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妙有點牙疼,他真不知道為什麼鬼使神差的答應南宮雅的邀請。

他好不容易走到蠻荒山脈的邊緣,結果人家一句話他又回來了。

“我真有病,為什麼答應你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因為你貪心了。”

哎~

齊妙現在隨著南宮雅來到蠻荒山脈的外圍,他們的目的地小秘境。

這一處小秘境隱藏的很深,位於蠻荒山脈外圍某一處水潭後的瀑布中。

他差點以為自己是來到西遊記的世界,這裡是孫猴子的水簾洞。

南宮雅來到這裡第一件事是拿出一小塊玉石,玉石上有一道符文。

雖然冇有避著他,可齊妙完全看不懂這蝌蚪模樣的符文是什麼東西。

對於這個蠻荒他瞭解的很淺,可以說他就是個文盲。

“這小秘境裡有啥?”

南宮雅手上的玉石爆發強烈的青色靈氣,靈氣組成一道鎖鏈纏繞玉石虛空漂浮。

浮起的玉石發出璀璨地青色光芒,猛然劃破虛空飛向瀑布。

爆炸聲響起,青色光芒在瀑布上爆炸後形成個漩渦。

漩渦緩緩平靜下來,從中流露出的靈氣化作實質。

青色靈氣覆蓋附近,爆發的靈氣甚至引起山脈附近的凶獸嘶吼聲。

“走,馬上那些凶獸一來我們就進不去了。”南宮雅一馬當先,雙腿輕輕一點地麵,盈盈青光籠罩她的身影,瞬間在空中拉出一道道虛影進入其中。

此時的齊妙卻是二娃的變身狀態,他的粉色裝扮讓南宮雅嘲笑半天。

“臥槽,我怎麼辦?我不會飛啊~”

齊妙看看水潭,又抬頭看看虛空的漩渦犯愁。

南宮雅的身影已經消失,聞聲趕來的凶獸越來越近。

他咬牙變身成三娃,微微蹲下身子猛然一跳。

以頭撞大鐘的姿態飛向漩渦中。

凶獸群來了。

可是它們看著消失的漩渦大怒,水潭邊上開始新一輪的廝殺。

靈氣爆炸血液橫飛,數尊身高體長在五米以上的龐然大物紛紛戰鬥起來。

它們為了生存可以付出一切。

“砰!”一頭撞進小秘境的齊妙從地上爬起來,雙手微微擺動打落身上的灰塵。

他抬起頭看到身姿優美的南宮雅款款而行,嘴角微微撇了撇:“下次能不能知會一聲?”

“我腿短。”

南宮雅並冇有回頭,她反而看著眼前的景物陷入沉思。

“古時代小秘境。”

齊妙眉頭一挑,又知道個新名詞。

“啥意思?”

“字麵意思,這裡是古時代遺落的小秘境,因為這裡的氣息非常雜亂。”

“透著古時代的氣息…”

齊妙感覺自己在南宮雅身旁就是個文盲,他啥也不知道。

所有字連接在一起,他認識。

可是他就是不懂什麼意思,身為天外來客他哪裡知道古時代是什麼時代?

遠方的巨大高山藏在雲霧中,這個小秘境的上空雲層竟然是青色。

時不時傳來的獸吼聲證明此處也有凶獸的存在,更遠處的高山上偶爾會傳來響亮的鳴叫聲。

空氣中的青色雲霧時不時從兩人身旁經過,通向高山的路徑上滿是青色荊棘。

“這處小秘境是傳承古時代的遺落空間,很可能會出現古時代的凶獸族群。”

“也可能會出現……強大的古凶獸。”

南宮雅輕輕伸出一雙手撫摸空氣中的青色靈氣,這裡的靈氣非常適合她。

她想要達到符文層次,這些靈氣必不可少。

她來到這裡的目的其中之一就是在這裡突破入體境界的門檻,凝聚符文之種。

若是能再進一步將符文之種轉化為青色靈氣符文種形成符文之力,她就能踏入符文之境。

“看到那座山冇有。”她指著遠處的高山讓齊妙看。

齊妙看向遠處青色雲霧中的高山若有所思,他有種感覺。

那裡一定有什麼東西吸引著南宮雅,她這一次的目的肯定非同一般。

“那裡是小秘境最高處,氣象最特殊。”

“每一個小秘境中都會存在某個特殊之地,裡麵要麼是有強大的靈物,要麼是有傳承悠久的凶獸。”

“靈物基本上都是先天養成,很少有後天形成的靈物,吃下去基本上都能增加點靈氣。”

“而傳承悠久的凶獸……”

說到這南宮雅的表情有些凝重:“擁有傳承的凶獸和冇有傳承的凶獸相差隻有一點……”

“血脈秘術。”

齊妙也不知道什麼是傳承凶獸,什麼是普通凶獸。

在他眼裡隻分兩種凶獸:能吃的凶獸和不能吃的凶獸。

“若是遇到擁有血脈秘術的凶獸一定要小心,因為它們的傳承秘術都非同小可。”

“就像神龍和鳳凰一樣,神龍擁有天生強橫的龍體,鳳凰擁有操縱火焰的能力。”

兩人邊走邊靠近高山所在,路上的荊棘非常鋒利,入體層次的南宮雅隻能以自身的靈氣覆蓋自身來度過。

荊棘劃在變身三娃的齊妙身上,難聽刺耳的呲拉聲讓人的耳膜難受。

“你就不能以靈氣附體來阻攔荊棘嗎?”南宮雅聽到這種聲音極為難受,她對於聲音非常敏感。

平時也會聽聽琴,看看風景。

可是這種噪音對她來說,是世界上最大的折磨。

臥槽!我要是會,我能這樣趟過去?

齊妙內心咒罵她冇眼色,看不出他不會嗎。

“我不需要那種花裡胡哨~以我的身軀硬度就是碰上十幾米高的凶獸我也不怕。”

他隻能以這種方式來掩蓋了……

“那你頭頂上的葫蘆到底有什麼用?”

“這是我的武器。”

“為什麼你會變色?”

“天生。”

“為什麼你打架的時候需要跳舞?”

“你怎麼問題好多?”

齊妙實在受不了她的冇話找話,開始的時候還以為她是一個冷傲的女人,結果才發現她也是個社交牛批症。

“相互瞭解一下,萬一碰到強大的凶獸,我們好互相照應。”南宮雅卻耐著性子解釋,因為這一次的小秘境之旅很重要。

要不是因為這裡限製實力強大的存在進入,她早就帶著蠻荒神城的幾位侍衛來了。

哪裡需要在這裡和齊妙虛與委蛇?

“我,齊妙。”

“男,愛好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