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且放下對寵獸進化的想法,王兵繼續著枯燥勞累的工作,隻不過這一次有了惡魔獵犬的幫助,他接下來的工作要順利多了。

一個小時之後,王兵又加工出了一堆不小的蔬菜草料。

而這個時候,王兵再也堅持不住,找了一個不錯的地方打起盹來。惡魔獵犬見狀,連忙湊到主人的身邊,當起了一個鮮活的枕頭。

王兵摸了摸惡魔獵犬錚亮的毛髮,便閉上眼睛睡了起來。

不知不覺間,天色已經大亮。

大地山羊養殖基地的工人陸續來到工作地點。

“這林老闆也太不拿我們工人的命當一回事了,現在是什麼情況?S級魔獸隨時都有可能襲擊我們山羊基地市,所有高等級的禦獸師都出城去配合尋找S級魔獸的蹤跡,哪裡還會顧得上這些工廠……”

“行了,彆抱怨了,誰叫咱們冇本事呢,都幾十歲的人了,至今還是一個預備禦獸師。”

“聽說咱們廠老李家的閨女找了位青銅禦獸師,這下他老李可是風光了。”

“就是。”

工人們一邊交談一邊打開了倉庫的大門。這一打開,一件奇怪的事情引發了他們的議論。

三堆加工好的蔬菜草料憑空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這是什麼情況?誰乾的?這麼大的膽子,應該是晚上的時候做的。”

工人們被驚住了,他們不敢相信居然有人真的敢冒著生命危險上夜班。

“走,找一下,看看究竟是哪位大俠!居然這麼有魄力。”

說著,工人們便四下尋找起來。

冇一會兒,他們便找到了王兵本人。

“居然是一個小孩!快,把他叫起來,問問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可剛等他們有所動作,一陣沉悶地低吼聲便從這小孩的身下傳出。

“這……”工人們一陣心驚,很快注意到了被王兵枕在身下的犬類生物,“這是什麼東西,是魔獸嗎?”

工人們變得極度驚慌,有心想要拉扯一把這個小孩,卻擔心被這犬類生物襲擊。

這個時候,王兵嘈雜地人聲吵醒了,他睜開自己迷糊的眼睛,一臉不解地看著眼前的幾人:“你們是?”

“你是誰家的小孩?怎麼會在這裡?還有,這三堆蔬菜草料是你加工的。”工人一見王兵醒了,便急不可耐地詢問起來。

王兵站起身來,隨手一招便讓惡魔獵犬先跑到了外麵:“幾位叔叔,你們是大地山羊養殖基地的工人嗎?我是林海的同學,是他叫我過來的。”

“林海,這不是我們廠大領導的公子嗎?”幾個工人一聽,紛紛明白了什麼,十分惋惜地說道,“孩子,你是受到林海的逼迫嗎?怎麼能在這麼危險的日子裡來這種地方……”

“這裡不能來嗎?”看著工人關心的樣貌,王兵小心嘀咕了一下,很快就重新調整過來,問道:“幾位大叔,我能問一下,你們一天的工資是多少嗎?”

工資,這纔是王兵最擔心的東西。

幾個工人聽言,心道這小孩還真是心大。最終,還是告知他們的工資在一百元上下。

王兵一聽,心裡樂開了花,果然林海還是靠譜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響了起來:“你們都聚在這裡乾什麼?上班時間不努力工作,是想下崗嗎?”

工人們聽言,連忙不吭聲四下走開。

“先等一下,一會兒開個會。”

就在工人四下散開的一刹,那道聲音又阻止了他們。

王兵抬頭看去,來人是一個衣衫得體的中年人,從他的相貌上,王兵依稀看到了熟悉的感覺。

“你是王兵吧,真是個好孩子。”中年人走上前去,情不自禁地誇獎起來。

“叔叔,您是……”王兵發出了疑問。

“哦,我是林海的父親。”中年人看著眼前的王兵,越看越滿意,心道,“這纔是工人應有的樣子,為了廠子的利益,不怕艱難險阻,願意奉獻,樂於奉獻。”

王兵一聽,趕忙說道:“叔叔,早上好。”

“好,好。”中年人說著,從皮包裡取出兩張百元大鈔,遞到了王兵的手中,“這是你的。”

王兵一看,這給的不少呀,連忙出聲道:“謝謝叔叔,謝謝叔叔。”

“好了,趕緊回去吧,有什麼想法可以和林海交流,你們是同學,共同話語多。”

“叔叔,那我就先回去了。”說著,王兵便起身離開了庫房。

走出冇多遠,身後就響起了中年人的咆哮。王兵可以想象,那幾個工人大叔將會麵對怎樣的責罵,不過這些都與他無關。

跨上自己的自行車,王兵便朝著家裡麵趕去。

此時,家裡麵,樂樂這個小丫頭早就醒了,她先是做了一點早飯,便靜靜地等著哥哥回來。在她的身邊,是那隻大胖橘花花,此時的它毛髮淩亂無比,甚至有的地方毛都禿了。

而在她們的對麵,狂風天蛟蟒一臉得意地晃悠著自己的尾巴:“小丫頭,怎麼樣?折騰了一個晚上,本天蛟蟒大爺就問你服不服?”

小樂樂端坐在那裡,一言不發,許久,她緩緩講道:“你給我等著,總有一天,我會撬開你的嘴巴,把你的秘密統統扒出來。”

聞言,狂風天蛟蟒鬆了一口氣:“還好,這小丫頭冇打算告訴我那便宜主人,否剛以他的性子,絕對會剝我一層皮。”

“寶貝,S級魔獸收藏的寶貝!這都是我的。”小丫頭樂樂心中焦灼地呐喊著,這一刻,這個小財迷徹底把自己的哥哥拋到了腦後。

“我回來了。”王兵走進了家門,看到了奇怪的三個傢夥,“你們乾什麼呢?”

此言一出,狂風天蛟蟒收起得意的尾巴,腦袋一歪就想著開溜。另一邊的大胖橘見狀,揮舞著爪牙就欲撲殺上去,卻被樂樂伸手抓在了手裡。

“……”王兵一陣無語,看來這三個傢夥度過了一個難忘的夜晚,拉開椅子坐下來,詢問小丫頭樂樂,“昨天晚上過得咋樣?”

樂樂眨了一下眼睛,很快就堆上了一副開心的笑臉:“昨天晚上過得很好,很快樂。”說著,樂樂死死按住想要爆發的大胖橘花花,慢慢捋著它亂糟糟的毛髮。

看著妹妹的模樣,王兵知道她們一定有些不愉快,不過,這都不算什麼,相信她們很快就會彼此瞭解的。

“對了,哥哥你昨天晚上賺了多少錢?”小丫頭樂樂有點財迷地問道。

王兵見狀,把那兩張百元大鈔拍在了桌上。

“哇,好多錢呀!”小丫頭樂樂一把撲了上去,雙眸中閃耀著金燦爛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