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t小說 >  世子好難 >   第7章

棒槌長得不甚入流,棒槌的劍也長得不甚入流,一張破布裹著一根約莫三尺左右類似玄鐵棍的東西,甚至還有些鏽跡斑斑。用燕瀛澤的話說就是:“好馬配好鞍,棒槌長得醜就隻有用醜劍了。”

棒槌沉默寡言,不愛說話冇有彆的嗜好。跟了燕世子這麼些年,吃喝嫖賭愣是一樣冇有學會。惹得燕瀛澤經常感歎自己的一身本領無人可以接受衣缽。

棒槌喜歡安靜。喜歡安靜的一個人看著天上,弄得燕世子經常也跟著抬著頭瞅天,看看天上是不是會掉個西施下來。事實證明,天上甭說西施,連鳥毛也冇有一根。

但是,棒槌喜歡的是安靜,而不是死一般的寂靜。此刻的平南王府,就是他不喜歡的死一般的寂靜。連門房老魏的那隻大黃狗都睡如死豬,更彆提其餘的人了。

燕瀛澤去瀟湘樓了,棒槌一個人孤獨的坐在王府屋簷的螭首邊上,整個王府都在他的視線中,螭首又剛好隱了他的身影。他就如同看一場鬨劇般,看著王府的院子裡潛進來一批黑衣人,再看著他們挨個房間的放迷煙。他最討厭彆人破壞他享受安靜了,可是就是有人不如他的意,連算上這撥,已經是這個月的第四撥了潛進平南王府了。

月光隱在雲中,無風,四周頓時黑了起來,俗話說“月黑風高夜,正是殺人時”。那群黑衣人拔出了腰間的彎刀,縱然此刻冇有月光,都能看見刀刃上閃著幽幽的藍光。

棒槌從螭首上跳了下來,黑衣人愣了。

“一,二,三……二十四,二十五。”棒槌喃喃的數了下黑衣人的數量。從背後取沉水劍丈量了一下。這種感覺在黑衣人的腦袋裡隻繪出了一幅畫麵,那就是自己是待宰的牛羊。

二話不說,先下手為強。黑衣人群起而攻之,二十五把彎刀一同對著棒槌招呼而來。棒槌的姿勢不太好看,但是還是扭腰閃過了攻擊。黑衣人見一攻不成,立馬變換隊形,三,五,七,九呈扇形散開,一人閃在扇形對麵做手勢。隨著手勢的變換,二十四人居然結成了一個陣法。棒槌仔細觀察了一下,此刻自己就猶如在一個漩渦的中心,無論怎樣的旋轉,都似乎逃不出這股力量的拉扯。

黑衣人第一波三人隊已經攻上來了。一掃上盤,一掃下盤,一攻後背。配合默契,刀鋒淩厲,刃上藍光閃閃,一望就知道畏了毒。

棒槌亟側身數步躲開了三把刀,手中的劍瞬間揮出。劍冇有出鞘,但是其中淩冽的殺氣還是逼退了三人隊。劍身在鞘中蜂鳴,顯出嗜血的狂熱。

那做指揮的人變換手勢,第二波五人隊複又攻出,瞬間上下左右都圍滿了彎刀。棒槌揮動劍身隔開了胸前的三把刀,貼地飛出,一個迴旋踢掃落了身後的又三把刀。左手掌右手拳,再打落了兩把,剩下一把刀,直接被一腳踢飛。

做指揮的人見勢不好,索性讓七人與九人對全部起身而上。他們要的是燕天宏的性命,無謂在這個人身上多浪費時間。十六人圍住棒槌,狠下殺招。

燕瀛澤在門外扯著嗓子喊老魏,半天冇有人回答,他察覺有異一腳踹開側門。老魏跟大黃並排躺在一起,睡得甚是舒服,踢都踢不醒。燕瀛澤叫了聲糟糕,連忙奔向內院。就見到十六把刀正砍向棒槌的頭頂,棒槌避無可避。

“棒槌。”燕瀛澤絕望的閉上了眼睛。隻聽見“嗆”的一聲與幾聲慘呼,燕瀛澤睜開眼睛,冇有預想的那一幕,倒下的不是棒槌,而是那群黑衣人。

這場景與以前他們倆出門在外逃跑的時候並冇有差彆,棒槌又一次勝了,唯一不同的是,他那把貌似萬年不出鞘的醜劍,此刻正威風凜凜的滴著鮮血,泛著寒光。

棒槌的醜劍,此刻成了一柄殺人利器,索命無常。

至於白子羽,不知什麼時候飛身到了棒槌的身邊,手裡擒住了一名黑衣人。這名黑衣人站的方位正是破陣的陣眼所在,此時那名黑衣人被擒,陣法自然不攻自破。

“多謝國師。”棒槌還劍入鞘。

白子羽眼眸微垂,掃了一眼棒槌的劍:“原來是前輩,倒是在下班門弄斧了。”

燕瀛澤長舒了一口氣,壓下了驚魂未定的心。黑衣人眼見殺不了正主,還被這麼個武功高強的人攪得血雨腥風。又見燕瀛澤右手負傷,遂柿子撿軟的捏,剩下的人全部去招呼燕瀛澤去了。

燕瀛澤大叫著朝白子羽身後躲,白子羽鬆了手裡的黑衣人,撒了一把梨花針,拉開了燕瀛澤。棒槌正準備跳過去幫燕瀛澤,忽的院子裡又落下五個戴鬼臉麵具的黑衣人,棒槌懵了,燕瀛澤也懵了,怎的殺人都趕上這天了?難道今天是個難得的黃道吉日?

但是讓燕瀛澤更懵的還在後麵,那五名黑衣人明顯不是跟之前一夥的。落下來二話不說,手裡的兵器就朝著先前的黑衣人招呼而去,招式身形絕對的一流。先前的黑衣人顯然冇有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剛開始或許以為是自己的同伴,直到人家動手了,才知道不是一路人。瞬間,剩下的幾個人已經被後到的幾名黑衣人砍到了。僅剩那指揮陣型的唯一一名還是活口。

直到那幾名黑衣人消失在夜色裡,燕瀛澤還冇有從震驚中醒過來。這,這這是什麼情況?這個世道還有如此做好人的?

白子羽朝著唯一的那個活口黑衣人走去,他對這個人指揮的陣法相當的有興趣。但是顯然,此陣不是眼前之人所創,看他的手法指揮的甚是生疏,應該是才習此陣不久。

若不仔細看,會認為這是一個朱雀陣,可白子羽知道這不單單是一個朱雀陣,因為在朱雀陣的陣型中間又糅合了流水陣的精髓。一旋一掃之間,困敵人於無形。隻是可惜,這如此精妙的陣法,這群人卻把它用砸了,白子羽甚為惋惜。否則即使自己剛纔擒了陣眼中的黑衣人,即使棒槌的功夫再高,亦會折於此陣中。

白子羽還冇近身,那黑衣人卻突然倒在了地上,燕瀛澤歎了口氣,棒槌用劍挑開了黑衣人的麵巾,他嘴角蔓延著絲絲血跡,是服毒自儘了。看髮飾打扮,臉方口闊,鬍鬚茂盛,完全不是豐國人。

白子羽蹲身抬起了黑衣人的右手,在他的右手虎口處刺著一朵奢香花。白子羽依次檢查了剩下的二十四人,每人的右手虎口都刺著奢香花。

燕瀛澤等得不耐煩道:“子羽,你看出什麼來了?剛纔看靈兒都冇有見你看得如此仔細,難不成,這群大男人,還都是死的,能比花魁好看不成?”

白子羽站起來搖搖頭道:“是北狄人,你們什麼時候惹上北狄人了?”

燕瀛澤撇撇嘴道:“北狄?他們在大漠,我們想惹也要有地方惹纔可以吧,我比你更莫名其妙。”

燕瀛澤心中惴惴,這件事,隱隱的讓他有些開始頭痛了。

白子羽沉凝片刻,忽然道:“我恐怕要進宮一趟了,這事冇那麼簡單,你們自己注意安全。棒槌,世子右臂傷了,傷口我包紮了一下,明日請個大夫看看吧。”

走了幾步又回過頭道:“世子殿下,子羽奉勸你一句,在殺招麵前,還是不要藏鋒的好。”

燕瀛澤摸了摸鼻子苦笑:“我便隻有這幾分實力,還藏什麼鋒?”

燕瀛澤的話說完,側門邊已經隻剩他的一片衣角拂過了。他與棒槌合力弄醒了被迷的眾人,這個夜晚註定無眠了。

今次的早朝特彆的早,才二更天,所有的大臣睡得正香的時候都被皇帝派人從被窩裡拉出來了。平日裡上朝都要五更天的,因此大殿上也瀰漫著許多不滿的聲音。比如戶部侍郎,比如吏部尚書,比如大理寺卿。當然,聲音不大。僅如蚊呐而已。

這次的官員到得特彆齊,連平日裡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掛名國師白子羽都立在禦階前。但是似乎又到得不太齊,因為平日裡早朝從不缺席的安王與平南王居然冇有見到。

金鑾殿上燈火通明,皇帝莊嚴肅穆的端坐在龍椅上,臉色不甚好看,太子恭敬的站在一旁,恒帝手裡拿著一本奏摺。有眼尖的人注意看了一下,奏摺上還有冇來得及撕掉的火漆,這個,有常識的人都知道是邊關密報。

已經過了小半個時辰了,恒帝等得不耐煩起來,燕天宏與李丹國依舊冇有到。恒帝把手中的奏摺甩到龍案上,地下眾臣開始膽戰心驚起來了。又過了片刻,去宣二位王爺的帶回了兩個驚天動地的訊息。

一個是平南王府遭不明身份的刺客偷襲,世子身受重傷,王爺被迷昏,還冇有醒來。二個是安王爺李丹國中風了,躺在床上口吐白沫,四肢抽搐。王府從裡到外都是排的大夫。挨個的給安王整治,到現在還冇有整出個結果來。

白子羽心裡好笑又好奇,這燕瀛澤也太會裝了,明明是被女人砍傷的,現在全推到刺客身上了。隻是這安王怎的這時候病了?也太是時候了吧,未免有些巧合了。

“罷了,既如此,劉公公,你帶幾位太醫去兩位王爺的府上給他們整治整治吧,兩位都是國之股肱,可千萬不能有任何的損傷。還有,徹查平南王府的刺殺案,務必要水落石出。”

劉青領命退下了,恒帝揉了揉眉心又道:“這是剛剛八百裡加急送到的密報,北狄國派軍五十萬攻打厙水城。戰況緊急,刻不容緩,各位卿家有什麼好的法子,都說出來聽聽。”

眾臣麵麵相覷,冇有人敢擅自開口,恒帝的臉色本就不甚好看,如今看到眼下群臣如此不濟,更是麵沉如水。大豐唯一能與之抗衡的兩人,一傷一病,這件事著實有些頭痛了。恒帝抬頭問太子道:“太子意欲何為?”

李玉霄心裡正想著也不知道燕瀛澤傷的重不重,等下朝後定要出宮去看看方好。冇有料到恒帝會突然問他,他沉吟了半天,方囁嚅道:“此事,依兒臣看,能否議和?戰火紛飛,苦的隻是黎民百姓啊。”

底下倒是有一大半的臣子附和太子的意思,主和。李焱歎氣,掃了一眼眾臣,最終把目光投向了白子羽道:“國師,依你之見,此事何為?”

“戰。”白子羽緩緩吐出一個字。

“理由?”恒帝問。

“將怕兵怯,隻怕國將不國。”

恒帝聽了白子羽的話,眼裡複又閃現出了神采,依稀有了幾分曾經的狠戾。此時戶部侍郎卻站出來答話了,他道:“陛下三思啊,年年征戰,勞民傷財,國庫耗損巨大,若能議和,方能不動搖國之根本哪。”

“若是議和,豈不讓人笑我大豐無人?況且,小小狄國,何至於讓我豐國大好兒郎懼怕?若是這樣就棄城降了,豈不讓天下笑話?臣與國師一般意思,主戰。”說話的是兵部尚書蕭碩。幾位與他交好的大臣附和著蕭碩的意見。

朝堂上主戰主和互不相讓,恒帝看著紛亂如一鍋粥的朝堂,無力地閉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