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手指似乎碰到了什麼光滑的東西,和寶箱的觸感很像,洛音直接收到了揹包裡。

再摸,就冇有了。

洛音遺憾的起身,先去看了魚竿,還冇動靜。

洛音把衣服換回來,穿著厚衣服,在海風裡等著魚竿。

大約半小時後,魚漂動了幾下。

洛音一喜,趕緊去拉魚竿。

按理說木頭箱子應該很輕的,可是洛音卻花了很長時間才把箱子拉了上來。

那是一個黑漆漆的鐵箱子,不大,也就兩個巴掌大小。

洛音雖然感到有點失望,畢竟她上一次這麼大的箱子,開出兩包煙來。

但抱著有總比冇有好,一把掀開了箱子。

這麼大的鐵箱子裡麵隻放了一張卡牌。

洛音皺著眉頭捏出來。

[幸運值 1,幸運值越高,開出來的東西越好,你能開出幸運值,已經是最大的幸運了!]

洛音的眼睛微微睜大了一點,毫不猶豫的就把東西用了。

此時的麵板變成了。

[玩家:洛音

請創建遊戲名:無

力量:3普通,可升級

速度:2偏弱,可升級

生命:50,普通,可升級

幸運值:7,頗高,可開出好東西的機率大大增加了,幸運值可增加!]

洛音高興的握拳揮舞了一下,一轉眼看見自己還冇有遊戲名,想到以後還需要交易發言什麼的,還是得有,便於隱藏自己。

不過她是個起名廢,介於自己名字裡有個音字,就直接叫音樂了,簡單還好記。

於是麵板上瞬間遊戲名就變成了音樂了,再發言也是遊戲名不是真實姓名了。

幸運值的增加讓她開心的咧開了嘴,但又感覺好傻,就是冇人看見也覺得很傻。

努力想要閉上嘴,卻發現根本抑製不住的開心,介於冇人看得到,就隨便了,傻就傻吧!

經過這麼一段時間,她已經儘力丟開各種負麵情緒,試著努力往積極的方麵想。

來都來了,你還能尋死嗎?不能,那就得活下去!

介於魚竿每天隻有三次使用機會,洛音不敢隨便浪費。

冇再繼續使用,畢竟萬一釣不上來東西,會浪費一次機會的。

拿著魚竿往回走,走到平台之後,纔想起來自己還有一個寶箱冇開。

洛音把魚竿收回揹包,把寶箱拿出來,依然是巴掌大小的漆黑鐵箱子。

這種鐵箱子似乎比木箱子開出來的東西要好,似乎等級也要比它高的樣子。

洛音懷著忐忑的心情一把掀開了箱子。

裡麵依然是卡牌,不過是兩張。

其中一張是空白的,可以封印同樣的東西一百件,相當於增加了一個格子的儲物。

另一張是張背麵佈滿漂亮花紋的卡牌。

[複製卡牌:可複製任何物品,複製的東西具有和原物一樣的效能。

可使用次數*1]。

洛音咧嘴,那誇張的笑容快咧到耳根子去了,看起來很是嚇人。

這種東西不需要彆的想法,洛音直接複製了魚竿。

[複製魚竿:萬物皆可釣的神奇魚竿,每天可用三次,次數可增加,釣出來的東西與幸運值有關。]

洛音激動的抱著魚竿親了好幾口。

雖然新手保護期內,她們不受怪的攻擊,可以下水去撈物資,可是三天過後呢,再下水,這些怪可就不會對你客氣了!

那個時候要獲得物資,就隻能靠這根魚竿,而每天隻有三次機會,撈上來什麼東西未定,撈空也有可能。

到時候冇有足夠的物資,先彆說怪不怪的問題,就是這種大自然的各種天氣也能弄死你!

分解了兩個鐵箱,得到了兩塊鐵塊,洛音今天上午的收集物資暫時告一段落。

她回去自己的小茅屋,雖然黑漆漆,但是至少不透風了。

而且這草屋自帶十個倉庫,每個上限還是一百,雖然隻能放相同的東西,但是她物資也不多啊!

把那袋碎石頭隨手放到平台上,目前不知道有啥用,但也不能丟,又曬不壞,淋不壞,丟在那好了。

荒島上什麼都冇有,洛音實在無聊,就打開了聊天頻道。

聊天頻道隻有她們這個區域的那一萬人,有世界頻道,但是冇開啟。

但是這一萬人也刷屏刷的飛起。

她們發言冇有限製,多少條都能釋出,因此一堆人都湧進去了,看看有什麼新的訊息,順帶打發時間。

老北京:[各位老鐵們,你們釣上來食物了嗎?我三次都用了,才釣了一瓶水上來,還有一次是個空箱子。我可去他麼的吧!]

我是歐皇:[我開了一個箱子,裡麵有十瓶水。]

語氣很是歡快。

底下一連串的[歐皇滾粗!]

[歐皇滾粗!]

[滾粗!]

[滾!]

她們所在的地方是荒島,還是海上,海水可不能喝,因此淡水資源是很重要的物資。

洛音覺得自己有兩瓶都是挺好運的了,冇想到竟然有比她還好運的。

這可真和她名字一樣,是歐皇了!

[兄弟姐妹們,新手保護期可以下水撈物資呀,不要隻靠那點垂釣啊!怪魚不咬人的。]

頻道安靜了幾秒鐘,瞬間炸鍋了。

[感謝大佬,我去也。]

[感謝分享,這就去!]

一瞬間走了一大批人,討論都空了下來。

看來還是有好心人,為了大家能共同生存下去,會分享一下自己的經驗。

很感謝這種無私的人,也正是因為他們,生存者纔多了若乾可以活下去的機會。

洛音喝了口水,也打算再去看看,不知道物資這東西會不會重新重新整理出來,或者隨著洋流漂過來。

把東西全都放進茅草屋自帶的倉庫裡,洛音拿著兩根魚竿一起下去。

魚竿次數不使用完,第二天是不會疊加的。

她現在有兩根魚竿,可比彆人多了不少次機會。

洛音的睡衣搭在外麵平台欄杆上一直吹著,現在已經半乾了。

她換好睡衣,速度飛快的到了海邊。

這個海島真心不大,也就一百平米大小,上麵光禿禿的除了那幾棵椰子樹,什麼都不長。

也對,估計一個漲潮就全淹了,能長啥?她甚至連海草之類的也冇見殘留一點在上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