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t小說 >  西域王府 >   第10章

溪水淙淙,流向不明的遠方,奔騰凶猛,卻帶不走滿身的晦氣。

最近也真是倒黴,葉時喝點涼水都會塞牙,就算是當初小小嫉妒過劉傲的絕世美顏,那也不至於一屁將人崩成了黑人吧。

要說是故意的,那真是天地良心啊,可要說不是故意的,卻又有很多雙眼睛親眼目睹。

葉時這次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至於劉傲為何又要殺昭明公主,那至少算是另一件事了。

就目前葉時的大腦,實在是不敢多想。

“玲妹,謝謝你來救我,還有,我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是我錯怪你了!”

“所以啊,你要好好感謝人家翠玲姑娘,人家為了救你,連初吻都給了你!”

“什麼初吻?”

“就是嘴對嘴人工呼吸!”

葉時頓時臉色鐵青,這大概不是上次自己對公主進行嘴對嘴人工呼吸的報應吧。

但是人翠玲至少救了自己,葉時就算是有點胃部翻騰,也隻能忍忍。

“我實在是想不明白,劉傲為什麼要殺我?”

“不光你,連我也想不明白!”葉時揉了揉額頭,又捏了捏自己的鼻子,確定自己是活著。

“彆人就算是不知道,時哥,你不應該吧,我可聽說他現在黑若焦炭,全是拜你所賜!”

“那絕對是意外!”

三人正說話間,隻聽周圍‘沙沙’的聲音作響。

葉時耳朵一動,喊道:“像是一隻巨大的猛獸!”

果然,葉時的嘴巴是開了光的,一隻巨大的蟲子竄了出來。

三人正詫異,蟲子卻突然消失了,隨後出現的竟然是劉傲。

“劉傲,你與大蟲是什麼關係?”

劉傲雙眼冰冷,整個人都猶如殭屍一般,拔劍殺來。

趙翠玲身子一躲,一把抓住了劉傲的後背,一股子冰冷直竄入了心頭,趙翠玲趕緊鬆了手,彷彿再不放手,這手就要僵了。

“好冷啊,這能是人體的溫度嗎?”

“難道劉傲已經死了,現在的劉傲隻是被大蟲控製的殭屍!”

劉傲揮劍砍來,葉時趕緊撲向了被砍的公主,兩人抱在一起滾落了山坡。

趙翠玲搬起來石頭,猛地砸向了劉傲,劉傲齜牙咧嘴,露出來鮮豔的血色,兩個眼球都泛著白眼珠子,在明亮的夜色下,顯得格外的嚇人。

“玲妹,趕緊離開,我要用屁來對付他!”

趙翠玲也聽說了最近葉時屁功的厲害,趕緊也順著山坡滾了下去。

葉時,對準了劉傲的頭部,一個巨大的屁放了出去。

刹那間,山石滾滾,濃煙補天,被屁擊中的劉傲,身體碎成了一片,連個人型都看出來了。

趙翠玲看慣了抗日神劇,這他麼比抗日神劇尤過之而無不及也。

“時哥,你這屁可比大炮厲害多了!”

昭明公主被葉時壓在身子底下,葉時用於用力過度,伸手在公主胸前一通的亂摸。

昭明公主怒道:“你摸夠了冇有!”

葉時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這次真的太過分了。

劉傲雖死,大蟲仍在,就在三人起身,準備離開之時,一條巨大的青色長蟲出現在了劉傲的身邊。

吐出來很多的濃水。

劉傲的身體被濃水侵蝕後化作一個個密密麻麻的蟲子。

“哎呀,密集恐怖啊!”

這麼多的蟲子幾口就把周圍的草木啃了個精光,滾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球形,滾落了山坡,滾向了昭明公主。

“玲妹,趕緊拿銅鏡!”

趙翠玲趕緊摸出來銅鏡準備再次穿越,但是由於最近穿越次數太多,一度失靈了。

“時哥,隻能靠你的屁功了!”

“我冇有了!”

蟲子球滾了下來,又分散了開,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包圍圈,將三人困在了保衛圈內。

“這次就算是有屁也不能用了,四麵八方密密麻麻都是蟲子!”

蟲子邊爬邊長大,一個個嘴巴上長著兩把鐮刀,被這東西咬上一口,估計不死也得像劉傲那般。

公主拔下了自己的藥釵,一隻蟲子朝著公主撲了過來,公主狠狠的用藥釵擋了一下,落地後的蟲子瞬間發生了顏色變化。

本來那群蟲子都是黑色的,但是被公主藥釵劃過之後的蟲子卻變成了白色。

白色的蟲子越長越大,竟然比黑色的長得更快更大也更白。

白色的蟲子被一群黑色的蟲子包圍了,廝打在一起。

公主感覺原來自己的藥釵可以將黑色的有毒物轉化,便繼續劃傷黑色的蟲子。

終於,蟲子分成了兩派,白蟲與黑蟲水火不容,同歸於儘。

“公主的藥釵還真是神奇,總能在關鍵的時候救我們性命!”

大蟲獸見無法殺死昭明公主,敏銳的逃跑了。

被藥釵去掉魔性的白蟲與黑蟲幾乎同時滅絕,天下又恢複了最初的模樣。

就在葉時剛要宣佈戰鬥勝利的時候,忽然發現自己的胳膊有點疼,仔細一看,原來還有一隻黑蟲咬上了自己。

一個巴掌狠狠的拍死了這個黑蟲,但是被黑蟲咬過的胳膊卻開始慢慢變色。

“完了,完了,我也要變成劉傲了!”

“時哥,乾脆將這個手臂斬去算了!”

“不能,少一條手臂,你還不如殺了我!”

趙翠玲看了看葉時,又看了看公主,隻有犧牲自己,纔算是完美。

趙翠玲一把抓起來葉時的胳膊,大口大口的吸了起來,吸出來足足十多口的黑血。

葉時的胳膊總算是止住了顏色變化,但是趙翠玲卻慢慢地倒了下去。

昭明公主拿出來藥釵,於山溝中取來水,將藥釵攪拌過的水送入了兩人口中,希望可以解毒。

月光皎潔,灑下一汪柔和,葉時冇有昏迷,胳膊上的顏色也逐漸恢複了往日的白皙。

隻是趙翠玲卻已經不同,她似乎遺忘了很多的事情,雖然人已經冇有了性命之憂,但是記憶卻從此消失的無影無蹤。

“玲妹,你終於醒了?”

“你是誰?我在哪裡?我又是誰?”

昭明公主和葉時相互看了看彼此,葉時無奈的歎了一聲,蹲在了一旁。

昭明公主扶起來趙翠玲,指著身邊的這個曾經讓她如癡如醉的男人:“他叫葉時,是你的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