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地上如同死狗一般的兩人,黃躍平的臉上也是流露出複仇的快感。

平日裡的欺辱!這一刻都得以渲泄出來。

黃躍平很想現在就把這兩個人給打死,雖但是考慮再三,還是算了,要不是在劍殺門還是不能隨意殺害同門,殺害同門,是會得到嚴重的懲罰,想到這裡黃躍平纔沒有起殺心,要是因為殺了這兩個雜碎,而被趕出劍殺門的話,那可以說很得不償失了。

要是在外界就憑他的這等修為,很容易就被一些人給盯上,比如說魔道修士最喜歡抓走那些落單的弱小修士了,黃躍平可不敢保證自己的運氣一直很好。

在天靈大陸上,冇有實力連生存都是一種奢侈,誰也不知道意外是不是在明天就會來臨,因為強大的魔道修士屠戮凡人什麼的也是常見的。

當然就算不是什麼魔道修士,正道修士也好不到哪裡去,黃躍平劍殺門活了十五年也是明白的這個道理。

就單論說劍殺門,黃躍平也是撞見過一樁樁醜事,什麼外門長老強迫外門女弟子打胎,還有要麼就是半夜爬進人家的床上去,直接淩辱,這種事也是不少的,就比如說黃躍平自己也好不了哪裡去,平日裡也不就是被欺壓的嗎?

“快滾吧!”黃躍平最後又是一腳,把他們兩個給踢出去。

周銘生張雲濤直接被黃躍平這麼一腳下來,也是躺在地上半天起不來。

黃躍平想到他們身上應該還有一些靈石,想到人生模擬器是要消耗靈石的,黃躍平也是果斷的把他們兩個人的身上的靈石全部收走了,躺在地上的兩人也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黃躍平把自己身上的靈石全部收走。

黃躍平數了數收括來靈石的數目,嗯,還不錯,有二十塊,黃躍平也是十分的滿意。

做完這些後,黃躍平也是冇有再管他們,繼續澆灌起靈植,教訓完這兩個人後,黃躍平也是心情大好。

從今天開始也就冇有什麼人能欺負他了,黃躍平想著,就算是澆灌靈植,黃躍平也是感覺到心情十分的愉悅。

冇有什麼比教訓仇人還更開心的事了!

過了好久,黃躍平才把靈植澆灌好完,而這時周銘生張雲濤也是起身連忙逃走了,看都不敢往後看,生怕黃躍平再次過來打他們一頓。

黃躍平看著慌忙逃走的兩人,心情彆說有多愉悅了。

“要是還敢欺辱我的話,看我不把你們兩個肋骨都給打斷!”黃躍平看著遠去兩人的背影,也是恨恨地說。

雖然把周銘生張雲濤他們打了一頓,還搶了他們的靈石,但黃躍平還是想著再搞他們一次。

嗯,誰叫他們平時一直欺辱我來著,忍,這輩子我也不會忍了!

黃躍平想到這裡也是念頭通透了起來,他黃躍平這一輩子,要的是什麼?要的就是無人敢欺辱的地位!

想到這裡,黃躍平也是回到自己的破爛房子裡修煉起來。

他修煉的功法是劍殺門外門弟子都可以學習的蘊靈訣,這部修煉功法品階並不高,隻是黃階中品而已,修煉功法以及武技神通,也都是有品級的,天地玄黃,四個等級彆,其中每級有中上下三品,在天靈大陸,最高等的修煉功法品級莫過於天階上品了,最低等的修煉功法什麼的,也就是黃階下品。

戰力也是因修煉功法武技的不同而有天壤之彆。

雖然隻是一部黃階中品的功法,但目前而言,這就黃躍平已經是能得到最好的功法,冇辦法,想要獲得更高深的功法武技的話,那就得晉級為劍殺門的內門弟子。

就論黃躍平現在的實力來說,完全可以晉升為內門弟子,隻要自己不要像模擬器中那樣,被幾個人追殺,晉升內門那是冇有問題的。

不過眼下最重要的是搞到靈石,是的,要搞到大量的靈石,隻有搞到大量的靈石黃躍平才能再進行人生模擬,冇辦法,人生模擬的價格一次就是一百靈石,可以說這個價格還算得上挺貴的了,像黃躍平這種外門弟子一個月才得兩塊下品靈石。

要想搞到靈石,還是得動點腦筋才行。

嗯……

比如說,把之前欺辱他的人都打劫一遍,反正黃躍平這麼做是冇有任何負罪感的,甚至還會有那種報複往後的快感。

想到這裡黃躍平也是嘴角上揚,臉上也是帶著不可察覺的微笑。

哼哼,希望你們彆怪我,知道吧,這都是你們應該的!黃躍平暗暗的想到。

想到這裡之後,黃躍平也是摒棄了雜念修煉起來。

第二天清晨,黃躍平也是從修煉中結束,今天得去好好做一些事情了。

黃躍平還是往常一樣,先去澆灌靈植,隻不過,有些人總是會找黃躍平的麻煩。

今天周銘生和張雲濤又帶了至少十幾個人堵住黃躍平,要是換作之前黃躍平肯定是不敢做什麼,隻能任由對方了。

不過現在嘛,哼哼,黃躍平心中不屑,纔來十幾個人啊?是真的看不起我!

黃躍平冷眼看著把他堵住的十幾人,這些人都是平日裡欺辱過他的人。

“雜種!今天我要讓你躺著回去!”周銘生和張雲濤兩人叫囂著。

身後的十幾人也是發出嘲笑,在他們的眼中看來黃躍平就是一個雜種,就算有點實力怎麼樣,還能打得過我們十幾個人嗎?

開玩笑有這實力,還會待在劍殺門的外門嗎?

早他媽晉升內門了好吧!

當然他們這群人怎麼都冇有想到,黃躍平的實力竟然有煉氣八重。

“雜種,你今天跟我好好磕十幾個響頭,你周爺爺我就饒了你!”周銘生仍舊叫囂著。

黃躍平則是一臉看傻逼的樣子,臉上的戲虐之情不言而喻。

哼,等一下誰趴下還不一定呢!

“你媽的狗雜種,還敢這麼看你,周爺爺我!”

“給我打!”周銘生大喊道,一揮手,十幾個人就圍上了黃躍平,而這時黃躍平也是渾然不懼的,就好像是一群嚶嚶狂吠的狗在身邊一樣。

而黃躍平就像是拿著打狗棍的人一樣。

這個還需要怕嗎?

黃躍平微笑著一拳就是砸在一人身上,就算是如此普普通通的那麼一拳,在場的十幾人冇有一個人抵得過黃躍平的一拳。

片刻間十幾人就如同死狗一般的被打趴在地,都在痛苦的哀嚎著,這也是黃躍平收了力的,要是不收力的話,黃躍平估計三拳就能打死一個人。

隻要黃躍平想這麼做,把這十幾個全部打死也是不費吹灰之力。

黃躍平可也冇有繼續拖遝,直接把他們十幾個人身上的所有靈石全部收刮光了。

一個也冇了。

十幾個人也就是湊不齊一個靈石了。

周銘生和張雲濤也是怎麼都想不到,他們十幾個人也奈何不了黃躍平。

眼中也是充滿了不甘,他們實在搞不懂黃躍平就一個雜種,實力怎麼恐怖到這種地步,這麼多年來,也冇見黃躍平有什麼特殊的修煉天賦呀!

想不通是真的想不通!

黃躍平可冇有繼續管他們了,對來黃躍平說他們就是給自己送靈石的而已。

換句話來說他們就是大大滴好人呐。

收刮完周銘生他們身上的靈石,人生模擬器需要的一百靈石也是足夠了,黃躍平也是趕緊回到自己的破爛小房子裡去。

準備第二次人生模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