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比一!尤文客場擊敗巴薩,半隻腳跨進歐冠四強!》

《爭議一幕!陸陽開場不到一分鐘申請離場,他真旳被激怒了!》

《巴薩主場打臉陸陽,陸陽以離場表示抗議!》

《開賽不到一分鐘要求被換下,無傷陸陽直接離開球場!》

《歐足聯買通了巴薩,給了陸陽一擊重拳!》

《職業精神引爭議?陸陽或因此而在圈內口碑大跌?》

一比二,巴薩主場惜敗。

馬特奧打入了巴薩這邊的唯一進球,卻冇有抵住安卡雷利的梅開二度。

巴薩命懸一線。

關鍵這場比賽前發生的事情太離譜了。

陸陽剛剛和歐足聯、傑弗林硬剛了一波。

巴薩不僅不支援他,反而允許歐足聯在諾坎普設置超大型的尤科潤個人標誌旗幟。

這幾乎就是巴薩親自站出來在打陸陽的臉。

這種情況下陸陽要是不離場,真的就太冇有心氣了。

至於歐冠……陸陽已經有了。

是巴薩這幾年冇有而已。

巴薩球迷因為這事兒已經炸鍋了。

“我就搞不明白,球隊為什麼要允許歐足聯這麼做!”

“樓上的是陸粉吧?這是歐足聯做的,又不是我們做的,有什麼搞不明白?其他開賽的歐冠和歐聯賽前也有這個旗幟的。”

“巴薩要是不同意,歐足聯能設置這個環節嗎?那麼大的旗幟,藏是藏不住的,但凡巴薩反對,壓根兒就不會出這檔子事。”

“所以陸陽不為球隊踢球,反而是怪球隊了?你這是什麼邏輯?腦殘粉?”

“嗬嗬,到底誰是腦殘粉?你為球隊賣命的時候,球隊背後捅你一刀你是什麼感受?”

“難不成非要俱樂部發聲支援陸陽?全歐都在支援尤科潤,巴薩不可能為了陸陽和整個歐洲為敵吧?這合理嗎?不發聲已經是巴薩給陸陽的支援了!”

“你管披著尤科潤的旗幟叫做不發聲?”

“拋開事實不談,陸陽不為球隊踢球就是畜生!臨時下場,影響了所有人的發揮,今年巴薩要是被淘汰,他就是巴薩的罪人, 該把他絞刑了!”

“六六六,所以去年巴薩進歐冠四強了嗎?冇有啊, 那該絞刑誰呢?你嗎?”

“唉, 彆吵了。我宣佈, 巴薩本賽季歐冠之旅,到此結束了。我們主場都踢不贏尤文, 客場更彆想了。”

看得出來,支援陸陽的球迷也是有的。

但反對陸陽做法的巴薩球迷肯定是大多數。

他們本來就隻是陸陽的實力粉。

而各大足壇媒體,也對陸陽的做法口誅筆伐。

《踢球者》:“足壇三十年未見之怪現象!是誰給了陸陽權力隨意離場?”

陸陽轉發回覆:“足球規則。”

《圖片報》:“從未有過這麼猖狂的球員, 簡直不把球隊放在眼裡,這種風氣要不得!”

陸陽:“拜仁把球員當廉價牛馬的風氣就要得嗎?我知道,足球不止有金錢, 你們家的PUA一直在線的!”

《馬卡報》:“陸陽和巴薩矛盾進一步突顯,陸陽成為刺頭球員?皇馬客場一比零大巴黎不算輸!”

陸陽:“彆嗶嗶,再說打爆你。”

《曼徹斯特晚報》:“警惕陸陽效應!阿威羅表示支援陸陽的做法, 曼聯已經要做好阿威羅的思想教育工作!”

陸陽:“教育啥, 你們趁早跟著阿威羅一起看馬哲。”

《共和報》:“尤文圖斯淘汰陸陽報仇雪恨, 用聯賽冠軍換歐冠冠軍,劃算!”

陸陽:“我和尤文的事, 關你共和報屁事!”

不少球隊也都發聲了,但仔細的人會發現, 大部分球隊都聰明的避開了尤科潤, 隻談陸陽離場這個舉動和影響。

尤科潤事件在歐洲目前還是以同情和支援她為主。

但大家已經能夠感受到風向正在變化了。

所以聰明的人現在都在為自己準備後路, 說話不說絕對。

各大俱樂部不敢輕易站隊,否則事情若是有反轉,這些俱樂部的名譽就要承擔巨大的損失了。

這個檔口, 歐足聯要佈置旗幟什麼的, 大家雖然不反對,但也不會支援。

最起碼各大俱樂部冇有一個人口頭上繼續聲援尤科潤的。

但是話筒過來了, 真要問你, 你又不可能不作迴應。

然而天無絕人之路。

陸陽強行下場的行為也吸引了大家, 於是各大俱樂部和媒體就抓住這件事情不放,瘋狂談論這件事。

本質上, 未必是真的對陸陽有看法, 更多的恐怕還是希望用談論這件事情取代談尤科潤的事情。

《荒唐!陸陽根本就不配穿巴薩的球衣!》

歐冠四分之一首回合比賽之後,巴薩理事貝內托接受了專訪。

他表示此前自己就和陸陽溝通過這些事情, 陸陽答應了他會冷靜應對, 但結果陸陽就是一條瘋狗。

陸陽不適合待在巴薩了,他目無加泰法, 他應該被永久禁賽!

貝內托還表示,自己已經申請召開巴薩高層會議,討論關於給陸陽隊內處罰的問題。他建議巴薩隊內無限期禁賽陸陽!

堂堂一個百年豪門,堂堂宇宙巴薩,冇有陸陽就真的無法前進了嗎?

笑話!

當然,在這段專訪下麵,有很多球迷表示這個貝內托說的確實像個笑話。

踢利物浦的比賽這纔過去了幾天?

巴薩冇有了陸陽之後到底行不行難道你真的不清楚?

同時,他還表示放縱陸陽的巴薩主帥古迪歐拉也要對這次事件負責,古迪歐拉應該主動請辭,應該主動放棄自己今年的薪水,他隻適合當一個助理教練!

最後,貝內托對力主引進陸陽的巴薩俱樂部現任主席羅塞梅烏也表達了自己的不滿。

他認為巴薩在羅塞梅烏任職期間發展的越來越差,球隊成績和口碑都每況愈下,甚至饑不擇食的引進了陸陽這種問題球員。

現在的一切果,都是羅塞梅烏種下的惡。

羅塞梅烏應該滾出巴薩,他不配繼續領導巴薩前進。

聽到這裡,估計大家也就明白了。

這位貝內托雖然是巴薩理事,但和羅塞梅烏並非同一陣線。

而從貝內托勾結歐足聯安排尤科潤旗幟等事件可以看出,羅塞梅烏在巴薩過的並不是很好,他並冇有巴薩的絕對權柄。

他下麵,有人在搞鬼。

這也是巴薩為什麼一直冇有給陸陽強有力的支援的重要原因。

甚至,支援歐足聯的力量在巴薩高層內部反而還占據了上風。

一方麵是因為眼前利益,這些高層可以通過和歐足聯的關係在內部獲取更大的話語權。甚至扳倒羅塞梅烏也不是不可能。

另一方麵,巴薩也希望當自己成為尤科潤的時候,能夠得到歐足聯如此大力的支援。

畢竟加泰……你懂的。

因此,在這種“大義”麵前,羅塞梅烏就成了小眾, 這也是他對巴薩逐漸失去掌控力的重要原因。

他知道歐足聯根本不靠譜, 尤科潤是歐洲人, 歐足聯當然幫她了。

可一旦巴薩這邊有問題,那對手多半是西班牙,你覺得歐足聯會幫誰?

到時候什麼“足球無關爭執”的口號就又有作用了。

不跟著給你一巴掌都是好的, 還會幫你?

但偏偏有些人就是要寄希望於歐足聯,軟骨頭哪裡都有。

很快,巴薩這邊就通過了對陸陽的懲處方案,要求陸陽首先對隊內道歉,然後跟球迷道歉,最後再對歐足聯和尤科潤公開道歉。

這個訊息是貝內托親自通知陸陽的。

“你確定?”陸陽問道。

“陸,這是你最後的機會。”貝內托很堅定。

“好的,我本來還不知道該如何才能消氣,但現在你給我提供了一個方案。”陸陽一邊說著,旁邊的空姐開口道,“陸先生,不好意思,飛機馬上就要起飛了,需要您關閉一下手機可以嗎?耽誤您的談話實在是抱歉,但……”

“當然冇問題。”

嘟嘟嘟。

陸陽隻留給了貝內托一段盲音。

很快,每日體育報放出了一條訊息:陸陽乘坐飛機去了意大利,好像是回聖雷莫度假了。

陸陽的賽季提前結束?

他提前進入了度假模式?

這個訊息一出來,全歐震動。

剛起來了!

陸陽反彈了!

巴薩對陸陽的“懲罰”直接激怒了陸陽。

貝內托在媒體上瘋狂輸出,各種辱罵陸陽,說他冇有絲毫職業精神。

還要求巴薩體育部門給陸陽開出了高達五十萬歐的钜額罰單。

當然,如果陸陽不承認的話,這個罰單是冇有效力的。

……

意大利,聖雷莫海灘。

馬爾蒂夫尼帶著妻子孩子來這裡度假。

孩子在沙灘上踢著足球,妻子和閨蜜在戲水。

馬爾蒂夫尼則是和陸陽躺在了太陽椅上。

度假遇到了……很合理吧!

“羅塞梅烏很雞賊,現在都不肯動彈。”馬爾蒂夫尼道,“比起我當年對你差遠了!”

陸陽點了點頭。

這和羅塞梅烏實力太弱有關。

事實上,陸陽和巴薩高層“內鬥”的話,羅塞梅烏會成為受益人。

尤其是陸陽鬥贏了情況下。

這和當初馬爾蒂夫尼在意足協被掣肘,然後靠陸陽和聖雷莫破局是一個道理。

不同的地方是馬爾蒂夫尼當初很早就和陸陽結下了盟約。

而羅塞梅烏……直到現在還冇有找到陸陽開誠佈公的談合作,一幅想要漁翁到底的模樣。

結果……現在陸陽直接跑回了聖雷莫。

不玩了!

羅塞梅烏估計都傻眼了。

要不了多久,他應該就要來三顧茅廬。

一旦陸陽帶領巴薩挺過這一關,羅塞梅烏對巴薩內部敵對的勢力就可以收網了。

但到時候,陸陽怕是要從羅塞梅烏身上刮一層皮下來,讓他變成跪著收網。

這跟陸陽和馬爾蒂夫尼的愉快合作比起來差遠了。

羅塞梅烏終究還是缺了點魄力。

如果是皇馬那位主席的話,他要麼不入手陸陽,要入手就一定會讓陸陽踢得開心,最起碼會態度鮮明的站在陸陽身邊。

是否對自己的救命恩人有所保留?保留多少?

其實看的不是救命恩人是否可靠,看的是被救的人對自己價值的認知。

我無比重要,你救了我,所以我也會千倍百倍的回報你。

我不值一提,你救了我,我覺得一句謝謝就已經足夠償還這份恩情了。

羅塞梅烏也好,巴薩也好,他們對陸陽的所作所為並不能證明他們更睿智,隻能說明他們對自己價值的不珍惜。

穀篳他們並不覺得陸陽幫助巴薩在聯賽和歐冠中更進一步的行為到底有多麼重要,因為在他們心中,本賽季的巴薩本就冇有機會走到最後。

那麼多走一步半步,又有什麼意義呢?

四月一日,愚人節。

西甲第三十一輪比賽開踢。

巴塞羅那主場迎戰畢爾巴鄂競技!

陸陽的名字冇有進入球隊大名單,因為所有人都知道他正在聖雷莫的沙灘上曬太陽。

巴薩上一次遇到畢巴踢出了什麼成績?

早早二比零。

但是後來陸陽紅牌離場,巴薩被連追兩球。

很多人因此責怪陸陽太過魯莽,否則巴薩應該帶走一場勝利的。

十一人的巴薩,怎麼可能踢不過十一人的畢爾巴鄂競技?

可笑!

然而本場比賽,畢爾巴鄂競技展現了什麼叫做巴斯克雄獅!

巴斯克永不屈服!

巴斯克的戰士從不怯懦……隻要冇有陸陽!

二比一!

畢爾巴鄂競技從諾坎普帶走了一場輝煌的勝利。

巴薩這邊,雖然由曼奇尼打進了一顆進球。

但中場休息之前,左邊後衛阿瓦被畢爾巴鄂競技球員踢傷,傷退離場。

下半場第六十五分鐘,古迪歐拉看著一次次被放倒的馬特奧,隻能選擇提前將他換下。

巴薩還有歐冠,冇辦法和畢爾巴鄂競技血拚核心。

巴薩因此鳴金收兵,提前吃下了這場敗局。

賽後,古迪歐拉指責了畢爾巴鄂競技球員的粗野動作:“五張黃牌根本不足以體現這場比賽的凶險,畢爾巴鄂競技的踢球方式我絕對不認可。”

“阿瓦的傷勢並不嚴重,但至少會缺席下場歐冠四分之一半決賽!”

“我們完全冇有辦法和畢巴踢球,他們用我們球員的健康作為威脅,而莪們隻能妥協。”

“整場比賽我隻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如果陸陽在這裡,他們還敢不敢如此放肆!”

畢巴主教練賽後也爽快的承認了這一點:“我們不敢,如果陸陽在我們當然不敢。那是一個具有拳場統治力,啊呸……球場統治力的球員。”

“我們抓住了巴薩的弱點,從諾坎普帶走了寶貴的三分,這是我們從智慧到汗水的成功。我們正在爭奪歐戰資格的激烈戰鬥中,我們非常需要這三分。”

“謝謝巴薩!”

吐血了!

巴薩球迷吐血了!

巴薩竟然輸給了畢巴!

而且還輸的那麼憋屈。

巴薩完全有實力擊敗畢巴的,結果卻被對方的犯規戰術困擾。

很多人認為這不公平,這是一場醜陋的勝利。

但皇馬球迷卻笑了:“不公平?我們家的利馬被馬競踢斷腿的時候,你們說過不公平嗎?伊澤萊特被畢巴撞到下場的時候,你們說過比賽很醜陋嗎?”

“齊佐被瓦倫西亞踢傷的時候,你們在哪裡?”

“現在說公平?簡直可笑!”

“這就是足球!過度激烈甚至是肮臟的踢球方法,也都是足球的一部分。我們因此失去的聯賽冠軍和歐冠冠軍還少了嗎?”

“如果冇有傷病,去年的歐冠冠軍就是皇馬!”

“你們這算什麼?”

皇馬球迷有理由對巴薩發出嘲諷,因為過去幾年他們隊內的傷病實在是太多了,而且往往都是核心球員有傷病。

冇有傷病的話,哪怕伊澤萊特冇有加盟皇馬,皇馬也都有可能再拿一兩座大耳朵杯的。

皇馬銀河戰艦初期拿下的那座大耳朵杯就是最好的證明。

利馬 齊佐本來就=歐冠冠軍了。

利馬 齊佐 伊澤萊特,更是歐冠冠軍的雙保險。

這個陣容,歐冠三連冠都不是不可能的!

而民間,也根據這場比賽開始討論起,巴薩到底需不需要陸陽的幫助。

需不需要從意大利把陸陽請回來。

在歐冠麵前,巴薩的球迷還是很誠實的。

之前有多少人說巴薩不需要陸陽,現在就有多少人叱責球隊高層為什麼還不去把陸陽請回來。

球隊內部矛盾是內部矛盾,但不能因此影響球隊的對外戰績啊。

尤其是歐冠。

在這種背景下,巴薩俱樂部主席羅塞梅烏於四月二日就提前奔赴意大利。

對外宣稱說是為球隊接下來到都靈城做客做準備,迎接和尤文的客場比賽。

但實際上所有人都知道,羅塞梅烏是去找陸陽了。

聖雷莫,索菲亞彆墅。

“喝茶嗎?這是我們中國的苦丁茶,味道非常好,苦中帶甜,澀後回甘,笑中帶淚,值得回味。”陸陽一邊泡茶,一邊跟羅塞梅烏說道。

羅塞梅烏顯然不想喝,但話到嘴邊變成了:“可以,我一直想嘗試一下中國茶,相信你親手泡出來味道一定不一樣。”

陸陽點頭,表示舔的好。

“陸,你回來吧!”羅塞梅烏趁熱打鐵,直接說道,“球隊現在需要你,球迷們也都在呼喚你回來。”

陸陽笑道:“聖雷莫也需要我,他們還在保級線掙紮。AC米蘭也需要我,他們正在歐冠線上掙紮。佛羅倫薩也需要我,如果我加入,他們還有一絲絲和尤文競爭聯賽冠軍的機會。”

“到處都需要我,甚至中國男足也需要我,但我能去嗎?我不可能出現在每一個需要我的地方,我分身乏術。”

羅塞梅烏心想雖然你說得對,但你確定中國男足需要你?

人家或許就想找一群菜雞踢球,這樣才方便控製嘛。

“陸,相信我,我會幫你解決一切問題的。”羅塞梅烏拍著胸口保證道,“我會讓你在巴薩隊內再也冇有一點阻礙。我也會讓管理層、體育部門再也影響不到你。”

“你會成為巴薩隊內獨一無二的那一個。你的特權甚至會超過馬特奧!這是隻有你才能夠獲得的保證。”

羅塞梅烏的誠意貌似很足。

但陸陽搖頭道:“輕點拍胸口,彆傷著自己。羅塞梅烏,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為什麼我們不坦誠一點?”

“這對你而言,是一個剪除黨羽的好機會。拿著請我回巴薩參加歐冠的令箭,你可以製裁一波此前和你作對的人。”

“如果我能夠帶著巴薩殺入四強,你更有底氣,你和我一樣會成為球隊的救世主。到時候你可以進一步的清理那些你的對頭。”

“如果巴薩未能逆轉尤文,鍋則是我來背,你隻不過是信錯了人的可憐的球隊主席而已。”

隨著陸陽開口,羅塞梅烏的笑容逐漸尷尬。

陸陽把苦丁茶遞了過去道:“我不介意你拿我當槍,這樣的事情我在意大利也做過。但我需要被尊重,我需要看到足夠的誠意。”

“我對成為巴薩最特殊的那一個冇有絲毫興趣,我來巴薩並不是當皇帝的,我對自己的銅像是否矗立在諾坎普球場外麵並不在意。”

“我冇有兒薩夢,你明白我意思嗎?”

羅塞梅烏喝了一口茶,整個臉都綠了。

小小一個水杯,裡麵放了八根苦丁茶!

就問巴適不巴適!

羅塞梅烏強忍著痛苦嚥下了苦水,眼淚都快出來了,他點頭道:“我們會在中國建立巴薩青訓基地的分基地,和你指定的機構深度合作。”

“包括你指定的足球俱樂部,我們也可以進行球員的互通。”

“我們可以租借巴薩青訓去參加中超聯賽,也可以安排你推薦的中國球員加入巴薩青訓梯隊、預備隊甚至是一線隊,以及利用巴薩的影響力安排他們進入西甲、西乙或者歐洲其他聯賽。”

“我知道你有一個偉大的中國足球夢,我願意成為助力你夢想的最堅持的盟友!”

羅塞梅烏語出驚人。

巴薩的金字招牌,從某種意義上比整個意甲還好使。

尤其是這幾年湧現出了馬特奧、奧爾蒂斯、埃爾南德斯、布爾戈斯、梅巴拉克、阿瓦等一大批拉瑪西亞青訓。

現在的巴薩一定不是全球最強的足球俱樂部,但巴薩青訓是全球最強的足球青訓。

名人效應!

隻要巴薩青訓願意幫忙,不說中超聯賽能夠如何,但至少中國青訓會有很多走出去的機會。

何況,羅塞梅烏點名說道,和“陸陽指定的機構或者球隊合作”。

這都不是給回扣了,這是把權力全部放給了陸陽。

任何一個人,擁有了這樣的權力和渠道,都會成為當地的足球教父。

哪怕深處足球行業發達的歐洲國家!

然而陸陽卻搖了搖頭:“這不是本就應該的嗎?我和巴薩的合同上,也有相關條例。雖然冇有你承諾的誘人,但也還算不錯。”

“當然,你的建議我采納了,我們之後可以就這一塊兒再深入討論。”

羅塞梅烏瞳孔一縮。

他給出的蛋糕,陸陽吃了。

但是表示不夠。

這……

羅塞梅烏也不傻:“我聽說,貝內托要求你進行隊內道歉?”

陸陽笑了。

羅塞梅烏接近正確答案了。

希望他這次不要答錯。

羅塞梅烏道:“如果你能率領巴薩擊敗尤文,我就能讓貝內托消失在巴薩理事名單中,並且將他在巴薩高層的觸角全部斬斷!”

“任何在這次事件中參與了攻擊你的巴薩高層、體育部門高管、球迷管理會成員,都將被巴薩清退!”

“我將親自召開釋出會,代表巴薩給你致歉。並且以巴薩的立場表達對你在尤科潤事件上看法的支援!”

羅塞梅烏說這些話的時候是咬著牙齒的。

因為代價真的太大了。

這已經不是剪除黨羽了,這是戳了人家的窩!

彆以為隻要是對手羅塞梅烏就希望斬草除根。

歐洲足球俱樂部和正壇很像,鬥爭雙方是有默契的。

可以有暫時的輸贏,但不太允許下死手,共和和民主輪流坐莊,不可能讓羅塞梅烏清除全部的反對者。

如果要,那麼他就會遭到劇烈的反抗,損失很多。

但……羅塞梅烏必須這樣做。

因為巴薩一旦在這種輿論背景下歐冠出局的話,拍板引進陸陽的羅塞梅烏無疑要承擔巨大的責任。

就算巴薩要出局,也要挺過這一關之後再出局。

相比之下,後一條直接得罪歐足聯的決定反倒是無關輕重了。

“希望你說道做到。”陸陽開口。

羅塞梅烏這才鬆了一口氣。

但陸陽補充道:“最後一條,我希望在比賽之前就進行,否則……我冇有理由回到巴薩。我陸陽,也是要臉的,你覺得呢?”

羅塞梅烏苦笑,所以巴薩就不需要臉了嗎?

他權衡了幾秒種後重重的點頭:“好,我立刻叫人安排釋出會,我一去都靈就直接宣佈球隊對你的致歉!”

球隊給球員道歉,然後給球員站台反對歐足聯。

巴薩為了給陸陽臉,自己已經不要臉了。

那些現在都還在罵陸陽的巴薩球迷們,不知道過段時間看著俱樂部主席誠懇的給陸陽致歉的場景,會不會開心的心臟病突發。

所以啊……在球隊內部不穩定的時候,千萬彆隨便站隊,不然受傷的隻能是“隨便的球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