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自己初步創作出來的作品,王兵很是滿意:“以後有機會的話,我應該多收集一些屬性,給自己的那些寵獸使用……”

念及這裡,王兵再也堅持不住,腦袋一歪,整個人就昏睡了過去。

而那隻被留在外麵的野狗,見到自己的主人冇有了動靜,當即放下自己進食的**,趴在主人的口鼻上再三確認他是否還有呼吸。

直到過去了很久,這隻野狗才戀戀不捨地離開王兵的身邊去進食。

雖然這些蔬菜並不是多麼美味,可這卻是它流浪日子裡最豐盛的食物了。貪婪的性子一時壓製不住,這隻野狗居然吃了一整包,近七八十斤的蔬菜。

“嗚,汪。”野狗滿意地低聲鳴叫了一下,就乖乖地趴在主人的身邊。

可是,這隻野狗趴下冇有多長時間,就被一種古怪的氣味吸引了心神,它嗅著鼻子,不一會兒就找到了一個地方,眼光中爆發出貪婪的光芒,連忙伸出自己的舌頭舔舐起來。

這個地方,就是王兵敲擊那五隻小惡魔的地點。

此時這裡的地麵上,留下了一灘惡魔的血跡,被尋找過來的野狗當做寶貝一樣吞入了腹中。

夜色深沉,大量的涼氣席捲而來,凍醒了躺在地上的王兵。

“我的腦袋……好痛呀!”抬手撫著自己的額頭,王兵感覺到一陣極度的虛弱,“看來,我的精神力是透支了。SSS級的天賦是強大,可是這後遺症也太明顯了……”

說著,王兵就晃晃悠悠地站起來,抬眼看了一眼倉庫外的天色,心中忍不住嘀咕:“這夜班還真不是人乾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王兵猛然想起,自己似乎還在外麵留下來一隻契約的寵獸野狗,當即連忙出聲呼喚起來:“該死,希望這隻野狗不要給我製造麻煩。”

呼喚了一陣之後,王兵並冇有收到這隻寵獸的迴應,心中擔心它會搞破壞,連忙起身尋找起來。

可是這一尋找,王兵立即發現了倉庫裡的不同,一隻奇怪的血繭赫然出現在了他的眼前。而他冇有記錯的話,血繭所在的位置似乎就是那些小惡魔爬出來到空間地點。

“這……該不是又有什麼強大的惡魔想要出來吧?”王兵恐懼地吞嚥了一下口水,卻從這血繭中感受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

而就在這個時候,血繭一陣波動,一隻陌生的犬狀類生物從中鑽了出來,它一出現,就張開自己的嘴巴把血繭的殘留物吞入了腹中。

“汪。”

一聲震耳欲聾地吼叫,犬狀生物便撲向了王兵的身體。

“該死!這是……魔獸?!”王兵一時逃脫不及,就被這犬狀生物壓在了身下,就在他開始擔憂自己命運的那一刻,這犬狀生物伸出自己濕潤的大舌頭狂舔著他的臉蛋。

“這……”王兵心中疑惑,可還是從這隻犬狀類生物身上感受到了契約的力量,當即出聲製止了對方的舉動,“給我住口,從我身上下來。”

王兵釋出了自己的命令,犬狀生物這纔不甘地從他的身上跳了下來。

王兵狼狽地站起身來,看著眼前的生物,開始嘗試釋出一些簡單的命令:“坐下,趴下,起立……握手。”

犬狀生物按照王兵的命令,完全服從他的指令。

尤其是最後一條指令——握手,讓王兵堅信這隻就是他留在外麵的那隻野狗寵獸,可是它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變化!

“莫非,它這是進化了!”想到這裡,王兵開始調用自己第三天賦的力量,開始查探眼前的寵獸。隨著他的手掌放在它的身上,王兵立即收穫了它的資訊:

“寵獸:惡魔獵犬(D級)。寵獸狀態:興奮(一隻吞食了惡魔血液的野狗,完成了生命層次的躍遷)。寵獸技能:死忠(E級),惡魔之影(E級,召喚惡魔的影子輔助戰鬥)。”

看著眼前的資訊,王兵欣喜萬分:“D級的寵獸,如此一來,我豈不是一躍成為了一名青銅級禦獸師!”

想到這裡,王兵似乎想到了什麼,連忙召喚出自己契約的那五個惡魔寵獸。

隨著一陣黑色煙霧瀰漫,那五隻小惡魔被召喚出來,它們一臉垂頭喪氣的模樣。

“都給我過來。”看著它們,王兵語氣嚴厲地說道。

五隻小惡魔相互瞅了瞅,極其不情願地走上前來。

王兵露出一臉詭笑,抬起自己的手掌一一摸過它們的頭頂。

最終,王兵高興壞了:“我的乖乖,這五隻居然是B級的惡魔幼崽!我這是什麼運氣,居然一次性就契約了它們。”

想到這裡,王兵讓它們看看最新進化成功的惡魔獵犬,道:“你們五個給我放點血,我還有四隻寵獸野狗,它們也需要進化。”

五隻小惡魔聞言,立即被嚇得瑟瑟發抖,冇想到它們的主人這麼殘暴,摸了摸自己腦袋上的傷口,五隻小惡魔向王兵發出了求饒的資訊:“偉大的主人,我們知道錯了,請您收回您的命令。如果您有其他的要求,我們一定會儘力滿足。”

“……”王兵黑著臉,一言不發。

五隻小惡魔麵麵相覷,感受到了主人那不可抗拒地威嚴,當即一陣交頭接耳,五個小惡魔紛紛抬手指向了剛剛完成進化的野狗:“偉大的主人,您的這位仆從是個徹徹底底的失敗品,為了平息您的怒火,我們願意為您重新祭煉它。”

“重新祭煉它……”王兵看了一眼蹲在身邊的野狗,心中十分疑惑,“D級的惡魔獵犬,這五隻小惡魔居然有這麼大的口氣。”當即默默地點了一下頭。

可是接下來的事情卻讓王兵犯了難:“偉大的主人,祭煉一個卑微的仆人是需要血食的,如果您能提供足夠的血食,我們一定為您打造一個強大的仆從。”

王兵聞言,臉色變得更加陰沉了,他一揮手重新將那五隻小惡魔給收了回去,嘴裡忍不住絮叨起來:“血食?要這些小惡魔辦個事還真是麻煩?”

而這個時候,天色已經微微泛白。

“就要天亮了,我還是先繼續今夜的工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