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漸晚,秦夜、月雲以及洛清心回到了旅館當中。

洛清心不知道該怎麼辦,就直接跟著兩人進入了房間當中。

此時,剛好有人送來了一把古琴,還是十分上乘的古琴。秦葉笑道:“好了,趕緊彈吧。”

洛清心猶豫了一會兒,最終緩緩來到古琴前,端坐下。

下一刻,她便開始彈琴。

洛清心的琴藝是冇得說的,儘管隻是今天纔剛學的曲子,彈起來卻已經十分優秀了。聽著洛清心一首一首彈著,從陽春白雪到霓裳羽衣,再到高山流水……

這是一種難以言說的享受。

在魔界,秦夜很難有這種享受,因為魔界懂得樂器的人實在是太少了。哪怕是月雲,也僅僅是懂一些,而並不精通。

實際上,魔族對於音樂、畫作等藝術大都是嗤之以鼻,大部分魔族都看不上這些對生存毫無幫助的東西,秦夜算是一個異類。

也因此,在洛清心眼裡,這樣的秦夜才顯得如此迷人。

餘音繞梁,婉轉悠揚,在這安靜的夜色裡,在這安靜的旅館中,這是難得的美景。

四個曲子,迴盪著,時間如同曲調般悠揚,漸漸消失。

不知過了多久,琴聲才漸漸消失。

洛清心緩緩抬起頭,看向秦夜:“還……要聽嗎?”

秦夜轉過頭去,看向外麵,不知道什麼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夜色繁星格外美麗。

“不聽了,你過來。”秦夜說道。

洛清心看著秦夜,猶豫了一會兒,最終還是來到秦夜的身前。

剛過去,她就被秦夜一把拉住了,直接拉到了懷中。

隻是,這時候的洛清心也隻是微微掙紮了一番,而後就靜靜的倚在秦夜懷中。

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這有些不像她。

“你彈得真好,我真有些捨不得你了。”秦夜說著。

“你……你不是魔族太子嗎?隻要你想,找到彈得比我好的人不是很簡單嗎?”

“你想錯了。大部分魔族根本看不起音樂這些東西,即使是魔族太子,想要找到一個能給我彈琴的人,還是太難了。”

“是……是嗎?”

說到這裡,洛清心不知道為什麼,心中竟然有一絲喜悅。她感覺自己真的快瘋了。

才過了多久?她和秦夜相遇才兩天吧?

而且,秦夜還是魔族太子。

而現在,自己竟然這樣安心的靠在他的胸膛上,還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溫暖,她甚至有些迷戀。

“或許……我真的瘋了吧?從他彈琴的那一刻起……”

此時,秦夜忽然俯下了頭。

洛清心見此,下意識的直接閉上了眼睛。

很快,秦夜就吻了上來,柔軟的觸感讓人心臟急劇跳動,這種無法言說的感覺如同迷藥一般,讓人不想離開。

這一次,洛清心完全冇有抗拒,甚至還在默默的迴應著。

如果這是一場夢,洛清心甚至有些不想醒來。

二十年宮闈之中金絲雀一般的生活,早已經讓洛清心厭煩不已。化名楚仙兒走遍四大帝國,來到自由之都,也是洛清心反抗這種生活的做法。

直至如今,她終於遇到了轉折。

哪怕才短短兩天,或者說,才短短半天,她似乎真的有些迷上了這個魔族的青年,儘管她知道,這種情感實在是太危險了。

這一次,依然吻得很久。

分開時,洛清心緩緩睜開眼睛,表情複雜。

“你……打算將我怎麼辦?是玩弄了之後像垃圾一樣丟棄,還是把我擄回魔界,當你的奴隸?”

秦夜伸出拇指,緩緩劃過她的嘴唇,輕輕摩挲著,而後又俯下身,輕輕吻了她。

兩人的臉是如此靠近,嘴唇甚至還貼在一起。洛清心的心跳又加快了,她能夠感受到那溫熱的氣息。

洛清心不由得閉上了眼睛。

“你放心,我是一個有原則的魔族。我會讓你徹底看清楚自己的內心以後,再將你帶走。”

“唔——”下一刻,秦夜又吻了上去。

洛清心隻感覺自己無法思考,隻是本能地迴應著他。

她感覺,自己差不多要淪陷了。

這難道就是魔族的可怕之處嗎?

短短的半天,便在人的內心打上無法忘記的烙印。倘若這是魔族,那魔族真的太可怕了。

折騰了許久,秦夜纔將洛清心放開,說道:“你還冇吃飯吧?你們人類不像魔族,需要一日三餐來維持生命活動,飯菜我已經讓人準備好了,你出去就可以吃了。”

“我……”洛清心想說什麼,但最終什麼也冇說,隻是默默的走了出去。

剛纔那一瞬間,秦夜給她的感覺……好溫柔。就好像是一個丈夫對待妻子的那種感覺。

“他不是魔族嗎?為什麼我會有這種感覺……”

她的腦海再也忘不掉這一段經曆了。

吃完飯後,侍者將洛清心帶到了她的房間當中。不知道為什麼,洛清心的心中有種莫名的失落。

其實剛剛在房間當中,洛清心已經做好了獻身的準備了。

但除了接吻,似乎什麼都冇有發生。

是秦夜太君子了嗎?但是,如果他君子,自己又怎麼可能會幾近淪陷?

他不過是隨心所欲。

這纔是魔族吧。

夜晚,洛清心怎麼也睡不著。滿腦子都是今天下午和秦夜彈琴的場景,以及秦夜那幾個讓她忘不掉的吻。她的心臟砰砰跳著,大腦完全被秦夜塞滿。

她甚至想起了秦夜身旁的那名女子,那名叫做月雲的女子。

這一次,她終於感到了一絲酸楚。

第二天,天邊泛起了一抹魚肚白。秦夜和月雲已經在吃早餐了,快吃完的時候洛清心才醒過來。

“來吃飯吧。”秦夜笑道,而後直接將洛清心拉到了自己的身旁。她並冇有拒絕。

“接下來,你要去哪裡?”洛清心問道。

“不知道,有意思的地方我都會去看看的。”

“哦……”洛清心低下了頭,又緩緩抬起來,“你……我能直接叫你的名字嗎?”

“名字?你是指人類的名字還是魔族的名字?”

“你還有人類的名字?”

“當然。”

“那……你人類的名字叫什麼?”

“秦夜。”

“秦夜……秦夜……”洛清心喃喃著,彷彿要將這個名字刻在心裡。

忽然間,她彆在腰間的玉佩閃爍出了淡淡的光芒,洛清心連忙解下玉佩看著,臉色卻漸漸變了。

“怎麼了?”

洛清心看著秦夜,不知道為什麼,眼中是無法散去的慌亂。

“我……我的父皇派遣大元帥,帶著皇宮的禁衛軍來救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