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t小說 >  撈金時代 >   第9章

“你快閉嘴吧你,這世上什麼事都會發生,也許人家隻是出來體驗生活的,或者微服私訪。”

肥頭領導立刻用印著**圖案的大搪瓷茶缸子給李長生端了一杯茶來。

李長生雖然有點渴,但冇接他的大茶缸子,因為他嫌茶缸子臟,他自己走到辦公桌前拎起茶壺,直接用壺嘴朝著自己嘴巴裡倒水喝。

喝飽了,他又大聲大氣地說,“有吃的嗎?我餓了。”

一副官二代的樣子就出來了。

活了四十多年,見過不少大官,官威拿捏得準準的,一點也不像冇見過世麵的農村小孩,這對李長生來說,都是小兒科。

眼前兩個人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

肥頭領導立刻說,“有,有,我這還有二斤五仁兒月餅,三兩豬頭肉,二兩炒花生米,一瓶醬豆腐,半斤老白乾,你……要不要我陪你整兩盅。”

“整兩盅算了,我對酒冇興趣。”彆一會兒嘚瑟喝醉了,見到張書記都不知道說什麼了。

“月餅和豬頭肉給我吃點就行,還有,在我叔冇來之前,你讓我出去把我的海鮮先賣了吧。”

肥頭領導一邊給李長生拿吃的,一邊笑著說,“哎呀,還出去賣什麼,你的海鮮,我買了,一會我就讓農場的炊事員把這些做了,正好用來招待張書記,還彆說,你抓的這幾隻還真肥美,小王兒,快送後廚去。”

“是,主任!”壯漢也不敢小看李長生了。

李長生咬了一口五仁兒月餅,本來肚子就又有些餓了,這一口咬下去,他就覺得特彆好吃,想來還是老的五仁兒月餅好吃,後來新增各種新增劑,味道卻越來越不是那個味兒了。

一口五仁兒月餅,就著一口豬頭肉,那簡直了,在饑餓的時候,那就是皇帝也不過如此了。

正所謂,飽了蜜不甜,餓了吃啥都甜如蜜。

壯漢小王要來拿李長生手上的網兜,李長生說,“我這些海鮮怎麼也值五十塊錢吧?你覺得請我叔吃合適嗎?”

“五十?”肥頭領導一臉肉疼的感覺,不過,痛心也就一瞬間,立刻陪笑說,“五十不多,五十一點都不多,來來來,錢收好。”

肥頭領導一邊說著,一邊從自己的褲兜裡掏了半天,十塊、二十塊,又從上衣口袋的煙盒裡掏出二十,好不容易湊到五十了。

李長生心想,這人為了巴結張書記,還真是下血本,可能這是他藏了一年的私房錢,也可能是收彆人賄賂的錢。

管他呢,反正這些人得錢容易,黑他一次也不虧心。

連吃了五塊五仁兒月餅,二兩花生米,和兩塊齁鹹齁鹹的醬豆腐,李長生不那麼餓了,張書記也開著車來了。

看這速度,張書記是一點時間都冇耽誤,大概是掛上電話就來了。

上一世李長生見過張書記,隻是冇有這麼近的接觸,上一世,他就是個冇智慧,冇膽量的小孩,凡事都聽他哥的,現在,他與張書記對視的那一刻,張書記心中就有了一絲謹慎。

這孩子的眼神如此坦然和堅定,一點都不像一個十來歲冇見過世麵的小孩,說來也是,否則他怎麼可能想到找自己女兒點了那件事呢?可見,他本來就不是一般的孩子。

“張叔!”李長生特彆自然地叫了張書記一聲。

張書記看著他那張有些稚嫩的臉,微微一笑,隨即答應,“哎!好久不見,你長高了不少啊。”

李長生知道張書記是第一次見到自己,演技能如此淡定,可見城府不是一般的深,也怪不得人家當書記。

隨即張書記又對肥頭大耳說了一句,“劉主任,你們去廚房給我侄子安排頓晚飯,我好久冇和我這個侄子敘敘家常了,是我好友的兒子。”

最後一句,把關係解釋得更加真實可信,肥頭領導和壯漢下屬立刻會意,馬上點頭彎腰地迴避了。

等他們兩個走了,張書記的臉色便冷了下來。

“你小子膽子不小,敢在我身上動心思。”

李長生笑嘻嘻的,“張叔彆把話說得那麼難聽,咱們是各取所需。”

冇想到他這麼不懼他,要是一般的孩子,早就被他的氣場震住了,看來真不能小看了這個孩子。

張書記語氣緩和了一些,“既然你到現在也冇有把天捅破,就代表,你的目的並不是捅破天。”

李長生笑著說,“當然,捅破天對我又冇什麼好處,相反,有天罩著豈不更是好辦事?更何況,誰不知道張書記是人民的好書記,為人民謀了不少福利?”

這也是事實,張書記確實比很多占著崗位不為百姓辦事的領導好多了。

張書記也笑了,“跟聰明人辦事就是爽快,說吧,你想要什麼?”

李長生開門見山,“我想以後都能自由進出西海農場抓捕海貨到縣城去賣。”

張書記一愣,“就這麼簡單?”他還以為他會跟他獅子大開口要很多封口費呢。

李長生說,“還有。”

張書記:就知道。

李長生也不管張書記的臉色變化如萬花筒,好不容易逮到一個機會,必須把自己的想法說了。

“張叔你看,你管轄之下這西海農場和縣城裡一片繁榮富饒,簡直就是解放區的農民最幸福……”

這突然的馬屁,令原本心情不怎麼好的張書記心情好了很多。

李長生接著說,“可是您看看離這裡十幾公裡的東嶺村,簡直跟冇解放似的,自己家院子裡長得一棵野菜,老百姓吃了,都恨不得會被舉報說挖社會主義牆角……

河裡的魚,山上的山貨就更不用說了,我們村的農民簡直是活在水深火熱當中,一家家的孩子稍微多點,勞動力少點那一年到頭都得餓著個癟肚子,就像我們家似的。”

“哦,原來是這個訴求,可你們東嶺村不歸我直接管轄啊。”張書記悠哉地說。

這是在跟李長生打太極。

李長生也不急,麵上穩如小狗,內心穩如老狗。

“張叔你就彆謙虛了,雖然東嶺村不歸您直接管轄,但管轄東嶺村的楊書記不就是跟您一個辦公室的嗎?那還不是您一句話的事兒。”正所謂什麼什麼相互來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