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t小說 >  星空神帝 >   第10章

修煉的時光總是過的飛快,不知不覺外麵已經天光大亮,東方的天空綻出霞光萬道,將天地染成了一片金色。

又是嶄新的一天。

王曦緩緩睜開眼睛,一道銀色閃電從他眼睛射出,擊穿空氣,劈啪作響。

他感受著體內的變化,半響,忽然歎了一口氣。

雖然體內血液大部分已轉化為銀色,實力也達到了鍛體境的中期,但肉身離著靈體境還有很大的距離,他稍微有些不滿意。

畢竟他身上揹負的任務艱钜,雖然這一次的天地大劫,還有六十年,但誰又能保證,到時候仙門不會提前打開,仙界巨頭不會提前動手呢。

他需要儘快提升實力,以不變應萬變,將命運牢牢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現在這種頭頂一片天的感覺很不好,誰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天就塌了。

畢竟在實力冇有提升起來之前,任何的天驕都是螻蟻。

仙界的一粒塵,掉在人間就是一座山。

將陳磊和陳靜兄妹兩個送到機場,看著他們登上飛機,揮手和他們告彆後,王曦在這座城市中漫無目的走著。

修煉一道,離不開“財侶法地”,而這個最重要的“地”,指的便是洞天福地,也就是靈氣充足的地方。

他從古代典籍中看到過,上古強大的修仙者都會尋一處靈氣充足的洞天福地,這樣修煉起來會事半功倍,如今地球靈氣枯竭,自然是尋不到洞天福地了。

但空間是高低不平的,雖然看不見摸不著,但有的地方空間如海底深淵,有的地方如高山巨峰,有的地方平坦如草原,一馬平川……

靈氣就像水,哪裡低就往哪裡流,王曦一路走來,慢慢感受著靈氣的變化,如今他修煉了上古禁忌功法盜經,對靈氣的感知非常敏銳,也非常具有親和力。

某一刻,他忽然精神一振,感覺空氣就像水一樣涼爽無比,雖是炎炎夏季,他卻感覺到絲絲涼意。

他抬眼望去,這是一片巨大的園林,旁邊是一個巨大的湖泊,就像鏡子一樣清澈見底,遊魚在湖底嬉戲,水鳥在湖邊悠閒覓食,周圍長滿了高大粗壯的鬆柏和柳樹……人跡罕至,非常幽靜。

王曦閉著眼睛感受了片刻,然後走到湖畔一株粗大的老柳樹下麵,盤腿坐下,開始修煉起來。

隨著修煉,他的氣息彷彿與四周天地相融,物我兩忘。

無形的天地靈氣,如流水一般紛紛向著他的身體彙聚,然後湧入他的身體,在他的周圍漸漸形成了一股狂風。他的身體就彷彿如一個黑洞一般,攪動起十方風雲。

金烏西落,紅霞照晚,漸入黃昏,天地一片血色。

“救命……”突然一聲刺耳之極的尖叫聲,如一顆石子投入了平靜的湖泊,激起陣陣漣漪,打破了這方天地的平靜。

隻見一個二十多歲,上身穿著職場白色襯衫,下身穿著黑色齊腰短裙,容顏清冷,身段玲瓏有致的嬌俏女孩邊跑邊喊,神色驚恐欲絕。

不過此時她衣衫碎裂,露出胸前大片雪白的肌膚,後麵還有兩個光著膀子手臂紋身的小混混在追。

“臭婊子,裝什麼清純,我看你還能跑到哪裡去哈哈”其中一個小混混怒道。

“臭娘們趕緊停下,要不一會抓到你,可彆怪我們兄弟不客氣了”

忽然女孩子的腳下不知被什麼絆了一下,一個踉蹌,被後麵追上來的小混混一把抓住,他反手就是一巴掌,女孩雪白的臉蛋頓時浮現出五個手指印,鮮紅如雪,觸目驚心。

“曹,你在跑呀,臭婊子,怎麼不跑了?”

“大哥,求求你放過我吧,錢我會慢慢還的”

“還,你哥哥欠了龍哥一百萬,你拿什麼還?都兩年了還冇還完,利息都漲到兩百萬了,龍哥可等不及了,你親自去跟她說吧”

“我不去,我死也不會去的”

她深知龍哥的可怕,西水市有名的黑道大哥,專門開賭場詐騙,騙的很多人傾家蕩產,曾有很多女孩子去了就回不來了,不但人被糟蹋了,還不知道被賣到哪裡去了。

還有一個被抓住的女孩子去了之後,過了一晚上又被放回來了,不知道經曆了什麼,回來後就上吊自殺了。

“不去?這可由不得你了,既然被我們抓住了,你就認命吧,不過小娘皮真水靈呀,嘖嘖”有個小混混流出了口水。

“你們設賭場出老千坑了我哥哥,他都被你們打殘了,現在還躺在床上需要我照顧,我跟你們去了,我哥哥怎麼辦,還有冇有王法?”

“你哥哥的死活與我們何乾?你問我們王法,告訴你,這西水市,我們龍哥說的話就是王法,就是規矩,哈哈”

兩個小混混囂張的大笑了起來。

……

王曦算是聽明白了,這女孩有個哥哥去賭場被人設局輸了一百萬,冇錢還被人打殘了,然後妹妹替他還,如今還冇還完,算是被他哥哥連累了。

原來世間大多數人的不幸,大都不同,對女孩來說,這就是禍從天降。

他本來也不是一個多管閒事的人,不過既然遇到了,也不能裝冇看見,要不良心上也過不去,雖然被打擾了修煉,也非常不爽,但他也非常看不慣這種欺男霸女的強盜行為,這件事他管定了。

因為他也有個妹妹。

想到嬌憨可愛的妹妹,他臉上浮現出一抹微笑。

不知道妹妹現在怎麼樣了,也好久冇有回家看她了。

他緩緩站了起來,雙目深邃,隱有星光浮現,身軀筆直,玉樹臨風,雖衣著普通,但也難掩他那宛如謫仙的出塵氣質。

三人顯然也看到了王曦,那女孩眸現驚喜,剛想呼喊,但看到王曦隻有一個人時,又閉緊了嘴巴,眼神哀怨,麵露苦澀。

顯然是看到王曦孤身一人,勢單力薄,怕連累了他。

畢竟龍哥是什麼人,她很清楚,殺人不眨眼,明麵上雖為大企業家,資產無數,暗地裡,他可是西水市的地下皇帝,掌管無數人的生死。

“小子,這冇你的事,趕緊滾,彆站在這礙手礙腳的,再看將你眼珠子給摳出來”,一個小混混看著王曦霸道的喝道。

“你叫我滾!”王曦慢慢走了過來,眼神冰寒,一把抓住他的脖子,把他舉了起來。

一個看起來隻有十五六歲的少年,而且看起來也比較單薄,可一隻手就將兩百斤重的大漢提了起來,就像拎小雞仔一樣,這樣一副奇異的畫麵,任誰看了,都透著詭異。

白領女孩麵色駭然,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

“小雜種,快放我下來,否則讓你生不如死”,被拎起來的小混混麵色漲紅如豬肝,隨著王曦手中力道加重,脖子骨節嘎嘎作響,都快要窒息而亡了。

另一個小混混道:“小子,你是哪條道上的,知不知道我們是誰,我們是龍哥的人,敢惹我們,就是跟龍哥過不去,龍哥是不會放過你的”

“砰!”

王曦一把將那個快要被捏死的小混混摜在地上,小混混顯然被摔得不輕,等了半天才爬起來。

他再看王曦的眼神時,就像是一頭惡狼看到猛虎一樣。

惡人還需惡人磨!

“怎麼樣,怕了吧,哈哈”另一個小混混放肆的大聲笑了起來,心情舒暢,因為這種人他見多了,剛開始囂張的冇邊了,到最後聽到龍哥的名頭,還不是乖乖的服軟。

“不過現在也晚了”,他麵色一寒,喝道‘’你先給我們兄弟磕十個響頭賠罪,然後乖乖的跟我們去見龍哥,聽候他的發落吧,說不定晚上這小娘皮伺候的舒服了,一高興饒了你……”

王曦怒極而笑,這特麼的什麼腦迴路,弱智吧,看不出來他不想在此地殺人嗎,好不容易找到一塊靈氣還算充足的修煉環境,他還不想破壞。

小混混話還冇有說完,隻見王曦出手如電,“啪”一聲,一耳光抽在這小混混臉上。

隻見小混混原地轉了三圈,半邊臉塌陷,血沫,碎肉和牙齒從漏風的嘴中噴出。

就在小混混剛要噴出的瞬間,王曦一把捂住了他的嘴,讓他又都嚥了下去。

他不允許這地方被濺上血腥,一丁點都不行,因為他過幾天還會過來修煉。

因為有時候他也有潔癖,尤其是精神上的潔癖。

白領女孩此時心情舒爽,在心裡大呼過癮,太特麼解氣了,不過隨即又眉頭緊,開始為王曦擔心了起來。

那個龍哥可不是好惹的,雖然眼前這人武功高強,但那龍哥手底下幾千號人,據說還有槍。

“嗚嗚……”,小混混此時話也說不利索了,不知道是咒罵還是求饒,王曦懶得理他,斷喝道: “帶路,我要去見見那個什麼狗屁龍哥!”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

如果不解決源頭,自己救的了她一時,救不了她一世!此時如果一拍屁股走了,她大概還是難逃厄運,他也不忍心一個花季少女就此慘遭毒手。

她此時醒悟了過來,知道王曦是為了自己出頭,惹下了大禍,她焦急的道:“你趕緊走吧,雖然我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但我的事情,你管不了,我洛舞夜也不想欠你人情,也不想讓你去白白送死”

王曦微微一笑,並未說話,神色淡然,似乎世間一切都不會被他放在心上。

他曦瘋子縱橫天下,隨性而為,被譽為“兵道之神”,又何曾怕過誰。

白領女孩跺了跺腳,一咬牙,跟了上去。

既然早晚難逃魔爪,那麼就坦然麵對吧,大不了一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