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瀰漫,不知不覺間,時間已經到了淩晨。

大地山羊養殖基地,一點微弱的光亮閃爍著,顯示這個龐大的廠子裡還有工人在勞作。

“呼哧!呼哧!累死我了!”這個工人正是被忽悠過來的王兵,此時他經過自己數個小時的拚命勞作,終於粗加工出了不少的蔬菜和草料。

“我TN的,這真不是人乾的。”看了看堆在自己身後的兩座小山,王兵估摸著這些應該有七八噸的數量了,“這怎麼行,我就算一整天不吃不喝,不要命地乾,也不可能在一個星期的時間完成1000噸的任務量!”

噹啷一聲,痠痛的手握不住手中的菜刀,直接掉到了地上,王兵一屁股坐了下來,“休息一下,休息一下。”說著,王兵便躺在地上緩緩閉上了眼睛。

夜風吹拂,攪動著空氣的滋味吹拂到王兵的鼻尖一側,一絲鮮血的腥味逐漸攀上了眉梢。

“血!?哪裡來是血腥味……”王兵騰地一下坐了起來,一把抓住掉落在一旁的菜刀。

“該不會是……魔獸殺過來了吧?”想到林海對自己的警告,王兵忍不住身軀抖動起來,“怪不得這麼大的廠子裡冇有人來上夜班,這是讓魔獸給溜進來了!TMD,林海這混蛋敢騙我。”

就在這個時候,一條纖細的紅色絲線從王兵的眼前飄過。接著,更多的紅色絲線開始從四麵八方彙聚,不一會就彙聚成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球體。

“這是什麼玩意兒?”王兵瞬間就意識到發生了不妙的事情,可是當它想要逃離的時候卻驚訝地發現,自己的身體居然動彈不了了。

而就在這個時刻,那彙聚而成的紅色球體一個坍塌,接著一個黑色的旋渦便逐漸展現了出來。

看著這黑色旋渦,王兵一陣狐疑:“這是什麼東西?”同時,心中也湧現出一絲莫名的害怕。

突然,一根白色的骨棒從黑色旋渦裡扔了出來,一路磕磕碰碰撞到了王兵的腳丫子。王兵有點厭惡地動了動腳脖子,這時發現自己剛剛失去控製的身體重新回來了,當即站起身來一把將那骨棒踢到了一旁,抓著手中的菜刀,一臉警惕地盯著那個黑色旋渦。

不一會兒,黑色旋渦裡就爬出來一個古怪的小東西,它一臉凶惡的表情,頂著一對類似山羊的角。它一爬出旋渦就飛快地尋找剛剛丟過來的鼓棒,可是王兵哪裡肯放過它,抬起手中的菜刀就朝著它的腦袋砸了下去。當然,砸下去的時候是用刀背砸的,否則這小東西絕對會被劈成兩半。

看著暈倒在自己麵前的小東西,王兵感覺它有點熟悉的樣子:“這玩意兒怎麼越看越像傳說中的惡魔呀?!”

王兵有點不確定自己的猜測,隻好暫且作罷,畢竟他身後的那個黑色旋渦也冇有消散的跡象。

“為了安全起見,再給這惡魔來上幾下。”抬起手中的菜刀,王兵就照著它的腦袋狠狠砸了起來。

砰!砰!砰!

這小怪物瞬間鮮血四溢,王兵才終於放下心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又是一根骨棒砸過來,立即引起了王兵的注意:“……居然還有。”飛快地隱藏好身形,在裡麵的東西爬出來之後,就痛痛快快地選擇下了黑手。

如此,當王兵一共收拾了五個小怪物之後,那黑色旋渦才崩潰隕滅。

看著並排躺在自己麵前的五個小怪物,王兵越發肯定自己的猜測:“這些就是惡魔!剛剛的那個黑色旋渦,應該就是空間通道。惡魔打通了山羊基地市的空間通道,恐怕山羊基地市會有大事發生!”

王兵心中變得焦慮不安:“惡魔就要襲擊我們山羊基地市了?我該怎麼辦?”

就在王兵焦頭爛額,冇有辦法的時候,他突然冒出一個膽大的想法:“這些小惡魔,不知道我能不能契約它們,如果成功了的話,也許可以從它們口中獲悉一些訊息。”

說著,王兵就在這些惡魔的腦袋上滴下了自己的血液。

“造句係統提醒宿主正在契約惡魔係寵獸,惡魔係寵獸契約時有著巨大的風險,請宿主注意隨時應對。”

“惡魔係寵獸契約成功,造句係統恭喜宿主完成任務,可以開始最後一個有用物品的造句。”

“經檢測,宿主在前兩個有用物品造句時有著良好的表現,特解除造句時的固定模式,可以自由發揮。注意,造句字數限製在六個字以內。”

“呼!”聽著造句係統給自己的播報,王兵終於鬆了一口氣,隨手將這五隻小惡魔收入自己的第二天賦中,便開始思索怎麼給“手術刀”造一個完美的句子。

久久思索之後,王兵開始嘗試:“吾、執、手術刀、提、取、萬、物。”

這個句子一造出來,王兵就高興瘋了:“ 六個字,不多不少,這句子絕了!”

造句係統先是一陣沉默,許久,才播報王兵的造句成果。

“造句係統恭喜宿主造句成功,根據造句內容,開始為宿主定製專屬天賦……”

“專屬天賦定製成功。天賦:萬物手術刀。天賦等級:SSS級。天賦類彆:功能型。”

“SSS級天賦!這不是傳說中的天賦嗎?!”王兵瞬間蹦了起來,勞作帶來的疲憊感瞬間消散不見,惡魔引發的恐慌刹那煙消雲散。

“造句係統,實在是太給力了!”王兵忍不住誇獎了一句。

平緩下自己的心緒,王兵開始嘗試自己的SSS級天賦,他一激發這天賦,立即發現了世界變得不同了,世間萬物的所有屬性都呈現在他的眼中,而且他也可以對它們隨意提取。

“真是太了不起了!”王兵忍不住讚揚著,“有了這個天賦我一定可以和我的妹妹短時間內過上幸福快樂的生活。”

“對了,這些蔬菜草料的屬性是……生長。”說著,王兵便在這些蔬菜草料上摸索起來,不一會兒就收集了不少的生長屬性,“不知道這些屬效能不能用在我的寵獸身上。”

想著,王兵便召喚出一隻契約下的野狗,而且是體形最小的一隻。

這隻野狗被召喚出來之後,立即衝著自己的主人搖著尾巴。

“過來。”王兵輕輕摸著野狗的腦袋,將手中收集的生長屬性緩緩塞進它的體內。

生長屬性一塞進這隻野狗的體內,它的體形瞬間膨脹了幾倍,由原來不到膝蓋的高度,長成了抵達腰間的大狗。

“……這生長屬性這麼變態嗎?!”王兵不可思議地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可很快就體會到一絲極致的虛弱,腿腳一軟就朝著地麵倒去。

那隻野狗見狀,立即衝上前頂住了自己的主人,幫助他平緩躺在了地上,然後一臉焦急地趴在他身邊。

“好狗。”抓了抓野狗的耳朵,王兵忍不住誇獎了一句,同時他也注意到這隻野狗饑餓的肚子,當即小聲吩咐道,“去吃吧,不過不要隨意糟蹋和浪費。”

野狗聽後,磨磨蹭蹭開始進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