軍陣。

“這些海外修行之人,就算存有不好的盤算,也翻不起什麼浪花來。”

這就是徐福心中的想法。

而。

蕭寒山。

同樣很有底氣。

蕭寒山靜靜立於樓船甲板,神色孤傲且冷厲,他的眼眸中,泛起了絲絲不屑之色。

“這個老頭子,徐福,雖然實力還算不錯。”

“但是,與那些九州中土之人一樣,都是見識淺薄,孤陋寡聞之輩。”

“他們根本不明白。”

“實力境界的差距。”

“也根本不瞭解,即使同為宗師境,他們這些閒散修者,與我們東海三島修士的巨大差距。”

“更何況,本道長,並非宗師境……”

“嗬嗬……”

“本道長已經是半步大宗師,隨時隨地,都能夠跨入,真正的大宗師境界。”

“隻不過,本道長一直在壓製境界罷了。”

“這些斷了傳承的中土之人,是不會懂的……”

蕭寒山仰起了頭顱,展開了雙臂,海浪濕風,卷蕩吹襲而過,令他的髮絲飄揚。

好一派出塵的謫仙風姿。

“徐大人。”

“你說大秦好不好啊?是否歡迎我們東海三島之人?”

“蕭道長,你這話問得好。”

“大秦當然好了,好得不得了,老夫敢拍胸脯說,肯定歡迎諸位,十分歡迎東海三島的眾道友。”

“真的嗎?”

“真的!”

“大秦那麼好,不會讓我們流連忘返,回不去了吧?”

“蕭道長,你這話說的……還真有可能哦……畢竟,大秦太美……是一個來了就走不脫的地方……”

“真的嗎?”

“真的!”

“真的走不掉?”

“老夫說笑的啦!”

“我知道……”

“我也知道……”

“哈哈哈……”

“哈哈哈……”

其樂融融,談笑風生,一片融洽。

隻有那狂風巨浪,如山雨吹卷,撲打樓船。

……

日升日落。

月圓月缺。

時光不饒人,歲月匆匆過,轉眼就是十日過去。

沙丘,皇帝營帳外。

嬴正大手之中,拿著一把清香甘甜的綠草,正在餵養身前的梅花鹿。

鹿肉,不怎麼好吃。

如果它是一頭驢。

可能已經冇了。

梅花鹿的心中,可能也存在某種危機感,所以,它吃的並不多。

梅花鹿很好養活,也不胖。

老實,可愛,聽話。

集諸多優點於一身。

嬴正也就讓它,在皇帝營帳外,苟活了下來。

揉了揉鹿頭,擼了擼順滑的毛皮。

梅花鹿仰頭,一副討好的模樣,短短的鹿尾巴,不停地搖晃。

“很好。”

“還會搖尾巴了,不錯。”

“朕看好你。”

嬴正淡淡一笑,又揉了揉鹿頭,輕聲讚賞道。

至於。

一頭鹿,居然不停搖尾巴。

這是不是一頭正經鹿?這個技能是從哪裡學來的?

“可能?”

“它見到那些獵犬,被人摸頭搖尾巴?”

“也就學會了?”

嬴正給它找了一個很好的理由。

大秦王城,嬴正暫時冇有打算回去。

“反正,朕所在之地。”

“即是大秦都城。”

“正好在沙丘,等待徐福歸來,以及,東海三島之人的到來。”

徐福忽然歸來,再加上大道係統的提示。

嬴正很容易就能夠想到,跟隨徐福從海上歸來的人中,一定有東海三島的弟子。

蓬萊,瀛洲,方丈。

這三個熟悉的名字,讓嬴正的心中,也是頗為好奇。

“朕也想看一看,你們能不能,給寡人帶來一些驚喜。”

“東海三島,海外仙山?”

“嗬嗬……”

“那就讓朕,好好瞧瞧你們的實力。”

這十日以來,嬴正都在熟悉自己的身體。

忽然之間,成為天人境中階的絕世強者,獲得瞭如此龐大的偉力。

在日常的一舉一動中,難免會有些不熟悉,偶爾會出現,對於力量不能操控自如的情況。

經過這段時日的磨合。

嬴正已經完完全全熟悉了,這種修行之力的運用與把控。

嬴正如今,已經是一名真真正正的絕世高手,是一名立於世間最頂端的天人境超級強者。

甚至於。

在嬴正的心中,還有某種懷疑。

“說不定,在這個世間……”

“隻有自己一名天人境的絕世強者?”

至於,為何會浮現出,此種莫名的感覺。

“天人感應。”

“有聽說過嗎?”

“達到天人境之後,偶爾會產生出,某種冥冥之中的感應。”

“尤其是,那種低於自身境界的事情,天人感應的準確度,會更加高。”

……

梅花鹿,確實吃得不多。

嬴正很快喂完。

“這幾日,朕一直在熟悉力量,熟悉境界。”

“把完成大道任務,所獲得的獎勵,都給忘記了。”

“如今事情忙完,倒是可以拿出來看一看,試試效果如何。”

靈氣洗髓丹。

益精壯骨丹。

對於這兩樣東西,就憑這種爛大街的名字,嬴正從心底,就冇有抱太大希望。

“大道本源點。”

“這倒是好東西,真正的好東西。”

“很可惜,目前隻有70點。”

“其中的50點,肯定要留給混元金鬥,畢竟,使用一次混元金鬥,需要消耗50點。”

“混元金鬥是自己的底牌,乃安身立命的東西。”

“這50點大道本源,一定要留著,無論如何不能動用。”

“至於剩下的20點大道本源。”

“如果直接用掉,用來提升境界,應該能夠提升一些實力。”

“估計,能夠提升到天人境後階?”

“或者直接達到天人境巔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