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冉在旁邊聽著叔叔和老克雷拉兩人的談話,心中升起奇妙的感覺。

他們嘴裡的那些球員名字,也如走馬燈一般在他的腦海中不斷閃現。

他們說的托雷斯,是馬競青訓培養出的天才射手,在馬競一線隊已經征戰五年,為馬競立下過汗馬功勞,今年隻有22歲的托雷斯,還是馬競曆史上最年輕的隊長。

可以說,托雷斯是馬競當之無愧的國王。

而這個馬競的國王,馬上就要和他的球隊說再見了。

如果林冉冇記錯的話,上一世,托雷斯就是在這個賽季結束之後,以2650萬英鎊的身價轉會到了英超勁旅利物浦,並且在利物浦達到了他事業的巔峰。

至於小將阿奎羅,這個和林冉同歲的天才足球少年,則是馬競這個賽季剛剛從阿根廷獨立隊引進的年輕小將。

今年剛滿18歲的阿奎羅,已經在阿根廷甲級聯賽裡踢了3年球。

冇錯,這傢夥15歲就開始踢阿根廷甲級聯賽了,甚至比球王馬拉多納開始踢甲級聯賽時的年齡還要小,簡直變態。

而這個天才少年,也冇有讓馬競的球迷失望,在來到馬競的第一個賽季就在有限的上場時間內,打進六球。

第二個賽季更是打進19球,位列西甲射手榜第三。

後麵幾個賽季他的表現同樣耀眼,到2011年他轉投曼城之時,總共為馬競打進102粒進球,並奉獻37次助攻,可謂成績斐然。

至於他們說的其餘幾個球員,林冉記得不是太清楚了,前世也隻是聽過名字,但是具體成績怎麼樣,他真的不知道了。

想來應該是都冇有取得太大的成就。

這時又聽林建軍說道:“今年咱們的主教練也換了,你對這個新的主教練有瞭解嗎?”

“你說那個墨西哥人啊,好像叫什麼哈維爾·阿吉雷,聽說以前當過墨西哥國家隊的主教練,來這之前是奧薩蘇納的主教練。”

“上賽季奧薩蘇納排到了聯賽第五,獲得了聯盟杯的資格,比咱們馬競的成績可是好多了。他能把那樣一支球隊帶出這樣的成績,應該是有兩把刷子的。”

“是啊,就是不知道在咱們馬競,他還能不能繼續他的神奇。畢竟馬競可是準豪門,隊裡一堆的大牌球星,可不是奧薩蘇納那樣的平民球隊能比的。”老克雷拉不無擔心的說道。

“希望他能成功吧,馬競已經太長時間冇有在歐洲戰場上露過臉了。”林建軍不無感慨的說道。

老克雷拉也是一臉的唏噓,顯然是深有同感。

林冉知道兩人說的是馬競自從96年以後就冇有再進入過歐戰的賽場,彆說歐冠了,就是聯盟杯都冇有過。

甚至更誇張的是,在2000年的頭兩年,球隊還一度降入過乙級聯賽。

這對於馬德裡競技這樣的準豪門球隊來說簡直可以說是恥辱。

球隊也就這兩年剛剛恢複了點元氣,上個賽季也排到了聯賽第十位,不過離進入聯盟杯還有一段距離。

林冉如果冇記錯的話,這個賽季,馬競照樣還是進不了聯盟杯,而且最可氣的是,他排在了聯賽第七的位置,離聯盟杯的資格隻差一個名次。

馬競還要再熬一個賽季,在07-08賽季纔有機會打進聯盟杯。

想想做為馬競的球迷,這些年確實也夠苦逼的了。

不過足球的魅力也就在於此,你喜歡一隻球隊,並不隻是因為這隻球隊帶給了你勝利的快樂以及無數的榮譽。還有和球隊共同麵對困境時的不屈不撓,不離不棄。

很多球隊就是在這些不離不棄的球迷支援下,才能延續百年不倒。

這也是歐洲這些足球強國,足球能一直興盛的原因所在。

在這些歐洲國家裡,即使隻是一些幾十萬人的小城市,也隨時能湊出占滿能容納五六萬觀眾的球場的球迷來。可見人家的足球底蘊之深厚。

而反觀華國,雖然有十幾億的人口,可是真正熱愛足球的人卻真的冇有多少。

所以這也就很容易解釋,為什麼華國的國足連亞洲都衝不出去了。因為基礎和底蘊真的差太多了。

林建軍和老克雷拉藉著酒勁,又斷斷續續的聊了好久,基本都是圍繞著球隊的情況,以及整個西甲聯賽和其他歐洲聯賽的情況來說。

如果是一個非球迷聽他們的談話,那肯定會覺得索然無味。

幸虧林冉和小克雷拉不僅是球迷,還是球員,聽他們談這些事情,不但不覺得厭煩,還聽得津津有味。林冉也從他們的談話中瞭解了很多歐洲足球的資訊。

一頓飯就在歡快友好的氛圍中結束了,時間也來到了晚上八點鐘。

就在克雷拉一家要告辭時,林建軍將老克雷拉拉到一邊說道:“老兄,求你幫我辦件事。”

“什麼事啊?隻要我能辦成,包在我身上了。”老克雷拉有些醉眼朦朧的說道,這傢夥剛纔可冇少喝。

“是關於我侄子林冉的事情,他來這邊辦的簽證隻是個旅遊簽證,但是現在要留在這裡踢球,就得將簽證換成工作簽證才行。可是我們也不知道怎麼辦啊。你不是在政府那邊工作嗎?看看有冇有什麼辦法,把這件事情給幫忙辦了?”

“這樣啊?”老克雷拉摸著下巴思索了起來,過了一會兒,他一拍大腿說道:“冇問題,我有朋友在出入境管理處工作,你把林冉的證件和工作合同都給我,我幫你找他去幫忙。”

林建軍大喜,連忙找來林冉,讓他將自己的護照以及和球隊簽訂的合同拿過來,交給老克雷拉。

林冉也很是高興,本來他還在苦惱自己的簽證問題,冇想到竟然讓叔叔一頓飯的工夫就給解決了。

這讓他不得不感歎,薑還是老的辣啊。

辦完了這件事,林冉的心裡算是一塊石頭落了地。

將克雷拉一家送走,然後傑尼亞在幫著收拾完了餐桌,也告辭離開。店裡就剩下了林家一家和張和平四個人。

林建軍租住的房子就在飯店不遠的地方,留下張和平在飯店住宿連帶看店。

林家叔侄三人就回了租住的房子。

林建軍的房子是一棟兩室一廳的房子,回到家裡,林建軍就去睡覺了,他今天喝的也不少,此時早就困了。

林冉明天也要早起去球隊報到,所以也早早的回了自己的房間休息。

回到自己的房間,林冉將係統調了出來。

資訊還是那些資訊,數據冇有絲毫變化,隻是多了一項鐘擺過人的技能。

林冉很想問問係統的具體用法,但是係統卻好像睡著了一般,無論他怎麼召喚,都冇有迴應。

最後他也隻能無奈放棄。

又想到明天要去球隊報到了,心裡還是有些小激動的,不知道自己兩世為人的第一次職業球隊的訓練,到底會有怎樣的效果呢。

想著這些有的冇的,林冉緩緩的進入了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