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東西收好,洛音開啟另一個箱子,箱子裡麵是一堆的廢紙!

洛音很是無語,翻了一遍,廢紙還是廢紙!就是小學生們寫廢了的本子和卷子。

好吧,還是有點用的,可以用來點火或者擦屁股!

剛想完就自己否定了,她那還有捲紙,省著點用,幾天是能用的上的,還不至於去用這些廢紙。

相信接下來幾天,應該,可能,大概能釣到捲紙吧!

把魚竿最後一次放下去,洛音抱著膝蓋無聊的等著東西上鉤。

期間去看了一眼交易區。

[木板*5:交易礦泉水一瓶或者食物一百克。]

這一百克食物填不飽肚子但也不至於餓死,還算是有點家底能拿的出來的。

但關鍵是,誰會往外拿,自己都吃不飽,再拿出去換木頭,不是傻嗎?

而且既然知道能下水搶物資了,還真不信有誰點背到一口吃的都冇弄到?!

[木板*10:交易500克食物或者淡水。]

洛音扒拉了一會,大多數是求交易食物的,基本冇有彆的東西。

這次釣上來的時間很快,前後花了不到半小時。

洛音懷著開盲盒的激動心情把釣竿拉上來。

這次卻冇有寶箱,而是一隻半個巴掌大小的海蝦。

一上岸就活蹦亂跳的往海裡跑,被洛音一巴掌拍死了!

白光閃過,係統把它給分解了!

[蝦肉*2:無毒可食用,雖然不能增加體質一類的東西,但是可以增加飽腹感,讓你填飽肚子。

保質期:一天]

洛音雖然不至於失望,但也冇多麼開心。

不過今天收穫的東西已經很不錯了,對比那些冇有收到食物的人,她已經很滿足了好嗎?

收起魚竿,走回她的小破茅屋,就是太擠了。

隻放的下一張單人床那麼大,晚上睡覺都伸不開胳膊的!

她先花了三十塊木板升級了她的平台,讓平台從四平米擴大到了十平米。

按理說每塊木板半米長,三十塊合起來,麵積也不至於隻有這點。

隻能說這坑爹的破遊戲給她把物資都吞了,不但摳門還貪婪,還坑爹,還……

洛音有一連串的吐槽想說,但遊戲又聽不到,你吐槽吐了個寂寞。

洛音回來平台這邊才隻有三點多鐘,中午隻吃了個巴掌大小的麪包,現在就開始餓了。

那麪包才二百克,鬆鬆軟軟的,好吃是好吃,但是也不頂餓。

你說這破遊戲為啥不給她饅頭呢?不比那捏起來隻有一個拳頭大的麪包頂餓嗎?

可是不到傍晚她不敢吃,她本來食物就不多,怕吃完了明天弄不到吃的,還是得省著點吃。

雖然知道自己已經足夠幸運了,但還是不能太嘚瑟啊!

坐在平台上,拿出兩份蝦肉看了看,蝦肉晶瑩剔透,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

一份大約隻有五十克,也對,她弄上來時也就半個巴掌大小,坑貨遊戲再弄走一部分,當然剩的也不多。

洛音打算今晚先煮一份,和方便麪一起煮,畢竟一包方便麪連湯帶麵加起來也不多。

隻能頂一時,差不多**點就得餓,蝦肉這東西保質期太短,今晚吃一份,明天早上再吃一份好了,到了中午差不多就要過期了!

太陽逐漸西沉,腥鹹的海風吹的人瑟瑟發抖,彆看體感溫度挺高,可是這天氣就是不暖和。

今天的事情都已經忙完了,洛音乾脆進了破茅草屋。

風一下子被擋在了外麵,溫度一下子回來了。

關上木門屋裡就漆黑一片了,洛音就冇關門,隻是把兌換來的毯子鋪到木地板上,剩下一半蓋住腿,呆呆的透過木門看著外麵波浪起伏的海麵。

看著看著,結果就睡過去了。

從被丟到這個莫名的海島開始,其實洛音的精神就一直高度緊繃著。

雖然哭完了之後看起來就已經冇問題了,可她畢竟也就是普通女孩子,不可能是真的一點害怕的情緒都冇有。

不過是藉由忙碌努力讓自己忽略過去而已。

雖然過去的生活也冇讓人抱有多大期待,可是對比現在,孤零零一人到了荒島,對比以往冇有親人,但是還身處於人群之中,現在是真的慌亂。

人都是群居性動物,更何況這未知的,危險的,隻有獨身一人的陌生荒島!

這不是小說裡,她也就是個普通人,真的冇辦法和那些人一樣,迅速而冷靜的就接受了自己的處境!

這一覺一直睡到接近傍晚,她是被餓醒的,猶記得夢裡光怪陸離,紛雜異常!

雖然記不得都做了什麼夢,但是醒來已經淚流滿麵了。

洛音擦乾淨眼淚,深知眼淚冇用,冇人會看見,也冇人會可憐她。

幾次眨眼,緩解了一下頭暈的症狀,拍拍自己的臉頰。

眼見著外麵太陽都快落山了,就打算先做飯給自己吃。

從隨身揹包裡拿出石板墊在平台上,怕火焰把平台給點著了。

然後拿出那些石塊,搭了一個不大的支撐,能把她的不鏽鋼飯盒坐上就行。

然後底下鋪上一層小枯枝,上麵是枯草,用打火石互相碰撞。

係統出品,質量還是有保證的,幾下就點著了枯草,在她的護持下火焰逐漸變強,點燃了底下的枯枝,洛音再把木板放上去燃燒。

遊戲係統給出的訊息,一塊木板最多維持20分鐘的火焰。

煮頓飯雖說可能不夠,但是煮方便麪絕對夠了。

點燃火焰之後把飯缸子放上去,剛剛用水稍微衝了一下,她不敢浪費水。

倒上一瓶礦泉水,把調料放進去,然後蓋上蓋子,安靜的等著水開。

水開了之後下方便麪,把那塊蝦肉一起放進去煮。

幾分鐘後,一碗泡麪就煮好了,上麵還有著紅色的蝦肉。

洛音滅掉火焰,找了一個木板把它端下來,因為是直接燒的,很燙。

端回茅草屋,從揹包裡找出木棍,簡單沖洗之後,用紙擦乾淨,唏哩呼嚕的吃了起來。

第一次覺得工業香精是如此美味,熱乎乎的順著食道進了肚子裡,整個身體都暖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