嘀!

主裁判吹著哨子一路跑來,毫無爭議的給莫裡奇出示了一張黃牌。

聖雷莫球員們無怨無悔,但還是快速拉走了還想繼續嗨的莫裡奇。

大哥,可以了,喝瓶冰闊落,踢完比賽再罵好不好?

同樣的,馬拉西球場北看台上簡直堪稱山呼海嘯,十級地震!

他們從未被如此挑釁過。

哪怕是和熱那亞的同城德比,他們都冇有如此憤慨過。

他們竟然被對方按在地上爆錘之後,還遭到了辱罵?

“這難道不應該紅牌罰下?”

“該死的,不要攔住我,我要殺了這個混蛋!”

“他簡直就是一個垃圾!”

“給我剷斷他的腿!剷斷!”

桑普球迷甚至朝球場上扔下了很多硬幣和垃圾。

他們受不了這樣的委屈!

但很快,聖雷莫球迷也終於適應了“大球場”,開始發聲。

“乾得漂亮,莫裡奇!”

“陸,這腳傳球你太特麼像貝斯特了!”

“打爆他們!”

“殺瘋了!衝啊!”

“這就是聖雷莫!”

他們的聲音,同樣炙熱!

同樣嘈雜!

但唯一不同的地方在於。

馬拉西球場南看台上,當聖雷莫市政球場旁邊的小酒館老闆布朗尼這種鐵桿粉絲豎起自家粉絲會旗幟之後,聖雷莫球迷所在的南看台這邊竟然飄蕩起了統一的回聲。

頭髮花白的布朗尼搖旗高呼:“聖雷莫奇蹟!”

南看台全部球迷大喊:“正在起航!”

轟!

正在起航!

四個字,讓無數非大城市的球迷淚目。

莫裡奇的嘶吼,南看台的口號,這些代表著什麼,懂的人都懂!

聖雷莫,真的應該成為一支偉大的球隊。

因為,不是隻有大球隊纔有做夢的權力的。

不是隻有大城市的人纔有做夢的權力了。

天空電視台的主持人正在直播解說這場比賽。

也就是和馬涅羅因為聖雷莫的比賽而發生不愉快的那位主持人。

他當時各種譏諷陸陽和聖雷莫。

但說來奇怪,此後聖雷莫的比賽,就算他冇有解說,他也一場不落的看了。

越看,他就越控製不住自己的心態。

因為他明明是一個那麼討厭那種狂妄的人,明明是一個陸黑。

怎麼竟然會覺得有時候,陸陽也不是那麼的可惡?

這種情緒一直醞釀在他心頭,在剛剛聖雷莫看台上飄出“正在起航”四個字的時候,他突然就繃不住了。

正在解說本場比賽的他直接嚎啕大哭。

旁邊的嘉賓都懵了。

你是買了多少桑普多利亞贏?

但莫名的,很多看球的球迷,尤其是不太喜歡陸陽和聖雷莫這支球隊的球迷們,卻非常理解這位主持人的心理。

他們也一樣有些繃不住了。

因為他們終於看懂,原來……自己就是聖雷莫!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或許就是在大家知道意大利杯八強中隻有聖雷莫一支低級彆球隊的時候開始,聖雷莫真的變成了奇蹟的代名詞。

而且是代表所有弱者的一個奇蹟!

隻要你在生活中、工作中、學習中有過成為弱者的那一刻,哪怕隻是那一刻,你就無法忽視聖雷莫給你帶來的巨大慰藉。

它讓人相信,這個世界還有光!

……

桑普的水手們的憤怒並冇能持續多久。

幾分鐘後,主裁判吹停比賽,進入中場休息時間。

雙方球員回到各自更衣室。

“好了,乾得非常漂亮,夥計們!”陸陽走在最前麵,站在門口,一一和隊友擊掌,“我們快要做到了,我們馬上就要錘爆意甲球隊了!”

“納吉,下半場繼續保持,不要給我搞事情!”

“帕拉西奧斯,那顆丟球與你無關,是我的問題。”

“賈拉德,這場比賽你們後防線的零封獎我用我的進球獎來給你們補上!”

“費爾南德斯,你小子乾得漂亮!”

“索格爾,辛苦你了!”

“貝契爾奇,你正在變得炙手可熱!”

“另外,替補席上的球員們,下半場興奮起來,我們的優勢守不守得住,就看你們了!”

講真的,站在陸陽身邊的索圖覺得自己有點多餘。

要不你把戰術也一起講解了?

等於說我這個主教練就特麼是一個人形立牌?

這難道不是我的工作?

“咳咳,大家注意一下,我說一下下半場的比賽安排。”莫裡奇在更衣室裡扯過白板,開始在上麵寫寫畫畫。

“桑普多利亞壓力很大,他們的主帥做出了調整,也有一些收穫,但他們距離勝利還有很遠。”莫裡奇道,“以他二十四分鐘換人的風格來看,下半場一開場他就會用掉最後一個換人名額。”

“而我斷定,他會換上一名防守專家,來盯防我!”

“下半場他們開球,他們的勢頭會無比勇猛。”

“我們要頂住他們的開球殺。頂住之後,除了索格爾之外,其餘所有人回收,我們在自己半場嘗試控球。”

“到時候陸陽主要來串聯球隊,大家有什麼臟球都給他!”

臟球,意思是那種比較難處理的球,比如麵臨對方持續性的多名球員的包夾。

第一傳,對方兩個人搶。

第二傳,對方就有三個人搶了。

第三傳,對方四個人包夾。

這時候基本上很難再出球的。

但也有球員個人能力比較強、視野很好、大心臟,擅長處理這種球,可以把足球從人群中摘出來,或者製造對方防守犯規從而化解風險。

或者有扛著對方大腳解圍能力等。

就算最後被對方斷球,也都能夠儘量讓對方斷球區域遠離威脅區域,然後立刻投入反搶。

洗臟球,指的就是把足球傳給擅長解決包夾問題的球員。

而陸陽,就是聖雷莫洗臟球的第一人。

莫裡奇的掌控力,體現在,儘量讓隊友接球之後環境舒適,減少臟球的出現。

冇有這樣核心的球隊,你會發現他們雖然也傳球,但傳兩三腳就不得不開大腳解圍了。

這就是因為他們缺乏一個能夠考慮隊友環境的組織核心。

但要是論洗臟球,莫裡奇遠不如陸陽。

陸陽的視野,有時候莫裡奇都難以理解。

莫裡奇還需要不停的左顧右盼才能夠完成對球場的洞察。

但陸陽有時候真的哪怕從未往後看,也能夠精準的判斷出一些局勢。

這一點,在陸陽剛剛那記“J羅的彎刀橫傳球”上體現的很明顯。

陸陽當時是無視野的。

他被對方球員遮擋,而莫裡奇也被對方球員遮擋,這是雙重視線盲區。

但陸陽卻能夠一腳彎刀讓足球越過兩人,來到莫裡奇腳下。

絕對不僅僅是一個牛逼就可以概括的。

這記傳球,絕對是世界級的!

當然,對於“莫指導”的偏愛,陸陽隻想說,MMP!

臟球洗多了,老子受傷了怎麼辦?

本陸和你莫可不是一個量級的球員,那就不能特殊照顧我一下?

冇有你莫,本陸兩平十幾勝,一敗難求。

冇有本陸,你莫帶隊可是剛剛相反的,難求一勝。

莫裡奇看見陸陽翻了個白眼,聳了聳肩膀:“當然,你也要保護好自己,你要是受傷了,我可能會被索菲亞雇人打悶棍的。彆問我為什麼有這種猜想。”

“六七十分鐘,這個時間點很關鍵,大家一定要注意。”

“為了做到更好的控球,我們這場比賽的跑動會比以前多,我們不是技術控球,而是體力控球,所以大概在六十分鐘的時候,我們就會進入疲憊期!”

所謂疲憊期,其實有很多種稱呼。

指的是球員在球場上全力踢球一段時間,進入體力衰竭期之後,會有一種非常強烈的不適感和疲憊感。

喜歡長跑的人應該很能理解。

在球場上,這種情況大概會在七十多分鐘左右出現。

但其實隻要熬過那幾分鐘,球員就又能夠恢複一些狀態,堅持戰鬥下去了。

這個問題,至今在足壇其實都還是有爭議的。

那就是……疲憊期,是否就是球員正常踢足球應該遵守的時間限定。

因為這是身體對球員的預警,告訴球員,你很累了,你需要休息了。

可以說,每一個戰鬥九十分鐘的球員,不管輸贏,都用自己的意誌力贏了自己的身體。

國際足聯和部分科研組織正在研究和推動足球規則的改變。

雖然聽起來很扯淡,但允許一場比賽擁有更多的替補名額、隨時更換球員、縮短上下半場比賽時間等等提議,和這個疲憊期,不無關係。

“我會在六十分鐘前後看情況換人。”索圖開口,表示自己還在,他知道莫裡奇想說這句話,但莫裡奇不能說。

因為這是莫裡奇對索圖主教練權力的尊重。

莫莫是個好孩子。

但如果你能把戰術白板還給我,那就更好了。

“好的,巴伊紮米,韋爾薩奇,貝雷特利,不出意外的話你們會分彆替換下費爾南德斯、拉圖伊迪和貝契爾奇……但貝契爾奇那邊,我希望你能夠再堅持一段時間,撐到七十五分鐘左右。”莫裡奇開口。

貝契爾奇在場上的副核作用還是比較明顯的,而且今天的比賽強度,貝雷特利未必能夠堅持三十分鐘。

太高強度了。

“這裡,重點是你,韋爾薩奇!”莫裡奇看著韋爾薩奇,“換你上來……不是讓你防守的!”

韋爾薩奇心頭一凜。

感覺空氣都凝重了不少。

他會對位換下拉圖伊迪。

拉圖伊迪是左後腰,考慮到莫裡奇的中場踢法,拉圖伊迪也就是單後腰。

韋爾薩奇上去,不是去防守的?

這……

陸陽聽著莫裡奇的戰術安排,差點冇笑出來。

終於還是來了嘛……果然最頂級的主教練,一定要經曆一次無腰陣。

可以小莫,這就整起花活兒來了!

也幸好這不是意大利杯決賽,不然陸陽一定爆錘莫裡奇。

事實證明,無腰陣……起碼是不適合決賽的。

……

下半場開始。

果然不出莫裡奇所料,桑普直接對位換上了一箇中場,六號球員。

這名球員也是桑普主力中場之一。

他一上來就盯著莫裡奇,用意不言而喻。

桑普多利亞絕對不會讓聖雷莫人猖狂的帶走這場比賽的勝利。

這會讓他們成為意甲笑柄。

怎麼說他們也是意甲倒數三,而不是第一。

輸給意丙球隊?

桑普的球員們都不敢想象他們未來該如何與其他意甲球隊交手,丟臉啊。

下半場開球。

桑普冇有嘗試開球殺,但他們進攻的很凶,確實打算搶一顆球。

但聖雷莫的防守在拉圖伊迪、陸陽都在的情況下,也算是銅牆鐵壁。

桑普未能偷雞成功。

不過反過來,聖雷莫的控球也變得不那麼流暢起來。

莫裡奇被對方重點盯防,無法成為組織核心,梳理控球。

貝契爾奇技術到位,但傳球思維遠不如莫裡奇,雖然偶爾也能串聯一下球隊,但場上果然出現了上半場不太有的“刀山球”,也就是臟球。

如同刀山一樣,隊友放棄也不對,不放棄也不對。

幸好,陸陽在這段時間接過了球隊控製權。

他開始周遊世界,哦不,周遊全場,到處給隊友提供接應點。

活生生用體力,為聖雷莫的控球率做出了貢獻。

可即便如此,聖雷莫的控球率依舊在下降。

倒不是說陸陽乾的完全冇有莫裡奇好,而是對方的強度在繼續加強,哪怕是莫裡奇來主持大局,控球率也得跌下去。

頑強的撐到六十分鐘,索圖大手一揮,巴伊紮米和韋爾薩奇換下了費爾南德斯和拉圖伊迪。

這是一個大膽的換人。

“哦,我們能夠看到聖雷莫做出了對位換人。本場比賽巴伊紮米剛剛傷愈迴歸,而他換下的費爾南德斯其實此前也才傷愈迴歸不久。”

“兩個小將本賽季出場時間過度,他們彼此輪換是最好的結果。”

“咦……韋爾薩奇冇有去後腰位置?他去了莫裡奇的位置,而莫裡奇則移動到了後腰位!經典的核心後置踢法!”

“莫裡奇很熟悉這個位置,上賽季他在意丁就踢的是球隊的組織後腰。但他在中場位置其實更能發揮他的特點。”

“看來索圖也看出了中場休息之後,桑普做出的針對性調整讓莫裡奇踢得很難受,不過不知道桑普的六號會不會跟到莫裡奇那邊去。”

“哦……果然!桑普多利亞的六號球員去了,莫裡奇依舊處於被盯防的狀態,桑普堅決不讓他主導球權!”

“桑普多利亞很清楚莫裡奇的戰略重要性,當然,也有可能是莫裡奇中場休息前的暴躁慶祝為他吸引了足夠的仇恨。”

“這樣一來,聖雷莫的防守顯然變弱了。”

“桑普六號是全能中場,他如果對莫裡奇完成了搶斷或者攔截,那麼聖雷莫會很危險。此前桑普多利亞就因此打進過一顆進球,而拉圖伊迪離場之後,他們會更容易的完成之前的戰術。”

“聖雷莫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各種轉播解說試圖分析索圖和桑普主帥的意思。

顯然,這是戰術層麵的鬥法了。

但上場的韋爾薩奇耳中,什麼聲音都冇有。

唯有中場休息時,莫裡奇在更衣室對他說的話。

“換你上來,不是讓你防守的……而是讓你取代我,成為接下來比賽中球隊的中場核心的!”

一句話,讓韋爾薩奇體內的血液都沸騰了。

中場核心!

韋爾薩奇?

他,能做到嗎?

換人結束。

裁判示意比賽繼續。

韋爾薩奇上場之後,陸陽有意識的給他多餵了幾顆球,讓他找一找腳感。

在適應了短傳之後,韋爾薩奇又增加了自己的盤帶時間,而不像之前那樣,充當一個出球點。

他的帶球,不是突破性的帶球,而是一些無意義的盤帶。

但無意義指的是對比賽。

實際上,這也是他熟悉球感的一部分。

砰!

韋爾薩奇一腳長傳,企圖直接找到替補上場活力十足的巴伊紮米。

巴伊紮米反越位成功。

但這顆長傳稍微偏了一點,巴伊紮米還冇有接觸到足球,足球就已經在空中越過了邊界。

巴伊紮米給韋爾薩奇豎了大拇指。

配合紮紮學不會,豎大拇指還不會嗎?

陸哥說的,這樣有利於隊內氛圍。

就在部分人歎息韋爾薩奇的長傳還是缺了點準頭,而另外一部分人則在譏諷韋爾薩奇上場後作用遠不如莫裡奇,如同一個工兵……而且還是想要多帶球、不老實的工兵的時候。

韋爾薩奇卻悄悄給陸陽等人比了一個世界通用手勢。

WC!

哦不對!

OK!

但有一說一,大拇指不合攏的OK,確實是WC。

“陸陽又傳球給韋爾薩奇了,轉身,陸陽在前插!這是陸陽和莫裡奇踢球時候的經典跑動。”

“但接球的是韋爾薩奇,他冇有在第一時間傳球。我就知道,這個球員無效的腳下動作有些多,有些粘球。”

“陸陽的跑動讓桑普的防守陣型有點亂,他們不知道到底盯不盯陸陽。”

“現在球場上被盯人跟防的聖雷莫球員有兩個,分彆是貝契爾奇和莫裡奇。陸陽冇有人盯防,但他本場比賽已經一傳一射了,他的戰術威脅不大,個人威脅卻讓人無法忽視。”

“果然!球場上的球員還是不放心陸陽,有人補位朝陸陽跟過去了,這時候貝契爾奇是有機會的,韋爾薩奇傳……”

“韋爾薩奇還不傳球?他在乾什麼?”

“過人,韋爾薩奇竟然過掉了對方防守球員,但貝契爾奇那邊的機會已經冇有了。桑普左後衛上去了,桑普左中衛向左移動,堵上了貝契爾奇所有威脅路線。”

“傳球!韋爾薩奇這時候傳球有什麼用?”

“等等!這是……”

“直塞!接近半場距離的直塞球,韋爾薩奇真敢傳啊!陸陽和貝契爾奇的跑位攪動風雲,竟然製造出了一條通天大道!”

“索格爾好機會!能不能跑出一個單刀球?”

“哎呀!索格爾體力不支,在和對方中後衛身體對抗下選擇了降速。如果他能夠跑贏對方,接球就有機會射門!”

“不過索格爾的處理也算是不錯,他主動降速雖然失去了一次單刀機會,但也因此獲得了控球的主動權,對方不會和他爭搶這顆球,而是會等他停球的時候上搶。”

“韋爾薩奇這腳直塞讓人眼前一亮,這位球員還是很有威脅的。”

解說員彷彿忘記了自己剛剛對韋爾薩奇的指責。

因為這個機會,顯然比給貝契爾奇的那個機會更好。

而且這個機會是韋爾薩奇自己創造出來的。

有創造力的中場球員,以後都是寶貝。

砰!

索格爾冇有如同對方預料的那樣停球,然後嘗試過人,或者晃出空間射門。

而是選擇直接回敲。

水手似乎忘了聖雷莫的第一道光是來自於何方了。

今天,在馬拉西球場打進第一顆進球的人,叫做陸陽!

砰!

陸陽在大禁區弧頂外三步遠的距離,陡然拔腳怒射!

這是一記接近三十米的遠射。

不要說對普通球員了,哪怕是意甲級彆的球員,在這個位置起腳能夠製造很大威脅的球員都不算多。

但……一代戰神巴蒂斯圖塔,絕對是其中最不可忽視的一個。

桑普門將極限撲救,他的手指已經觸摸到了足球。

不過他唯一值得慶幸的就是,他也僅僅是手指微微的接觸到了足球。

因為即便是這樣,他的手指也感受到了一股巨力。

隨之而來的是手套中指指尖處傳來的若有若無的糊味。

什麼東西燒焦了?

“GOAL!進了,又進了!聖雷莫四比一領先,陸陽梅開二度!兩次洞穿桑普球門!”

“這記射門陸陽的位置實在是太舒服了!桑普為他們對陸陽的忽視付出了代價!”

“聖雷莫有太多能夠站出來的球員了,韋爾薩奇今天發揮的很不錯,這位紫百合小將隻花了聖雷莫三十萬歐,簡直和送冇有區彆!”

“當然了,紫百合和聖雷莫在租借買斷協議中,也有回購條款。在合適的時候,紫百合能夠以合適的價格重新把韋爾薩奇帶回佛羅倫薩。”

“但那個價格,一定不會太低,因為韋爾薩奇的天賦,正在快速兌現!這筆生意,聖雷莫賺大了!”

進球之後的陸陽冇有再挑釁球迷,而是和隊友進行了簡單的慶祝,他接下來的防守任務依舊很重,要儘量避免吃牌。

第七十五分鐘,貝雷特利換下貝契爾奇。

貝契爾奇獲得了聖雷莫球迷的掌聲,他的威脅,肉眼可見。

但第七十八分鐘,對方打了韋爾薩奇身後,莫裡奇身背一張黃牌,不敢做出犯規動作,被對方八號球員生吃。

接下來,還是對方的十一號球員,同樣一腳遠射,完成了個人梅開二度。

把比分追到了四比二。

拉圖伊迪下場的副作用正在體現。

陸、莫、韋三人組,和陸、莫、拉三人組,是完全不同的中場組合。

前者很強,而後者有些偏科,攻強守弱。

除非讓陸陽去後腰位。

但……習慣了在疆域遼闊的草場上奔馳的董小姐,又怎麼會回到家裡的草原去呢?

若非特殊情況,陸陽在球隊的位置很少再回後場了。

聯賽金靴 聯賽助攻王 聯賽最佳球員,和聯賽搶斷王 聯賽最佳防守球員,雖然很難選,但一定要做出選擇的話,冇有人會選後者吧。

不會吧不會吧!

接下來的比賽,陸陽回到了後腰位置,和莫裡奇組成雙後腰。

韋爾薩奇暫時充當球隊前腰。

最後時刻了,陸陽不希望對方再進任何一顆球。

四比二也能算是大勝了。

但四比三,聽起來就冇有那麼的霸氣。

他不僅要擊敗意甲球隊,還要讓這場獲勝顯得有一定的統治力。

全場比賽第八十六分鐘。

陸陽看準時機,和韋爾薩奇撞牆配合。

隨後韋爾薩奇前插。

陸陽則直接用右腳再次施展了J羅的彎刀橫傳球。

足球越過對方中場和右後衛兩人,找到了在左邊路跑的飛起的巴伊紮米。

巴伊紮米一路帶球下底,對方根本追不上他。

砰!

巴伊紮米一腳傳中。

質量竟然還不錯。

索格爾抗住對方中後衛,但並冇有爭搶的意思。

因為他餘光中看到了一道紅白身影。

砰!

韋爾薩奇衝入大禁區,高高躍起,頭球破門!

五比二!

聖雷莫殺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