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t小說 >  開局與女帝訂婚 >   第10章

第二天林槐晚自習放學後,後。

回家的路上,看到張強在路邊向他揮手。

林槐也不害怕了,就是看著一個渾身是水,衣衫襤褸的遊魂跟你招手多少有點瘮得慌。

林槐走到跟前,笑著開口問道。

“咋了強哥,找我有事啊。”

張強往後稍微退了一步,眼神期翼。

“有件事希望你能幫幫我。我想跟我老婆交代一下後事,我真放心不下她們娘倆。”

林槐拍了拍胸脯,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

跟著張強的指引來到了他的家。

到了門口林槐敲了敲門,很快屋裡便傳來有氣無力的聲音。

“你找誰啊。”

林槐不敢猶豫,立馬介麵道。

“嫂子,開下門,我是張強的朋友,我這有些關於張強的事想跟你說。”

屋裡先是沉默了一會,然後門才緩慢的打開。

麵前的女人麵容憔悴,眼眶微紅,有可能剛纔哭過了。

張強看到妻子憔悴的樣子,眼淚也止不住的流了下來,嘴裡喃喃的唸叨著妻子秦霜的名字。

他心裡縱然有千言萬語在麵對秦霜的時候也不知道怎麼開口。

林槐看到張強這樣心裡也不好受。

進到屋裡便跟秦霜表明來意。

“嫂子,我是強哥的朋友,強哥的事你應該都知道了吧。

但我接下來的話在你聽來有些不可思議,但是我向你保證我說的句句屬實。強哥現在就在我身邊,他有話要讓我轉告你。”

冇等林槐將話說完,秦霜就猛的站起身來將他往門外推。

林槐如今是一階的實力哪是一個普通人能推動的。

秦霜見推不動林槐便崩潰的哭了起來。

“我們孤兒寡母的命怎麼這麼苦,為什麼都來欺負我,我都已經這樣了。我求你了,放過我們娘倆吧,我們冇有錢了。”

林槐頓時感到手足無措,側頭看向張強?

此刻的張強也慌了神,用乞求的眼光看著林槐希望他能想個辦法。

林槐伸手扶起崩潰秦霜,語氣儘量溫和。

“嫂子,我真不是騙子。

這樣我現在問問強哥你家銀行卡密碼是啥,這樣你總該信了吧。”

說罷便向張強討要銀行卡的密碼。

林槐將密碼對秦霜說了一遍,又把張強藏私房錢的地方告訴了她。

等到秦霜將私房錢找到之後,這才徹底相信林槐說的話。

林槐將張強想要對他老婆說的話複述了一遍,起身就要離開。

秦霜擦了擦已經哭紅的雙眼。

“小兄弟,今天真是太謝謝你了,謝謝你能讓事情水落石出,還我老公一個清白,也能讓我知道我老公最後要對我說的話。

我這一個女人家冇什麼能報答你的,我給你磕頭了,你是我們家的大恩人。”

說著就要向林槐磕頭。

林槐馬上伸手扶住秦霜。

“嫂子,你這是折煞我了,說實話能幫到你們夫妻倆,也許是因為上天的安排。

行了,嫂子我走了,以後要有啥需要幫忙的你就給我打電話。”

林槐將聯絡方式留下之後便離開了。

張強跟著林槐一起出了門。

林槐看向張強問道。

“強哥不多陪陪嫂子嗎?”

張強回頭再次看了看自家的房門,不捨的開口說道。

“林槐謝謝你幫我了卻了最後的心願,現在我已經了無牽掛了,應該去我該去的地方了。”

林槐好奇的問。

“強哥,你這是要去哪啊,在這陪著嫂子不好嗎。”

張強搖了搖頭。

“我也不知道我要去哪,但是當我完成最後心願的時,感受到了召喚,有個聲音告訴我,我該上路了,不能在人間多做停留。”

說完瞳孔一縮,看向了遠處。

從遠處走來一個渾身黑袍,臉上戴著青麵獠牙麵具的人。

麵具人走到張強麵前,輕咦一聲,怔怔的看著林槐,隨後單膝跪地,向林槐行禮。

“鬼差王二向大人請安。”

林槐愣了下,連忙側身躲過王二的跪拜之禮。

“你是不是認錯人了,我不是什麼大人。”

鬼差王二看他的表情不似作假,便又仔細的上下打量著林槐。

“林大人,卑職冇認錯,我是王鬼君手下的鬼差,鬼君大人特意交代了你的事情。”

隨後從懷裡掏出一個令牌,遞給了林槐。

林槐看向令牌,正麵寫的酆都二字,背麵寫了一個王字。

王?是佩佩姐?隨後問鬼差王二。

“你口中的王鬼君是王佩佩?”

鬼差王二低頭答道。

“正是王鬼君。這塊令牌也是鬼君讓我交給你的,以後要有需要我們的地方林大人隻需要在令牌上輸入靈能就可以。”

林槐將令牌收了起來,目送王二領著張強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