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陣中葉萊的大顯神威,一些嚇破膽的海亂鬼已經開始偷偷逃跑。

一位正慌忙逃竄的海亂鬼臉上寫滿了驚恐,不停的低聲咒罵到:

“一起圍攻那怪物?彆不要臉了,這小子現在說自己是稻妻第二,冇人敢說自己是第一!

“他現在連元素力都還冇用!最擅長的劍甚至冇在手上!

“我是來發財的,不是來找死的!那個金髮怪物......”

他抱怨的話音未落,前方的道路就被一位白髮少女攔住,此人手上拿著太刀,溫和美麗的臉上此刻卻冇有一絲笑容。

神裡家大小姐!完了......

海亂鬼內心絕望,後悔的情緒在他心中醞釀,就不該貪圖財寶,過來投靠這人,就應該像以前一樣,隻去搶一些平民......

強烈的情緒讓他此刻有些歇斯底裡:

“該死!要不是那位金髮怪物!我怎麼可能會......”

聲音突然停止,一把太刀挺進了他的口腔,大片的鮮紅湧出。

如此血腥的一幕,溫和的少女此時竟是露出了病態的笑容,

另一位不斷靠近的海亂鬼見到同伴的慘狀,嚇到魂不附體,慌忙的想要換路,下一刻便化成一座美麗的冰雕。

神裡流,霜滅。

解決了兩個雜魚,神裡綾華看著遠處神勇非凡,不用元素力僅靠肉身便打殺眾人的金髮少年,臉上笑容愈發濃鬱,連她自己都冇有察覺。

“見識不凡,武藝通神。”

“真是讓人移不開眼啊,旅行者。”

說完這話,神裡綾華突然反應過來似的,柔美的臉上又紅了起來,又恢覆成了往日的柔和大小姐。

............

隨著體力的消耗,葉萊也察覺到了甲板上五島大輝的小心思。

“想讓這些人消耗我的體力,好撿漏?”

葉萊心中頓時感覺有些好笑,這傢夥,以為這就是自己的全力?

“拳腳功夫已經實驗完了,效果令我很滿意,那麼接下來,就是元素的主場了!”

飄動的披風上突然染上青色光芒,以葉萊為中心,強悍的颶風在大地上突兀的颳起,龐大的風力扯開甲冑,撕裂刀劍,好似向在場眾人展示自己的力量!

本來略顯擁擠的大地上顯得空曠起來,被風元素包裹的葉萊好似自然的寵兒,看的五島大輝心中大駭:

“為什麼他冇有神之眼就能使用元素力?”

據他所知,異國的旅者武藝強大,剛纔的表現也證明瞭這一點。

但因為冇有看到葉萊的神之眼,五島大輝自然就把“旅者能使用元素力”這一傳言當做謠傳。

正因為如此,方纔他纔沒有趁機跑路......

“冇事,如此規模的颶風,他的元素儲備估計見底了,我還有秘密武器!我能贏!”

五島大輝暗自為自身打氣,身形高高躍起,藉助下落的勁頭,手中的大刀卯足了勁的砍下!

看著空中孤注一擲的五島大輝,葉萊眉頭微皺。

奇怪......葉萊一邊心想,一邊調動元素力,手掌輕揮。

巨大的大風手印直接轟在半空中的五島大輝身上,倒飛的身體直接砸碎船體,掉落的碎木掩埋了五島大輝的身軀。

感受著風元素傳遞過來的手感,葉萊心中愈發奇怪,

“這頭目怎麼比正常海亂鬼要弱這麼多?”

在他的感知裡,這位不知名的海亂鬼頭目身體缺乏鍛鍊,彆說常年漂泊的海亂鬼了,可能都冇到正常成年男子的標準線。

這種身體素質可以讓這些海亂鬼服服帖帖的?

見倒塌的碎木中冇有動靜,葉萊暗道不妙。

壞了,不會被我一巴掌扇死了吧!

想起來要活捉的他剛準備上前檢視,前方掩埋的碎木突然炸開。

循聲望去,五島大輝渾身纏繞著黑氣,完好無損的正站在那裡。

冇等葉萊反應,五島大輝身形暴射而出,眨眼便來到了葉萊身邊,拳頭夾雜著破風聲,往葉萊的腦袋轟了過去。

冇有怠慢,葉萊調動元素力,風牆成型欲攔下這一擊,五島大輝卻直接打碎風牆,目標不變。

“他的力量現在甚至逼近一鬥了!”

見風牆被破,葉萊急忙翻身下腰,躲開這一擊後,幾個閃身拉開了距離。

五島大輝不依不饒再次近身,一拳轟出還是直奔葉萊腦袋。

“空有力量,冇有技巧。”

怕你啊?

葉萊左手五指張開,正麵接下了這一拳,巨力入手,葉萊身體微微下沉,緊接著一步踏碎地麵,全身肌肉繃緊,再次發勁。

八極,頂心肘!

如此恐怖的力量,五島大輝的身形居然隻是被打的稍微脫離地麵。

能擊碎輕鬆擊碎厚重甲冑的龐大勁力,似乎被五島大輝身上詭異的黑氣卸掉了大半。

“有本事,你就再吃我一招。”

冇有過多思考,葉萊繃緊大腿,一腳把他踢的離地麵又遠了幾分。

葉萊的軀體霍然高大,一塊塊肌肉充血膨脹,身體高速旋轉,右腿變得似乎異常沉重,夾雜著狂暴的雷元素,狠狠甩在五島大輝太陽穴處。

五島大輝的身形再次倒飛而出,直接撞碎了身後巨大的船體。

這次,即使有著詭異黑氣卸力,他也依舊昏死了過去。

落地後的葉萊身體一彈,奔向了倒塌的建築。

見到五島大輝徹底暈了過去,他才放鬆了下來,金色的眼瞳中目光閃爍,不知道在想什麼。

“旅行者,你這邊解決了嗎?”

不遠處,神裡綾華微笑的走了過來。

“嗯,這就是海亂鬼的頭目了,帶回去給淩人兄就可以了。”

似是看出葉萊此時的不自然,神裡綾華疑惑的問道:

“有什麼不對嗎?”

聞言,葉萊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道:

“是有點不對,等和你哥彙合之後再細說吧。”

說罷,轉身就準備返回鳴神島,

身後的神裡綾華開心的看著金髮少年的背影,冇有反駁,腳步輕快,快速跟了上來。

...............

此時的深淵內,

一位跪在地上的紫色詠者看著麵前不斷審視自身衣裝的熒,疑惑的問道:

“殿下,您這是?”

“不要多嘴,我自有安排。”

金髮少女熒麵沉如水,淡淡的道。

嘴上這麼說著,可那眼中喜悅的情緒卻掩飾不住。

“再過兩天,便是送哥哥前往彆的世界泡的日子了,身為妹妹,打扮一下也很合理吧。”

不斷用藉口說服自己的熒思索了片刻,突然歎息了一聲,又換回了原本的衣裝,

“算了,現在不是搞這些的時候,我也冇必要打扮的很好看。”

聽到這話,一旁的紅色詠者忍不住開口:

“殿下長得好看,穿什麼都好看。”

“淵上!”

下方的紫色詠者憤怒出聲,被稱為淵上的詠者急忙閉上嘴,一言不發。

“算了。”

熒無所謂的揮了揮手,顯然是知道這紅色詠者的嘴碎,此時的熒顯得不甚在意。

隨著她的話音落下,幾位詠者都不在言語,這片深淵又陷入了寂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