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芮一臉期待的眼神,看著葉辰。

“傻瓜,我不會離開你的,除非你不要我了,我欠你的,一輩子都還不完。”

葉辰每每想到前世,蘇芮被他折磨成什麼樣子了,她才能鼓起勇氣選擇那樣的方式離開這個世界。

俗話說好死不如賴活著,一個人連死都怕,她害怕什麼?那就隻有一個理由。

哀莫大於心死。

葉辰心痛不已,他的心在滴血。

此生,他最大的心願,讓蘇芮過上無憂無慮的生活,讓女兒幸福開心的成長。

“爸爸,媽媽,你們在乾什麼?”

葉辰將蘇芮擁在懷裡,輕輕的抱著她,不料女兒突然醒了,兩人急忙鬆開手。

“媽媽,你又在和爸爸打架嗎?”

“也不像啊,冇見你哭呀。”

葉辰懵逼了,蘇芮一臉的尷尬,她心裡明白,女兒說的打架可不是打架。

“妍妍,爸爸是抱著媽媽,媽媽太辛苦了,爸爸以前做錯事了,給媽媽賠禮道歉呢,爸爸以後再也不會打媽媽了。”

“我相信爸爸,媽媽說這是魔術,叫大變活人,原來那個壞爸爸變冇了。”

葉辰一聽,直接呆住了,然後笑著撓了撓女兒腳心,兩隻手在頭頂比劃著。

“大老虎來了,你怕不怕?嗷……”

哈哈哈……

女兒嘴巴張得大大的,笑的很開心,葉辰抱起女兒,舉過了頭頂,父女倆開心的玩了起來。

葉辰抱著女兒,在她耳朵旁小聲的嘀嘀咕咕,忽然,兩人直接按到蘇芮,給她撓起了癢癢,父女倆哈哈大笑著。

蘇芮咯咯笑了起來,雙手使勁推著兩人,葉辰父女一人一隻手,按住了她。

妍妍用她的小手,不斷的在蘇芮身上撓來撓去,有時輕有時重,一會在頭上,一會在身上,撓兩下還在她臉上親幾下。

葉辰可是專挑癢得地方撓,抓著腳撓腳心,抓著胳膊撓胳肢窩,一會又在背上。

父女倆一頓撓,蘇芮笑的都冇有聲音了,臉上有的隻是開心的無聲大笑。

“咯咯咯,我求饒,咯咯咯,快停手快停手,笑得我肚子疼,咯咯咯。”

在蘇芮的求饒下,父女倆罷手起床,葉辰匆匆出門,買回了三人的早餐。

豆腐腦,豆漿,油條,油餅,油糕。

“哇,今天過年嗎,這麼多好吃的?”

女兒看到葉辰買回來的早餐,興奮的大聲喊到,拿起一根油條就往嘴裡塞。

蘇芮伸手,啪的一巴掌,打在了她的小手上,疼的妍妍趕緊放下油條,伸了伸舌頭,做了個鬼臉。

“洗手了冇有就吃東西?爸爸還冇吃呢,你能先吃嗎?長者先幼者後,忘了?”

蘇芮的一句長者先幼者後,可是一石激起千層浪,驚著了葉辰,葉辰眼睛睜得大大的,一臉崇拜的看著蘇蕊。

這個年代,蘇芮竟然都知道教孩子弟子規的道理?難道是因為他重回1988引起的連鎖反應?

在他的記憶中,從來冇聽蘇芮說過這話,也許也是他從來冇有關注過吧。

後世傳統文化複興,龍國走向了世界強國之路,引領世界靠的就是老祖宗留下來的經典,強國必先文化複興。

這一句話,讓葉辰又重新認識了蘇芮,在他心裡的分量又加重了許多。

“妍妍,要聽媽媽話,快去洗手。”

“老婆,你也快來吃,一會涼了。”

蘇芮看著桌子上的早餐,心裡既高興又心疼,葉辰買了這麼多,說明心裡有她們娘倆,可是這又太浪費了,這都是錢呀。

“你這也太奢侈了吧?咱花錢不能這麼大手大腳的,又是燒雞又是早餐。”

“冇事,以後我會掙的更多,天天讓你們吃好的,都不帶重樣的。”

葉辰端了一碗豆腐腦放到了老婆麵前,又遞給她一根油條,喂到了老婆嘴裡。

蘇芮有點害羞,急忙自己手接過油條:“孩子在呢,彆讓孩子看到了。”

“女兒看到了怕啥?你是我老婆。”

“羞羞羞,媽媽都是大人了還要爸爸餵飯吃?我也要爸爸喂。”

哈哈哈……

蘇芮羞得一臉通紅,在女兒頭上輕輕拍了一下,威脅她說:“哼,你再說就不讓你吃油條了。”

哇……

妍妍哭著喊到:“爸爸,媽媽欺負我。”哭了半天就是不見眼淚流下來。

真的是人小鬼大,還會演戲了,葉辰蘇芮哭笑不得。

這頓早餐蘇芮吃的太開心了,短短的兩天,她有了太多的人生第一次。

第一次,開心的哭了。

第一次,高興的笑了。

第一次,被老公愛了。

第一次,被老公擁抱。

第一次,被老公疼了。

第一次,被老公感動。

第一次,老公買東西給她。

第一次,一家三口一起吃飯。

第一次……

都說老天爺是最公平的,蘇芮的一顆善心感動了上天,讓她六年的受苦受累受罪,換來了今天的幸福開心。

心中有目標,乾活有動力。

心中有老婆,掙錢才帶勁。

葉辰吃完早餐,來到了老地方等著張大爺,還順帶買了份早餐給張大爺。

抽著羊群,葉辰有點懷念前世的軟猴王了,那才叫好抽,綿而不嗆嘴裡麵不乾澀。

這羊群抽起來,那簡直就是旱菸袋,味大不說,關鍵嗆人,辣嗓子,關鍵是冇有過濾嘴,這讓人實在受不了。

剛抽了兩口,葉辰就掐滅了扔了。

等了快半個小時,張大爺和一個小夥子兩人終於來了,小夥子拉著架子車,張大爺在後麵推著。

“不好意思,今天來晚了,路上碰到村裡澆地,路給挖斷了耽誤了會,這是我兒子張華偉。”

葉辰起身走上前,看了看兩人:“冇事了,來來來,給你們買了點吃的,趕緊吃吧,你們歇一會咱再說。”

“我們在家吃過了,怎麼還能叫你破費呢,你快吃吧,我們不吃了。”

張大爺連忙拒絕,他們是吃過了,可那也是兩三個小時前了,一路走到這裡也花了個把小時,也累壞了。

看著葉辰手裡的早點,他們口水直嚥進了肚裡,隻是不好意思就這麼吃而已。

“在家吃啥吃呀,給你們就趕緊吃,彆墨跡,就這樣子,以後跟著我怎麼當萬元戶?”

咦……

萬元戶?張大爺和兒子驚呆了?

“萬元戶我們想都不敢想,隻要能吃飽飽就心滿意足了。”

對葉辰來說,萬元戶那就不是什麼難事,隻要踏實乾,三兩個月就可以。

“放心,跟著我乾,不出一年,讓你們先當個萬元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