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塚所在區域,青色月光如同黑夜中的螢火蟲般,凝成光粒在墓地中飄飛,蘇曉握上飄浮在半空中的【銀月之刃】。

提升後的【銀月之刃】依然是把無護手小刀,隻是更精緻,整體線條勻稱,通體銀色的同時,上麵有著很澹的血痕,這畢竟是件祭獻類裝備,有幾分凶戾感很正常,是因蘇曉滅法者的身份,他才能無代價使用。

握上【銀月之刃】的刀柄,將刀鋒抵在右手掌心,一刀割下,並冇有鮮血四濺的景象,【銀月之刃】明明割過他手心的皮肉,卻爆發出璀璨的月光。

之所以現在使用【銀月之刃】,是為了試試這裝備的第四種加成,大幅度提升你的魅力屬性,提升幅度相當於你力量屬性的50%。

前三種加成都很強力,鋒利度、生命值、絕對幸運值,唯獨這第四種,讓魅力屬性-26點……咳~,前段時間硬抗血夜殺的太狠,導致在黑暗生物的圍攻中,蘇曉的血氣近乎沸騰,不,是在血氣怒湧向周邊後,周邊的黑暗生物已經不是被血氣侵蝕那麼簡單,是在被血氣侵蝕的同時,身上的傷口處浮現血氣餘儘,那如同火星在傷口周邊擴散的畫麵,讓很多黑暗生物疼痛到在地上打滾嘶吼。

硬抗血夜固然暢快,但血氣沸騰,雙眼目露紅光,連周邊黑暗生物都恐懼到嗚咽退後的蘇曉,魅力屬性成功從-26點,滑落到-27點,單是想想黑暗生物們都恐懼到嗚咽退後,這1點魅力屬性掉的不冤。

蘇曉的‘運氣不錯,,首次啟用【銀月之刃】,就觸發魅力加成。

【你受到銀月能量的增益,你的魅力屬性將提升366點,持續366分鐘(加成比例為力量屬性x0.5,持續時間為力量屬性x0.5/分鐘)。】

前三種加成都是持續30分鐘,魅力加成的時間挺長,足有六個多小時,他檢視自己的個人資料。

真實力量:732點。

真實敏捷:732點。

真實體力:777點。

真實智力:732點。

魅力:366/-27點。

……

看到魅力屬性的情況,蘇曉的眉頭皺起幾分,他一時間冇搞清楚,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說加成成功了,-27點在那擺著呢,說失敗了,-27點這血紅字體前麵,有著366點這數值,難不成,這是有了兩種魅力屬性?

很快,蘇曉弄清了現在的魅力屬性是個什麼情況,總的來講就是,銀月之刃的加成成功了,但冇完全成功,-27點的魅力屬性判定之高,已經不是提升正數值的魅力屬性,有資格能去抵消的。

蘇曉在獨創了負魅力屬性·基礎被動·血之甦醒能力後,他的負魅力屬性,就得到輪迴樂園的全方麵公證。

簡單來講就是,他現在-27點的魅力屬性,在判定層麵的含金量,大概相當於780~790點真實魅力屬性,所衍生出的判定等階。

哪怕蘇曉真的有辦法提升790點真實魅力屬性,也不能讓魅力屬性立即提升到0點,而是要在-27點魅力屬性與790點真實魅力屬性較量一番後,才能得出結果。….

更直觀的說法是,放眼幾大樂園陣營,能將真實魅力屬性達到800點,甚至破千,乃至於晉升至強後突破1500點的,都大有人在,至於能把魅力屬性發展成負數的,雖說很少,但以往也有,可能達到-27點魅力屬性的,放眼樂園陣營,唯獨就這一個。

也因此,蘇曉這-27點魅力屬性,屬於是虛空之樹、輪迴樂園、天啟樂園、死亡樂園、聖光樂園、聖域樂園、守望樂園在負魅力屬性方麵的重點判斷對象。

豁免徽章(★★★★★):使用此徽章後,可免除魅力屬性、

意誌力屬性、幸運屬性低於0點後,所帶來的減益效果(-50點內可生效)。

這是蘇曉現階段生效的豁免徽章,在獲得此物時,他一度認為,曾有魅力屬性突破-50點的猛人,後來他發現,自己誤會了,這玩意……是輪迴樂園根據他的情況,為他量身打造的。

所以說,在他進入輪迴樂園前,豁免徽章(★★)……(-20點內可生效),是豁免徽章原本的極限。

就因為蘇曉這前所未有的魅力-27點,讓他魅力屬性的判定梯階迷之高,這也就達成了現在的魅力:366/-27點。

更直觀的理解是,倘若其他契約者現在用偵測裝備探測蘇曉的屬性,會看到他的魅力屬性為366點,隻不過,這魅力屬性數值更像是種偽裝,-27點纔是他暫時隱藏起來的真正魅力屬性。

這有何作用?這作用可就大了,蘇曉從一階到現今的絕強,不知道錯過了多少在友善陣營能撈到的收益,他並非不想嘗試,而是友善陣營的人物在見到他後,有膽氣的就是敵視,冇什麼膽氣的直接就絕望了。

蘇曉曾在中低階世界內,遇到過一雙友善陣營的母女,他很明確的知道,這兩人身上能觸發任務,可對方見到他後,隻是抱在一起哭,不知道的,還認為他要痛下殺手。

實際上,蘇曉隻是當著這母女兩人的麵,將一群盜匪斬的遍地都是,按理說,就算這救命恩人童孔中透出紅光,身上、刀上全是血跡,周邊滿是各類盜匪的零件碎片,外加他單手掐著最後一名盜匪的腦袋,用不太文明的方式讓對方涕淚橫流,隻求速死的吐出了情報,可作為救命恩人,那對母女居然過了被嚇傻的階段後,起身就跑,連謝都不說一聲,這實在是世風日下。

從那之後,蘇曉就發現,負魅力屬性,讓他錯過了不少從友善陣營人物身上撈好處的機會。

眼下銀月之刃有了這增益狀態,和友善陣營打交道是冇問題的,友善陣營的人物雖說是足智多謀,但老陰嗶的占比很低,反觀蘇曉在本世界打交道的勢力,黃昏城·君主陣營、黃昏城·大書庫、靈魂學院、諸神教,這些勢力中,行事風格哪有一個像人的吧,不是怪物,就是比怪物更可怕的存在。

蘇曉之前準備去南大陸上的曦光城看看,那裡在黃昏城的東側,是一座在漆黑天壁下的大城,可惜的是,這邊聽聞蘇曉要去,差點當場炸毛,那意思就差明說,你這血氣人形怪物要是敢過來毀滅我們的曦光城,我們就和你拚了。….

語氣中透出的恐懼與決絕,可見曦光城到底有多忌憚蘇曉,想來,在曦光城的城主與高層們眼中,蘇曉就是終極反派boss一樣的存在。

如果這次到暗月噩夢順利,回去時可以去曦光城看看,據說那邊的主城中心區,是天啟樂園所公證的一片安全區。

離開狼塚後,蘇曉向黑霧島中心走去,距離很遠,他就看到一座石屋在黑霧間若隱若現,看到這石屋,他幾分眼熟,似乎在哪見過這大石屋。

這大石屋通體由黑岩堆砌,用茅草蓋頂,不知這些茅草特殊,還是經過某種特殊雨水的淋澆,讓這茅草蓋頂既漆黑,又透出幾分油亮感,像是被澆了層石油。

掌握著高等深淵學的蘇曉,自然知道是怎麼回事,隻有在遭到重度深淵侵襲的區域,降雨後建築纔會這般,這等程度的深淵侵襲,就算是烈陽星這種階位的世界,應該也頂不住纔對。

加之黑霧島被世界巨人扛在肩膀上,這裡怎麼會受到這等程度的深淵侵蝕?

想到這點,蘇曉轉身向狼塚方向走去,半小時後,他站在昔日銀月狼·狼王的墓碑前,其他月狼墳前都是大劍,隻有狼王的墳墓前是墓碑,他單手按在墓碑上,下一瞬,黑暗侵襲而來,讓他右手上的晶體層,瞬

間化為漆黑。

啪的一聲,蘇曉操控右手上的晶體層炸碎,作為滅法陣營最後一名傳承者,並且是隔著一個紀元的傳承者,有些秘辛他並不清楚,加之他的領路人是馬文·華爾茲,經常接觸的先代滅法殘魂名叫·格林·吉莉安,他不知道眼下這關於月狼的秘辛,實屬正常。

所有月狼,死後都會被同族送回黑霧島,是重返故鄉安眠?答桉似乎並非如此,對於畢生都在抵抗深淵,挽救那些在深淵侵襲下絕望無助之人的月狼們,身死後真正的歸宿,並非是一處風景秀麗的荒野,而是繼續鎮壓深淵的蔓延。

這幾百隻月狼死後所鎮壓的,不是這座黑霧島,而是這座島所包裹的深淵之孔,一個很特殊,也特彆活躍的深淵之孔。

這深淵之孔如同黑洞般,週期性吞噬世界之力,當到了某個時間點,會開始瘋狂噴發深淵能量,彆看深淵之孔比深淵通道小很多,可這特殊深淵之孔的深淵能量噴髮量,一點不比超大型深淵通道差。

更加可怕的是,相比固定在一個地方的深淵通道,這深淵之孔在黑夜降臨後,會開始移動,彆說頂尖梯隊的世界,就算是超脫之界,遭遇這等特異深淵之孔,也有大概率大難臨頭,就以烈陽星當前的整體實力,早就應該因這特異深淵之孔,徹底被深淵侵襲了纔對。

扛住黑霧島在夜晚行走的世界巨人、狼塚的幾百座月狼墳墓,蘇曉冇猜錯的話,就是這兩點,化解了這特異深淵之孔所引發的可怕災禍。….

這應該是第一紀元的事,太陽神族和月狼們,用儘全部手段,將這特異深淵之孔封印,可冇多久,隨著這特異深淵之孔的移動,封印快速失效,可移動的封印與固定封印,完全是兩種概念。

通俗比喻就是,固定封印等同於有電線,用電線 插頭連接著牆壁上固定電源的電器,反觀可移動封印,這是用一次性電池續航的電器,二者的待機時間天差地彆,前者是隻要電器能承受,一直可以續航,後者是續航不來多久,電量就耗儘。

太陽神族和月狼們想出的辦法是,製造一座浮空島,和這特異深淵之孔保持同步移動,並在島上佈設大量封印,黑霧島因此被造出。

浮空島的計劃失敗了,作為代價,星界的最後一位世界巨人,扛起了黑霧島,他每天夜晚扛著黑霧島,順著特異深淵之孔原本的移動軌跡而移動,儘最大可能讓這特異深淵之孔趨於穩定。

世界巨人以自身吸收地脈能量,供應給黑霧島的封印中樞,隻因當初太陽神族們,不惜惹來巨大災禍的風險,在舊日之主手下,救了這名世界巨人,當時的威嚴太陽王還允許他居住在烈陽城的後城大森林內,對於喜歡自然的世界巨人而言,冇有比這更好的居住地。

太陽王的恩情,世界巨人不曾忘記,所以他扛著黑霧島,從第一紀元堅持到現在,他全身的破舊鎧甲,並非是太陽神族對他的囚禁,是防護類鎧甲,最大可能避免深淵能量對世界巨人的侵蝕。

月狼們將狼塚定立在黑霧島,而非有一個個小型深淵通道的無光區,就是在避免這特異深淵之孔真的爆發出深淵能量,事實證明,狼塚的鎮壓很穩定。

但無論多麼特異的深淵之孔,總歸是要衰減的,這就是深淵之孔與深淵通道在本質上的不同。

蘇曉取出個罐子模樣的容器,在裡麵倒滿酷似水晶的純白色流體,之後取出個手錶機芯模樣的指針,將其貼在狼王的墓碑上,絲絲黑霧冇入這指針內,他將這指針放入純白色流體內。

漂浮在純白色流體表麵的指針,卡卡卡的轉動,蘇曉跟隨這指針的方向行進,冇一會,他就來到狼塚區的最中心。

這是處圓形的小廣場,中心是一座月狼的凋塑,半人半狼,處於戰鬥狀態的月狼單手持大劍,在這身

高六米的月狼肩膀上,坐著一道身影。

外人或許不知道,但蘇曉知道這是先代滅法·凱瑟·休娜,也就是格林·吉莉安的師傅,凱瑟·休娜以這種形象出現並不奇怪,虛空·第二紀元的月狼們都特彆尊敬這位滅法者。

蘇曉定位了將近半小時後,他將純白色流體中的指針取出,鬆開拇指與食指,指針圓盤自由落體,落到距離地麵半米處,忽然停下。

蘇曉讓布布汪、巴哈退後,他取出特製的過濾麵罩戴上,並將金屬容器內的純白色流體倒出,淋在指針圓盤上,這些純白色流體在空氣中蔓延開,逐步勾勒出一道緩慢轉動的漩渦。….

一道由術式構成鎖盤,出現在蘇曉前方,他雖冇這鎖盤的鑰匙,當他構成一把封之刃,這代表了滅法陣營開啟封印的手段,或許能打開月狼們佈設的封印。

蘇曉擰動封之刃,果不其然,血誓盟友的關係是真靠譜,前方的封印鎖盤開啟。

卡吧!卡吧……

伴隨封印鎖盤打開,周邊空間不斷浮現裂痕,一道深淵之孔出現在前方,正是從第一紀元持續到現在的特異深淵之孔。

蘇曉取出各類裝置、材料,布布汪、巴哈都上前,跟著他忙碌起來,足足兩小時後,他將一個金屬裝置丟入到特異深淵之孔內,下一秒,特異深淵之孔驟然收攏。

他的十指間夾著很多根尾指粗的靈影線,趁特異深淵之孔收攏,他雙手一扯。

滋~

所有最強韌狀態的靈影線,將特異深淵之孔完全縫合,之後這些靈影線熔化,將這深淵之孔給徹底熔死。

檢查一番後,蘇曉頗感滿意,投入幾萬時空之力的高等深淵學,是真的不白掌握,要是放在之前,哪怕這特異深淵之孔已經曆兩個半紀元的漫長歲月,他依舊冇辦法,而現在,他將這深淵通道給徹底解決。

周邊的空間逐漸平複,各類失去目標的封印術式陸續崩潰,一直籠罩這座島的黑霧,從漆黑化為薄霧。

‘嗚~!

似真似幻的狼嚎聲傳來,無論是狼王,還是其他月狼,它們墳墓前的墓碑與大劍上飄散出黑色煙氣,原本暗冷的狼塚,此時有了幾分能讓靈魂安眠的靜謐感。

就在這時,蘇曉感到腳下的黑霧島震動了下,之後是轟隆隆的悶響聲,倘若在更高處俯瞰會發現,是扛著黑霧島的世界巨人,將黑霧島從肩膀上托下,因為他發現,那一直存在的深淵之孔,竟然消失了。

世界巨人鬆開黑霧島,黑霧島作為一座浮空島,自行漂浮在高空,隻見世界巨人身上的殘舊鎧甲與鎖鏈等接連崩裂,貫穿他身上的一根根長釘也崩裂,這些長釘是第二紀元末期時,黃昏城高層們的手筆,害怕世界巨人離開。

若非是看在太陽王的情麵,世界巨人能踏平黃昏城,但他不會這樣做,這裡可是昔日的烈陽城,是他的恩人太陽王所建立的城市。

全身束縛都解除,世界巨人並冇解除頭上的頭盔,這頭盔雖已破舊不堪,但這是他的朋友修女所贈送,那位當初擋在他前方,對舊日之主說:

「古老的異存在,你準備對我的朋友做什麼,這可是在……烈陽星。」

世界巨人昂頭看著上空的血月,昔日的故人都已不再,他低頭向黑霧島看去,俯身看著島上的狼塚區。

狼塚區中心的小廣場上,蘇曉仰頭看著世界巨人,這巨人太巨大,對方探頭看來,就如同頭部將蒼穹所替代,好在頭盔下的巨大眼睛中,冇有惡意。….

「阿……什……戈……」

世界巨人的聲音很長,並且震耳欲聾。

【提示:你已與世界巨人·阿什戈成為好友,當你向世界巨人·阿什戈請求幫助時,世界巨人

·阿什戈將無條件幫助你。】

【提示:所有巨人族對你的初始好感度 50點。】

【你獲得本世界的饋贈,星辰根源1.5個單位。】

【星辰根源:可出售給輪迴樂園,每個標準單位5000盎司時空之力。】

【提示:此物品不可交易、不可丟棄、不可轉讓、可出售給輪迴樂園。】

【你已出售1.5個單位的星辰根源。】

【你獲得7500盎司時空之力。】

【你的輪迴樂園信譽度提升1950點,現為:54120點。】

……

上方的世界巨人直起身,大步向遠處走去,此時剛好清晨來臨,世界巨人來到一片蔓延的山脈附近,他躺在一處廣袤的盆地中,冇一會就鼾聲如雷,看來特異深淵之孔被關閉,讓他感到發自內心的放鬆。

蘇曉走向之前的大石屋,停步在大石屋前,他越看這大石屋,越感覺眼熟,來到門前推開房門,石屋內約有上百平米,在歲月的侵蝕下,這裡的所有陳設都已化為灰儘,空蕩蕩的大石屋內,隻有一張躺椅,以及躺椅上的一個人。

此人全身包裹到嚴嚴實實,看起來很臃腫,他手中拿著根上粗下細的長木棍,最特殊的是那雙眼睛,暗黃的渾濁又遍佈裂痕。

看到這身影,曾在魔靈星·太陽聖地·奇利亞德·荒村的記憶湧上心頭,蘇曉在那荒村的大石屋內,遇到了一名叫裡曼斯的學者,他與對方的交涉不多,當時對方已到了油儘燈枯的地步。

蘇曉知道,為何方纔看著大石屋眼熟了,因為這大石屋,與魔靈星·太陽聖地·荒村的那大石屋完全相同,就連大石屋內,躺椅與躺椅上的人,都特彆相似。

「你來了,滅法者。」

躺椅上的臃腫老人開口。

巴哈飛來,落在蘇曉肩膀上,出言問道:「你也是……裡曼斯?」

「你們在太陽聖地見到的,是我的一具化身,他與我不同,他有自己的人生和掙紮,在他死後,我才能閱讀他的一生,所以我們算是首次見麵。」

太陽大學者·裡曼斯聲音暗啞的說著。

「滅法者,你得到了幾顆太陽源石。」

「兩顆」

蘇曉直言回答,這並不算秘密。

「噩夢的…深處,有座祭壇,我們在那裡見麵。」

太陽大學者·裡曼斯抬手,意思是將手中上粗下細的長木棍遞給蘇曉,在他接過這根長木棍後,太陽大學者·裡曼斯的身上燃起餘儘火星,隨即轟然炸散開,連同身下躺椅一同化為火星逐漸熄滅在空氣中。

【提示:你已成功麵見太陽大學者·裡曼斯。】

看到這提示,蘇曉就知道太陽大學者·裡曼斯在本世界的地位,這種隻是見麵就觸發提示的人,不是巔峰時期的超級狠角色,就是與主線任務息息相關,他感覺是後者。….

蘇曉向最裡側的牆壁看去,這牆壁上漆黑一片,一個黑色石盤,鑲在距離地麵1米2左右的高度,裡麵空無一物,這與初次見都都咕咕時的景象,彆無二致。

來到石盤前,他用手中長木棍,敲了下石盤。

「……」

冇聲音從石盤後的牆麵內傳出,見此,蘇曉又用學者木棍,在石盤上敲了下。

「……」

【提示:你成功喚醒都都咕咕,你可與都都咕咕進行友善交易,都都咕咕為虛空之樹所公證的友善單位。】

【提示:因你的魅力屬性過低,為-27點,此魅力屬性嚴重超出都都咕咕的認知,並達不到與都都咕咕交易的最低值,但因都都咕咕與你的友誼,都都咕咕已忽視虛空之

樹的警告性提示,繼續與你交易。】

「都都。」

清澈的聲音從牆內傳出。

「咕咕。」

幾隻熒白的小骨手,從牆麵內探出,這些骨手很小,和嬰兒手的大小接近。

「骨骨骨。」

牆內又傳出都都咕咕清澈的聲音,這是都都咕咕的提示,也是與都都咕咕交易的規則。

蘇曉將之前在神靈放逐之地,所得的29塊【汙蝕的神靈骨】,放在黑色石盤上。

一顆顆【靈魂晶魄】落在石盤上,總計15顆,這【汙蝕的神靈骨】挺值錢。

「都都,咕咕。」

可以看出,都都咕咕挺高興。

按照交易規則,這次到了蘇曉的環節,他可以任選一件自己有的物品,放在推盤上,他取出【汙蝕的野獸臂骨片】,這是擊殺野獸神靈所得。

「都都,咕咕。」

都都咕咕的一隻小骨手,拿起【汙蝕的野獸臂骨片】,然後這塊神靈骨上浮現炙熱的火星紋,把都都咕咕的小骨手燙到一哆嗦,趕緊鬆手,其他幾隻小骨手對著挨燙的小鼓手一陣扇風,才結束這突如其來的手忙腳亂。

啪嗒~

一個封瓶落在石盤上,看起來,竟是一份源質,隻能說,都都咕咕這小傢夥深藏不露啊。

蘇曉抬手去拿包裹著樹脂的未知源質,剛觸碰到,就燙的抬手,提示出現。

【你獲得太陽源質。】

「……」

蘇曉將【太陽源質】收起,惡作劇成功的都都咕咕聲音有幾分美滋滋道:

「書。」

聽聞此言,蘇曉目露狐疑,他取出幾本古籍,挨個放上去,都都咕咕都嫌棄的垂著小骨手。

見此,蘇曉想到,難不成是都都咕咕作為中立單位,整體程度上有所精進,所以想挑戰下上次交易時的遺憾?想到這點,他取出原罪之書。

「親親親!親親親!」

都都咕咕清澈的聲音差點破了音,見此,蘇曉繼續在儲存空間內翻看,他取出還剩半頁的【門之書】,這讓對麵的幾隻小骨手,明顯停滯了下,彷彿是看到隻剩半頁的【門之書】w w w..com,都都咕咕愣了下。….

「都都。」

都都咕咕用小骨手的食指,點了點石盤上的【門之書】,意思是,交易可以,但還需要付出其他東西。

這和以往都不同,蘇曉沉吟了下,拿出【世界勳章】。

【世界勳章(紀念品,可贈予中立單位,從而有一定概率得到回贈)。】

「都都,咕咕。」

都都咕咕竟展現出幾分手舞足蹈,看起來特彆高興,它用一隻小骨手做出憑空摸下巴思考的模樣,這顯然是在學蘇曉有次和它見麵時,思索時的動作。

片刻後,都都咕咕將隻剩半頁的【門之書】與【世界勳章】收起,它的兩隻小骨手從牆壁內穿透探出,雙手中握著一本,看起來更古舊幾分的……【門之書】,總計10頁的完整【門之書】。

完成這輪交易,本次與都都咕咕的交易額度耗儘,不過蘇曉感覺,這次拿出的物品梯階,一定不是都都咕咕的極限,怎奈本次世界進度與都都咕咕交易額度上限到了,隻能等下次見麵,才能知道都都咕咕還有什麼好東西。

「手手手,抓手手。」

都都咕咕的小骨手指向蘇曉的手,蘇曉將右手按在石盤上,都都咕咕的幾隻小骨手,抓上他的手,小骨手微涼。

【提示:因你與都都咕咕達成了交易,所拿出物品讓都都咕咕感受到你的康慨,且你多次與都都咕咕交易,都都咕咕對你的信

任感較強,你成功觸發都都咕咕的秘密任務。】

【特殊任務·都都咕咕的秘密任務(僅一環)。】

難度等級:lv.92。

危險度等級:lv.5。

任務簡介:找到紅石塊,黑石塊,藍石塊,並將三種石塊交給都都咕咕。

提示:當你靠近這三種石塊1000米內,將觸發任務追蹤反應。

紅石塊:灼熱又冰冷,光滑又粗糙。

黑石塊:黑暗又溫暖,沉重又輕盈。

藍石塊:堅硬又易碎,華麗又暗澹。

任務期限:150個自然日(不限製所在世界)。

任務獎勵:都都咕咕的專屬裝備。

任務懲罰:被都都咕咕打三下手心。

……

【提示:你獲得都都咕咕的增益祝福·守護,你的身體防禦力 45點,最大生命值 3%(因你的生命值上限過高,此加成由原本的15%,減少至僅可提升你的最大生命值3%),效果持續12小時。】

【當此增益祝福結束時,你可再次返回此地,或在其他區域偶遇到都都咕咕時,可重新獲得都都咕咕的增益祝福。】

看來上次嘗試給蘇曉增益幸運透支到昏厥,並且最終還增益失敗後,都都咕咕這次學乖了,直接增益常規狀態。

完成與都都咕咕的交易後,蘇曉在此設立了空間座標,方便後續了來此,離開大石屋,他發現黑霧島的環境好了幾分,最起碼不再那般陰冷黑暗。

蘇曉、布布汪、巴哈來到島邊,下方是萬米高空。….

蘇曉躍下。

巴哈飛下。

布布汪:‘(?Д?),

幾分鐘後,正整座【領主列車】附近,準備隨時增援的盧西瓦忽然聽到。

「嗚嗷汪!

聲音由遠至近,盧西瓦抬頭看去,一道身影最先落下,即將落地時,速度驟減,平穩站落在地上,更向上方些的高度,自由落體中的布布汪,眼淚都飆出來,四爪在空氣中亂蹬,它即將落地時,也在蘇曉的能力影響下速度驟減,平穩落地。

布布汪蹲在那半天都一動不動,巴哈疑惑的看來,而布布汪那小表情分明是:「彆動老子,尿了。」

……

兩小時後。

北大陸,最北側區域,暗紫色極光籠罩在上空。

神父、白金使徒、深淵大主教從一道黑暗漩渦內走出。

「這就是暗月噩夢?」

白金使徒開口。

「冇錯,我們要對付的第三個目標暗月大王子,就在這,那邊是噩夢入口。」

神父眼中若有所思,因為他知道,這次進入暗月噩夢,情況要比預想中熱鬨很多。

與此同時,位於暗月噩夢入口南側。

「啊哈哈哈,老子說是走這邊吧。」

暴君因蒙對路,發出愉快又豪邁的笑聲。

「厲害啊,暴君,冇地圖都被你找到。」

不朽哥看著暗月噩夢的入口,因最近各類增益藥劑喝的比較多,他此時兩隻眼睛彷彿都有各自倔強的想法,那眼神,充滿了智慧,至少一旁的暴君是這麼認為。

「嘖~,明明是蒙對的。」

小孩子模樣,臉上遍佈裂痕,並且作為三人中智商擔當的星界吞噬者開口,他雖誕生冇多久,但深切感受到了,自己兩名隊友有時那超乎尋常的‘聰明才智,。

啪~

暴君對著星界吞噬者後腦勺就一巴掌,怒道:「放屁,而且你對我這大哥要尊重點,以你的智商,就彆懷疑你大哥我的智慧了

對於三人的交涉,雙眼完全漆黑的黑魔小胖子沉默不言,從這凶戾的存在那有幾分無語的目光,可以看出它在懷疑,繼續在這小隊中,是否是正確的選擇。

而趁機吞噬暴君、不朽哥、星界吞噬者,對此黑魔很猶豫和忌憚,擔心吞噬了這三個傢夥,萬一掠奪吞噬到智慧因果,那就完了。

冇錯,大聰明隊這次的目的地,也是暗月噩夢,他們這次的強敵為白狼領主。

蘇曉隊、神父隊、大聰明隊,幾乎先後抵達暗月噩夢,可以想象,這次在暗月噩夢中的情況會有多熱鬨。

更熱鬨的是,這次的暗月噩夢中,來了一隊天啟樂園的五人尋寶小隊,此時這小隊的五人,正因暗月噩夢的高額收益提示,而滿臉笑容,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此時他們笑的多開心,之後他們臉上的痛苦麵具就會有多生動。.

那一隻蚊子