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綽視角:

當我在邊關遭遇埋伏的時候,就已經意識到自己的身邊出了奸細。

我想起了很多的事,最終鎖定,潛伏在我身邊,將我的行軍路線泄露給敵國的人,就是林悅顏。

林悅顏是我少年時在邊關認識的姑娘,那時,她的父親隻是軍中的參將,她和她的母親住在附近的鎮子上。

這是我初次見到她時,她告訴我的。

當然,後來我調查的結果是,林悅顏的父母確實是中原人,父親當年也確實是軍中的參將,但後來在戰場上亡故,蠻夷之人經常來騷擾附近的城鎮,她和她的母親被敵軍俘虜,一去救失蹤了好幾年,直到十四五歲才突然出現。

不過,我決定留著她,畢竟一個暴露身份的奸細,不是敵人,而是朋友。

我是在那場埋伏中遇到的葉臻,那時我以為自己會死,結果在峽穀的廝殺中,聽到一陣強勁有力的馬蹄聲。

一個身穿銀甲,手持長槍的少年女將軍向我趕來,並且遠遠地伸出了自己的手。

我被她拉到了馬背上,她帶著我逃過一劫。

葉臻是個直率開朗的姑娘,我從未在上京的官宦貴女中見過這樣的姑娘,她能舞得動上百斤的長槍,也能騎著馬在戰場中廝殺逐敵千裡,彷彿不知道什麼叫害怕,名門閨秀是嬌花,可她是鷹,自由自在翱翔於長空中的鷹。

她的出現,像是一道光,撕裂陰沉的天空,照耀在了我的身上。

我的母妃身份低微,從小到大,我雖為皇子,卻受儘了彆人的白眼和欺淩。

唯有在葉臻身上,我看到了溫暖,我想跟她在一起,喜歡跟她在一起。

是我請求父皇下旨賜婚的,所有人都覺得我是為了攀統領軍府的高枝,我自己也是這麼跟林悅顏說的。

起初是有這樣的打算,不過,利用是真的,感情也是真的。

我曾想過,若我能登上皇位,一定好好補償葉臻,讓她做我的皇後,讓她明白我的心意。

可惜上天給我們的時間太緊促了,父皇的身體比我想象中崩壞的快很多,我必須孤注一擲。

林悅顏的那個孩子,似乎是個不錯的棋子。

父皇重病以後,一直憂心於冇能看到我們兄弟中有子嗣,他迫切地想通過這種方式尋找親情上的安慰。

所以,我下了第二枚棋子,也為自己收穫了預想中的回報。

父皇對我恩寵更盛,朝臣們也因為小世子的出現,對我的支援增加了不少,但還是會有風險。

我的大哥是當今太子,名正言順的儲君,他的舅父還是當朝丞相,朝中不少人為他馬首是瞻。

我的五弟,他的親族背後有幾位皇叔撐腰,在父皇麵前的受寵程度,更是不亞於我,對外還有賢明的稱號。

此次奪嫡,若是不能成功,等待我的將會是萬丈深淵,連同我的親族家眷都會受到牽連。

所以,在此一切的計劃成功之前,我必須跟葉臻斷絕關係,把她送到安全的地方去。

至於林悅顏和那個孩子,一個敵國奸細,孩子也不是我的,就算將來跟著我死了,我也不會在意半分。

我還記得父皇駕崩的時候,是個風雨交加的夜晚,我和兄弟們跪在寢宮門外,在電閃雷鳴中等了幾個時辰。

風雨洗刷了宮闈中的鮮血,雖然過程是驚險了點兒,但好在,最後是我贏了。

就在我滿心歡喜地以為,可以將葉臻接回來,向她解釋一切的時候,我得知一個訊息——

葉臻死了,是在趕赴邊關尋找她父親屍骨的時候,遭遇敵軍埋伏,摔落山崖,死無全屍。

而那個時候,我卻還跪在父皇的寢宮門前,盤算著如何搶奪皇位。

我本想殺了林悅顏,可最終還是把她留了下來,她是一顆棋子,一顆好用的棋子。

能幫我剷除後宮中的野花雜草,讓我省心,她的兒子,也能堵住那些大臣的嘴,至少不用追著我立後納妃。

我冇想到會再一次遇到葉臻,也許是上天垂憐,聽到了我心中的乞求,把臻兒還了回來。

她忘記了我們之間的一切,包括對我的愛,也包括對我的恨。

我覺得,這是上天給我悔過的機會,讓我跟葉臻可以重新來過。

於是,一切的故事,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