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正壓住內心的不安,“老先生說笑了,我怎麼能和當今陛下相比”。

“冇有說笑,當今陛下仁厚,雄才大略,絲毫不遜色於先帝”隨即頓了頓。

“你覺得這些世家大族如何?”

“欺壓底層,無惡不作,於國無奉獻,隻顧為自家攫取利益,還掣肘國家政令”。

“冇有錯,哈哈哈哈哈當今陛下也是這麼想的,但是,朝中有多少官員不是世家大族的?,大炎境內,到處都是世家大族盤根錯節,先帝在位時他們自然百依百順,可是現在,嗬嗬^_^”

“那依老先生之意,我應該如何?即使連皇室都忌憚這些勢力,我一顆小石頭,又能怎麼樣呢?”

“這個就要看你了"。

"我?看我?"

"冇錯,就是你,隻有你能做到這一點!"

"做到什麼?"

"殺人"。

聽到這句話,王正倒吸一口涼氣

"殺人?!"

"冇錯,就是殺人”

“老先生開玩笑了,在下勢單力薄,實力有限,以老先生的實力,什麼世家大族,豈不是隨手滅之?”

“當今陛下忌憚世家大族,而且世家大族還掌握著朝廷命脈,若是皇室動手,必定會人心惶惶,甚至讓他們聯合起來反撲,損失太大了,這些世家大族的人都不笨,你可願意去做這個事情?"

王正麵露難色,老頭見狀,又說道“你很年輕,這個世界上在你這個年紀就這麼強的目前隻有你一個,我也不會要求你多久完成任務,隻要你願意出力就行了,削弱一點是一點,如何?”

“實不相瞞,在下不會有意尋釁,隻會見不平而平之,見不公而公之”

老頭心裡明瞭,這算是應下了,世家大族缺德事乾的能少了?

“哈哈哈哈不卑不亢,少俠好氣度,這個你放心,我會派人暗中助你的”隨即兩指一揮,一道紫金色令牌飛到王正手中,瞬間融入,王正大驚,這是什麼手段,就連繫統都冇有反應。

“放心,我雖然不知道你來曆但是也有幾分猜測,你因果裡有大氣運庇護,與你為敵有大恐怖,不然我怎麼會和你說這麼多?”

王正一陣後怕,這大炎王朝到底有多少老妖怪,一個比一個強,一邊卻又十分好奇,強行鎮定道“不知前輩是何境界?”。

“哈哈哈哈哈哈,老朽不才,開國後,為保陛下江山,告老還鄉,被封為留侯,如今修煉近萬載,僅僅隻是逍遙境罷了”。

王正心裡猶如一萬頭草泥馬跑過,欲哭無淚,啥啊這是,我才穿越了幾天啊?,碰到了不下十幾個明我大能,一個聖人,現在眼前這位更是重量級,這不應該放在幾百章之後當**oss嘛?出現在這裡是什麼意思?

“在下久仰大名,既如此,在下便放手施為了”

老者點點頭,“我很期待少俠的表現,說不定第二個冠軍侯就是你,哈哈哈哈”隨即大笑著瞬間消失。

兩個時辰後,劉汴在門口牽著馬,“大人接下來將與何往?”

王正一愣,對啊,自己接下來去哪?總不能對著這些世家一個一個打過去吧?,得從長計議,好好想想接下來的計劃。

劉汴見狀,“大人不如就在我府上住下,皇室的強者還得一兩天才能來,我已經請旨了,大人可以做易陽城,不,現在應該叫汴陽城了,還希望大人能擔任鎮守護法,大人什麼時候想好了下一步可以隨時離開”。

既然人家話都說到這一步了,再推辭就不好意思了,於是王正就坡下驢,“那就叨擾了,多謝”,剛好自己有一些想法想試點,這裡也許是個不錯的選擇……。

幾個月之後,千萬裡之外,大炎王朝中間大洋,名喚為和平洋,在靠近大炎王朝青州的附近,有一群島,名為扶桑倭子國,本來是一片蠻夷之地,此地蠻夷最喜在野外各個地方交媾,冇有文字,隻會一些遠古的煉體修行,弱小不堪,自萬年前上個朝代大玄王朝開始,由於大玄始皇帝尋找永生藥的材料,給此地帶來了修煉方式以及文明,此地修煉文明如雨後春筍般,那種勃勃生機萬物競發的境界,令人矚目。

一隊人馬,大約五百人,騎著龍虎,身著玄金甲,手執鋥亮的長槍,正在一條大路上行軍,空中行軍冇有掩體極其容易遭到高手攻擊,因此通玄以下境界強者主要也是靠陸地行軍,領頭者更顯威武,頭盔上插著長長的玄鳥羽,麵甲上隻露出兩個洞供呼吸和檢視外界,在他旁邊一個跟著一個十幾歲的少年,戴著那不符合自己年齡的兜鍪,有一絲喜感,卻在其周圍瀰漫著殺氣。

“小白兔,這次任務你努力,多殺幾個倭子,義父那邊一高興,給你再娶幾個娘”,白啟臉一耷拉,喵的,自己當初咋那麼倒黴。

碰見高人為他報了仇,剛想給當徒弟,結果被施了定身咒,為了掙脫自己全力施為,竟然覺醒了白虎煞星之力,這還不算完,被鎮守耀州的大將發現後,立馬送進了宮裡。

而在宮裡,那浩劫兵典在遇到天子氣息之後不知是否觸發了什麼竟然出世了,如同一群遠古神靈降世一般,震驚了整個都城,白虎殺氣伴隨浩劫兵典的煞氣,方圓千裡內,天空佈滿劫雲,都城頭頂天雷滾滾,而下方的神靈軍陣虛影,和幾乎凝成實質的白虎殺氣,與之對峙,天雷一道接一道,遠超過了普通修士渡劫所需的數量,似乎不允許有這樣的存在想摧毀掉,還好有高人一箭射碎滾滾天雷,乾坤重歸朗朗,隨後他便被送到了軍中,然後就到了此地。

白啟的義父李歸是一個老不正經的將軍,好歹咱也是個半步悟道的存在,興趣愛好就是風花雪月,給義子們娶師孃,還美其名曰在悟道。

想到這裡,白啟歎了口氣,雖然當日覺醒陣仗很牛逼,可是自己現在也才內力境,連浩劫兵典萬分之一的威能都發揮不出開來,也不知道怎樣才能繼續提高修為。

“小白兔,彆老是唉聲歎氣的,往東再行幾百裡就到崎長縣了,那時候到處都是你的軍功,真不知道你在愁什麼?”

“十二哥,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比我也就大三歲,可是你現在已經神遊境,在尋求悟生死的契機了,而我,在這小小的內力境止步不前,可是我明明修煉的很努力了”

“哎呀,一切順其自然,也許是你修煉的方式不對呢?”正說話間,一隻沖天雕從雲端俯衝而下丟下一個玉簡,老十二李天龍眉頭一皺,一指點出,一道青色的氣息,化作小青龍形狀,將玉簡穩穩叼住送了過來,隻見上書,“所到之處,寸草不留”,隨即這八個字化作一道黑光鑽入李天龍體內。

“看來目的地敵人不少,還可能有大魚”。

“十二哥,我們這樣是不是太過於殘忍了?”

“殘忍?”

李天龍渾身氣息一變,充滿了暴虐嗜殺的氣息,“你可見過沿海郡縣的慘狀?他們燒殺搶掠,姦淫屠殺,我父親被活生生剁碎,給他們當了祭品,母親,姐姐,被,被,還有我尚在母親肚子的弟弟,也被剖出來挑死,總之,我有生之年一定要踏碎倭子島!”。

白啟看著這個有些陌生的義兄,他不知道原來這個看起來大大咧咧的義兄有這樣悲慘的身世。

“師兄待我不薄,我願與師兄同生死,不滅倭子,誓不迴轉!”白啟也憤怒道。

兩人使用兵典,加持在小隊上,行軍速度又快了五成。

不多時,眼前一座簡陋的城池出現在眼前,上邊刻著崎長二字,眾人氣息一變,殺氣煞氣釋放出來,整座城牆都幾乎搖搖欲墜,李天龍掐訣“所到之處,寸草不留!”,之前那幾個字從李天龍身體鑽出,在高空中化作一道黑色大陣,瞬間倒扣在整個城市,城牆上的倭子瞬間全部被震死。

“兄弟們,衝!”。

白啟帶頭衝到城門跟前,催動白虎殺氣,一槍刺出,一道十幾米高的白虎虛影,張牙舞爪,呼嘯著衝向前去,城門簡陋的防禦陣法,如同玻璃一般脆弱,不堪一擊,眾人緊跟其後躍馬揚鞭衝入城中。

城中的軍隊基本都是步兵,哪裡是龍虎騎的對手,更何況龍虎騎有兵典加持,這一進城,如同虎入羊群,四處斷臂殘肢,眾人分為兩隊,一隊白啟帶領二百五十人,從東往西衝殺,到城牆跟再衝殺回來,另一隊李天龍帶領,從南到北衝殺,今天勢必要將此地犁平!

在這不斷的衝殺中,白啟逐漸雙眼變得血紅,彷彿上古大凶白虎的眼睛,正值此時,對麵一個倭子,身高一米三四,手舉著一米四五的刀衝過來,刀上瀰漫著煞氣和怨氣,白啟通過這把刀的氣,感受到了這刀下,有起碼上百人的冤魂,而且都是大炎王朝的子民,白啟真正癲狂了,浩劫兵典也隨著白啟的情緒變得耀眼,白啟渾身瀰漫著血紅色光芒!

“呀!給我死!”

一瞬間一道霸道無匹的血紅光芒掠過,不光麵前的倭子變成了一攤血泥,方圓十幾丈內的倭子也被這一擊打成了餃子餡,白啟煞氣更甚,狂笑不止。

“哈哈哈哈哈浩劫兵典,浩劫浩劫,我之全勝,彼之浩劫!”,隨著白啟領略到了一絲兵典之力,身後的軍陣之中,全體戰士實力又升了一級,隨後眾人不斷來回沖殺,見建築就放獸火焚燒,見人就刺,一直到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