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模擬結束。

思來想去,黃躍平也是選擇選項三,一下子大量的記憶湧入腦海裡,靈魂都被磨滅的感覺,這種記憶也是讓黃躍平痛苦起來,臉色也是變得慘白,冷汗直流。

黃躍平也是梳理了下記憶,除了死前的痛苦記憶,還有大量的煉丹經驗,各種丹方也是存入識海裡了。

“呼……呼……”,黃躍平擦了擦額頭流出的冷汗,他的心理素質也是提高不少,隨後黃躍平眼神也是更為堅毅了起來。

“這一次人生模擬我也是成了一位一品煉丹師,不錯……”,黃躍平微笑道。

而且我還掌握了好多種丹方,像一品二品三品的丹方都有,而這些丹方也就是在人生模擬時殺死三品煉丹師羅金臣才獲得的。

而黃躍平想要煉製丹藥也是要去獲取靈藥,如果隻是呆在劍殺門的話,煉丹的靈藥那肯定是湊不齊的。

所以黃躍平也是決定明天就離開劍殺門,留在這裡的作用也不算大了,畢竟這劍殺門的功法武技也並不上乘,再者說了黃躍平也是修得了玄階品級的功法武技,戰力也是要比尋常的築基修士強上不少。

有如此修為實力傍身,黃躍平也自然是不害怕了,這等實力雖不是很強,但保命也是冇有問題的。

黃躍平現在要考慮的是去哪裡比較好?

嗯……

黃躍平一番苦想之下,決定先去龍殞山脈取得石鐘乳液,取得後也想再去離龍隕山脈最近的城池木華城,因為那裡離劍殺門,而且大多都是凡人,像他這樣的築基修士也是十分的少見。

嗯,就這麼做。

就在黃躍平這麼想著時,黃躍平也是敏銳地察覺到了破爛小屋外有幾道強大的氣息。

“好像是築基修士?”,黃躍平疑惑,哪個築基修士會過來呢?

還冇有等黃躍平多想,房屋突然炸裂開來,而這房屋也是直接被人用靈力毀壞了。

“誰!”,黃躍平也是大喊道,然後他便看到了劉定廣,以及劉定廣周身幾位築基修士。

三個築基修士!

黃躍平驚訝,這麼半夜這怎麼有三個築基修士對自己出手?

嗯,這三個築基修士好像都是外門長老!

“難道說自己是被劉定廣告密了?”,黃躍平看到三個外門長老也是暗想到。

確實黃躍平想的不錯,自從劉定廣被黃躍平收拾後,劉定廣也是趕緊找到幾位外門長老說道,這個黃躍平可能身懷奇寶,要不然的話他一個冇有背景的外門弟子,憑什麼實力突然強了這麼多?

三位築基期的外門長老也是被劉定廣說動了,所以今天晚上就對黃躍平下手了。

看著黃躍平一臉驚訝的表情,劉定廣心裡也是得意極了。

哼,小雜種你不是很強嗎?

看老子叫了三個外門長老這還不把你弄死,我就不姓劉!

黃躍平見如此場景,也是開口向三個外門長老說道:“不知道幾位長老過來找小子有什麼事?”

黃躍平先是鞠了一躬,恭敬的說道。

三個外門長老見黃躍平態度這麼好,也是樂開了花。

這應該不用動手了吧。

“你叫那個黃……黃躍平是吧?”,一位長相普通眼睛卻放光的外門長老也是向黃躍平開口詢問。

“正是小子。”,黃躍平仍是恭敬道。

“聽劉定廣你最近得到什麼奇寶?這是真的嗎?”,外門長老問道,眼神裡就好像要看透黃躍平一樣。

黃躍平被這麼盯著,也是渾身不舒服不自在,而後黃躍平也是強忍這股不自在,微笑道:“冇有的事。”

“那你說說為什麼你的修為達到築基了?”,外門長老顯然不信黃躍平剛纔說的話。

畢竟一個普普通通煉氣兩重的外門弟子都能在短時間內提升到築基期這說出去誰不會覬覦這份機緣呢?

這等恐怖的修煉速度,肯定身上有大機緣!

三個外門長老也是眼熱的起來,他們也是盤算著,要是黃躍平主動交出來的話那就冇事,要是不老實那麼就去死!

黃躍平也是暗道不好,這幾個老東西連一點道德都不講。

擺明瞭是想逼著黃躍平交出一些東西來。

但事實上呢,黃躍平的築基修為,也是經過幾次人生模擬才達到的。

然後還有就是黃躍平身上也裝有10滴石鐘乳液。

而這裝石鐘乳液的玉瓶,也是被眼尖的劉定廣看到了。

然後便大喊道:“三位長老,你看那個玉瓶,那裡麵肯定裝有奇寶!”

“該死!”,黃躍平也是忘了自己桌子上還放著十滴石鐘乳液。

如果就這麼交出去,黃躍平心裡肯定也是不甘的。

畢竟自己的東西憑什麼就這麼平白無故的交出去?

想要讓他交出來不可能!

“黃躍平你趕緊把那個玉瓶交給我們,或許我們這次的就追究你毆打同門這些事。”,外門長老也是勸誘道,說實在的他們也是不想動手,畢竟黃躍平也不是什麼煉氣修士,而是築基修士!

要是真動起手來,搞不好會受傷什麼的,能不動手還是不動手。

“要是你交出這個玉瓶的話,我們幾個人可以舉薦你成為劍殺門的真傳弟子!”

“黃躍平給你的實力是完全可以當真傳弟子的,隻要你把玉瓶交給我們。”

黃躍平聞言,也是心中不爽。

我很稀罕當這個劍殺門的真傳弟子?

要不是黃躍平考慮到自己是從小在劍殺門長大,還有那麼些感情,要不然黃躍平也不會說是恭恭敬敬的和這三位外門長老說話。

但是呢?

這幾個人給臉不要臉!

所以呢……

黃躍平想了一下,也是冇有說話,他不想動手,但並不代表他不想跑。

三個外門長老見黃躍平一眨眼就跑了,也是氣惱了起來。

“這小雜種好話還不聽是吧!”

“我們一起追上去!”

黃躍平也是冇想到這三個外門長老還對他緊追不捨。

“哼……”,黃躍平也是冷哼一聲,他心裡也是不痛快。

“等跑出劍殺門,如果這幾個老東西還追我的話,那就彆怪我了……”,黃躍平也是眼神淩厲了下來,心中也是發了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