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說曹操聞知陶謙已死,劉備為徐州牧,不禁大怒:“吾仇未報,劉備卻未費半箭之功,坐享其成,得了徐州。必先殺劉備,再掘陶謙墳墓,以報父仇。”遂傳號令,剋日起兵攻打徐州。

荀彧勸阻說:“昔高祖保關中,光武據河內,都是以‘深根固本’控製天下。進,足以勝敵;退,足以堅守,所以雖然遇到很多困難,但終於成就了大業。明公得兗州,據河、濟之重地,就相當於當年的關中、河內啊!如果現在攻取徐州,若多留兵,則攻打徐州不夠用;若少留兵,則恐呂布乘虛而入,兗州郡縣可能陷落呂布之手。明公上次攻徐州多所殺戮,徒惹怨恨,必然人自為戰,無降服心,即使能破,亦難據有。現在陶謙雖死,已有劉備堅守,徐州百姓多附劉備,必然幫助死戰。倘若徐州軍民堅壁清野,嚴陣以待,一時不能攻克,將陷於進退失據的危險境地。到那時兗州不保,如果再得不到徐州,明公能回到哪裡去呢?明公放棄兗州攻取徐州,實在是棄大而就小,去本而就末,用安全去換取危險啊!懇望明公慎重考慮。”

曹操說:“今年災荒,糧草缺乏,軍士坐守在這裡,終久不是辦法。”

荀彧說:“當前應抓緊時機,收割熟麥,儲存糧秣,積蓄實力,然後進軍討伐割據揚州的袁術,控製淮、泗流域。”

曹操尚在猶豫,忽報袁紹遣使來。

曹操迎入,問其來意,說是袁本初見呂布襲占兗州,曹公糧儘,想叫曹公舉家遷往冀州鄴(今河北邯鄲臨漳縣境內),依靠袁紹,夾攻呂布。

曹操想要答應,程昱進見說:“我聽說將軍打算將家屬遷居於鄴城,與袁紹連和?”

曹操說:“正有此意。”

程昱勸諫:“我認為將軍隻是一時臨事而懼,否則又怎會如此不深思熟慮?”

“仲德何出此言?”曹操問。

程昱說:“袁紹據有燕、趙之地,懷併吞天下之心,可是其智不能濟其事。將軍自以為能在其手下做事嗎?將軍有龍虎之威,可謂是當年韓(信)、彭(越),豈能有臣服於他人之事?還有當今自負文才其實才器粗略的北海太守孔融,尚且知道袁紹雖有篡漢野心,卻無濟世智慧,幕僚左承祖勸其接納袁紹,卻被斬殺,不肯依附。何況將軍這樣雄才大略的人物呢?如今兗州雖殘,尚有三城可守。能戰之士,不下萬人。以將軍神武,加上我和荀彧等人協助,並收城池士兵而加以運用,霸王大業可成。希望將軍慎重考慮!”

曹操聽了,一時拿不定主意。

程昱又說:“秦末齊國貴族田橫,與兄田儋、田榮反秦自立。兄弟三人先後占據齊地為王,占地千裡,擁眾百萬。漢高祖統一天下,田橫不肯稱臣,率五百門客逃往海島。高祖招撫,田橫被迫乘船赴洛,自殺於首陽山中。到這個時候,還認為不當降虜稱臣。”

“是啊!至死不受其辱,纔是真正的大丈夫。”曹操感慨地說。

程昱說:“可能是我愚鈍,不識大體。以為將軍誌氣還不如田橫。田橫隻不過是齊國一個壯士,還以做高祖的臣子感到羞恥,至死不願受辱。以將軍這樣聰明神武人物,卻要舉家前往冀州屈尊於袁紹,卻不以為是種恥辱。我私下裡都為將軍感到羞恥。”

一番話說得曹操麵紅耳赤,方纔打消了去冀州依附袁紹的念頭。

曹操又把荀彧勸阻攻打徐州意圖告訴程昱。

程昱說:“攻取徐州乃是下策。”

曹操問:“何為上策?”

程昱說:“將軍得兗州,招撫青州黃巾,軍民屯田,百姓感德,此乃根本。現在兗州治所昌邑城守將薛蘭、李封,時常率領軍士四處搶掠,民怨沸騰,城池空虛,一鼓可下。然後以得勝之兵攻取濮陽,山東大地可定,此乃上策。”

曹操又征求荀彧意見,荀彧竭力讚同。

曹操命夏侯惇為先鋒,率軍先行,自督中軍,向昌邑進發。

夏侯惇引軍正行,忽見一群難民扶老攜幼,逃奔而來。

夏侯惇命軍士讓過難民,截殺後麵追趕過來的軍兵。

這些兵士平時散漫慣了,又是出其不意遇到截殺,便紛紛繳械投降。

夏侯惇恐怕泄露進攻昌邑的訊息,令軍士將全部戰俘及難民押送中軍,聽候曹操發落。

曹操向戰俘詢問了昌邑城防情況,命嚴加看管,不得走脫一人,然後聚集難民,好言慰籍。

難民不知來者是何處兵馬,人人但顫心驚,其中有個膽大的長者說:“昌邑守將薛蘭、李封,經常派軍士到昌邑四周搶掠,民無寧日。聞知徐州陶恭祖善待百姓,欲往徐州避難。誰知不知何處冒出個曹操,竟然為了報一己私仇,殘害徐州無辜百姓。我等不敢前往,隻得返回。卻又遇到昌邑兵卒到鄉下搶劫,正不知逃往何處,正好遇到大軍相救。多謝大軍救命之恩。”

曹操聽後,一種負疚感油然而生:“待破了昌邑,定還百姓一個寧日。”

難民聽了,跪地叩頭。

長者說:“如此大軍,何愁不勝?普通百姓,彆無他求,隻求安居樂業,安寧生活而已。”

曹操將眾人扶起,即命軍士將軍糧發放給難民,搭建帳篷暫且妥善安頓,待破了昌邑,再遣散難民回家安居。

曹操安置了難民,遂督軍向昌邑進發。

將至昌邑紮營,曹操聚集將士商議攻城計策。

毛玠建議,先派遣四將各領兵五百,混雜於昌邑四周屯田兵民之中,待守城敵兵出城搶劫時,與屯田兵民一起與其糾纏,使其不得回援。此時城中空虛,再令夏侯惇攻城,昌邑唾手可得。

曹操依計,即派李典、樂進、於禁、呂虔四將,各帶一千軍士,混雜於四周屯田兵民之中,與昌邑出城搶劫兵卒糾纏,使其不得回城救援;命夏侯惇攻北門,夏侯淵攻南門,典韋攻西門,許褚在東門埋伏。

傍晚,曹操督軍向昌邑發動進攻。

城中空虛,薛蘭、李封料守不住,見三門攻打甚急,急往東門突圍。

李封剛剛出城,便中了許褚埋伏,隻兩合,便被許褚斬殺。

薛蘭見李封被殺,調頭便跑,正遇攻入西門的典韋追殺過來,一箭將其射死。

出城搶劫軍士見城中有變,欲回救援,卻被曹軍四將所率將士糾纏,有的被擒獲,有的被斬殺,餘者四散逃亡。

曹操複得昌邑,進城慰軍安民。

待四周混雜於屯田兵民將士回城後,程昱建議立即進兵,再次攻打濮陽。

曹操為雪上次攻打濮陽被火燒傷之恥,即派典韋為先鋒,夏侯惇、夏侯淵為左軍,李典、樂進為右軍,曹操自領中軍,於禁、呂虔斷後,浩浩蕩蕩殺奔濮陽。

典韋來到濮陽城下叫戰,呂布欲出城迎戰,陳宮勸說:“暫且不可出戰,待眾將聚集後方可。”

呂布說:“赤兔千裡,戟掃群雄,誰奈我何?”不聽勸阻,引兵出城,橫戟大罵。

典韋出馬,二人廝殺三十餘合,不分勝負。

又戰十餘合,典韋漸覺不支。

正在此時,左軍夏侯惇、夏侯淵,右軍李典、樂進到來,將呂布圍困核心,呂布躍馬舞戟,力戰五將。

呂布再勇也難敵五員猛將,眼看遮攔不住,便虛晃一戟,縱馬飛出包圍,引軍退回城中。

陳宮見呂布敗回:“今曹兵勢大,不可與其爭鋒,隻可堅守待援。”

呂布說:“吾想再投袁紹,何如?”

陳宮說:“上次險些遭害,豈能容你?不如派人前往求援,看其如何?若援,則去投;若不援,去必自投羅網。”

呂布遂派人往冀州向袁紹求援,命令將士堅守四門。

曹操率中軍來到,見呂布閉門不出,退三十裡紮營。

再說袁紹在冀州聞知曹操與呂布在濮陽相持,聚眾商議:“曹操被呂布侵襲,吾勸其來投,卻不就,不如助呂攻曹。”

沮授進言:“呂布是一個豺狼,若得兗州,必圖冀州,不如助曹攻呂”。

正商議間,人報呂布派人前來求援。

謀士審配說:“曹操勢力強盛,若得濮陽,雄踞山東,對冀州不利。不如派兵緩慢前往,作壁上觀。觀二虎相鬥,防勝者入侵,方可無患。”

袁紹從之,喚呂布派遣的人進來:“回去告訴奉先,吾即派大將顏良帶兵五萬前往濮陽。”

派人回報呂布,呂布依然堅守。

曹操見兩次攻打濮陽不下,甚為焦慮。程昱說:“呂布虎狼,雖是匹夫之勇,但有陳宮為謀,不可強攻,隻可智取。”

曹操問:“計將安出?”

程昱說:“上次呂布利用城中富戶田公誆將軍入城,不如將計就計。”

曹操聽了程昱計策,依計而行。

曹操叫人在濮陽城外打聽到一個與田公相善的族長,請入軍中,待為上賓,告知意圖。

族長感曹操恩德,當即應允,說:“以前經常往城裡給田公送糧,自去年遭受蝗旱災害,民不聊生,自無糧可送。”曹操便將五車糧食交付族長,命一能言善辯部將領十名軍士扮成隨從族人,押送糧食進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