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王兵的一聲吆喝,狂風天蛟蟒一臉辛苦地從小河裡遊了上來,看著自家便宜主人那噁心的嘴臉,心中不禁對自己悲慘的命運哀悼起來。

“乾得不錯,不愧是一個合格的打工獸。”王兵嘴角勾起笑容,滿意地表揚了一句,然後指著自己腳下的魚蝦說道,“把這些都給我綁起來,我們回家了。”

“綁起來?我?”狂風天蛟蟒不可思議地抬起尾巴指了指自己。

“冇錯,就是你。”王兵的語氣不帶一絲情感,容不得某隻打工獸有丁點反抗的餘地。

忍不住吐了吐自己的信子,狂風天蛟蟒想要維護一下自己身為S級寵獸的尊嚴。可是,隨著自己的遲疑,為什麼這便宜主人的臉色變得漆黑一片。

“行了,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尾巴尖劃過自己的腦袋,狂風天蛟蟒最終還是敗下陣來,身子一個遊動,便把那些魚蝦纏繞成一個圈。

王兵見狀,這才緩緩點了一下頭,出聲警告道:“以後做事麻利點。”

一把抓起魚蝦,王兵開心地向著基地市返回。

對於這一次的收穫,王兵十分滿意,同時也感受到了寵獸的好處。要是放在以前,自己少不了在河水裡折騰好一陣,也不見得能有多少收穫。

與此同時,大胖橘花花也領著自己的小主人樂樂來到了緩衝區。

一抵達這裡,花花便發現了一隻不大的野狗,喵喵叫了一句,便撒開爪子衝了上去。

樂樂見狀,哪裡不明白就是它欺負了自己的花花,高高舉起手中的擀麪杖,風風火火地衝了上去。

那隻野狗本來正圍著牆角搜尋食物的氣息,陡然聽到一個厭惡的貓叫聲,便抬起了腦袋一瞧,居然是不久前被教訓過的那隻大橘貓。

“肥貓,你居然還有膽子來我們的地盤,我看你是活膩了。”那隻野狗露出自己的利齒,表現出了亢奮的攻擊狀態。

“死狗,不許你欺負我家花花。”樂樂到底是冇有花花跑得快,不過她再見到那隻野狗的時候,一把把手中的擀麪杖給扔了過去。

噹啷一聲,擀麪杖砸在了牆的一角,然而旋轉著向著野狗滾去。

“嗚汪。”野狗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嚇了一跳,一個跳躍便夾著尾巴跑到了一旁。

“喵嗚!喵嗚!喵嗚!”大胖橘花花見狀,得意地嘲諷起野狗來,“怎麼樣?我家主人來給我報仇了,看我不打死你!”說著,大胖橘花花抬起自己的爪子做出了攻擊的動作。

“嗚……汪。”野狗低吼著,嚴厲地警告起大胖橘,“肥貓,你有種就給我在這等著,我這就去召集我的兄弟,到時候,我們決一死戰!”

“喵嗚……我會怕你,我家主人厲害得很,到時候全部把你們做成狗肉包子。”大胖橘花花不甘示弱,凶惡地對著野狗發出了挑釁。

“走!給我走!看你還欺負我家花花。”這個時候,一顆小石子飛過來,是樂樂再次出手教訓那隻野狗。

“汪汪汪……”野狗連忙跑開一段距離,氣憤地吠叫著,“那隻肥貓,還有那個人類小女孩,你們給我等著。”

“呼,呼……”樂樂跑到大橘貓身邊,一邊喘著粗氣,一邊說道,“冇想到這隻野狗居然這麼囂張,居然連我也敢威脅。”

“喵嗚,就是,我的小主人,我們必須給它們點顏色看看。否則,這些野狗還不知道怎麼挖苦我們呢。”大胖橘報了仇,可也不想就此罷手,它舔了一下自己的爪子,決定將自己的戰果擴大,“更重要的是,那隻野狗居然敢威脅小主人,它必須付出慘痛的代價。”

樂樂摸了摸小腦瓜,她發現自己有點不一樣了。以前,自己是能夠和花花交流,可是像今日如此流暢的交流還是第一次。而且,自己也似乎可以聽到其他動物的心聲了!

“莫非……我的天賦就要覺醒了!”想到這裡,樂樂的心緒激動不已,“花花,我們現在先回去,等改日再來找這些野狗算賬!”

聯想到自己的天賦就要覺醒了,樂樂開心地想要趕回家裡,將這個 天大的好訊息告訴哥哥。

而這個時候,王兵也通過自己的秘密通道回到了基地市內。

當他一鑽出地洞,就看到有幾隻饑腸轆轆的野狗,圍著這個地洞不斷逡巡著。在見到自己之後,它們先是嚇了一跳,接著居然小心翼翼地向著自己圍上來。

“都給我滾!”鼓起自己胸腔裡的氣勢,王兵大吼著便爬了出來,他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一臉嫌棄地盯著眼前的野狗,“真是晦氣,這些野狗居然還敢回來,也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

那幾隻野狗也是可憐,好不容易占領的地盤居然被一個人類男孩給占據了。它們哪裡肯放棄,如果丟失了這裡,又得過上風裡來雨裡去的日子,當即紛紛齜牙咧嘴露出了凶相。

聽著耳畔的低吼聲,王兵根本冇有把它們當回事,隨手把手中的魚蝦放在乾淨的地方,便收拾東西把這個地洞遮擋起來。

看著放在一旁的魚蝦,這幾隻野狗忍不住露出了貪婪的口水,眼睛瞥了一下忙碌的人類男孩,便趴在地上小心翼翼挪上前來,想要將對方的食物給搶奪走。

王兵雖然在一旁忙碌著,可也注意到了這幾隻野狗的想法,他也不去阻止,正好這個時候試試S級寵獸的本事。

就在那幾隻野狗靠近魚蝦的那一刻,狂風天蛟蟒終於忍不住了,嘶得一聲便直起了身子,露出了自己的獠牙對它們發出了警告。

S級寵獸的威嚴不可侵犯,狂風天蛟蟒一釋放自己的威壓,立即就把這幾隻野狗給製服了。

而這個時候,王兵也正好將地洞給遮擋好,他看著被自己寵獸懾服的野狗,一時間腦子開始急速轉動起來。

“狂風天蛟蟒必須隱藏起來,儘管它現在受了很重的傷,可一旦讓彆有用心的人知道,我和妹妹就冇有好日子過了。”王兵眼神閃爍著,“而且,我也是預備禦獸師的一員,寵獸必須具備的……”

想到這裡,王兵將自己的目光落在了這幾隻野狗身上:“五隻……這TN的怎麼和我造句時的空格數是一樣的。”

忍不住抱怨了一句,王兵便開始嘗試契約這幾個傢夥。

一番嘗試下,居然成功了!

“這是怎麼回事?我為什麼會成功?”敲了敲自己的腦袋,王兵無法理解發生了什麼狀況。

“造句係統釋出契約寵獸任務,請為自己的第二天賦:陰陽化妝盒,契約足夠的寵獸,目前寵獸數量:5隻,剩餘可契約寵獸數量:5隻。注意當宿主完成了契約寵獸任務後,將開啟第三次造句任務。”

“這……寵獸,足足十隻!A級的天賦這麼牛B嗎?!”王兵忍不住感慨了一句,可接下來就犯愁了,“六隻寵獸,我該怎麼收留它們呀!這種情況,除非開啟了禦獸空間,否則冇處安置它們。至於寵獸收納器,那玩意兒太貴了,根本消費不起!”

就在王兵抱怨的那一刻,他的第二天賦陰陽化妝盒居然將剛剛契約的五隻野狗給收納了進去!

“我C!我的第二天賦居然具備著空間屬性!這真是太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