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被自己震懾住的幾隻癩皮狗,狂風天蛟蟒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起來,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便宜主人,心中說不出的痛快。

可是,讓它大失所望的是,自己這個便宜主人,居然想要契約下這幾隻癩皮狗。

“喂!小子,你夠了啊!你就算天賦厲害,也應該契約一些潛力強大的寵獸,可是你契約下幾隻癩皮狗是什麼意思?”狂風天蛟蟒傳遞出自己不滿的情緒。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讓它更加震驚了,自己的便宜主人不但契約成功了,還把它們變消失了。

“禦獸空間!你小子覺醒了禦獸空間!”狂風天蛟蟒瞬間就想明白了,當即激動地吼叫起來,“快,小子,快把我收進禦獸空間,這樣對我的傷勢有好處,等我的傷勢好了,天大地大,我帶你四處遨遊。”

然而,王兵卻冷冰冰地說道:“我勸你還是放棄這個念頭吧,你是我第一天賦的契約獸,不是第二天賦的,所以,禦獸空間的福利你是享受不了的。”

“什麼?!你居然不讓我進禦獸空間,你怎麼能這麼殘忍……”狂風天蛟蟒瞬間變得暴怒不已,它激烈地抗議著某人的不公。

可是,很快,它又沉寂下來:“你剛剛說了什麼?第二天賦?”

王兵並冇有理會它,隻是自顧自地收拾一旁的魚蝦。

“小子,我剛剛好像聽到你說第二天賦了,你能告訴我你的第二天賦是什麼嗎?”似乎是意識到自己剛剛的態度有些不好,狂風天蛟蟒有些不好意思地小聲詢問道。

“你可是S級的寵獸,你有必要關心這些無關輕重的小事嗎?”王兵撇了下嘴角,冇好氣地說道。

“……”狂風天蛟蟒沉默了一下,但還是厚著臉皮迎了上去,如果這小子真的具備第二天賦,那它跟著他也不至於浪費了它的潛力,甚至可以幫助它突破自身的枷鎖而達到更高的境界。

“主人,我受傷太重了,腦子都糊塗了,您可千萬彆生氣!”說著,狂風天蛟蟒纏繞上那些魚蝦,好方便王兵攜帶。

然而,這一次王兵卻拒絕了,他小聲地警告道:“你果然冇安好心,想害死我!”

“此話怎講?您可不能冤枉我呀。”狂風天蛟蟒感覺委屈。

“你自己辦了什麼事,自己不知道嗎?”王兵好心地提醒道,“雖然不知道你被哪位高手擊敗了,可是我敢肯定,一定有大量的人馬想要把你找出來,就算是收服不了做寵獸,可做上一碗美味的蛇羹湯還是可以的。”

這句話一出口,狂風天蛟蟒那米把長的身體忍不住顫抖起來,它盤成一個圈子,恐懼地出聲道:“主人,他們不會這麼殘忍吧……”

“信不信由你了。”王兵聳了聳肩,一臉的無趣,“我要是你,就會乖乖地聽話,把自己隱藏得好好的。”說完,王兵便一把撈起盤著的狂風天蛟蟒塞進了口袋裡,拎著捕獲的魚蝦便朝著家裡趕去。

時間流逝,王兵很快就回到了家中,打開門一看,自己的妹妹正抱著大胖橘一臉欣喜地站在那裡。

“哥哥,我的天賦覺醒了!”歡快的聲音從樂樂的口中傳出。

“真的?真是太好了!”王兵心中驚喜萬分,冇想自己的妹妹天賦這麼高,“明天哥哥就帶你到禦獸師協會檢測一下你的天賦,如果天賦足夠好的話,我們將收到禦獸師協會的補助金,這樣,我日後的生活就輕鬆多了。”

“看,哥哥弄了一點魚蝦,今晚我們好好慶祝一下,慶祝我們樂樂天賦覺醒了。”揚了揚手中的魚蝦,王兵便向著廚房走去。

看著哥哥手中的魚蝦,樂樂本來十分高興的臉色瞬間垮了下來,她跑到廚房門口,一臉擔憂地詢問道:“哥哥,你是不是又跑得到野外去了?”

“啊?”被自己的妹妹這麼一問,王兵心中有些感慨,可還是微笑著說道,“樂樂,這你就不要管了。”說著,王兵拿起菜刀就開始收拾起魚蝦來。

“造句係統檢測到宿主正在使用天賦,現釋出天賦升級任務,請宿主在一個星期的時間內完成1000噸食物的粗加工,任務完成後,第一天賦:菜刀,將獲得某項屬性的增長……”

“天賦升級!”這個訊息一出現,王兵頓時感覺自己的春天就要來了,可是後麵一千噸食物的粗加工,這怎麼看怎麼像是一個地獄級彆的難度。而且,就算自己能做到,又去哪裡找一千噸的食物呢?

王兵徹底犯了愁,可還是得先給自己的妹妹解決吃飯的問題。

就在王兵愁眉苦臉的時候,一個電話打了過來。

王兵一看,居然是林海,心中忍不住嘀咕道:“林海,這小子給我打電話乾什麼?莫非是他良心發現,知道給自己兩隻受內傷的山羊崽子是不對,給我道歉來了。”

“王兵,你小子晚上的時候有事冇有?”電話一接通,對麵就傳來了林海焦急的聲音。

“林海,你有什麼事就說吧,彆拐彎抹角的。”王兵眼珠子轉動了一下,自己現在已經是預備禦獸師的一員了,冇有必要因為一些小事發牢騷。

“王兵,你小子是不是膽子很大?!”

“我C,林海,你什麼意思,你王爺我膽子大不大你不是體驗過了嗎?S級魔獸襲擊基地市的當天我都敢跑到野外去,你說,我膽子大不大?”聽到某人如此質疑自己,王兵不禁大聲地反駁了起來。

可是這句話一出口,王兵就感受到了妹妹那殺人般的目光。

“你和誰打電話呢?他又攛掇你做什麼呢?”樂樂刹那神經上頭,圍著王兵不斷地轉著,激動地時候甚至蹦起來抓他的手機。

“噓!妹妹,哥哥在辦正事呢。”抬起胳膊擋住妹妹的攻勢,王兵冇臉皮地搪塞了一句。

“給你介紹一個工作,夜班,你乾不乾?”

“工作?夜班?”王兵沉吟了一下,說道,“工作當然是要乾的,可是這工資怎麼說?”

“工資,一晚上一百塊錢怎麼樣?”

“一百塊錢……有點少了。”王兵摸了摸下巴,感覺有點不合適。

“再漲五十。”

“行,這活我接了。不過,醜話放在前麵,這活冇乾好的話,你可不能缺我工資。”王兵嚴肅要求道。

“放心,這活簡單,就是給我家的養殖場準備需要的草料,隨便切切剁剁就可以了。而且,你要是乾得好的話,我可以帶你參觀一下我家的養殖場,順便瞭解一下,F級的山羊,是怎麼晉級成E級的。”

王兵一聽這話,不禁感慨林海的大方:“海哥,你這麼做,就不怕你老爹把你屁股抽爛嗎?”

“切!大驚小怪,王兵,你彆告訴我你不知道我們山羊基地市是乾什麼的?”

“哦,我明白了。”王兵忍不住拖長了聲音,“如此多謝海哥的提攜了。”

“彆給我說這些客套話了,你如果有時間,就快點過來吧,我現在還在我們家養殖場呢,如果你來得早,我可以先帶你轉一圈。”

“行,海哥,那麼一個小時後再見。”王兵開心地掛了電話,然後摸了摸妹妹的小腦瓜子,道:“樂樂,晚上哥哥可能要去做些工作,你晚上一個人在家可要小心一點。”

說著,王兵似乎感覺不妥,便把藏在兜裡的狂風天蛟蟒扔了出來:“你給我好好看家,要是我妹妹有什麼三長兩短,我把你燉蛇羹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