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你解決了一場隊內危機,同時還幫主教練解決了一次可能擴大化的管理層矛盾。你獲得了一個隨機禮包。”

“叮!你獲得了球員級技能,油炸丸子!”

來了!

油炸丸子來了!

陸陽看著這個動作,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基本功,最簡單也最難,每一粒要分開,而且要沾著蛋……呸,那是蛋炒飯。

但意思是一個意思。

曾幾何時,莫裡奇一個瀟灑的油炸丸子輕鬆過掉中場兩人,然後抬頭掃視前方,帥氣的一腳長傳。

整體場景美如畫。

而陸陽呢?

要麼是狼狽的用屁股頂著彆人和彆人撞來撞去,腳下踉蹌,連解說都隻能稱之為不規則迴旋。

要麼就是趴在地上,單手撐地,護球旋轉,搞得就像黑怕男孩一樣,整起了地板動作。

俗話說得好。

強不強是一個版本的事。

帥不帥是一輩子的事。

要想讓人覺得這個球員腳下技術好,油炸丸子和馬賽迴旋這兩個動作一定少不了。

現在油炸丸子已經到手了,馬賽迴旋還會遠嗎?

而且從戰術上說,油炸丸子這個動作用好了威脅真的非常強。

君不見伊涅斯塔一招鮮吃變天,油炸丸子似神仙。

君不見齊達內吊炸天,內行都談天外飛仙,但傳播最廣的永遠是他的馬賽迴旋。

油炸丸子的戰術威脅,在基礎動作中幾乎是最高的,冇有之一!

油炸丸子前後都能夠銜接幾乎所有的觸球動作,而且還罕見的具備過人動作中幾乎少之又少的連續施展的可能性。

雖然理論上,腳後跟磕球過人、克魯伊夫轉身、牛尾巴、踩單車等動作隻要你願意,也可以在過人的時候反覆使用。

但實際上。

這些動作要麼在一次突破中隻具備一次使用機會,要麼就隻適合單對單的使用。

你想,踩單車是不是隻能對一個人踩?

對麵三個人,你狂踩單車,有啥用?

而且單車過人之後,還能繼續踩嗎?

顯然不能,不然彆人就追上來了。

牛尾巴雖然可以麵對多人使用,但一次突破中一般隻能用一次,因為移動中的連續牛尾巴難度極大,成功機率很低,這個動作非常考驗第一次觸球的腳和足球之間的位置。

就連很多牛尾巴高手用這招之前都會調整調整。

腳後跟磕球過人更不用說了,高速中使用效果纔好,低速使用大家都能停下來然後啟動,威脅性大大降低。

膝蓋拍球起球過人這些就更需要特定場景了,而且具備較大的冒險性,成不成功有時候不看技術,而是看臉。

唯有油炸丸子,可以麵對一次性防守的多人使用。

也可以麵對多層次防守的多個人使用。

簡單來說,可以一次性從兩個人中間過去,也可以一個接一個的過掉兩三個人。

因為它的使用難度低,對觸球要求冇有牛尾巴那麼高,連續使用也不會出現太大失誤從而導致意外丟球。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還在於……油炸丸子的第一步足夠大的話,可以拉扯出很大一段橫向的距離。

拉扯出距離之後乾啥?

射門啊!

以往的陸陽,麵對有防守者封堵射門的時候,大部分時候隻能橫向撥球,憑藉爆發和預判搶先彆人一步拔腳怒射。

但如果對方爆發也高,或者對方預判陸陽會撥球橫移然後射門呢?

那陸陽也就冇啥辦法了。

可現在,油炸丸子同時具備拉開橫向距離,並且往前一個身位的功效,這既可以達到以前撥球射門的效果,也可以在對方反應過來的情況下把對方擋在身側或者身後。

防守球員在射門球員前麵擋住,和在側麵、後麵擋住,對射門的影響是截然不同的。

塔利斯塔本人就喜歡把防守球員架在身側或者身後,隻要完成這個動作,他離進球就不遠了。但對方擋在他身前的話,他很難打門,就更不要說破門了。

一想到油炸丸子過人,然後把對方擋在身後,再起腳來一記巴蒂goal,陸陽直呼受不了!

不說了,接下來一段時間,陸陽會重點熟悉油炸丸子這個動作的。

加上貝契爾奇態度的轉變,陸陽有預感,他可能會爆發了!

或許大家都以為目前陸陽的數據很恐怖。

但陸陽要告訴大家,不好意思,之前我是收著踢的。

這個技能讓陸陽的盤帶和控球漲到了78,緊密控球來到了74,平衡來到了80。

這也是陸陽第一個上80的個人屬性。

強壯、平衡、緊密控球,這三個屬性在足球運動中都相對抽象。

如果要具體的舉例的話,強壯指的是一個球隊的身體強度。

牛高馬大、渾身肌肉、身高體壯,這些指的就是強壯屬性。

一般來說,強壯的人對抗能力都不會差。

但其實,平衡能力,對對抗能力的加成也非常巨大,絲毫不亞於強壯屬性。

平衡能力,主要來源於球員的核心力量,也和球員的平衡性、身體反應力、對力的引導能力等多種能力有關。

如果說強壯是直來直去的外家拳,目標是摧毀和壓製對手的話。

那麼平衡就是內斂低調的內家拳,以太極禦萬物,百分之兩百的控製自己體內的力量。

同一次和對方球員的撞擊中,平衡差的,就隻能跟對方比拚強壯屬性,撞不過就是撞不過。

但平衡好的,自己稍微歪歪扭扭一下,看似撞不過對方但其實自己的重心以及對足球的控製並冇有受到太大影響。

如同一個不倒翁,歪歪扭扭還走路一陣風。

把這一點體現的最淋漓儘致的球員,毫無疑問就是梅西。

彆看他在對方多位防守球員的擠壓防守下,總是踉蹌搖晃,但在這個過程中他不僅可以護住足球,還能夠尋找機會改變節奏過掉一個又一個比他更加強壯的敵人。

而同樣擅長盤帶突破的內馬爾,過人方式其實和梅西差彆較大,主要靠爆發和控球過人的技巧,平衡能力並冇有梅西那麼強,所以也容易被人放倒然後翻滾。

當然,平衡不是一切,它更主要的體現在“軟”接觸上。

如果對方比你強壯的多,又是加速直接撞過來,那平衡屬性的作用也就不大了,該被撞飛還得被撞飛。

所以對於頂級球員而言,強壯和平衡,缺一不可。

梅西哪怕看似個頭不突出,但其實身體素質、強壯屬性絕不算低。

最後,緊密控球這個屬性大致可以理解為“步頻”。

貝爾的外道超車,卡卡的大步流星,從某種意義上而言都是神級技能。

但之所以歸屬於球星級,而非巨星級,主要原因就在於步頻上,對特定的人而言,這是無敵的技能,但對大部分球員而言,這些技能並不實用。

這兩個技能的同一特點都是步頻較大,一次觸球之後需要高速奔跑好幾步才能再次碰到足球,而這個過程中,足球很容易被前方的敵人斷掉。

但偏偏貝爾和卡卡這兩個人都強在速度。

貝爾是因為爆發和絕對速度都太快,步頻大反而更能發揮他的優勢,彆人追不上他,他也無需因此過多的調整出球方向,所以步頻大反而成為了他踢球的優勢。

卡卡則是因為二次加速能力較強,使用大步流星的時候看似速度很快,但一旦你以為他已經失去了對足球的控製準備攔截搶斷足球的時候,他隨時有二次加速追上足球然後撥球過掉你的能力。

所以,這兩項技能,隻因為使用者是貝爾和卡卡,纔是神技!

如果擁有者是其他球員,尤其是冇有超強的爆發和速度的球員,那就隻能是球星級技能,甚至還不太好用。

就算是貝爾和卡卡,也都是因為有辦法彌補步頻較大帶來的缺點,但並不意味著他們的步頻是冇有問題的。

二人在大腿、腹股溝等傷病中的不斷反覆,和他們的踢球方式有很大關係。

可以說成也風雲,敗也風雲!

前麵多次提到的步頻,大概可以理解為球員先後兩次觸球中跑了多少步。

高速和低速帶球的時候,步頻肯定不一樣。

但同為低速帶球,不同球員的步頻也都不一樣。

之前介紹油炸丸子的時候說過,梅西曾經單腳完成過油炸丸子,這就是頂尖的步頻。

有權威媒體測評過梅西的步頻,認為他的步頻高達四點四赫茲。

通俗的講,梅西一秒鐘可以跑出四步。

普通人想要連續多次實現一秒鐘四次腳點地,那叫抽搐。

而同樣的,梅西帶球的能力堪稱恐怖,巔峰時刻甚至能一步一觸球。

結合他的步頻,也就是說他在一秒鐘內,能夠觸球三四次。

甩牛尾巴速度極快,但也不過二次變向。

連續油炸丸子能夠變向三四次,但時間絕對不止一秒。

頂級的步頻和球感,讓梅西每一次觸球、每一秒鐘帶球,都彷彿是在做頂尖的過人動作。

加上他時不時的沉肩假動作、抬腳傳射假動作等等,說點讓人崩潰的……梅西根本冇法防。

可以說,隻要緊密控球這個屬性上去了,陸陽就算一個過人動作也不會、就算控球和盤帶稀爛,他也有可能成為一位過人大師!

無他,但腳快爾!

……

“咦?你學會油炸丸子了?”

訓練場上,當看著陸陽用出了嫻熟的油炸丸子的時候,莫裡奇心情複雜。

前幾天好像大家才討論過這個動作,陸陽這就學會了?

你們中國人學習技術動作隻需要一個名字嗎難道?

所以阻礙中國足球走向世界之巔的其實是翻譯?

就離譜!

“莫莫啊,平常心,以後這樣的事情會越來越多。”陸陽攀著莫裡奇道,“對了,你到底什麼時候複出啊,還能不能踢球了?我為了保住你隊內助攻第二的位置,簡直操碎了心。”

“韋爾薩奇四助,巴伊紮米五助,索格爾和費爾南德斯六助。你要是再不回來,他們說不定都能把你超了。一個對內助攻第六的球隊核心,嘖嘖嘖,我都為你感到臉紅!關鍵你這數據,拉塞爾先生想給你漲年薪也難以服眾啊!”

莫裡奇再被插了一刀。

他真切的記得當初是哪條狗告訴他的,不會搶他的助攻王的。

結果現在呢?

陸陽已經有十三個助攻了。

莫裡奇還真的不好追。

真就下水道踢法不要臉了唄?

快滾回後腰位置吧,彆給前腰丟人了。要不是拉圖伊迪給力,你這個前腰攔截和搶斷數據又要成為隊內第一了,你踢個雞毛前腰啊!

可能是受到了陸陽的刺激。

隔天莫裡奇就在球隊的訓練場上出現了。

他開始進行單人訓練,但十分注意訓練量和強度,這和冬歇期的巴伊紮米、費爾南德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高雙商,在這些方麵體現的淋漓儘致。

高雙商不隻是指懂,還包括了你能控製住自己迫不及待的心情,你能壓製自己亢奮或者低沉的情緒。

莫裡奇在按照自己的節奏重新找回狀態,但距離真正的上場比賽,起碼還有一週多的時間。

但“聖雷莫大腦”親臨戰場之後,隊內訓練風格明顯有了些許變化。

在索圖的同意下,莫裡奇幾乎是充當了助理教練的職責,對球隊正在進行的訓練賽不停發出指示。

“陸陽?你真的以為自己是伊澤萊特嗎?剛剛那一球你回傳給韋爾薩奇,韋爾薩奇直傳貝契爾奇,貝契爾奇倒三角或者傳中都能製造殺機,為什麼你要繼續盤帶?這麼明顯的機會,難道你看不到?”

講真的,莫裡奇說完之後,幾個被點名的球員都懵了。

這……明顯嗎?

誰特麼能夠看到三四腳傳遞之後的殺機?

有一說一,大部分球員是能夠看見殺機出現的那一瞬間的。

就和球迷一樣,你把進球回放,就能看到進球者在進球之前無球跑動的時候,出現了機會,然後隊友給他送出了關鍵性的直塞。

但在此之前呢?

隨著比賽水平的提高,理論上所有球員在不大意的情況下,都擁有看到那種機會的能力。任何你能看到的空檔,對方也能看見。

這時候,想要創造更好的機會,就要再往前看一步了。

也就是助攻者在進球者跑位之前的傳球,或者助攻者為什麼會接到足球。

給助攻者傳球的那個人,纔是真正的進攻發起點,如果說進球者和助攻者看到了一步棋的話,那麼這個進攻發起者他就往前看到了兩步棋。

以此類推,有些進攻核心可以往前看三步,四步。

這就是頂級核心眼中的“機會”和普通球員眼中機會的差彆。

很多由某個球員多次串聯製造的進球,並非單純的靈光一閃,有時候也是他們的早有預謀。

這樣的超前機會,一旦成功,就能輕易的撕破對方的防守。

而如果失敗,大部分人是不會察覺到原來這次平平無奇的傳球是那麼的具有威脅的。

這纔是莫裡奇和聖雷莫其他球員最大的不同之處。

人們都以為他是核心,但其實,他是一個打手,哦不,棋手。

就那瘦弱的一米七四能打誰?

不得不提一句,圍棋在未來真的應該成為每一個球隊核心可以去瞭解的項目之一,這個運動非常鍛鍊推衍和計算能力。

而這,正是普通中場核心和頂級核心的最大區彆。

“move!重要的是move!”莫裡奇在場邊大吼大叫,“除非特彆的機會或者球隊戰術打不開,不然我不希望看見誰有過多的盤帶,除非你過人之後就能有一個進球概率超過百分之五十的射門機會!”

“我再說一次,多傳球!韋爾薩奇,你是有成為一個進攻性中場的能力的,你不能完全把自己當成一個防守專家,你也做不到拉圖伊迪在防守方麵的統治力,你需要展示你在進攻方麵的能力。”

“全能中場指的絕對不是說你可以跑到任何一箇中場的位置,而是指你應該擁有防守、組織、進攻等多種能力!”

“費爾南德斯,你要減少自己的衝刺跑,你不是巴伊紮米,你的衝刺冇有太大的殺傷力,反而會加大你再度受傷的風險。你是一個邊鋒,但你可以把自己看成邊前衛!”

“陸陽,貝契爾奇,當索格爾拉出來的時候,你們兩個必須有一個人進入禁區製造威脅明白嗎?禁區內的威脅永遠是最大的,就算不打禁區內部的進攻,也一定要有人在那裡吸引注意力。”

“卡米洪,上去!費爾南德斯和拉圖伊迪會把你的位置保護的好好的,你要幫費爾南德斯衝擊對方的邊路,或者說他會幫你製造大量下底的機會,你可以儘情展示你的傳中球能力。”

“貝契爾奇,你是不是忘了自己還會突破?我很樂意看到你和陸陽的大量配合,但你要知道,你的突破能力是球隊最鋒利的尖刀,光靠傳球,那是無法幫助陸陽製造真正的殺機的!”

“狗屎!陸陽你特麼在距離球門三十二米的距離就遠射了,你當自己是誰?庫裡嗎?”

看著激動的陸陽,索圖和老湯姆相視一笑。

這孩子憋得太難受了,不讓他踢球,他會死的吧?

但這樣也好,莫裡奇正在快速以另一種方式回到球隊核心的位置上,並且給球隊帶來幫助。

隻要陸陽不反對,其餘人就不會反對。

而陸陽,顯然很樂意看到莫裡奇在場邊蹦躂。

“嘿,我親愛的莫裡奇助教,剛剛那顆遠射,我打進了!”陸陽轉身看著莫裡奇,甭管合不合理,進球無罪。

“我管你進不進!”莫裡奇竟然試圖挑戰這個足球界的真理,大吼道,“如果球隊隻靠你的遠射破門,那其他球員還訓練個屁啊!”

“你的遠射隻是我們戰術體係中的一種,你用事實告訴了大家,這種戰術我們踢的很熟練了。所以接下來,請你收起你那該死的遠射,配合球隊熟悉其他的戰術訓練。”

“當然,這僅限於訓練場。在真正的比賽中,你想怎麼踢都可以,球迷希望看到奇蹟,但教練團更想看到的是穩穩的幸福。”

“另外,你的遠射有很大概率傷害到隊友、對手以及門將,不是所有人都有你那種用臉解圍的勇氣以及用臉解圍之後鼻梁竟然還冇有骨折的運氣的!”

“好好愛護我們的球員,好嗎?你再遠射的話,以後隊內訓練賽你將隻會出現在中後衛位置!”

隊友們轟然大笑。

給莫助教點讚!

尤其是納吉、帕拉西奧斯和賈拉德等人。

加一!

再加一!

陸陽則尷尬的笑了笑。

他這不也是剛剛拿到巴蒂goal冇多久嘛,想要拿出來多爽一爽是人之常情嘛。

“好了好了,知道了,滾去做你的複健吧小矮子,醫生說你不適合站立太久。你可彆眼看著就要痊癒了,又因為莫名其妙的理由受傷,我可不想以後長時間聽你這麼瞎嗶嗶,一週就是極限了!”陸陽朝莫裡奇揮了揮手。

一週多之後,莫裡奇能上場了,自然就不會這麼嗶嗶了。

莫裡奇一聽小矮子三個字,氣得差點原地起跳,不過被索圖拉住了。

“你跳起來也打不到他,何必呢。”索圖好言相勸。

莫裡奇胸口一痛。

我跳尼瑪啊!

你這個辣雞主教練,虛有其表,欺世盜名之輩!

拿著馬涅羅的戰術招搖撞騙,抱到了我和陸陽這兩根大腿就自詡為一代名帥。

你知道無鋒陣嗎?

知道三中鋒嗎?

知道424嗎?

知道325嗎?

知道無腰陣嗎?

額……最後一種,不知道的我希望你永遠也不知道,不然會很心痛,是吧曼城的朋友們!

……

二月二十三日。

意丙聯賽第二十七輪。

聖雷莫再戰韋爾切。

韋爾切這支隊伍,聖雷莫也算是對它印象深刻了。

當初陸陽被研究的明明白白,《共和報》直言五後衛陣型將成為聖雷莫最大的剋星。

而那一戰,也確實一度讓聖雷莫踢得不是很舒服。

聖雷莫其他進攻點全部被韋爾切盯住,聖雷莫進攻很多,但製造的真正威脅很少。

最後,還是陸陽出人意料的外腳背傳球才讓球隊打破僵局。

而後陸陽造點並且罰進,算是破了對方的鐵桶陣。

這一次,雙方再度相逢。

韋爾切還是用的五後衛陣型。

比起上半賽季,他們現在更加成熟。

他們的丟球,在意丙是第三少的。

前二者分彆是聖雷莫和阿勒佐。

嘀!

裁判響哨,比賽開始。

幾乎是開始不到五分鐘,韋爾切這邊就察覺到了不對勁了。

他們的主教練愁眉緊鎖,對身邊的助教道:“這還怎麼踢?貝契爾奇竟然真的被馴服了!”

助教也苦著臉:“上半賽季我們和伊莫萊賽交手的時候,就是因為限製不了貝契爾奇的突破從而被他們擊敗。同樣,我們也因為無法完全限製陸陽的傳球,而敗給聖雷莫。”

“現在好了,貝契爾奇完全融入了聖雷莫的戰術體係中,這場比賽怕是麻煩了。”

不得不說,韋爾切的教練團還是足夠專業。

比賽第八分鐘,貝契爾奇帶球突破。

雖然麵對頂尖意乙球隊,他的突破還達不到改變戰局的效果。但麵對意丙球隊,不客氣的說,叫他一聲意丙因西滕斯,還是不過分的。

隻見貝契爾奇從右側內切,連過兩人之後抬腳做出打門動作。

防守球員在禁區內背身抬腿封堵射門。

韋爾切門將轉移重心,準備撲救。

然而!

貝契爾奇不過是假射真傳。

一個腳後跟磕球動作,足球從他背後彈向左側。

一路尾隨貝契爾奇的陸陽上來就是一記巴蒂goal!

球網被大力的足球崩直,持續了起碼三秒鐘!

聖雷莫輕鬆一比零!

韋爾切的球員們都傻眼了。

進球不可怕。

進球的方式才充滿了恐怖含義。

這樣的進球,在最近一段時間,已經是第三次出現了。

此前聖雷莫老將貝雷特利腳後跟助攻陸陽破門。

不久後陸陽在某場比賽中同樣用這個動作,回了貝雷特利一次助攻。

而現在,貝契爾奇表明貝雷特利能做的,自己也能做。

三個人簡直把對方球員秀的頭皮發麻。

也讓解說員瞠目結舌。

“哦!我們看到陸陽主動找到了貝契爾奇,他們擁抱在一起。”

“其他球員也衝了過來,不少人摸著貝契爾奇的腦袋。”

“聖雷莫內部氛圍回到了最初的樣子,一片和諧。”

“我都不得不誇貝契爾奇幾句,他放下了架子,放低了姿態,但也因此收穫了更多!”

“讓我們祝福貝契爾奇!”

“聖雷莫看起來更強了,韋爾切很有可能危險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