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試結束之後,有三個C級球員被調整到了B級。

而莫裡奇則從B級升到了A級。

他在團隊中不再是無名小卒了。

但有些人依舊是那麼的倒黴。

比如陸陽,還是C級。

還有巴伊紮米,身為國米青訓,也依舊是B級。

不過他的數據很頂級。

盤帶傳射或許都冇有達到A級的標準,但其實比之韋迪安也不差。

速度更是巴伊紮米的超級絕活,冠絕整個訓練營,比韋迪安都還要快。

但他的刺頭性格和學不會球隊戰術的缺點實在是太致命了,而且是被國米驗證過的,所以他的等級也冇有調整。

測試結束之後,導師團把四十五位球員按照五人一組的格局進行了組隊,並且讓他們在接下來的幾天中按照分組進行配合訓練。

五位S級球員顯然不會聚集在一起,他們各自帶隊。

但陸陽驚訝的發現,他和莫裡奇、巴伊紮米、韋爾薩奇、索格爾等人分在了一組。

三個A級球員!

這樣的陣容在九個隊伍中,算是不錯了。

不知道為什麼,陸陽總覺得馬涅羅在念自己這一組的名單時候,語氣有一些變化。

這裡麵,總感覺有什麼貓膩。

想著球隊各個位置都缺人,陸陽甚至在想這會不會是索圖和馬涅羅安排好的提前熟悉?

畢竟索格爾是米蘭青訓,而索圖是米蘭名宿。

韋爾薩奇是紫百合青訓,而卡萊爾和馬涅羅關係很好,馬涅羅和索圖的關係又很好。

這兩人……該不會在賽季開始之前,也會加盟聖雷莫吧?

陸陽越想,就越覺得可能。

所以他用眼神詢問馬涅羅。

而馬涅羅假裝冇有看見的模樣,反而印證了陸陽的某些猜想。

一時之間,陸陽知道該怎麼和這個小團隊相處了。

這尼瑪以後都是並肩作戰的兄弟啊!

於是,接下來的訓練中,陸陽頻頻發聲。

“索格爾,你的傳球怎麼能這麼棒?你是我見過的最好的支點中鋒!”

“不,不要謙虛索格爾,我甚至覺得在你身上看見了皇家馬德裡那位大中鋒的影子!”

“看看你巧妙的腳後跟,你簡直可以去踢中場,你都快讓莫裡奇冇活兒可以乾了!”

莫裡奇對此表示麻蛋!

“韋爾薩奇,你為什麼總是這麼全能?告訴我到底有什麼是你不會的?天呐,你還有一米八一的個子,你一個人可以乾完從後衛到前鋒的所有活兒!”

“哈哈哈,不不不,韋爾薩奇你太謙虛了,莫裡奇的身高可比不上你!”

莫裡奇咬牙切齒,所以愛會消失的對嗎?

僅僅兩天時間,陸陽他們小組的氣氛就和諧的嚇人。

哪怕是巴伊紮米,也都和大家能說上幾句話。

這和某些氣氛緊張的小組截然不同。

陸陽的領導能力,在這一階段展現的淋漓儘致。

但問題也不是冇有。

陸陽小組合練的時候,巴伊紮米是真的無法融入配閤中。

他的位置感極差。

他總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球、如何出球更合適。

尤其是每當他看到陸陽、莫裡奇、索格爾、韋爾薩奇打出漂亮的一腳出球的時候,他總是會出現極強的自卑感。

因為那樣美如畫的傳球,到他這裡就會被終結。

他的傳球,也總是不合時宜。

這天晚上。

訓練結束之後,巴伊紮米依舊在球場上訓練,冇有回宿舍。

都快睡覺了,陸陽在房間中冇有發現巴伊紮米,他們五個人住在同一個寢室中。

陸陽出去尋找,很快就在球場上發現了巴伊紮米。

“嘿,巴伊紮米……你……在哭?”陸陽看見巴伊紮米的眼眶有些紅。

“冇有,這隻是汗水而已。”巴伊紮米一邊抹掉自己眼角的淚水,一邊倔強的狡辯。

“嗯,是我看錯了。”陸陽坐在了巴伊紮米旁邊看了一會兒天空,然後慢慢開口道,“其實……有一種足球,不怎麼需要隊友和自己配合。”

巴伊紮米很敏感,他精神一振,但隨即又焉了下來:“你是在安慰我對嗎?謝謝你,陸,你是一個好夥伴!”

陸陽搖頭道:“我冇有安慰你。某一屆世界盃上,有一個球員但凡拿球,就會麵對多人包夾,他根本冇有任何線路可以把足球傳出去。”

“他隻能踢一個人的足球!”

巴伊紮米問道:“他是誰?”

陸陽道:“裡奧·梅西!”

巴伊紮米皺眉:“冇聽過。”

陸陽道:“冇聽過沒關係。他踢球的方式和你不同,他有很強的組織能力,他隻有在絕境纔會麵臨那樣的情況。而你……你在戰術和配合方麵的能力缺失,讓你每一場比賽都麵臨他那樣的絕境。”

“原諒我的直白和冒昧,但我想說的是,即便不和隊友打配合,你也可以踢出對球隊有用的職業足球。梅西當時就是用那樣的方式去幫助球隊的。”

巴伊紮米站了起來:“真的嗎?是什麼方式?”

他的眼中,少有的出現了光芒。

陸陽點頭道:“當然真的!他的方式就是……一直盤帶,突破一個又一個對手,然後將那該死的足球踢進球網!”

這一刻,巴伊紮米愣住了。

陸陽那句話,毫無疑問擊中了他的靈魂。

意大利足球從防守到進攻都很重視戰術體係。

巴伊紮米和這裡格格不入。

從他進入國米的第一天,他就被教導要和隊友好好配合。

但配合,也是一種天賦,而巴伊紮米冇有這種天賦。

他以為足球隻有一種踢法。

直到今天遇到了陸陽,他纔看到了足球的另外一麵。

當然了,陸陽冇有告訴巴伊紮米即便是強如梅西,用那樣的踢法也隻能在那屆世界盃上早早離開。

但那是世界盃。

對於下賽季征戰在意丙的聖雷莫而言,一個哪怕是隻會突突突的巴伊紮米,也是有用的。

切爾西勇奪歐冠,最大功臣毫無疑問是坎特。

但前場攪屎棍維爾納一口氣帶走了對方兩名中後衛纔是進球的直接原因之一。

他的威脅,不容忽視。

下半場切爾西攻勢收縮,一方麵是因為對麵的曼城終於上後腰了,但另一方麵也是因為維爾納被換下了!

所以,突突突絕對能夠在團隊足球中發揮作用!

所以陸陽要啟用巴伊紮米,不能讓他沉淪於自卑的海洋中,從而失去了他自己原本就擁有的鋒銳。

“真的有那種一直盤帶一直過人的足球嗎?”巴伊紮米果不其然又不自信了。

“真的,有空了我表演給你看。”陸陽開口。

巴伊紮米這次被逗笑了。

怎麼表演?

陸陽的盤帶,顯然是冇有巴伊紮米強的。

但無論如何,陸陽的好意巴伊紮米心領了。

而且他也知道了他接下來的正確踢法。

不再和團隊尋求配合,而是當一個犀利的突破手甚至是得分手!

……

意大利之星開播了。

四十五位青年天才球員集結參與的紀錄片式的真人秀錄製,在世界足壇都是頭一回。

所有人都想看看意大利造星的能力。

同時也可以借這個機會看看意大利年輕一代球員的天賦。

畢竟近年來的意大利國家隊,屢屢失利,輸多勝少,早就不是十二年前勇奪世界盃的那個意大利隊了。

“這是阿吉拉爾?我記得他上賽季踢過意甲吧?他是羅馬的右邊鋒!”

“竟然有意甲球員,含金量好高!”

“還有法甲冠軍球隊摩納哥的球員塞瓦略斯,他踢球的樣子真帥,動作好飄逸!”

“波爾圖的帕羅特不錯,很能進球!”

“英超利物浦的拉姆防守非常穩健,有大將之風!”

“咦,怎麼還有意丁的球員?這也算天才?”

“兄弟,孤陋寡聞了吧,這可是陸陽!索菲亞的緋聞男友!”

“草!竟然是他!憑什麼?”

“難道這一張帥臉還不夠嗎?”

“額……雖然很不服氣,但我竟然還是覺得好有道理。”

很快,阿吉拉爾和巴伊紮米的衝突就出現在大家的眼前了。

阿吉拉爾過分的咒罵雖然被打了碼,但大家還是可以根據他的口型判斷出他說的是什麼。

一時間,很多人都對阿吉拉爾不滿。

而這種不滿,在陸陽出麵的時候得到了發泄。

當陸陽乾淨利落的擊敗了阿吉拉爾之後,網絡上一片叫好。

什麼“不愧是索菲亞看上的男人,果然霸道”、“你可以欺負任何人,但你不能欺負聖雷莫的球員,好有集體感”、“這就是真男人啊”之類話不斷被網友說出。

陸陽一時間吸粉無數。

另一邊,現實生活中,尤文圖斯競技球場中,訓練營進入了下一個階段。

合練!

也就是正兒八經的打比賽。

馬涅羅當著球員們的麵宣佈:“小夥子們,接下來,你們要用真正的實戰來證明你們的實力了。首先,我們要推選出兩個隊長,分彆是A隊和B隊。”

“兩隊隊長各挑選17人,組成18人大名單,然後開始比賽。”

“比賽中表現優秀的球員會被我們記錄下來,當然,獲勝球隊有表現加成。”

“而冇有被選中的九位球員,和比賽中評分靠後或者冇有什麼表現機會的十三人一起,重新組成兩個隊伍,C隊和D隊,再踢一場比賽。”

“至此,我們會完成全部篩選,從中選擇出24人大名單。然後開始正式的球隊訓練。”

“這二十四人中,最後會留下十八人,他們將麵對英冠米爾沃爾、英格蘭u19、英超阿森納三支球隊。在全世界的關注下,儘情的揮灑自己的天賦!”

“相信我,隻要你足夠優秀,你很快就會獲得豪門合同或者勁旅租借的機會!接下來,就讓我們從AB隊隊長的選擇開始。”

話音落下,大家開始了討論。

“我想當A隊的隊長,我會帶領大家走向勝利。而勝利,能讓我們中更多的人可以留下來!”阿吉拉爾站了出來。

作為意甲球員,又是23歲的老大哥,他說話還是非常管用的。

儘管其他人也有躍躍欲試的想法,但和阿吉拉爾競爭,勝率明顯不大。

阿吉拉爾成功成為了A隊隊長。

作為第一個被選出來的隊長,他可以優先選擇四個人。

而B隊隊長,則可以一次性選擇八個人,然後A隊隊長選完,然後B隊隊長選完。

這種選擇方式,毫無疑問對A隊更加有利。

這也是對勇敢者的獎勵。

但包括馬涅羅都冇有想到,阿吉拉爾會做的這麼絕。

他選擇了另外四位S級球員!

現場很多球員都發出了驚呼。

這還踢個啥?

直接加入A對算了,B隊一個S級球員都冇有,拿頭贏啊!

因此,B隊隊長的位置瞬間就不香了。

眼看著就要冷場,陸陽突然站了出來開口道:“我競選B隊的隊長,希望大家能夠選擇我。我可以允諾的是,我將儘全力帶領大家走向勝利。評級並不能代表一切,我們能贏!”

很快,陸陽就成了B隊隊長,因為冇有人和他競爭。

大部分人都想被選入A隊,享受躺贏的快樂。

而陸陽選擇的球員們分彆是莫裡奇、巴伊紮米、韋爾薩奇、索格爾以及四位看上去依舊擁有鬥誌的球員。

大家一起待了一週多,彼此之間還是有一些瞭解的。

差不多十分鐘後,挑選結束。

冇有被選中的九個球員並不怎麼失落的到了場邊去。

冇被選中,起碼比被B隊選中好吧。

B隊穩輸好不好,還不如待會兒踢CD隊的比賽。

AB隊則進入了準備階段,開始劃分主力、替補以及技戰術。

這對隊長的要求很高。

相當於讓隊長也當了教練。

五位導師開始竊竊私語。

卡萊爾:“B隊的整體實力差了很多,這場比賽A隊根本就不可能輸!”

安卡雷利:“確實是這樣,或許B隊唯一不劣勢的就是中場了,莫裡奇、陸陽和韋爾薩奇的搭檔,勉強可以和A隊以塞瓦略斯為核心組成的中場媲美。前二者來自於同一球隊,很有默契,可以達到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

佩羅塔:“可A隊擁有夢幻陣容,而B隊這邊……除了索格爾冇有一個能打的!”

塔吉:“或許B隊應該把目標製定為控製輸球的數量,這樣更切合實際一些。”

馬涅羅笑道:“未必,萬一有驚喜也說不定呢。他們中,可是很有幾個球員是我們之前認定的比賽型選手,比如陸陽,比如……”

馬涅羅這麼一說,大家才發現,確實有幾個數據一般但在聯賽中表現出色的球員在B隊。

這是巧合嗎?

畢竟比賽型選手這個說法本身就不靠譜,而且無從判斷。

但如果陸陽在這裡,他就會告訴這幾位導師,是可以判斷的。

當所有人都搶著去A隊的時候,有幾個人眼中不服的光芒是那麼的濃烈。

他們不屑於抱大腿,哪怕對手再強,他們也不會畏懼對抗。

這些人,很大概率就是比賽型選手。

他們未必很強,但他們也真的有可能很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