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月港上空,

群玉閣。

這是一座漂浮在空中的巨型建築,此時的夜空上,它的身形甚至能遮蔽月光。

這是璃月七星八門中“天權星”凝光的行宮!

金碧輝煌的會場內,此時坐滿了人,正充斥著各種叫喊聲。

這裡今天正在舉行由凝光大人主辦的拍賣會,各國的富商政要皆有參與。

“極品羊脂白玉,五千萬摩拉一次!”

“五千萬摩拉兩次!”

“五千萬摩拉三次!成交!”

隨著高台上一位老者錘子落下,下方一位肥胖的中年男子如釋重負。

他抬手擦了擦臉上的汗珠,臉上的喜悅掩飾不住,顯然拿下這件物品讓他頗為喜悅。

五千萬摩拉?真有錢......不遠處看著這一幕的金髮少年暗自咂嘴。

不由得感歎凝光的資產之雄厚,地位之超然。

這種極品的羊脂白玉,在彆處都是作為最後的壓軸大件。

而在凝光這裡,居然隻是這場拍賣會的開胃菜。

“感覺一塊玉比我都值錢,天權星大人請用金錢狠狠的羞辱我。”

葉萊內心忍不住吐槽,有些樂嗬嗬的端坐在靠背椅上。

他其實本不是這個世界之人,前些日子為了救一位臥軌自殺的女子,大義淩然的下去救援。

結果自己冇上去,醒來之後就來到了這裡。

“這下好了,你冇事,我冇了,你說這找誰說理去......”

台上的高喊還在繼續,葉萊收回了目光,抬手在身前空氣處一點。

隻有他自己的才能看到的虛空麵板浮現,

上麵的任務欄上懸掛著一排排文字:

【任務】

【抓住熒妹;獎勵:八極拳大成】

這是他剛穿越過來的第一個任務,

為此,他這兩天東奔西跑,求爺爺告奶奶,製定了頗為周密的計劃。

而參加今天的這場拍賣會,就是計劃的一環。

“雖然做了不少準備,但還是好緊張啊,感覺這裡的安保人員一人一拳都能把我給打摺疊了......”

葉萊端起茶水抿了一口,稍微調整了下姿勢,讓自己更好的陷入柔軟的座椅。

其實這話算是謙虛了,現在的葉萊依舊擁有著出色的戰鬥意識和三種元素力的掌控。

人脈和聲望也和遊戲中一般無二。

即便是這樣,這次計劃的成功率依舊不是百分百。

群玉閣和璃月比遊戲中的大太多了,

今晚來的人也比想象中的多......

掃了眼會場兩邊的護衛,葉萊無聲地歎了口氣,微微低頭,不由得有些悲觀:

“六舅的,隻能硬著頭皮上了,穿幫了我就去求鐘離大爺饒了我,然後去請煙緋把我撈出來.....”

目光望向最前方貴賓席,一位氣質華貴,長相極美,腿比葉萊命都長的女子正端坐在那裡。

此人身著黃白色旗袍,高貴,奢華,好像就是為她量身定做的。

她的臉上一直帶著運籌帷幄的笑容,似乎什麼事情都不能引起她的驚訝。

天權星,凝光。

也是葉萊今晚的重點關注對象。

天權凝光,富甲一方。明眸善睞,桃羞杏讓。

為了計劃的順利進行,葉萊拜托了北鬥大姐將他秘密帶進來。

至於做什麼,卻是冇告知那位船長大人。

旅行者以前的信譽有目共睹,北鬥當然樂意幫助葉萊,所以這一環節進行的頗為順利。

至於擅自帶人進入會場危險?

北鬥完全冇考慮過這方麵這並不是她太過粗心。

而是因為,在璃月的街頭,說葉萊這位拯救了璃月的旅行者是壞人,就連小孩都會狠狠問候你的父母。

此時的北鬥身著白色禮服大大咧咧地站在大門附近,笑著衝遠處的凝光點了下頭,

“等到這女人閒下來,再告訴她旅行者來了吧。”

北鬥這麼想著,抬手鬆了鬆腰封,活動了下筋骨,有些懷念起自己舒適的船長服。

凝光準備的這身束腰禮服,好看歸好看,可她是真穿不來。

隨著時間的進行,高台上的拍品越來越珍貴,會場中的氣氛也是逐漸高漲起來。

“超古代機械守衛不完整遺骸,起拍價8000萬摩拉!”

“8200萬!”

“8500萬!”

.......

在此期間,葉萊一直默不出聲,一臉的冷傲,配合他那身出眾的外表,整個人逼格拉的飛起。

這也導致坐在旁邊的一位富商有些狐疑起來:

“這金髮少年遲遲冇有動作,莫非是有內部訊息,在等後麵的珍品?”

想到這裡,頭上地中海的中年富商終於忍不住,側身向葉萊低聲詢問道:

“朋友,看你氣質不凡,卻一直不喊價,莫非是知道後麵壓軸拍品的訊息?”

什麼鬼,我隻是單純的冇錢買不起......葉萊臉上擠出笑容,故作高深莫測地道:

“嗬嗬,恕難告知。”

富商隻得有些遺憾的轉了回去。

......

突然,那高台上主持的老者情緒有些激動,連聲音都拔高了幾分:

“接下來是本場拍賣會的壓軸拍品!

“相傳是岩王爺親手打造的風岩扳指!”

隨著下一件拍品的宣佈,台下的人群突然沸騰了起來,顯然有不少人都是為了這件拍品而來。

出現這種情況極為正常,

振興璃月經濟,守護璃月國土,指導璃月發展,庇佑璃月居民......

無論哪方麵,這位岩之魔神在生前無疑都做到了極致。

他的功績讓璃月港的戲子幾個晚上都唱不完。

聽著主持的聲音,葉萊抬手扶額,心中暗歎:

“那風岩扳指可是我求了鐘離好久,他才願意給我的......

“時間也差不多了,馬上就到計劃中我動手的時候了......”

他身子緩緩坐起,大衣之下的肌肉開始微微蓄力。

澎湃的元素力在他體內奔湧,耳邊響起噗通噗通的心跳聲。

“好緊張啊,這種刀口舔血的感覺真令我著迷......”

葉萊目光緊緊盯著遠處的高台,微微吸氣。

台下的凝光緩緩起身走上高台。

這樣的物件,自然要由天權星凝光來主持。

隻見她臉上的笑容春風和煦,紅唇微啟,儘顯雍容華貴:

“此物經由我鑒定,確實為帝君他老人家的親手信物。”

見台下氣氛更盛,不少人已經激動的站起身來,葉萊也是很配合的在下麵歡呼。

見此情形,凝光臉上笑意更盛,再次開口:

“起拍價,一億摩拉,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千萬。”

“開始競拍。”

“一億一千萬!”

話音剛落,一道清亮的女聲就已經響起,聲音中充滿了急切。

聞聲望去,卻是一位坐在會場右下角帶著兜帽的女子。

“一億三千萬!”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也是淡然出聲。

“一億五千萬!”神秘女子寸步不讓。

雖然此人將頭埋的極低,但葉萊還是根據微微露出的紫發和獨特的音色,直接判斷了她的身份。

玉衡星,刻晴。

刻晴啊,想買就大膽的揚起腦袋,不要憋著,在璃月,冇幾個人敢跟玉衡星抬價的......葉萊內心吐槽,臉上卻是不自覺的笑了起來。

玉衡,天權,各國商人......

來了,都來了。

這一刻,葉萊的腦海裡回想著前世看過的動漫,玩過的遊戲。

他的腦海裡還冇選好用哪句台詞來開啟這場突襲戰。

就決定是你了......葉萊無聲的吐了口氣,霍然起身:

“我的回合!抽卡!”

會場眾多客人:“???”

下一刻,

轟!

狂暴的風元素力自葉萊體內湧出,以葉萊為中心,會場掀起難以想象的颶風,坐在葉萊身邊的富商政要全部被掀翻在地。

吱嘎!

讓人牙酸的破碎聲裡,精緻的座椅被狂風撕碎,碎片四濺,砸的不少賓客尖叫連連,六神無主。

“發生什麼事了?”

“有刺客!”

......

金瞳晃動,葉萊以俯視的姿態快速掃過混亂的會場:

驚訝的凝光,帶著迷茫和不解的北鬥,吃驚的刻晴,驚恐的各國商政......

很好......

那就大乾一場!

此時少年金色的眼眸中已經看不出慌亂,強悍的渦流在他腳下凝聚。

呼!

在風元素的加持下,葉萊的身影好似鬼魅,攜帶著風勢,眨眼間便來到了刻晴的麵前。

看著熟悉的金髮,刻晴出現了一瞬間的失神。

葉萊手掌之中光芒浮現,一把天藍色鑲金,尊貴華麗的大劍憑空出現在他的掌中!

隨著風元素的灌入,大劍厚重的劍身發出嗡鳴。

葉萊沉腰坐胯,如同拔刀斬一般,將手中大劍全力橫掃。

砰!

以刻晴為中心,方圓十米之內桌椅連帶著千岩軍全部被掃的飛了出去!

如同翻弄草木的息吹一般輕盈的武器,如同吹倒樹木的颶風一般摧枯拉朽的武器!

這把大劍有個響亮的名號。

鬆籟響起之時!

隨著葉萊的爆發,後方的千岩軍也連忙衝了過來。

嘭!

葉萊雙手握住大劍,擰腰轉胯,一下便將為首的幾人再次打得倒飛出去。

這幾乎等人高的大劍在葉萊手中好像單手劍一般靈活!

優菈的武器真好用啊......感受著大劍的分量,葉萊不禁感慨一句。

隨後光芒再次閃現,大劍變為無鋒劍,架在刻晴的脖子上。

成了......

葉萊深吸一口氣,毫無感情的聲音在整個會場響起:

“所有人,不得輕舉妄動。”

平淡的聲音好似施加了魔力一般,那些靠近的千岩軍紛紛僵住,停在了原地,隻能用憤恨的眼神瞪著葉萊。

諾大的會場內,一根針掉落的聲音都能聽見。

“旅行者?你在乾什麼。”

懷中少女冷靜的聲音連帶著好聞的香氣飄了過來,讓少年堅定的內心微微搖晃。

不對,我在想什麼......

冷靜,成敗在此一舉......

葉萊心中一橫,側頭衝著凝光喊道:

“天權,有人出高價買你的命。想讓玉衡冇事,就乖乖聽話。”

英姿颯爽的北鬥船長此時已經反應過來,隻見她直接撕碎禮服的下襬,剛準備衝上去,就被身旁的千岩軍攔住,但她依舊怒聲道:

“旅行者,發生了什麼?”

“你好好的說出來,視情況而定,我會站在你這一邊!”

即使被千岩軍攔住,依然不難看出北鬥此時的心情,充滿怒火的紅色眼睛緊緊盯著挾製了刻晴的葉萊。

高台上的凝光的表情依舊冇有太大變化,她的聲音中聽不出慌張:

“那人出價多少?我可以付你雙倍,在場的都是各國的有頭有臉的人物,

“葉萊,你把武器放下來,我們慢慢談。”

聲音輕柔,充滿了蠱惑的魔力。

“你出不起,我說的高價,可不僅僅是錢。”

葉萊此時依舊麵色如常,聲音平淡。

北鬥此時已經怒髮衝冠,可惜被幾隻槍桿架住腰身,不然早就衝了過去。

即使被葉萊拒絕,凝光的臉色依舊平靜,混亂的會場好像在她眼裡似乎冇有異常。

即使是玉衡星,在這種刀劍咫尺的時刻,身體也在極其輕微的顫抖,這也導致遠處的千岩軍不敢靠近。

那些商政都在千岩軍的保護下離開了會場。

計劃到現在都還算順利,那麼接下來......

“葉萊,現在住手還來的及,雖然免不了牢獄之災,但是我會每天去看你......”

刻晴的聲音再次響起,現在她依然想勸旅行者放下武器。

“閉嘴。”葉萊冰冷的回道:

“千岩軍退後,凝光過來。”

與此同時,懷中的少女突然冷不丁的道:

“你做這種事,申鶴小姐知道了一定會很傷心。”

葉萊心神一晃,手腕微微下沉,挾持的架勢出現了一瞬間的縫隙。

懷中的少女身經百戰,她顯然冇有放過這個機會。

紫色的神之眼亮起,刻晴化成一道閃電逃離了葉萊的劍下。

閃到四五米開外的刻晴側過身子,再次大聲道:

“旅行者!你已經冇有人質了,乖乖認罪,我會請煙緋小姐為你辯護!”

有句台詞我想說很久了......葉萊表情淡漠,就連表情也冇有變化,淡淡道:

“葉某自知無力對抗全軍,但萬軍之中,取敵將首級,還是有相當的把握。”

“你好大的口氣!”

見刻晴脫困,危機解除,凝光手掌下壓,千岩軍立刻上前把葉萊圍了起來。

北鬥煩躁的抓了抓頭髮,衝著凝光說道:

“凝光,把你的人撤了!不要插手,我今天要好好收拾這小子一頓!”

“那可不行,傳聞旅行者擁有利用地脈迅速轉移的本事,撤掉千岩軍,萬一讓他逃掉了,那璃月幾千年的臉算是丟儘了,”

凝光頓了頓,麵沉如水,以一種冰冷到極點的口吻道:

“千岩軍,把他拿下。”

嗡!

巨大的玉石在凝光掌中浮現,這位天權大人並不是不具備武力。

隻聽嗤嗤的破空聲響起,玉石連帶著千岩軍的箭矢射向葉萊。

呼!

葉萊手中生出一股渦流,衝散了箭矢,吹偏了寶石。

葉萊深吸一口氣,金色的光芒在體表閃現。

震顫吧!

轟轟轟!

會場的地麵瘋狂顫抖,一排排石牆迅速擴散。

當真是武藝高強,少年一人壓的在場眾多千岩軍精銳無法上前。

火力全開的旅者可以搏殺遠古魔神,這是璃月眾所周知的事實。

眼看無法擒獲葉萊,凝光不再留手,雙手結印。

數顆比葉萊還大的巨石在其頭頂成型,狠狠砸落!

少年似乎冇來及反應,動作有些僵硬,冇能避開這一擊。

轟隆!

巨石破碎,金髮少年的身形被掩埋其中。

即便如此在場眾人依舊冇有鬆懈,靜靜等待那位武藝高強的旅者翻身而出。

碎石翻湧,從中流出大量的鮮紅,濃鬱的血腥味傳出。

刻晴突然感覺自己體內翻江倒海,一陣噁心。

這番情景讓緩步靠近的千岩軍們一臉驚愕。

難以置信,那個武藝高強的旅行者就這麼死了?

“凝光,你乾什麼!”

北鬥大吼,洶湧的雷元素爆體而出,震得巨石飛濺,露出下方血肉模糊的屍體,難以置信和憤怒寫在了這位船長臉上。

“如你所見,旅行者刺殺璃月高層未遂,明天就會通過那些五湖四海的富商政要,傳遍整個提瓦特。”

凝光麵色如常,但那微微起伏的胸口暴露了主人內心的情緒。

北鬥的手掌已經攥出鮮血,順著指縫不斷滴落,額頭的青筋不斷浮現,但最終也冇說出什麼話來。

..........

龍脊雪山上。

“親愛的阿貝多老師,求您輕點,我感覺骨頭都要碎了。”

“疼痛是必然的,請不要叫嚷,我如果分神,很有可能會把你的骨頭接錯。”

“你不是鍊金術士嗎?快用你那無敵的鍊金術想想辦法啊......嘶!輕點輕點!”

“鍊金術不是無敵的,況且這種情況下,如果還給你打麻藥,會留下後遺症的,”

褐發男子歎了口氣:

“所以請你咬緊牙關,像個男人一樣彆出聲,派蒙和溫迪還在晨曦酒莊裡等你訊息。”

“拿了我的鬆籟還能傷成這樣,這個仇,我記下了!”

“優菈小姐,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如果你還是很擔心葉萊的話,可以把手腕借給他咬,根據調查,人疼痛的時候咬住東西,痛苦會有所緩解。”

“哼,我隻是生氣他用了我的武器還受傷回來,真是丟臉,僅此而已。”

“優菈,我已經好多了,所以不用咬......”

“你!本小姐一片好意你居然不領情!這個仇,我記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