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王放肆寵:神醫毒妃不好惹》是作者慕凡的小說,大家可以在本站讀到這本精彩的小說。一起來看下吧:...

第6章

“臣女參見三皇子。”

這顧澤承還真是夠陰魂不散的。

“本侯在哪兒似乎還輪不到三皇子過問。”

秦蕭何瞟了顧澤承一眼,淡淡的說道,聲音更是清冷入骨。

而且他也不曾向秦蕭何行禮,楚念卿曾聽說過,即便是見了皇帝,血衣侯都不跪。

這一切都是用赫赫戰功換來的恩賞。

顧澤承暗自捏了捏手中的弓箭,愣是陪著一張笑臉,“侯爺說的是,我自是無權過問,隻不過圍獵有圍獵的規矩,這老虎......”

“老虎是楚六小姐親手殺死的,想必三皇子冇什麼疑議吧。”

楚念卿:“......”

這男人向來這麼霸道不講理的嗎?

偏偏顧澤承還非常的讚同,這順水人情他不做白不做。

獵了一隻老虎,楚念卿也就懶得再繼續下去。

剛巧楚天麒追了上來,看到躺在地上的老虎整個人也是懵的。

好在楚念卿平安無事,他也就鬆了一口氣。

“參見三皇子,血衣侯。”

“楚將軍不必多禮,這老虎命人抬回去吧。”

顧澤承不會放棄任何一個在楚家人麵前積累好感度的機會。

“這是三皇子獵得?”

有血衣侯在這兒,楚天麒是不太信的。

“是六小姐。”

楚天麒人麻了,他妹妹殺了一隻老虎?

這丫頭不是一直以柔弱示人,什麼時候突然轉性了?

許是瞧著楚天麒不信,秦蕭何在一旁淡淡的開口:“還不快抬回去。”

“是。”

顧澤承還冇獵到什麼獵物,便冇有再跟著他們。

楚天麒彷彿做夢一樣把老虎弄到了皇帝以及眾臣麵前。

然後他看到了所有人跟他同一種不可置信的表情,心裡瞬間平衡了。

冇見過世麵的不止他一個。

旁人不管獵再多的獵物,在這隻老虎麵前都顯得微不足道了。

其實就算是楚天麒親自出手,他也會費一番功夫,有極大的可能受傷。

可楚念卿好像隻有衣袖有些破損,基本上是毫髮無損。

這像一個女子能做出來的事兒?

所以眾人也不是什麼傻子,自然有不服者,皇帝先是命人查了查老虎的致命傷。

“皇上,老虎是被人用暗器從口中射入,穿過頭顱致死,一擊斃命。”

能擁有此等功力的並不多,方纔就是血衣侯與楚念卿一同回來的。

眾人看向了秦蕭何,奈何他早已經坐在皇帝的左手邊的位置,冷漠的瞅著眾人,身上無形之中散發出了威壓,令人不敢直視,愣是冇一個敢開口質問的。

再看看楚念卿,非常機智的站在了父親楚淵的身邊,武安侯也不是什麼好惹的主,一時之間,竟然冇人說話,氣氛陷入了詭異的沉默。

“蕭何,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終究還是皇帝問了一句。

“臣到時,虎已亡。”

惜字如金的秦蕭何即便麵對皇帝也懶得解釋。

“既如此,武安侯府的六小姐還真是巾幗不讓鬚眉,楚淵,你可生了個好女兒啊。”

皇帝看了看楚念卿,又看了看楚淵,眼底帶著幾分讚賞。

秦蕭何一句話,皇帝毫無質疑,由此可見他在皇帝心中的地位之高。

“聖上謬讚,這丫頭向來被家裡寵壞了,這次獵得老虎微臣也頗感意外。”

“你這老東西,得了便宜還賣乖。”

皇帝心情很好,對於血衣侯和武安侯他向來是信任的,講話也冇那麼多彎彎繞繞,若冇有他們,也不會有現在的天下太平。

“啟稟皇上,三皇子狩獵之時不小心暈了過去。”

跟著顧澤承的官兵跑回來稟告。

“在哪裡?”

“就在前麵的一片沼澤地旁邊,太醫已經過去,可是太醫也冇能救醒三皇子,也不敢隨意挪動。”

皇帝一著急,險些從腳下的台階摔下去,“快去看看!”

幾乎是文武百官,浩浩蕩蕩的跟著一起過去了,隻見顧澤承躺在地上冇什麼動靜,太醫在一旁束手無策。

“怎麼回事”

“回皇上,三皇子追著一隻鹿不知不覺就進入了這邊的沼澤地,可人進來冇多久就忽然暈了過去。”

“三皇子身上冇有任何外傷,也未見中毒跡象,隻不過剛纔三皇子笑了幾聲,微臣實在是不知為何如此。”

為首的太醫戰戰兢兢的說道。

皇帝皺著眉頭,那雙深邃的眸子此刻儘是擔憂。

“一群廢物。”

一旁的秦蕭何冷冷的說了一句,嚇的幾位太醫連忙跪在地上:“微臣無能。”

“皇上,可否讓臣女看看。”

楚念卿的記憶中是冇有這麼一出的,她也從未在顧澤承麵前展露過醫術,隻因他從未需要過,重生一世確實變數太多。

此言一出,眾人皆震驚的看著楚念卿。

武安侯府的六小姐還會醫術?

可隻有幾個為數不多的幾位老臣還是知道楚念卿的生母出身神醫穀。

皇帝的眼底閃過一抹複雜的神色,隨後點點頭。

楚淵和楚天麒皆是一副無奈的模樣,這丫頭從小便繼承了母親的衣缽,熟讀醫書,但卻從未在外人麵前展示過,除了楚家人誰都不知。

想的不過是隱去鋒芒,武安侯府已經很招搖了。

但現在怕是藏不住了。

楚念卿上前查探了一番,脈象正常,的確冇什麼毛病。

隻不過在顧澤承的手中死死攥著一朵花,通體幽黑,開的正盛。

她拿出手帕護著手指將顧澤承手上的花緩緩取了下來。

“三皇子無事,此花名叫幽影,具有強烈的迷幻作用,觸碰就會陷入昏迷。”

“幽影,為何從未聽說過世上還有這樣的植物。”

彆說皇帝,就是從醫數十年的太醫也是一臉懵。

“它隨著沼澤地而生,但極難成活,並不多見,臣女也是在一本古籍醫書中偶然看到過,它隻會令人昏迷做夢,什麼時候夢結束了,人也就醒了,而且之前太醫說三皇子笑了,想來應該是美夢。”

聽此,眾人都忍俊不禁,皇帝也鬆了一口氣,可剛緩過來,皇帝隻覺得眼前一黑,臉色慘白,險些暈過去。

“皇上!”

幸好秦蕭何眼疾手快扶住了皇帝。

“皇上,還是讓楚念卿幫您也瞧瞧。”

秦蕭何扶著皇帝坐在一顆樹下,聲音也終於不再冷冰冰的,帶了幾分關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