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躍平意念一動半透明的人生模擬器麵板顯現,在消耗了100塊下品靈石之後,黃躍平也是成功開始模擬了。

【模擬人生開始】

【15歲:你在劍殺門擺脫了被欺淩的命運,在你打倒了周銘生等人之後,你在外門的名聲大噪,同年,你晉級為內門弟子。】

【16歲:晉級為內門弟子之後,你學習了一門黃階上品修煉功法《啟靈訣》】

【17歲:你機緣巧合下奪得了一枚洗髓丹,修煉天賦得到提升,修為也是突破到了煉氣九重。】

【18歲:這一年,你去完成內門弟子的任務,途中你被一名魔道修士給殺死了。】

【你死了。】

【評價,你的生命是短暫的,可惜運道不佳。】

【額外獎勵:《啟靈訣》】

【模擬結束,你可選擇保留以下任一項。】

【一,死亡前的修為境界。】

【二,死亡前的武道經驗。】

【三,死亡前的人生記憶。】

人生模擬結束,黃躍平也是很無語,自己運氣是真的不好,兩次人生模擬,連19歲都冇有活到。

不過還好,這次人生模擬也不是冇有什麼獎勵,起碼獎勵自己一部《啟靈訣》

黃躍平也是果斷選擇了選項一,實力也是等到了進一步的提升,達到了煉氣九重。

而模擬結束,黃躍平的腦子裡也是多了部《啟靈訣》的功法,雖然這部啟靈訣隻是黃階上品的修煉功法,但怎麼說也比現在的蘊靈訣要好,黃躍平這是果斷修煉起這部啟靈訣。

想要繼續人生模擬,還得多去搞一些靈石,黃躍平也是為靈石發起了愁,黃躍平除了每個月得到兩塊下品靈品之外,就冇有彆的經濟來源了。

不管了,還是先修煉吧。

片刻後,黃躍平盤坐起修煉著,吞吐著天地間的靈氣。

就這樣往複十日過去了,周銘生也不敢在尋人報複黃躍平了,畢竟在這外門中,哪個人能夠一下子就達到十幾個人呢,這哪裡惹得起呀!

時間再過一個月就要進行,內門弟子的試煉了。

……

黃躍平也是閒得無聊,在宗門裡逛逛,當然,這個時候不出意外的話就會出意外了。

小亭裡,湖麵波光粼粼,荷花也是綻放著。

黃躍平正親自目睹著一位長相極為姣好的女孩正被一位內門弟子調戲著,而那個女孩,黃躍平也是認識的,至於為什麼認識,那當然就是因為那個女孩也是和黃躍平一樣是一個孤兒,從小認識長大的,所以黃躍平和那個女孩也是經常會聊天說話的,而且那個女孩對黃躍平也是抱有好感的,反正黃躍平是這麼認為的。

嗯,這可能是人生最大的三大錯覺吧!

她喜歡我!

麵對這種情況,黃躍平其實本能的是想要不出手的,畢竟他不是一個喜歡惹麻煩的人,但是欺負到身邊的人的話那就另說了。

小亭裡,陳月昭一臉抗拒著劉定廣,而這個劉定廣也是臉皮厚,還嘻嘻哈哈的對著陳月昭調戲。

“月昭,你難道不知道我對你的心意嗎?”,劉定廣也是臉豬哥樣子的說道。

看著劉定廣的那張噁心的臉龐,陳月昭心中也是不禁的反胃,她都已經一口拒絕了這個人,而這個劉定廣還要死皮賴臉的賴著她。

這真的是噁心好吧!

要不是陳月昭實力不夠,怎麼可能會讓這個劉定廣如此調戲呢。

“劉師兄,我是真的不喜歡你,這我已經拒絕了你很多次!”,陳月昭也是斬釘截鐵說道。

“哼,你不喜歡我不就是因為那個姓黃的那個雜種嗎?!”,劉定廣也是爆出粗口惡狠狠的說著,我口中的那個姓黃的雜種不就是黃躍平嘛。

“那個雜種,我今天就把他收拾掉,至少會讓他十天半個月都起不來床的!”,劉定廣厲聲威脅道,說時眼睛也是噴的火出來。

聽到劉定廣這麼說,陳月昭也又驚又怒了起來,她不想黃躍平因為自己而受傷。

“你……”,陳月昭玉指指著劉定廣,眼神中有止不住的怒火,但她又不得不強壓下去。

“要是你從了我的話,我考慮放過他!”,劉定廣邪邪的笑著說。

“你真夠卑鄙的!”,陳月昭恨得牙癢癢,但她又不得不考慮黃躍平,倒是因為自己的這件事遷怒了黃躍平,她都會愧疚萬分的。

“確實是夠卑鄙的!”,黃躍平也是走了過來,他聽著兩人的對話自然也是聽得清清楚楚的。

“喲,雜種過來了呢?”,劉定廣嘲諷意味的看著黃躍平,在他心裡他就是實在瞧不起黃躍平那種孤兒,要是在外麵死了都冇人收屍的那種。

天賦天賦又不行,背景背景又冇有,這種人不就是隨便踩的嗎?

想到這裡也是劉定廣優越感上來了。

“你這是在找死!”,黃躍平也是怒道,被這麼指著鼻子罵,誰都會生氣好吧!

黃躍平眼神也是變得可怕起來,這個世界總是這樣,你不欺人人就欺你!

或許自己就不應該這麼善良吧……

黃躍平承認自己的心性還是冇有那般狠毒,但他還是希望自己,能夠對人善良一點。

不過對他不善的人也冇有必要善良!

“雜種幾天不見,口氣這麼大了?彆以為打倒了幾個周銘生的那種廢物,你在這劍殺門就很牛了,但我想告訴你的是,我可是內門弟子!可不是周銘生的那種廢物,憑你還是打敗不了我的。”,劉定廣說著一大通話,語氣也是人上人的優越感。

黃躍平看著心裡也是直犯噁心,這人真的賤,他都根本就冇怎麼招惹過這種人,但是冇辦法呀,這種人就是喜歡踩著彆人秀自己的優越感。

“哼,說完了嗎?”,黃躍平。冷哼一聲不屑的看著劉定廣。

也正是這個不屑的表情,徹底激怒了劉定廣。

“雜種,你現在惹得我十分不高興了!”,劉定廣說罷臉色一狠,一拳就往黃躍平的腦門上砸去,這一拳也是想要把黃躍平打死。

雖然說劍殺門不得殘害同門,但這也隻是對外門弟子而言,像他這樣的內門弟子,打殺一兩個外門弟子,也是頂多罰一點靈石而已,這點微不足道的代價,也是讓劉定廣起了殺心!

這傢夥想殺我?黃躍平心中也是一驚,隻是口頭上的糾紛,這個人就想動手殺了他,不得不說這種人是真的心性惡劣!

“像你這樣的人,我還是覺得死人比較好一點!”,劉定廣一拳轟出,他也是極為的自信,他不認為黃躍平能夠躲得過自己的這一拳。

畢竟煉氣七重的實力打東,煉氣兩三重的,不就是殺雞一樣嗎?

還真以為我還是之前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