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猶豫了片刻後,淡淡的道:

“看來你還冇完全恢複,看不了太多啊,

“那是來自世界之外寄宿於時間上的一種生物,一直在妨礙深淵的行動,我稱呼它為時空蟲。”

時空蟲...妹啊,你這取名天賦真的有待提升,

葉萊輕摸額頭,很好的掩飾了自己的情緒。

熒調整了一下姿勢,讓自己更方便繼續開口:

“這種蟲子會在各個世界泡中的時空長河穿行,前往過去,試圖纂改曆史。”

“成功便可以從世界樹中吸收大量的養分,完成進化。”

時空,時間......聽來好高大上的樣子啊,感覺有點聽不太懂......

斟酌了下,葉萊試探性的問道:

“他們能前往過去?那要怎麼抓?”

“隻要能利用深淵的技術,就可以前往那該死蟲子所在的時間段,至於怎麼抓住它嘛......”熒的臉上露出輕蔑一色,

“試圖改變原有事件發展的人或動物,都可以視為時空蟲,比較考驗洞察力。”

“那我如果失誤讓某些事情確實改變了呢?”葉萊顯得有些擔憂。

隻要一個變量,曆史多多少少肯定會有改變,不可能保證一模一樣。

“那也不用太過擔心,曆史也冇有那麼脆弱。”熒耐心的解釋道:

“哥哥,你隻要保證時間節點內,最大的幾個事件的結局不變,保證曆史在往原定的大致方向,世界樹就會自主修複偏差的部分。”

大方向不變,小事情隨意的意思......葉萊脫口而出:

“那我怎麼回來呢?”

“哥哥你消滅時空蟲後,我會有所感應,之後的24小時內,我會儘全力拉你回來。”

熒說這話時一臉嚴肅,顯得格外認真。

“拉回來的概率有多大?”

“百分百,區別隻是付出代價的多少。”熒毫不猶豫的回答。

聽起來不算太難,看來係統也不想讓我死......

簡單來說就是穿越到過去的時間線,保證曆史的正確發展。

應該就是這樣。

以我現在的戰力,隻要不浪,存活率相當大,為了某位三點五尺仙人,可以搞......

想到這裡,葉萊點了點頭,認真問道:

“什麼時候出發?”

“三日後,那時才能精準定位到正確的時間線。”

葉萊摸著下巴,鄭重應了下來,隨即笑著開口:

“熒真是長大了,越來越有大人範了。”

熒輕哼一聲,揚起好看的下巴:

“早日走遍七國,你才能早點理解我。”

說罷,下一秒。

她的身上亮起深邃的光芒。

龐大的能量從她體內湧出,撕碎了搖搖欲墜的風牢。

“那麼哥哥,三日後見。”

手指劃過空氣,一道裂縫憑空產生,熒的身形也消失不見。

葉萊看著熒消失的地方,若有所思:

“這妮子果然有隨時走掉的本事。”

..............

半晌後,

他整理好思緒,轉身朝著上麵走去。

“事情辦完了嗎?”

一道沉穩男聲入耳,葉萊聞聲看去,地窖上方站著一位英俊的紅髮男子,此時正平淡的看著自己。

迪盧克老爺......葉萊笑著回道:

“辦完了,跟她說了幾句話,過兩天,我還要出次遠門。”

“嗯,不要勉強,需要我幫忙的話,說一聲就好。”紅髮男子眼神銳利,整個人散發著強大的氣場。

“這次就很麻煩你了,願意幫我瞞住騎士團。”

“我隻是寫信告知了凱亞那傢夥,之後的事,是他幫忙操辦的,你若想謝,就謝他吧。”迪盧克平淡的說道,“而且,那個酒鬼詩人喝了不少好酒,但所幸他這次派上了用場,就不問他收費了。”

又和葉萊寒暄幾句,迪盧克便以事務繁忙離開了。

臨走前告知葉萊,若是想喝什麼放鬆一下,直接到庫房提,記在他的名上。

迪盧克老爺真是財大氣粗啊,下次我在蒙德打愚人眾時就報他的名號......

告彆迪盧克,葉萊開始認真思考起接下來要乾的事。

在前往消滅時空蟲之前,他還要去趟璃月和稻妻......

這麼想著想著,葉萊邁步走出大門。

剛一出大門,優菈就急切的靠了過來,搞的葉萊有點害羞,而她本人絲毫冇有感到不妥。

“旅行者,怎麼樣了,我聽迪盧克說,你妹妹又走掉了?”她顯得有些焦急。

“本來就冇決定能一直留住她,看了一眼也算是放心了。”葉萊真誠的回道,“這兩天辛苦優菈了。”

聽到這話,優菈下意識後退幾步,白皙的臉蛋染上紅暈,雙手抱胸:

“冇...冇什麼辛苦的,能幫到你就好。”

然後她又有些猶豫的說道:

“那你接下來準備去哪?會在蒙德久留嗎?”

“可能要先去趟稻妻和璃月,之後會繼續旅行吧。”

聞言優菈冰藍色的眼眸黯淡了幾分,片刻後,再次揚起了腦袋:

“是嗎?那就祝你早日和妹妹團圓吧!”

............

稻妻社奉行,神裡屋敷內。

家主淩人把手上的情報遞給身後的妹妹,見她著急的樣子,不禁打趣道:

“對他這麼上心,可是讓我這個兄長,非常嫉妒啊。”

“兄長,不要亂講......”

剛看完手中卷軸放鬆下來的少女,因為這話一下子害羞起來,但她的聲音中都充滿了喜悅。

見妹妹被那旅行者迷成這幅模樣,淩人微微扶額,決定晚上再讓托馬吃一次奇怪的料理。

..................

璃月港內依舊繁華,

來往的行人商販絡繹不絕,討論聲也此起彼伏。

“今天的新聞可真是不少,總務司發表聲明,聲稱前段時間的刺客為彆人假冒,並非旅行者本人,讓各位不要妄自揣測。”

“我就知道旅行者肯定是大好人,哈哈!”

“不會吧不會吧,真的有人懷疑旅行者嗎?”

“......”

諸如此類的對話,在今天各處不知上演了幾回。

這幾日,天權星凝光親自站出澄清“事實”,玉衡星也拿出諸多“證據”。

一時間,前些日子抹黑葉萊的報紙媒體可遭了殃。

很多趁機投機取巧,博人眼球的小報直接被打掉,大報社則是賠了錢併發文道歉。

旅行者的聲望又恢複到了從前。

那位此前好幾天不願唱戲的雲堇小姐今天也是終於重新開了場子,讓一幫老戲迷和一位往生堂客卿拍手叫好。

那位性格怪異的往生堂堂主又像平時一樣,在大街上攔住行人後,就開始推銷起了她的業務,

“往生堂定時大酬賓,購一送一,多購...哎哎哎!彆走啊!”

璃月港上下又恢複了往日的繁華。

這大部分功勞要歸功於葉萊此時眼前的華貴女人。

視角逐漸拉高,群玉閣上空。

倚欄而坐,凝光俯瞰著群玉閣下的大半個璃月港的風光,輕聲詢問道:

“旅者,我這次可是幫了你大忙,你不好好報答我?”

來了......聞言葉萊頓時緊張了起來,賠笑道:

“凝光大人運籌帷幄,一定把我這點小計謀都算進去了,而且我前段時間不是幫您重修群玉閣了嗎?能不能算是抵消了?”

葉萊不斷對著凝光眨著眼,凝光卻好似冇看到一般,

“一碼歸一碼,你讓璃月和我丟了不小的麵子,這筆帳你肯定是要還的。”

語氣輕柔,聽不出生氣的味道,卻讓葉萊肉眼可見的慌了起來,

都說天權星凝光的手眼通天,若是想對付他一個小小的旅行者,想必是手到擒來,想到這裡,葉萊試探性的開口問道:

“那我下次打公子的時候,下重手,把他打成可達鴨,然後報千岩軍的名字?”

“虧你想的出來,那樣的話,璃月和至冬的外交關係會更差。”

輕歎一聲,凝光顯得有些無奈:

“這樣吧,璃月前段時間有批貨在運往稻妻的路上發生意外,

“到了離島之後,船上的負責人聲稱遇到了海盜,被洗劫一空,你去調查一下。”

“若是能把消失的貨物找回來,這件事我就當冇發生過。”

轉動著手中的寶石,凝光給出了一個葉萊冇法拒絕的方案。

海盜?那你不應該去找北鬥嗎?

這倆人關係這麼好,不會想不到吧......

葉萊有些狐疑的看著凝光,猶豫了片刻後道:

“好,一言為定?”

“當然。”

看著眼前笑盈盈的凝光,葉萊莫名感到後背有些發涼。

實在不行,我就去請老爺子救場了,讓他托夢狠狠訓斥你這個壞女人......

趕緊走......

他剛打算溝通地脈,係統提示就跳了出來:

【任務】

【找回丟失的貨物;獎勵:金剛不壞之身】

臥槽,好東西啊......

開心的收起麵板,再次看了一眼麵前的天權星,葉萊的身形一點點變淡,最後消失不見。

待葉萊走後,幾道身影從陰影處走出。

他們伏下身子,畢恭畢敬的衝凝光說道:

“大人,這是旅行者前兩天在蒙德的記錄。”

“知道了。”

抬手屏退幾人,凝光再次看向下方的風光,口中輕輕哼歌,思緒好像飄到了遠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