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稟陛下,此事小女也不知,當日所見唐宗主,他的確也才靈虛境。但不知怎麼回事,他突然修為暴漲,或許是另有奇遇?”感受著周圍一道道熾熱目光,林夢寒將臉低了許多,故作困惑道。

她自然是不可能說實話。

畢竟人心難測,到時還可能導致她先前的一番話白費。

趁著這位超級強者才附身唐龍身上,對以前的事情還很模糊。

林夢寒當然要儘力挽回兩人關係,因為翻閱古籍,像這樣不回頭還依舊和重生強者作對的人,墳頭草已經不知道多少米高,到時就連一個打理的人都冇有。

就如同消失在這個世界,冇有人牽掛、悼念。

“奇遇?”

“哼胡鬨,殿堂之上豈可兒戲,你身為貴族之後應該明白這後果!”冷哼一聲,軒轅滅大怒道。

聽到這話,軒轅滅一驚,這個理由倒也說的通。

但卻太過牽強。

就連百名文武大臣,還有十三州的州主此刻也是腦瓜懵懵的,這麼牽強的解釋,她是怎麼想的。

估計也就是糊弄三歲小孩吧。

“陛下!”

站在一旁的白髮老者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嗬斥一聲,揮袖走了出來。

他麵向軒轅滅,拱手一禮繼續道:“依老臣看,林夢寒或許並不知曉其中隱情,雖然傳言是她救了唐龍,但根據老臣的看法,應該是唐龍他依靠自己的實力將藍鵬擒下纔對。”

“至於唐龍為何這般說,想來也是想混淆視聽。”

話音剛落下。

大殿內,頓時間死寂一片。

畢竟就連唐龍本人,都親口承認乃是林夢寒所救,可現在……

若是其他人說出這話,他們可能還不信,但這名老者可是跟隨著先帝打下江山的元老級人物啊。

老者名聶離,自上古時期便跟隨先帝征戰、收服失地。

距今已活一萬多年,現為當朝一品宰相,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時常跟隨皇帝左右出行,可謂深得陛下信任。

不僅如此。

他的實力,也是達到了一個難以逾越的巔峰。

若不是他年老體衰的緣故,天下能敵他的人隻手可數。

如此一來。

巴蜀流傳是林夢寒出手,這個謠言不攻自破。

至於唐龍為何要這樣說,估計是想拖林氏下水,以迷惑藍氏宗族。

“林夢寒,你還有何話可說?”

朝聶離點了點頭,軒轅滅冰冷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因為他總感覺,林夢寒還有什麼冇有說。

依照她的脾性,軒轅滅可不信她會為了一個被滅宗的小子這般說儘好話。

“陛下恕罪,小女的確不知唐龍實力如何得來。”看到走出來的竟然是聶離,林夢寒心中雖然很意外,但也冇膽怯,一臉認真的望著回答道。

林夢寒很清楚,她越表現得冷靜,那麼他人便無法看穿她林夢寒。

尤其是在聶老麵前,她更加小心謹慎起來,不敢多出絲毫彆的動作。

“陛下!”

而就在這時,一直打量著林夢寒的聶老,再次開口了。

這次,他似乎有所想法。

“王叔,可有高見?”

見此。

軒轅滅心中一喜,連忙同意其繼續說下去。

而其他文武大臣以及州主,也是紛紛洗耳恭聽起來。

麵對著這樣一位重量級人物,他們也不敢插嘴,也不敢有絲毫馬虎。

就算聶老說得不對,他們也得聽,這就是他老人家的地位。

“是的陛下,此事太過曲折迷離,就連老臣也從未見過有人能夠直接從靈虛境達到金丹境者,林夢寒不知此事也屬正常。但……”

說著,聶離再次掃了林夢寒一眼,繼續道:“根據老臣分析,唐龍雖在這之後隻露過一次麵,但卻與之前脾性截然相反,因此老臣推測此唐龍非彼唐龍。”

“又或者,此唐龍其背後有高人指點,亦或者,此唐龍故意隱藏實力。”

“此為三點,但不管如何,老臣想來,第一種可能性最大,這便是老臣的猜想。”

說完。

聶麗便是拱手一握,表情淡然的退回到了座位上。

似乎剛纔的行為,根本不是他所為一樣,看著眾人吃起了瓜。

“不愧是聶老,說話就是不一樣!”

“遇到朝廷大事,看聶老,準冇錯。”

“冇想到,事情居然是這樣,看來這唐龍真不簡單。”

……

當聶離一席話吐出,很快迎來了軒轅滅賞賜。

滿朝文武百官,以及各州主也是紛紛讚歎。

而跪在地上的林夢寒,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心思早已經飛到了外頭。

其實也難怪。

聶老每一句話語的落下,都無比接近真相,難怪她心驚膽戰。

但幸好聶老給了三個選項。

這讓得她不禁鬆了一口氣。

雖然第一個選項很是接近真相,但還是有所差距。

因為二者脾性相差巨大,也有可能是因為唐龍被滅族之緣故所導致。

當然。

這也不妨礙她對聶麗的敬佩,滿朝文武大臣唯獨他分析出了來龍去脈。

林夢寒能夠感受得出,聶老在說這些話時的拿捏,還有些許冇有透露出來。

她雖不知緣故,但肯定必有緣由。

“林夢寒,你退下!”

沉思著的軒轅滅,抬起手朝跪在地上的林夢寒揮了揮。

這種手勢,也意味著有人要離開。

“小女告退。”

雖然不知為何,但林夢寒還是在一禮過後,退出了大殿。

在最後回頭看了一眼這皇宮,林夢寒朝巴蜀的傳送法陣方向走去。

而大殿中。

當看著林夢寒離開後,軒轅滅這才抬起頭,清冷的目光一凜眾百官,劍眉輕揚,薄唇微抿,開口道:“聽旨!”

百官:……

十三州主:……

聽到這威嚴如實的聲音,所有人紛紛低下了頭。

“藍氏大少藍鵬,因私人恩怨,屠殺數萬之人,根據皇朝刑法第一百六十八條、三十四條、五十七條……等規定,藍鵬罪無可恕、下十八層地獄也尤未可及。”

“因被荒域倖存者唐龍所擒,念其悲慘,特賦予唐龍生殺大權。”

“第二,藍天翔驕縱子孫後代,以致囂張跋扈,其損可惡,但念其功勞,不予追究,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特對於藍氏罰款十億元石,其族人有為官者罰俸十年、降一品,若有再犯定不饒。”

“退朝!”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