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這兩隻山羊崽子,你不會不捨得給我吃吧。”樂樂抱著壯碩的橘貓,一臉希冀地說道,“我已經很久冇有吃肉了……”

這句話一出口,那隻大橘貓也忍不住喵嗚喵嗚抱怨地直叫。

王兵看著樂樂那稚嫩的臉蛋,心中思索,家裡是有好長時間冇有開葷了。但是就這麼把那兩隻山羊崽子給宰了,吃了,王兵心中極為不捨。

當即,摸著腦袋說道:“樂樂,要不,這兩隻山羊崽子,就先在家裡養著吧。”

說完這句話,王兵再次轉身出了家門。

“王兵,你又要乾什麼?你不會再次頭腦發熱跑去野外吧?”看著哥哥離去的背影,樂樂忍不住開口詢問起來。

“放心吧,我可不會再犯這麼低級的錯誤了。”王兵嘴上保證著,可是心裡卻忍不住嘀咕,“S級魔獸狂風天蛟蟒出現,想必基地市的高手全部出動去圍剿它了吧。甚至,基地省的高手也會聞風而動……”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山羊基地市的外圍一定會被清理一遍,這個時候,野外可以說是相對最安全的地方。”

走出家門,王兵邁開步子便朝著城外走去。

隻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的身後,一隻壯碩的橘貓默默尾隨著,而這隻橘貓正是妹妹樂樂養在身邊的大橘貓花花。

雖然王兵再三向妹妹做出了保證,可是知哥莫若妹,樂樂猜測自己的哥哥一定想著溜進野外。畢竟,自己每次抱怨著想吃肉的時候,哥哥都會跑到城外的小河裡給自己捕捉小魚小蝦。為了保險起見,她便命令自己的花花小心跟蹤哥哥,一旦確定他想要去野外,立即現身阻止他。

王兵行走在街道上,他知道這個時候出城,一定會被守城的軍人給阻止的,可是自己掌握出城的秘密通道也不止一個。

在快要靠近城門的時候,王兵很自覺地選擇向一旁的緩衝區走去。

緩衝區,是最靠近城牆的區域,以前也居住著大量的民眾。可是,隨著基地市的逐漸發展,這個區域被劃分了出來,現在隻有一些冒險者和狩獵隊把這裡當做臨時的落腳處。當然,一些強大的冒險者和狩獵隊會把緩衝區的好地段當成了自己的地盤經營。

王兵在緩衝區裡左鑽右拐,不一會兒就找到了一個嚴重損壞的房子。

看著這間房子,王兵猶豫了一下,就選擇走了進去。

就在他走進去的一刹那,數道聲音狂吠著從裡麵衝了出來。

“汪汪汪……”這是幾隻野狗,它們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占據了自己的秘密基地。

“死狗,給老子死開。”王兵一把抓起身邊的石塊,便朝著它們丟了過去。

“嗚,汪汪……”這幾隻流浪狗感覺受到了威脅,便夾著尾巴灰溜溜地選擇了逃離。就在它們離開不遠的距離後,一隻肥胖的橘貓出現在它們的道路上,當即把自己受的氣全部撒在了這隻橘貓身上。

頓時,一陣貓跑狗追,惹得王兵回頭看了一眼。

“……那隻貓,怎麼看這麼像我們家花花?”王兵眨了一下眼睛,有點不確定地說道,“這怎麼可能,家裡的那隻大肥貓,都被妹妹養成豬了,怎麼可能會來緩衝區這麼危險的鬼地方。”

說著,王兵便在房子裡一通折騰。很快,便找到了一個可供一人通行的地洞:“妹妹,等著吧,一定會讓你吃上肉的。”

身子一趴,王兵就鑽了進去。

與此同時,被樂樂派來監視哥哥的大橘貓花花,在數隻野狗的攻擊下苦不堪言,它喵嗚喵嗚慘叫著,試圖呼喚自己的那半個便宜主人來幫自己。

可是,結果呢,那半個便宜主人居然佯裝不認識自己。

“危險了!”大胖橘花花看著逐漸圍圍攏上來你野狗,知道自己再不逃走就危險了。當即肥嘟嘟的貓臉上露出一抹凝重,瞅準一個比較瘦小的野狗便撞了上去。

“嗚……汪。”那隻本來還在囂張的野狗,見到胖橘貓選擇它衝了上去,當即四肢一軟放跑了對方。

這個時候,王兵也從地洞裡爬了過去,悄悄地探出腦袋,確認冇有危險之後便飛快地朝著某個方向跑去。

“果然,現在是安全的,要不然這一路上會有不少野獸出冇。”王兵一路奔行一路思考,“我現在也算是預備禦獸師了,雖然冇有能力契約那些強力的寵獸,但是如果我機緣夠好的話也不是冇有機會的。”

僅僅隻是一會兒的功夫,王兵的心中便冒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蓄養的F級寵獸絕對冇有野生的F級野獸有潛力,既然如此,我要不要先到那個地方去看一看……”

心中有了目標,王兵前進的方向不自覺地開始偏離。

一段時間之後,王兵就抵達一個草木茂盛的地方,這裡是一夥五彩錦雞生活的地方,而按照官方的記載,F級寵獸中,五彩錦雞升級為E級寵獸的概率是很高的,而且消耗的資源也是比較小的。相較於自家妹妹的那隻大橘貓,可以說是省心省力的好寵獸了。

王兵短暫停留了一下,便選擇一個方向鑽了進去,這裡他也來過幾次,五彩錦雞會在哪裡築巢,他還是有一些把握的。

可是,王兵在裡麵尋找了好一陣子,居然冇有絲毫收穫。

“不行,時候不早了,我等抓緊離開了,不然等到天黑就危險了。”想到這裡,王兵直接選擇了原路返回,“抓緊時間到那小河裡摸兩條魚,這樣,妹妹那隻小饞貓就不會生氣了。”

可就在王兵即將離開的時候,身側一個貌似五彩錦雞巢穴的地方吸引了他。

“這是最後一個了……”腳步一移,王兵便走了過去,雙手一探,便在裡麵摸索起來。

“咦,這東西……”裡麵,一個全身冰涼的細條狀東西被王兵抓了幾抓,臉色驟然一變,“蛇!”

可是,很快,王兵也釋然了:“怪不得自己找了好久都冇有收穫,一定是這條蛇把雞蛋全部偷吃了。可是……我抓它的時候為什麼冇有反應呢?”

王兵一時間拿不定主意,若是就此離開,他心中不甘:“要不把那蛇抓出來看看,畢竟蛇類寵獸還是相當強力的。”

想著,王兵便忍不住把整個草窩扒拉開來,頓時見到,一條米把長的古怪小蛇如挺屍般躺在那裡。

它圓滾滾的肚子,周身密佈著青藍色的麟甲,尤其是它的頭頂,居然點綴著一個稚嫩的小角。

“這蛇怕不是給撐死了吧?”抓起一個樹枝戳了戳小蛇的身子,王兵忍不住嫌棄地說道,“算了,先試一試,看看能不能契約它。”

說著,王兵咬破指尖將一滴血滴在了小蛇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