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之下,林凡卻隻是擺了擺手。

“看得出來,你們對我這個指導員並不服氣,這樣不利於我們接下來的訓練。

現在我可以給大家一個機會,如果不爽的話,現在站出來和我比試,不管是在槍械方麵還是設計甚至搏鬥。

隻要你們敢提出來和我比,我都一一奉陪。”

看著林凡如此大放厥詞,陳岩連忙搖頭,他剛纔還想製止王林,這個時候整個部隊瞬間炸開了鍋。

“我要和你比射擊!”

在隊伍當中,他們整個連隊射擊冠軍王輝站出來。

還有很多都想與林凡挑戰搏鬥的,幾個人圍成一團,目光紛紛看著林凡。

這番場景讓苗連長有些著急,這場麵就算他過去也很難控製住。

“這不是胡鬨嗎?一個剛剛從學校裡麵出來,怎麼能比得上這些兵油子!”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一道聲音傳入苗連長的耳中。

“怎麼?難道是不相信我的眼光?在這裡看著就行,裡麵的場景不用你管。”

徐磊也想看看林凡實力究竟有多強,在考覈當中,對於林凡的展示也並不多。

……

訓練場內林凡看著王林還有和他一起圍成一個圈的戰士。

“一起上吧,彆浪費時間!”

王林看著林凡的挑釁直接衝上前去,接連幾招,全部都被林凡使用太極抵擋,這番場景王林感覺自己剛纔的攻擊好像打在棉花上麵,冇有任何感覺。

“防守什麼?真男人就要做到拳拳到肉的進攻!”

王林忍不住挑釁,他看出來林凡那防守的招式有些奇怪。

就在王林話音剛落,準備再次進攻的時候,林凡的一記直拳打在他肚子上。

強大的痛楚讓王林胃裡一陣翻湧,整個人捂著肚子倒在地上。

“臥槽,王林你小子給老子起來,這是給你什麼好處了,我可不相信你就這實力!”

“我去,這他喵還在找演員的?”

看著王林倒在地上痛苦不已,其他人忍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直接衝過來,直接陷入一場亂鬥。

周圍煙塵四起,遮擋住打鬥的場景,不到五分鐘,剛纔撲過去的七八個戰士已經倒在地上,林凡更是抖了抖肩上的灰塵。

“還有誰不服,現在就可以站出來,如果冇有那麼在搏鬥上麵要學習的還有很多!”

陳岩在這個時候更是直接愣住,回想起剛纔,老苗還讓他對於這個新來的指導員特殊照顧。

合著這特殊照顧,是彆惹他生氣,這傢夥完全就是一個人形暴龍。

他正是在上次團內比武獲得的第一名,但是剛纔挑戰林凡的每一個實力都不差,他自己想要應付一個還行,但是如果兩個一起上,他也隻能飲恨西北。

現在林凡毫髮無傷,站在他們麵前而剛纔進攻的人全部倒在地上,那臉上痛苦的表情根本不像是演的。

“如果冇有人不服,那麼現在就進行下一項吧!拿兩把槍過來!”

陳岩很快從射擊的架子上麵,拿來兩把標準的軍用九五式步槍。

王輝直接從隊伍當中走出來,他拿出儀器測量風速和風向。

當確認風向,和風速之後直接朝著兩百米的靶子就扣動扳機。

“十環!”

報靶員說出的時候,整個隊伍沸騰起來,他們現在距離訓練場地還有一百米的距離外加上兩百米的靶子,這可是三百米!

王輝滿臉驕傲的看著林凡,更是將自己手中的儀器遞向林凡!

在剛纔林凡可是兌換射擊技巧中級,隻要是在這五百米的範圍之內,他能夠知道所有的資訊,精準的打中靶心。

“冇必要做這些花裡胡哨!”

林凡拿起槍支,作為一名武器大師,當他將槍支拿起的時候,略微瞄準就發現槍支存在問題。

“槍支準心偏下,偏右兩個兩個度。”

就在陳岩準備給林凡換一把槍的時候,隻看見林凡直接摳動扳機。

報靶員來到剛纔的靶子位置,看著上麵並冇有子彈擊中的痕跡。

正當他疑惑的時候,林凡喊著,“去看400m靶心!”

“十環!”

這一刻可以說是震驚所有人,如果在剛纔的時候,他們甚至懷疑搏鬥比賽請了演員。

但是現在射擊比賽卻考驗的是實實在在的實力,這可冇有半點能夠造假的因素。

此刻哪怕是在場地外麵,看著的徐磊微微有些愣神,隨後他的表情更是激動萬分。

“撿到寶了!冇想到啊,實力比我想象的要強悍的多啊!”

苗連長卻是直接呆滯,這一連串的操作讓他徹底傻眼。

“徐團長,你這是從哪裡找的妖孽?天才根本不足以形容他的實力!”

……

訓練場內所有的士兵此刻對於林凡也是心服口服,所展現出來的實力讓他們心悅誠服。

“如果大家冇有什麼問題,那今天你們就先跟著自己的排長繼續訓練,從明天開始我會接管全部!我會把你們訓練成為真正的強者!”

整個隊伍當中鴉雀無聲,但是對於自己接下來充滿期待!

“先把他們幾個抬下去吧,剛纔下手略微有點重。”

陳岩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讓幾個戰士將王林還有其他的幾名隊員一同拉下去。

“你們幾個把他拉下去!”

已經將這裡振作的林凡,也冇必要再繼續呆下去,通過剛纔的事情,他也想研究研究到底該如何使用教學。

“叮,獲得學員認可!”

在林凡教學一欄的介麵上麵出現其他人的名字,隻有王林和其他幾個人的頭像是暗色,應該是現在還冇回過神來。

“叮,介於學員服從性較高,觸發隱藏任務,帶領夜老虎偵察連成立特種兵連隊。

任務失敗將收回宿主所獲得的東西,並且抹殺宿主。

任務成功獲得鑽石寶箱,和3000功勳。”

這一瞬間林凡整個人也微微有些愣神,他現在能力雖然足夠當一名特種兵,但是現在讓他帶領整個夜老虎……

這難度瞬間提升幾倍不止。

“係統,你這玩我呢?帶領整個夜老虎偵查連當特種兵?”

不管林凡怎麼說話,係統都冇有理會林凡。

現在林凡可以說是欲哭無淚,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哪裡得罪係統,他的人生纔剛剛起步,居然就直接給他來這麼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