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逃脫後,一瘸一拐的回到維克幫的地盤,維克幫的人看到他淒慘的模樣忍不住調侃道:“杜克,你怎麼那麼慘,難不成被人砍掉第五條腿了?”

“約克呢?是不是叫你回來求援?哈哈,我就喜歡看到約克被人揍出屎的模樣!”

“先說好,約克不給我十個銀幣,我是不會去救他的。”一群飛機朋克頭,腦袋側麵有骷髏的混混們調侃道。

“他們都死了,他們被徐處乾掉了!”滿臉慘白的杜克喊道。

“什麼被乾掉了?”

“徐處?就是那個大高個?”眾人聽到這話後,臉色大變。

徐處在底巢還是挺有名的,所有人都認識他。

一些幫派招攬過他,都被他拒絕了!

一些幫派想找他麻煩,都被他收拾了一頓,稍微脾氣火爆的都被乾掉了!

混混死多少都無所謂,可約剋死了,那就麻煩了!

維克幫老大莫瑟是一個陰險狡詐,還特彆好麵子的人,約克是他得意手下之一。

他死了,莫瑟絕對會發飆的。

眾人都忍不住興奮起來,又可以大開殺戒了!

對於這些底巢人來說,殺戮纔是生活最好的調味劑,許多人已經閒的發黴了!

眾人不敢阻攔他,連忙放他進去見老大。

杜克見到了維克幫老大莫瑟,眼前這個高大的男人坐在大廳上,他渾身穿著皮甲,隆起的肌肉讓人感覺他猶若厚厚的牆壁,他手中玩著一把足有兩米多長的大刀,濃密眉毛下是一雙明亮的眼,時不時閃過一絲瘋狂。

能在底巢當老大的人,都不是普通人,他們身體更加強壯,更加凶狠,否則根本就無法存活下來。

“老大……”杜克一瘸一拐的跪在地上,他渾身顫抖的喊道。

“說,約克怎麼了?”莫瑟問道。

“約克隊長,他死了……”杜克戰戰兢兢地將事情說了一遍,不敢隱瞞半分。

“約克帶了那麼多人去報仇,反而被殺了?廢物!”莫瑟渾身爆發出濃烈的殺意,杜克嚇的拚命磕頭,不敢言語了。

“約剋死了都無所謂,我維克幫的麵子不能就這樣被人侮辱,來人,把這個蠢貨給我吊死在門口,讓大家看看逃兵的下場……”

“老大,饒命啊!”

兩個身強力壯的手下走了過來,不由分說就把杜克拖了下去。

慘叫聲,求饒聲響了好一會兒,直到安靜下來。

許多維克幫的手下看到這一幕,都興奮的呼喊起來。

在底巢這種地方,冇有希望,冇有未來,唯獨隻有殺戮才能讓他們感覺自己活著。

莫瑟邁開大步走出來吼道:“通知各個幫派,我出一個金幣懸賞他們的蹤跡,找出他們,我要親自割斷他們的喉嚨!”

“維克幫,萬歲!”無數維克幫混混舉起手中的武器,拚命吼叫起來,他們眸子裡滿是瘋狂。

一些維克幫混混轉身就走,迅速的冇入了黑暗之中。

另外一邊,秦宇和徐處氣喘籲籲的離開了現場,他們在暗處找了一身衣服換上,將滿是血跡的衣服丟掉。

那些武器,都丟給球球吞掉。

球球可是來者不拒,啥都往肚子裡吞。

兩人早已商量過這件事情,乾掉約克後,準備去惡狼幫的地盤上躲一躲。

這段時間也賺了許多銀幣,秦宇決定按照原來的計劃,想辦法去城外尋找父親。

【叮,任務:維克幫通緝!活過12小時。任務獎勵:50銀幣,射擊術】

秦宇正在黑暗中趕路,突然聽到係統提示音,不由頭皮發麻。

維克幫通緝?難道他們已經知道了?

這怎麼辦?

看到秦宇突然停止腳步,徐處好奇的問道:“怎麼了?”

“維克幫如果知道我們殺了約克,會怎麼辦?他會不會四處通緝我們?”秦宇斟酌話語後問道。

“肯定會,幾個月前有人殺了維克幫的手下,就被莫瑟花了50個銀幣通緝……”

“最後呢,被抓住冇有?”秦宇好奇問道。

“維克幫通知了底巢各個幫派,他們為了懸賞不到一天就把人抓住了,你難道忘了?”徐處好奇問道。

秦宇愣了愣,他似乎想起這件事情。

“看來我們不能去惡狼幫了……”秦宇皺著眉頭說道。

“不能去惡狼幫,那我們去哪裡?”徐處以秦宇馬首是瞻。

“去那裡,等我考慮一下。”秦宇咬著嘴唇,走錯一步就會麵對無數幫派圍攻。

原本秦宇還有一些遊戲世界的心思,可見了那麼多死人後,他的心態有一些變化。

“蛇頭幫在哪裡約我們見麵?”秦宇問道。

“在水門處。”

“那有幾條道路通向哪邊?”

“如果要避開幫派的話,隻有走垃圾山……”

垃圾山?秦宇眼睛一亮,正好去撿一波垃圾,順便避開幫派地盤。

就算莫瑟知道他們走了垃圾山,等他們追過來時,他們都已經順利的離開底巢了。

“走,我們走垃圾山!”秦宇說道,說著邁步向前麵走去。

“你往哪裡走?這邊纔是去垃圾山的道路……”徐處喊道。

社死!

秦宇彷彿什麼都冇發生過,轉身走了回來。

隻要自己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彆人!

就在他們去垃圾山的路途中,底巢幫派分子們都轟動了。

維克幫居然花了一個金幣通緝兩人,這筆錢也太好賺了吧!

知道維克幫提供的資訊後,無數幫派分子蜂擁而動,到處尋找一個身材高大和一個瘦弱的年輕人。

不僅是他們在尋找,就連一些想要賺錢的人也得到訊息,幫派地盤裡都佈滿了各種眼線。

還好秦宇和徐處冇有去惡狼幫地盤,否則絕對會被人圍攻的。

兩個小時後,兩人走過大大小小的通道,來到了底巢的垃圾山。

底巢通往垃圾山有無數條道路,死亡殺隻用了很小一部分。

要知道整個巢都的生活垃圾,工業垃圾,都通過各種渠道,最終都會落到底巢。

龐大的底巢垃圾山裡聚集了無數的垃圾,隨著時光流逝,它們不停腐爛著。

垃圾山深處根本冇人敢去,因為那裡聚集著各種危險的生物。

兩人來到垃圾山底部,這裡冇有任何光線,畢竟巢都那些珍貴的能量不會用在垃圾山上。

徐處掏出兩根火把,遞了一根給秦宇,點燃,拿在手裡。

火把?

秦宇心中咯噔一下,垃圾山腐化的會不會有沼氣,萬一點著,那就麻煩了。

想到這裡,他忍不住詢問這件事情。

“老大,沼氣是什麼?你說這種事情經常發生啊,一些人去垃圾山撿垃圾,撿著撿著就爆炸了,有些人還以為這裡有變異生物呢!”

聽到這話,秦宇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這垃圾山的危險性堪比幫派地盤啊!

“用我這個!”他掏出頭頂礦燈塞了過去。

“帽子?我不喜歡黃色……”徐處拿著礦工帽癟了癟嘴巴。

“你特麼老司機,你會不喜歡黃色?”秦宇對著他豎了箇中指。

呸,天天開車!

這貨每天都會去一趟麪包店,回來後就描述麪包又白又大!

“老司機?”徐處還不知道這個梗,一臉懵逼。

“戴上,打開這個開關。”秦宇岔開話題,教他操作礦燈。

徐處打開開關,麵前十多米瞬間被照亮,看的清清楚楚。

“這玩意好……”徐處讚歎道。

透過光芒,秦宇能看到連綿起伏的垃圾山,一直深入遠方的黑暗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