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句……造句係統?!”王兵感覺一陣懵圈,有著前世經驗的他也曾是網絡小說的熱愛者,也明白小說中的金手指有著怎樣逆天的能力。

可是,自己穿越後,為什麼會獲得這樣一個令人無語的東西。

不過,短暫思索了一下,王兵還是嚴肅地做出了選擇:“就先選菜刀吧,這三樣東西也隻有它能給我帶來足夠的安全感。”

“造句係統確認宿主選定好造句目標:菜刀,請宿主開始造句……”

頓時,王兵有些模糊的視線下出現了關於菜刀造句的格式。

看著這個格式,王兵忍不住吐槽了一下:“這不就是小學生的填字作業嗎?我堂堂一個高中生豈能做不出來。”

可就在王兵想要造句的時候,卻難住了:“菜刀……菜刀造什麼句子好呢……”

一時間,王兵有些發愁,而且在造句的詞語“菜刀”前麵一共也隻有五個空格。

左思右想,王兵始終拿不定主意。

最終,他決定根據自身的情況和世界的背景,選擇了一個最穩妥的辦法。

“我、的、天、賦、是、菜刀。”王兵一個字一個字地講出來,完成了第一次的造句任務。

“造句係統恭喜宿主完成第一次造句,根據造句內容,將為宿主定製專屬天賦……”

“專屬天賦定製成功,天賦:菜刀。天賦等級:F級。天賦類彆:功能型。”

“……”看著這兩條資訊,王兵瞬間呆住了,這一刻他知道自己剛剛錯失了什麼,“嗚嗚嗚……”眼淚瞬間奪眶而出。

“早知道是這個結果,我就應該大膽一點,像什麼金剛無敵大菜刀,日月乾坤大菜刀,至尊帝王大菜刀……總之,怎麼牛B怎麼來就是了。”

“可是我呢?居然造了一個這麼冇用的句子,真是氣死我了!”

然而,不管王兵怎麼氣惱,F級的菜刀天賦已經板上釘釘了。

視線開始恢複,王兵緩緩站了起來:“F級的菜刀天賦,如果不計較的話也是不錯的,將來以後可以到飯店裡當個廚子。”

“好了,是時候去學校門口找林海那小子了,但願這小子遵守諾言,能夠給我一隻不錯的山羊崽子。”想著,王兵便忍不住加快了腳步。

而在王兵離開之後,被他從垃圾桶裡發出來的三樣物品,也逐漸化作了飛灰,消失在這個世界中。

山羊基地市第十一高級學校,一個樣貌驕橫的學生一臉不耐煩地打著電話:“我說,王兵,你小子哪去了,你要是再不過來,我可就走了,打賭的東西我也帶回去了。”

“海哥,稍等片刻,我馬上就到了。”電話那頭傳來王兵的聲音。

“行,你快點。”說完,驕橫同學掛斷了電話,點燃了一支菸便等待了起來。在他的身邊,是一個簡易的鐵籠子,裡麵趴著兩隻黑色的小羊崽子。

看著這兩隻小羊崽子,驕橫同學忍不住地憐惜道:“這兩隻崽子,最少也值三千塊。要不是前幾天S級魔獸的襲擾,讓我家的養殖場受到損傷,我說什麼也不會承認那個賭約的。”

就在這個時候,王兵跑了過來,他一瞅見在學校門口的林海,整個人變得格外地興奮,幾步衝到他的麵前,振奮無比地說道:“海哥,您可真是個有誠信的人,同學間的一個小小玩笑賭約,你居然當真了!”

“王兵,你小子要點臉吧,小小的玩笑?你要是這麼說,那我可把東西帶走了。”林海,也就是那位驕橫同學,聽到王兵這麼一說,抓起腳下的鐵籠子便欲轉身離去。

王兵見狀,趕忙把他攔了下來,一把奪過鐵籠子,笑嘻嘻地說道:“海哥,彆生氣嗎?”

“行了,不和你聊了,最近家裡一大堆的事,我還要回去幫忙呢。”林海扔掉手中的菸蒂,有些不爽地說道,“王兵,你是一個狠人,我林海是服了。可是你要知道,在當今這個世界,如果不能覺醒天賦,想要單純地依靠飼養靈獸幼崽來成為禦獸師,那簡直是天方夜譚。”

“海哥教訓的是,不過,這兩隻山羊幼崽也不是給我自己的,而是給我妹妹的。”王兵一臉賠笑,忽然意識到了什麼,“海哥,我們打賭的賭注隻是一隻,你為什麼……”

“行了,那麼多廢話乾什麼,走了。”一擺手,林海頭也不回地離去。

看著林海離去的背影,王兵第一次感覺林海也似乎冇有想象中的那麼霸道蠻橫:“算了,管他乾什麼,我快回去找我妹妹吧。”

想著,王兵提著鐵籠子便朝著家裡趕去。

一到家之後,王兵便看見自己的妹妹端坐在沙發上,一臉全神貫注地盯著房門。

“樂樂,我回來了。”揚了揚手裡的鐵籠子,王兵一臉興奮地說道,“我同學家裡是搞養殖場的,送了我兩隻山羊崽子,有了它們的加入,有助於你天賦的覺醒。”

說起妹妹的天賦,王兵也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好像是覺醒了,又好像是冇有覺醒。

“山羊崽子……”樂樂張開小嘴重複了一句,眼睛眨動了一下,便從沙發上站起來,然後蹲在鐵籠子一旁,看了起來。

看到自己的妹妹十分喜歡這兩隻山羊崽子,王兵心裡高興壞了。

突然,樂樂開口說道:“哥哥,這兩隻山羊崽子快不行了,我們把它們殺了吃肉吧。”

王兵一聽,頓時感覺一陣火大,可是看到妹妹那可愛的模樣,還是耐著性子問道:“樂樂,怎麼了?你就算不喜歡這兩隻山羊崽子也冇必要吃了它們吧?”

“哥哥。”樂樂板正了臉色,嚴肅地說道:“這兩隻山羊崽子受了很重的內傷,以我們的家庭條件,是治不好它們的,還不如吃了它們。而且,更重要的是,它們的潛力實在太弱了,冇有一丁點成為寵獸的可能。”

聽著妹妹的解釋,王兵有點傷心,同時也有點怨恨林海,畢竟那小子曾答應會給他一隻潛力很好的山羊崽子。可是,一想到山羊基地市最近發生的事,王兵把心中的怒火嚥了下去。

“哈哈。”苦澀地笑了一句,王兵說道,“還是先養著吧,至少,它們可以當一段時間的玩伴。”

“我纔不要它們呢。”樂樂倔強地站了起來,然後衝著屋子裡麵喊道,“花花,快出來,到我這裡來。”

隨著這句話的出口,一隻壯碩的橘貓從臥室裡走了出來,它輕巧地躍到沙發上,一臉寵溺地磨蹭著樂樂的臉蛋。

“哥哥,看到了冇,我的花花,可是有著E級寵獸的潛力,等我的天賦一覺醒,我就可以成為禦獸師了。”樂樂揚起自己的小腦袋,一臉驕傲地說道。

看著妹妹那得意的模樣,王兵心中忍不住腹誹:“囂張的小丫頭,你哥哥的天賦早就覺醒了,雖然是比較垃圾的F級天賦:菜刀,可終究是預備禦獸師的一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