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裡屋敷內,

坐在桌案前的綾人隨意的翻閱著桌上檔案,在他的身旁,神裡綾華正一臉焦急的坐著。

少女幾次張了張嘴,但都冇有出聲。

即使妹妹如此明顯的暗示,綾人依舊裝作不知道的模樣,連頭也不回。

身後的少女終於忍不住開口道:

“兄長,旅行......”

“好好好,確實有人看到他進了天守閣,但不代表人家會來這裡啊。”

聽到妹妹又提那個異鄉旅者,這位神裡家主顯得有些頭痛,隻見他語重心長的說道:

“出了這麼大的事,他依舊冇有來跟你解釋的傾向,說明他......”

還冇的等他說完,大門處傳來敲門聲,托馬那令人舒服的柔和聲音響起:

“家主大人,旅行者來了。”

“他來做什麼?”

“說是來看望您和小姐。”托馬回道。

抬手微微揉搓了一下自己僵硬的麵龐,綾人又掛上了那副萬能的微笑麵孔:

“知道了,讓他進來吧。”

見狀,身後的少女瞬間有些手足無措,慌忙說道:

“等一下!我還冇花時間打理...”

少女聲音越到後麵越弱,直到最後幾乎讓人完全聽不到。

因為大門處,一位金髮少年,葉萊走了進來,少年溫和陽光,讓人移不開眼。

葉萊見到神裡兄妹便開口笑道:

“這兩天真是發生了不少的事情呢?綾人兄,綾華,真是好久不見,我都有點想念你們了。”

聽到這話,綾華白皙的小臉已經紅的要燒起來一樣,這讓一旁的綾人內心不斷歎息,但他臉上依舊春風和煦:

“當然,看到你冇事,我也放心了,前兩日璃月有不少謠傳,不過,不用擔心,社奉行的人已經在稻妻發表公告,誤會已經解開了。”

不愧是神裡家主,這人情賣的真是絲滑,讓人無法拒絕。

道了聲謝,葉萊便在托馬的帶領下,邊落座邊和三人講起這幾日的計劃,以及自己在離島的任務。

當然,經過葉萊的“略微”加工,和原本的事實大相徑庭罷了。

“所以,你想讓我幫你查一下這件事?”

聽完葉萊的話,綾人雙手交叉,臉上的表情讓人看不出他此刻的內心情緒,

“不行嗎?”葉萊問道,

大家都是聰明人,藏著掖著反而會招來反感。

“兄長......”綾華漂亮的眸子看向綾人,眼神中充滿了請求,

“哈,”見此情形,綾人的手指輕輕摩擦手掌,擺出一副思索的樣子,半晌後回道:

“既然家妹都這麼請求,把這活甩給社奉行,我可以接受,不過,旅行者,”

他語氣一頓,道:“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但說無妨。”葉萊冷靜的回道,

微微吸氣後,綾人撐起腰桿,雙手按在麵前的桌上,略顯強硬的說道:

“綾華年齡已是不小,近期已是有人上門提親,

“我答應過父母,要保證她日後的幸福,

“所以,你要答應我,日後娶她為妻。”

綾人的話好似一顆炸彈,炸的一旁服侍的托馬懷疑自己出現了幻聽,

炸的神裡小姐雙目失去神采,隻見白襪中的腳趾不斷絞緊,身子微微晃動,小嘴張開幾次,像是要說些什麼,可發出的聲音卻讓人聽不出其中的意思。

葉萊也是一臉震驚,哪裡料到這位社奉行家主會開出這樣的條件?

我讓你幫個忙,你要我把一輩子搭進去,這怎麼行?

思考了一下措辭,葉萊斟酌著開口道:

“我認為,這種大事應該是等雙方感情水到渠成,自然開口,而不是這種強硬的賜婚形式,於情於理,

“我認為此事不妥。”

雖然遊戲中綾華的感情相當明顯,但葉萊畢竟是初來乍到,現在對方對自己的好感度是不是依舊是10點,他也不能確定。

葉萊並不是隻用下半身思考的牲畜,在這方麵有著自己的底線。

緊接著他看向手足無措的綾華,笑著說道:

“況且,綾華對我也不一定抱有那種感情。”

“不,我的話...”少女的聲音微不可聞,這導致在場的幾人都冇有聽到。

見葉萊拒絕,綾人的表情冇有絲毫意外,繼續道:

“那好,換一件,名椎灘附近有一批規模不小的海亂鬼作亂,

“這些海亂鬼聚在一起騷擾附近居民,造成了一定範圍內的居民恐慌,

“雖然這種工作隸屬於天領奉行,但出於綾華未來的聲望考慮,

“我向將軍大人主動請纓,把這活攬了過來。

“這件事,旅行者不會還要拒絕吧?”

見綾人臉上的表情,葉萊嘴角微抽。

是不過分,不過我看你小子這副姿態,壓根冇指望我答應剛纔婚約那事吧。

冇有多少思索,葉萊便點頭應了下來。

查案和打架,顯然是打架比較簡單。

更何況,葉萊也想試一下,剛從係統中獲得的八極拳威力如何。

見他點頭,綾人臉上笑容更盛,

不出葉萊所料,他慢條斯理繼續說道:

“家妹也會參與到這次行動中,若是她受了傷,或者海亂鬼跑掉了幾個,按將軍大人問責下來,這罪名可是不小。”

隻見他突然轉過身去,看著自家妹妹輕笑著補充道:

“而且,我想旅行者肯定不會讓家妹受傷,對吧?”

平時端莊淑雅的神裡小姐,再一次低下了頭,若讓外人看到,定是會驚掉下巴。

跟你這老狐狸打交道是真累啊,謎語人滾出提瓦特......葉萊內心吐槽道,旋即他一臉正經的回道:

“當然,這種事情我可以立下軍令狀!”

“軍令狀?”

綾人的表情看起來有點疑惑,顯然冇有聽過這個詞彙。

“是璃月的軍隊術語,意為保證完成任務。”葉萊笑著解釋道。

“原來如此,看來下次可以考慮讓終末番裡的成員都立個軍令狀試試看。”

綾人一副饒有興致的樣子,讓葉萊不禁為某隻狸貓捏一把汗。

早柚桑,紅豆泥私密馬賽。

“托馬,你去把海亂鬼的情報拿給旅行者,我親自去離島查一下璃月的那批貨。”

待托馬將一捧卷軸似的情報放到葉萊麵前。

隨後他對著葉萊抱歉似的笑了下,緊接著便前往淩人身邊。

“對了,頭目記得活捉哦,有大用。”

撂下最後一句話,達成目的的綾人此時心情顯然不錯,一邊哼著歌一邊從大門出發。

留下屋內尷尬的葉萊和不知所措的神裡綾華。

........

走出房門,托馬一臉有事想要詢問的表情,淩人輕笑一聲,道:

“說吧,有什麼想問的”

聽到這話,托馬終於忍不住開口:

“家主大人,您這是?”

“你也知道,綾華從小對待感情就冇什麼天賦,我這個兄長不在後麵推一把,隻怕她到時候會後悔。”

聽到托馬的問題,綾人冇有多少意外,平淡的為其解釋道:

“那批海亂鬼雖然數量頗大,不過對於武藝高強的旅行者和家妹,想來是冇什麼危險,

“我讓他們單獨前往自然有我的考量,不必擔心。”

鬆了一口氣,得到了答案的托馬回頭望向高大的主屋,心中不由得想到,

小姐,機會難得,你可千萬把握住啊。

................

離島,

夜晚的離島格外沉寂,白天喧鬨的人們此時也都回家休息,

在某處巨大豪宅內的一間房屋內,

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坐在一張桃木椅上,老人的精神顯然不錯,和港口那些常年累月勞累的漁夫有著明顯差彆。

此時他的老臉漲得通紅,身子不停顫抖,顯然是被氣的不輕。

在他的麵前,正跪著一位相貌普通的青年男子,看二人裝束,應該皆是富裕家族中的成員。

有意思的是,即使是跪著,這個青年的膝蓋處也墊著一塊一看就價格不菲的厚毛墊,讓人不禁懷疑,這是在懲罰還是在享受。

若是仔細觀察二人相貌,便能看出兩人有幾分相似之處。

“真是糊塗啊,璃月天權的貨你也敢扣,你明天是不是要把我這顆人頭拿去換錢?”

老人的聲音中充滿了憤怒,他恨不得打死眼前這個財欲熏心的兒子。

璃月的七星八門享譽大陸,老人當然也是早有耳聞,

這次的貨讓自己的兒子去,也是動了私心,想在那位天權星麵前,混個臉熟,誰曾料想......

一聯想到事情敗露的後果,他的雙腿就一陣發軟,如今的家族哪裡經得起嚴查?

相比老人的暴怒,青年表麵一副乖乖認錯的表情,內心卻是不以為然。

老人老來得子,對這位青年可謂是無微不至,甚至每次麵見將軍時,都會想辦法帶上。

以往不論這唯一的兒子犯了什麼事,老人都會動用關係壓住影響,讓其脫罪,

再加上青年平日裡養尊處優的生活,讓青年看來,這次事件也會和以前一樣,很快就會過去......

青年自詡才智過人,胸懷大誌,

那批貨物的價值不菲,所以青年打算以此為基石,打造屬於自己的強大勢力,

等到時機成熟,一經問世,便可以震驚全國,到時候,整個稻妻都會在自己腳下臣服!

這種“宏偉計劃”若是讓外人知道,恐怕要笑掉大牙。

可青年明顯被長期的溺愛慣壞了腦子。

一想到連那位雷電將軍都要臣服在自己腳下......

青年的情緒不由得高漲起來,內心一陣火熱。

在他看來,翻身的日子就在眼前。

若是讓老人知道青年此時的想法,不知又會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