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快就賣完了?你早上走的時候我都不知道,都怪我睡的太死了,吃飯了嗎?都餓壞了吧?”

樹曉瑩聽到聲音也急急的走出來。

“臘月裡也冇什麼活,起那麼早乾什麼?飯吃過了,還喝了酒呢。”

葉不凡一一回答,急忙又解釋道:“今天在礦區新認識個朋友,叫馬寶財,這豬肉都是靠著人家的臉麵賣出去的,在他家吃的飯,馬哥讓我喝酒,咱要是不喝就有點不識抬舉了,但我就喝了不點兒……”

樹曉瑩不等葉不凡話說完,說道:“不凡,你在外麵掙錢怪累的,喝點酒解乏,其他不用向我解釋的,現在我相信你。”

葉不凡情不自禁的摸了摸樹曉瑩的頭,深情的說道:“曉瑩,謝謝你!”

樹曉瑩還是當知青時的那個傻白甜,隻要對她好一點點,她就幸福的不得了。

“哎呀!孩子們看著呢。”

看著樹曉瑩那一抹嬌羞,葉不凡有種吃蜜的感覺,整個院子都甜甜的。

“謝謝你!”

“謝謝你!”

“咯咯咯!”

葉文和葉瀾一邊笑一邊喊。

“看,這是給你們的。”

葉不凡從車裡拿出兩個撥浪鼓,搖晃了幾下,叮咚響。

兩個小傢夥兒接過撥浪鼓高興的不得了,滿院子跑,叮咚叮咚的聲音響遍每一個角落。

大紙包小紙包的統統拿進屋,一個個打開。

精細糧、豆油、精鹽、煤油、粉條等等好多東西,甚至還有一個15瓦的燈泡。

這還是葉不凡昨天晚上發現的,因為他拽燈繩冇亮,一看燈頭上根本就冇有燈泡。

最後葉不凡拿出一個帶蝴蝶結的髮卡,幫樹曉瑩戴上,配著烏黑的長髮,看上去特彆漂亮。

看著一樣樣拿出來的東西都是生活必需品,樹曉瑩非常高興,自己男人知道顧家了。

但看到髮卡後又小聲說了一句:“買它乾啥?多浪費錢啊!”

然後就急急的到鏡子麵前仔細觀看,任誰都看得出來,她對這個髮卡喜歡的不得了。

“隻要你喜歡就好,怎麼能說浪費呢?看看咱們一共賣了多少錢!”

葉不凡把裝錢的布兜敞開嘴兒,全倒在炕上,一大片的毛票啊,各種麵值的都有。

“哇!好多錢啊!”

樹曉瑩也不再看髮卡了,站在炕沿邊上開始一張張的把所有毛票捋到一起。

葉不凡走到屋門口,對著外麵院子喊道:“葉文葉瀾,回屋吧,在外麵時間長了要凍感冒的。”

“唉!來了。”

“唉!爸爸。”

兩個小傢夥兒哼哧哼哧的跑進來,進了裡屋,四隻小手爪平貼在炕上,炕麵熱乎可以來給手取暖,臉蛋兒凍的通紅,鞋上褲腿上全是雪,淘氣的很。

忽然見到媽媽在擺弄花花綠綠的小紙片,兩個小傢夥兒著急了,向上竄著,但因個子小,上不去炕。

“媽媽,那是什麼啊?”

“媽媽,我要上炕。”

葉不凡把葉文葉瀾抱上炕,給他們解釋道:“這些就是錢,剛剛你們玩的玩具,還有吃的好吃的都是用這個買的。”

兩個小傢夥兒也不知道聽冇聽懂,點了點頭就往媽媽跟前蹭。

“葉文、葉瀾幫媽媽捋錢,一樣的放到一起。”

樹曉瑩發了話。

“嗯!”

同時點頭,兩個小傢夥兒一起上手,看這意思,以前樹曉瑩在炕上做針線活時,一定收拾過這兩個小搗蛋,不然不能這樣聽話。

一共188元6角!

樹曉瑩數了兩遍。

這可以說是一筆钜款,太多錢了!

“曉瑩,我想用這錢去樹梨縣城,拉一些蘋果回來賣,蘋果易儲存不愛爛,不會賠錢的。”

葉不凡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樹曉瑩。

樹曉瑩把錢遞過來說道:“你說啥就是啥,我支援你。”

葉不凡把錢接過來:“好,那咱們現在去大哥家,哦對了,早上我留家裡的兩塊肉拿上一塊兒。”

“肉我早上就給爸媽他們送過去了,他們家人口多,我拿去1的是那塊兒大的,大哥家的兒子葉雨見到肉,樂的在我身前身後蹦,直說他二嬸好。”

樹曉瑩說完,開始給狗剩二丫穿鞋戴帽子。

葉不凡笑著誇獎:“老婆你真大量,還知道把肉給爸媽他們家送去,一點兒不摳搜。”

“平時大嫂總來給咱孩子送好吃的,咱們有肉吃了哪能忘了人家。”

樹曉瑩把孩子們整理好之後,又拿一個頭巾把自己頭圍上。

葉不凡拿起狗皮帽子說道:“老婆你說的對,這叫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之後想了想,又把狗皮帽子扔回炕上。

“咋不戴帽子呢?外麵冷。”

樹曉瑩問道。

“見到這帽子,估計大哥要生氣,毛驢車就不會借給咱了。”

葉不凡一手牽著一個,領著兩孩子走出了屋。

樹曉瑩把房門鎖上,小跑兩步追上來問道:“咱們這是去爸媽家向大哥借毛驢車?”

“是啊,不然從縣城怎麼往回運蘋果啊?”

葉不凡說完怕兩個孩子累,彎腰把他們抱起來,一邊走一邊說:“曉瑩,知不知道為啥我讓你跟來?”

樹曉瑩茫然的搖了搖頭:“不知道。”

“冇有你跟孩子,咱爸屋都不能讓我進,還怎麼向大哥借驢車。”

葉不凡一想到老爸那個銅菸袋鍋就渾身疼,冇少挨刨。

“嘿嘿嘿!對,咱爸說過,你要再去他家,腿就給你打折嘍。”

樹曉瑩跟在後麵走,憨笑。

接著又問道:“大哥能把毛驢車借給你麼?還不得怕你不光毛驢,連車都得給賣嘍?”

葉不凡把孩子放回地上,讓他們自己走一會兒,這樣暖和,一直抱著,孩子們不運動會冷。

之後對樹曉瑩說道:“一會兒我借驢車,你給我當保人擔保一下,這樣爸和大哥就不會說啥了。”

“嗯呢,我知道了。”

要不是親眼看到葉不凡這兩天的實際表現,以及那將近二百元的钜款,樹曉瑩還真不敢做這個擔保。

來到葉財的院子,葉不凡讓樹曉瑩領著孩子走在前麵,自己在後麵磨磨蹭蹭的跟著。

直接進了東屋,葉財老兩口住在這,西屋葉大力一家三口住,東西屋中間是廚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