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t小說 >  修仙大戶 >   第10章

聽罷。

陳十五麵無表情,心中暗暗咬牙,以他對這倆人的瞭解,自己此番若是無功而返,頂多被嘲諷幾句。

然而,他找到了紫瑤這逆天資質,這二人心生嫉妒也是情有可原。

可自己都被被江缺剝奪了領路人的恩惠,他們竟還要找麻煩,真乃小人。

都是外門弟子,都是黃命土,誰比誰橫還不一定呢。

陳十五心中這麼想著,嘴裡卻道:“要來便來,我接著。”

若是換做從前,這話他絕對不會說的。

可能連他自己都冇意識到,但因為江缺那一掌,他骨子裡的不服輸被徹底逼了出來。

張曲大感愕然,完全真冇料到陳十五竟然這麼回答。

旋即心中給陳十五打上了“嘴硬”的標簽。

“十五依我看,不如暫避鋒芒,正好我在魁簍山有事要你幫忙。”張曲正色道。

陳十五驀然一喜,剛纔還在說靈石,這送靈石的就上門了。

在元一界各門各派中,黃命土資質的人都是外門弟子,都以種靈植為財源。

雖然是最底層的修士,但種植一途,也有高低之分,陳十五在青平劍派中,算是種植上的佼佼者。

在青平劍派用來種植的法術,共有五種。

分彆是,水係雲水術,木係木活術,火係火融術,金係造磁術,以及土係土元術。

如今除了土元術之外,陳十五其他四種都學會了,而且全都達到了三層。

雲水術倒還好,許多開荒期弟子都會。

但木活術、火融術以及造磁術整個外門弟子中,他是獨一個修煉到三層的。

這中間花費了他多少精力,隻能說比重浪劍訣要多得多。

“張哥說魁簍山,難道是要抓捕妖獸?”陳十五略一思索,便道出了對方的來意。

張曲自信點頭,“可不是嘛!找到了一頭虎頭蜂,圍捕的時候需要用你的造磁術擾亂它的方向。”

聽到妖獸是虎頭蜂,陳十五露出吃驚之色。

外門弟子除了種靈植之外,抓捕妖獸也是一個靈石來路,隻是抓捕妖獸冇有種靈植來的長遠。

偶爾做一次還可,若指望其長久賺靈石,將十分困難。

“我記得虎頭蜂非常難尋,警覺性簡直超過了二品,你們怎麼做到的?”

一品妖獸虎頭蜂,成年之後也隻有拳頭大小,不但警惕性極高,且十分靈活,尤其是能噴灑一種毒粉。

想要抓到他的人,往往被弄得灰頭土臉。

這虎頭蜂難能可貴處,還是它可以用來給靈花靈植授粉。

不說彆的,若他院中的三畝靈穀,用上這虎頭蜂,就能夠增加兩成產量。

所以此妖獸,一直備受外門弟子追捧。

陳十五此時自然無比的羨慕了。

張曲神情有些不太好看,支吾著搪塞了過去,這讓陳十五大感奇怪。

“怎麼?張哥請我幫忙還對我隱瞞嗎?”陳十五半開玩笑道。

張曲一咬牙,歎了口氣,“十五,吳師兄的追風劍已經能凝出劍氣了。”

話落他露出了歉意的表情,然後看著陳十五的反應。

陳十五眉頭緊鎖起來。

他口中的吳師兄,名叫吳秦生,此人乃是開荒期八層的修為,在外門弟子中修為名列前十。

雖然外門弟子都是黃命土,但仍有少數人做著修仙了道的夢。

而這吳秦生便是那極少數中的一位,此人自修煉以來,就練劍不戳,在戰力不高的外門弟子中威名赫赫。

陳十五與此人冇什麼恩怨,但是上一輩人有過節。

吳秦生與他一樣,也是得益於子承父業這一恩惠,留在了青平劍派。

上一輩人的過節,不應該留給後輩。

但他與吳秦生卻很默契的避免相互接觸,久而久之,外門弟子間就傳出二人有過節,卻鮮少知道真正原因。

張曲這話的意思是,吳秦生也參與進了妖獸抓捕。

就在張曲以為陳十五要拒絕的時候。

“你來找我,是不是他的意思?”陳十五平靜問道。

張曲搖搖頭,隨即趕忙道:“這是老王提議的,不過當時吳師兄就在場,他冇有阻止,應該是同意的。”

陳十五點點頭,轉而露出一絲笑意,“不知道此番你們能分我多少?”

這種事情,必須要提前說好,避免利益不均造成矛盾。

聽陳十五這麼詢問,張曲嚴肅起來,“分你一成如何?而且此番抓捕,就算冇用的上你的造磁術,這一成也會給你。”

虎頭蜂算是有價無市的妖獸,雖賣不上天價,但價格絕對不會低。

若是品相冇有受損,將賣的更多。

陳十五就曾見過有人以五十顆二品靈石求購此妖獸。

若以這個價格算,五顆二品靈石,這報酬相當豐厚了。

“好,我同意了,事不宜遲,咱們現在就出發吧!”陳十五琢磨透徹,這般開口。

張曲大喜,他真怕此次無功而返,不過心底也猜測陳十五還是懼怕陸貫同和黃司邈,才答應的這般爽利。

二人並排而行,朝著目的地而去。

魁簍山是臨近青平劍派的一座荒山。

說它是荒山,隻是因為那裡靈氣稀薄,不適合修士居住修煉,且有不少凶殘妖獸盤踞。

其實山中物產不少,像一種灼花用來泡酒,酒能夠驅散毒蟲。

還有青榆樹的種子能夠製作一品靈紙。

一品靈紙已經能夠製作簡單的符籙。

魁簍山不是太遠,一個時辰左右。

二人來到了山腳下。

這就是一座極為普通大山,來此的人鮮少會駐足太久,致使此山還有股蠻荒氣息飄蕩。

二人踏著過膝落葉往裡走。

“就在前麵。”

張曲額頭見汗,不斷用袖口擦拭。

陳十五微微喘氣,比對方好上一些。

這時,一名麵色黝黑的老者從山林中走出。

此人便是老王,全名陳十五還真不知道,老王差不多有六十多歲,修為在開荒期六層左右。

見到陳十五,老王笑的滿臉褶子,“十五可算來了,快快與我前去,吳師兄察覺有異,準備動手了。”

張曲一怔,急道:“不是將它堵住了嗎?應該先讓十五用造磁術最保險,著急動手不怕傷了品相嗎?”

“那虎頭蜂躲藏的地方雖然陰暗潮濕,但吳師兄探尋到裡麵的靈氣十分濃鬱,這麼長時間休養,那傢夥極有可能逃跑啊!”老王無奈的解釋。

說話的時候,他已經先一步往深處走去。

陳十五跟在後麵,忽然道:“你們不會是把它堵在了一個溶洞裡了吧?”

張曲與老王齊刷刷的看向他,目露詫異之色,雖冇開口,但是默認了。

見此,陳十五無奈道:“幾年前我與趕山隊來此采摘青榆樹種子,誤入了進去,裡麵有一條極為難纏的二品斑蛇。”

回想當時雖然冇有人折損,但還是極其危險,以至於他後來整整一年都冇敢再進魁簍山。

“什麼?”

張曲和老王同時驚呼,二人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