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隻小猴子就在這裡混下來了,每次他總會趕著時間點,不是正在做飯中,就是快做好了,要麼就是可以吃了,反正從來不會缺席或者遲到。小吉還是一個很講究的猴,他到了之後從來不會直接伸手去搶,或者是不不管彆人,自己去吃。他總是規規矩矩的站好,用可憐的小眼神看著你,然後等著你給他裝了一碗,然後自己坐在旁邊慢慢吃。

而且他還是個禮尚往來的猴,每次來的時候總會帶點東西過來,有時候帶個水果,有時候在樹上拎了一截樹乾。

有一次他晚上他吃完之後帶走了我的一個小竹筒,然後第二天來吃的時候,他又把小竹筒塞給了我了,我打開小竹筒聞了一下,是酒味兒,這不會是猴子釀的酒吧,就是俗稱的那種“猴兒酒。”

據說“猴兒酒”是猴子采集山中果實堆積,位於底層的果實經過上層果物擠壓破裂產生果漿,同時由於上層果物阻隔了空氣,主要是阻隔空氣中的氧氣,導致果醬與附著在水果表皮的野生酵母菌產生反應,釀造成酒。

此類野釀,實屬機緣巧合,真正的猴兒酒,價值千金不換。

猴兒酒,猴子選擇的樹洞用來存放,那必須是足夠保證水果越冬不爛的樹木,本身對樹的要求就很高。

據說,“猴兒酒根”根本就是可遇而不可及的東西,現代人所說的所謂的“猴兒酒”就是一些水果打碎後人工發酵成的,相差甚遠。

真正的“猴兒酒”,僅存一季,而且隨著時間的流逝,酒漸漸減少。人類想去取到,難上加難。

而且,“猴兒酒”最初發酵的時候最佳,逐漸滴下來的是百果發酵後的精華,不會腐壞,隻是發酵。

但滴落的酒就有講頭了,初滴為百果液,聚集稱為百果釀,等到冇有果汁滴下,收集所有發酵果汁後,有酒味兒的才稱得上“猴兒酒”,或者“猴兒釀。”

我嚐了兩口,味道很醇厚,不像米酒那麼淡,也不像白酒那麼衝,感覺到,味道醺醺的,不濃烈,卻很持久,但頭不暈。

在冬天的時候能喝兩口酒,而且還是“猴兒酒”,真的是神仙過的日子,今天要給這個小吉多弄點好吃的,明天讓他再幫我帶點過來。不過這傢夥比較吝嗇,怎麼跟他說他都一直搖頭擺手的。就是不肯答應再幫我拿了。下次再想辦法讓他再弄點來。

在隨後的一天早上,突然之間有一個人跑過來。也不知道他是怎麼來的,就在我們正在燒飯的時候。應該看到我們這邊的炊煙,然後就往我們這邊跑。也不知道怎麼說他好,反正他是運氣特彆爆表,我的那麼多陷阱,他居然一個都冇有踩到。直接跑到我們跟前。看到我之後,他麵色一喜,剛想說話。然後又看到我旁邊小虎和小火箭,還有小吉。他直接一哆嗦,直接趴到地上,一動都不敢動在那裡,老老實實趴著。

為什麼?你餓了兩天,突然看到有煙火,而且看到了同類,你也高興。但是看到和你同類站在一起的有一隻猴,一條狼,還有一隻虎,你也得趴著。

我等他緩了一會,才問他:“你是誰?從哪裡來?來乾什麼的?”

他冇有直接說話,而是盯著小火箭看了好一陣,確定小火箭不會攻擊他,才結結巴巴的說:“神仙大人,饒命。我不是壞人,我是實在太餓了,看到這邊有煙火,過來看看有冇有吃的。”

我繼續問他:“你是誰?哪裡來的?”

他又定了定神,說道:“神仙大人,神仙大人。我是青州來的,他們外麵在打仗,我是從青州派過來的,後來伍隊被打散了,我我走迷路了,不知道怎麼搞的就跑到山上來了。到山上我就找不到路了。我已經餓了幾天了,我每天隻是吃點野果子,這次好不容易看到這邊有煙火,我過來,過來找點吃的。”

我想了一下,外麵打仗,青州來的,什麼鬼?

我又問:“你是誰的兵?”

他又回答說:“青州刺史袁譚。”

青州刺史袁譚,我這是到哪了,三國啊這是,現在袁譚還是青州刺史,那曹操還冇有統一北方,那這是什麼時候?

我問了一聲:“你們在哪裡打仗?”

他回答說:“官渡附近,黃河岸邊”

我去,看來我是穿越到三國來了,現在曹操和袁紹還在打官渡之戰,也不知道許攸現在有冇有去投曹操,許攸投降之後,曹操去燒了烏巢的糧草,然後把袁紹給乾趴下了,隨後曹操就取得了決定性的優勢。也不知道現在打得怎麼樣了?那現在孫伯符差不多應該死掉了,劉備現在是在袁紹那裡,還是已經跑出來了呀?張飛現在應該在古城混。

我又問他:“這是哪裡?”

他有點懵逼,你神仙還不知道這是哪裡?但還是老實回答說:“這山在臥牛山後麵,應該叫白雲山,其他的我也不知道。”

我又問:“這附近有什麼城池?”

他趕緊磕頭道:“回神仙大人話,我們是逃出來的,一路亂跑,我們也不知道跑到哪了,真的不知道這是哪?”

我注意到他話裡的點:“你們,還有誰?”

他說:“我們一開始和曹軍打,曹軍太狠了,我們敗了,他們還讓我們上去衝,後來又被打退了。我看他們還想讓我們去衝,就是想讓我們去送死。我就帶了附近的幾個鄉親跑了。這一路就往冇人的地方跑,本來還有七八個人,到這附近後,聽說白雲山上隻有活著上去的,冇見活著下來的,就隻有我們三個人願意上來,其他都散了。路上被豹子咬了一個,冇救回來,現在就我們兩人,另外一個已經餓的走不動了。我看到這裡有煙,就先來看看。我知道真的就這麼多了。”

“那你叫什麼名字?還有和你一起來的叫什麼?你趕緊吃點東西,一會把他也帶過來。”

他現在也不那麼怕了,直接拿著我給他的魚湯狼吞虎嚥的吃起來,邊吃邊含糊的說道:“神仙大人,我姓東,單名一個方。我那老鄉複姓北方,單名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