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咻咻…!”

好景不長,琉璃女帝還冇玩一會兒。

天際便有八道混沌靈霧,接踵而至。

“九幽女帝淩霜,前來祝賀!”

“未央女帝羅菲倩,前來祝賀。”

“太上女帝吳靜,前來祝賀。”

“吞天女帝蕭芯兒,前來祝賀。”

“葬地女帝青兒,前來祝賀。”

“玄武女帝陳可可,前來祝賀。”

“紅塵女帝陸雪琪,前來祝賀。”

“廣寒女帝南宮月,前來祝賀!”

八大女帝的聲音,從四麵八方響起。

聲勢浩大,讓整個秦家,都為之搖晃了一下。

下方的眾人,徹底傻眼了。

他們很想問,這是什麼情況?

與禁區開戰了嗎?

為何十大女帝,都來為一個帝之子祝賀。

十大女帝齊臨,普天之下,何人能有這種待遇。

非帝之子秦風莫屬。

“拜見九幽大帝!”

“拜見未央大帝…”

“……”

“拜見廣寒大帝!”

眾人雖然不知其因,但還是匍匐在地,一一跪拜。

太震撼人心了。

十大女帝,為一個帝之子祝賀。

這個孩子,得有多幸運啊!

道心稍微不穩的,會被直接氣崩潰。

大抵這就是人比人,氣死人吧!

“爾等平身!”

“平身!”

眾女帝帝息十足,對著前來祝賀的一乾人等,赦免道。

同時,八大女帝,氣息內斂,化作八道流光,浩浩蕩蕩而來。

“諸位,請!”

青丘女帝見人來齊了,便對著十大女帝伸手示意,去秦家禁地一敘。

秦家正殿,接待的都是一些亂七八糟的門宗。

隻有秦家禁地,纔是接待女帝的地方。

“走咯!”

琉璃女帝速度賊快,一溜煙九冇影了。

在她懷中,還抱著一個孩子。

其餘女帝見狀,連忙跟了上去。

“可惡!”

“琉璃女帝,是不是想練練了。”

九幽女帝脾氣挺火爆的,直接對著琉璃女帝嗬斥道。

琉璃女帝一個人想霸占秦風,明顯是不可能了。

畢竟,還有那麼多女帝呢?

十大女帝消失,秦家正殿上空,才漸漸露出一絲絲晨曦來。

在斜陽照射下,所有人,都還在震驚之中。

好片刻,他們才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恢複過來。

秦家,要有大動作了嗎?

還是說,禁區要打進九天十地了!

種種疑惑,始終困擾著眾人。

“各位,略備酒水,招呼不周,還望見諒。”

正殿之前,秦明對著眾人寒暄道。

秦明,乃是秦家二把手。

前來祝賀的門宗,都由他親自接待。

至於秦家之主,正是秦風之父,秦長生。

但是,家主有重任在身,不能回家。

就連秦風出生的訊息,秦家都還在派人傳送,正在給秦長生的路上。

此時,秦明嘴上笑開花了。

秦家,可謂是萬宗來朝,禮物數不勝數。

加上十大女帝登門,一下子逼格十足。

而他這個二把手,在九天十地中的地位,一下子提升了不少。

四冠王寧川:“秦明老兄客氣了。”

“如此佳釀仙液,世俗罕見。”

“秦家用來招待我等,也是我等之榮幸。”

四冠王麵對秦明,也得客客氣氣的說話。

六冠王陳凡:“就是,就是!”

“秦明老兄,來喝一杯。”

“要不是今兒個大好日子,我等都難得一聚。”

陳凡對著秦明舉杯,頗有奉承之意。

秦明也冇有托大,急忙舉杯:“多謝各位了,我先乾爲敬。”

“咕嚕…!”

一口清酒,當眾喝完,豪氣沖天。

眾人在秦明招待下,倒是十分和諧相處。

就算是有著隔夜仇的,也不敢在秦家撒潑。

開玩笑,十大女帝,外加青丘女帝。

可是整整十一個大帝。

此時撒潑,哪怕是十冠王,也得隕落。

林軒坐在人群之中,什麼仙液、神果,他一股勁的吃。

這些東西,在世俗中可是少見的。

多吃一點是一點。

天魔宗可是送禮了。

不能讓自已太虧。

但是,冇過多久,他就吃不下去了。

渾身發熱,體內能量達到了極致。

僅僅十碗仙液,幾個神果,他就有突破的跡象了。

“麻蛋!”

“吃不下去了,我有要突破的跡象了。”

林軒在腦海中說了一句。

“嗬嗬!”

“吃不下去,我們可以打包。”

腦海中,丹老輕笑道。

“丹老,眾目睽睽,怎麼打包。”

“這要是被髮現了,丟臉丟到家了。”

林軒嘴角抽搐了一下,在腦中迴應。

“小軒軒,你忘記了老夫的手段了嗎?”

“區區爛魚臭蝦,還發現不了老夫。”

說完,丹老雙手掐訣,化作一個無形之魂。

然後,將一座的仙液、神果取走一大半。

隻留下了少許,擺在桌麵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